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13章 chapter13

第13章 chapter13


[chapter13]

与爸妈告别后,裴景烟跟着谢纶一起往停车场去,俩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上次买的那些礼物……”

裴景烟才开个腔,谢纶就自然而然地接上,“都放在后备箱里。”

裴景烟:“哦,好。”

谢纶道:“我家离沪城不远,不堵车的话一个半小时车程,所以这回没带司机,我开车。”

裴景烟点头:“嗯,自己开车也方便。”

说话间,俩人走到那辆亮黑色迈巴赫前。

谢纶走上前,拉开副驾驶的门,望向身旁的人,“上车吧。”

裴景烟单手捂着胸前,弯腰上车,不经意间看到男人挡在车门上的手,简单的小动作,却叫她心下微动。

等她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将座椅调整到最舒适的状态,谢纶也上了车。

裴景烟这才仔细注意到他今日的打扮,不再是西装革履,而是白色内衬搭配浅灰色针织衫,卡其西装裤,外头罩着件长款黑色大衣,像是时尚杂志里走出的男模,休闲又商务,浓浓的深秋气息。

以她挑剔到近乎刻薄的目光来看,这男人的衣品还是蛮不错的。

她心下做着评价,谢纶突然转过脸,朝她看来,“准备出发了。”

目光猝不及防对上,裴景烟眼神一闪,忙偏过头,“哦,你开吧。”

谢纶像是并没注意,轻勾了下唇角,坐正了身子开车。

车载放着r&b风格的歌,旋律不错,有时也能听到一两首耳熟的,不过裴景烟都说不出歌名。

她打开识别音乐一搜,发现都是些老牌歌手,她读小学的时候大红大紫。

代沟啊!

裴景烟这般想着,手机震动一下,微信群里跳出消息:

一只小鸟飞飞飞:「宝子们,周末了,嗨起来!」

取昵称真的好难:「嗨不了,陪我妈参加救助小动物慈善活动。图片/」

点看图片一看,是一群贵妇人笑容可掬地抱着猫猫狗狗们拍照。

裴景烟想了下,拿起手机,找了个角度拍了张自拍,点击发送。

美少女景:「我周末不在沪城,去苏城见谢纶他爸妈。」

一只小鸟飞飞飞:「哇哦!!」

取昵称真的好难:「这么快就见家长了?震惊jpg」

美少女景:「是啊,说实话,我有点小紧张。」

取昵称真的好难:「谢总在你旁边开车?」

看着这条消息,裴景烟瞥了眼驾驶座上专注开车的男人,发了个“嗯”过去。

这个嗯才发过去,身旁的人突然开了口,“你今天的妆容和打扮很好看。”

没头没脑一句夸奖,叫裴景烟愣了一瞬。

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夸,不过有夸奖就是高兴的,她唇角微翘,“眼光不错。不过,你能看得出我的妆容区别?”

谢纶思考了足足三秒钟,才以严谨的口吻答道,“口红的颜色变了,上次见你的口红颜色更红一些,这次的没那么红。”

裴景烟:“……”

果然在直男眼中,口红色号就是不同程度的红色。

这个话题显然没法继续下去,车里又安静下来。

裴景烟继续低头玩手机,打了两把游戏,眼睛有些累了,便调低座位闭目养神。

察觉到车内的音乐声缓缓降低,她薄薄的眼皮轻动,随后整个人也放松下来,昏昏睡去。

-

裴景烟做了个短暂的梦,梦里她变成了个弹性十足的□□糖,一个顾客买了她,一边捏着她一边笑着说真好玩。

好玩个鬼啊。

她今天的底妆那么完美,都要被蹭花了!

再那个顾客再一次捏她的时候,捍卫妆容的力量化作愤怒涌上大脑,她猛地睁开眼,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乌木沉香,她直直对上一双睫毛浓长的漆黑眼眸。

最要命的,一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还戳在她细嫩的颊边。

裴景烟怔在座位,“你……”

“到了。”

谢纶淡定地收回手指,下颌微绷,抿了抿唇,低声道,“想叫你起来,发现你脸上沾了点东西。”

沾了点东西?

裴景烟睫毛轻轻颤动,这话她能信?他当她是三岁小孩。

脸颊莫名发烫,她心里咕哝着老套把戏,却又忍不住想,这男人难道有什么癖好,有这机会不偷亲,戳她的脸做什么?

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见车停下了,匆匆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驾驶位的男人捏紧手指,冷白俊美的侧脸闪过一抹可疑的红。

-

苏城是座文化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名城,老城区是一派小桥流水人家的水墨江南景,新城区则是高楼大厦现代文明。

裴景烟虚捏着小皮包的银质挂链,漫不经心打量着眼前这座高档私密的花园小区。

关于谢纶的家庭情况,裴景烟也了解个大概。

他虽不像她是顶级豪门家庭出身,但也称得上家境优渥,生活富足。

谢父是一家开了近三十年的制衣厂老板,厂里有两千多个工人,每年进账很是可观。谢母是苏城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前年退休,过上了领着退休金养花旅游跳广场舞的丰富晚年生活。

说实话,这样背景的长辈,裴景烟并没接触过。

谢纶将车停好,提着大包小包走到裴景烟跟前,“待会儿你可能需要装一下。”

裴景烟,“……?”

“我父母比较传统,我跟他们说我们是自由恋爱。所以在他们面前,还请你装的对我……亲热些。”

裴景烟懵了会儿,“亲热些?”

“嗯,装装样子。”谢纶垂下黑眸,“会很为难?”

裴景烟眼神一晃,旋即在男人静默的注视下,矜傲的抬起下巴,“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装装样子嘛,小意思。”

谢纶莞尔,“那就好。”

俩人走到一座独栋两层小别墅前,门庭是浅蓝色,大门两旁的空地上种着石榴树、桂花树,还弄了个假山水造景,石臼水盆里养着小荷叶和两尾红色的小鱼。

谢纶两只手都提满东西,没办法按门铃。

裴景烟见了,上前按了一下,又退到谢纶身边。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个什么劲儿,明明是商业联姻,搞的这么真情实感。不过再仔细一想,虽说是商业联姻,但却是实打实要当夫妻过日子,不是领个证就够了的。

门很快打开,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探出半个身子,面上堆满笑容,“小谢总回来了,哎哟,这位小姑娘是你女朋友吧,模样长得可真水灵。”

谢纶颔首,唤了声,“田姨。”

裴景烟也看出这位田姨是谢家的保姆,客气地朝她点头致意。

“快请进屋来,谢总和李老师从两天前就盼着你们回来呢。”

田姨勤快地接过谢纶手中的礼品,又转头朝着里头喊着,“谢总,李老师,小谢总和他女朋友到了。”

裴景烟的呼吸不自觉屏住,走到玄关处,谢纶忽的停住脚步。

还不等裴景烟反应,他牵住了她的手。

男人的指尖微凉,掌心却温热干爽,手指很长,一掌便将她的手裹住。

裴景烟心头砰地一下,猛地抬眼看他。

男人仍是那副淡然持重的模样,盯着她错愕的乌黑水眸,微微俯下身,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道,“要开始演了。”

这般俯身低语的姿势,落在旁人眼中,只当是小情侣间的亲热情趣。

谢父和谢母闻声走来时,正好见到这一幕。

眼见自家儿子牵着个洋娃娃般的小姑娘,谢父和谢母顿时涌起夙愿成真的激动——

这么多年了,儿子可算带女朋友回家了!

打从谢纶上大学起,谢母一直就旁敲侧击问儿子有没有找女朋友,不过那时她只是随口问问,有的话好好谈,没有也不要紧。

可后来儿子毕业,一门心思搞创业忙工作,眼见着年过三十,依旧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别说结婚生子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谢父和谢母真是急都急死了。

俩人甚至一度怀疑儿子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为此谢母还寻了个机会跟谢纶谈心,“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女生,我能尊重理解,可你爸那个老古板他怕是接受不了,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了。”

谢纶表示:“……妈,你多虑了。”

且说回现在,裴景烟瞥过男人牵住的手,瓷白的小脸不由泛起淡红。

她在心里自我暗示着,演戏,都是演戏。

你得支棱起来啊裴景烟,进门前牛皮都吹出去了,现在只是牵个手而已,稳住,不要慌!

面对明亮客厅里那对面容和善的夫妇,裴景烟露出个矜持得体的笑,乖乖跟着谢纶上前。

“爸,妈,这是小景。”

谢纶介绍着,“小景,这是我爸妈。”

裴景烟甜甜喊道,“叔叔阿姨好。”

谢父身量高大,西装革履,厂里厂气,长着一张偏严肃的国字脸,朝裴景烟点头道,“小景你好,欢迎来家里玩,第一次见面,这个是叔叔阿姨的一点心意。”

他从口袋里摸出个厚厚的红包,递到了裴景烟跟前。

裴景烟一怔,下意识看了眼谢纶。

谢纶朝她点了下头。

裴景烟这才伸手接过,微笑道,“谢谢叔叔。”

谢母一身檀色倒大袖花罗旗袍,肤白柳眉,浓浓书卷文雅气质,快六十岁的人,却依稀可窥见几分年轻时的美貌。她说话的声音很柔,带着几分吴侬软语的调调,“小姑娘长得真俊,我们家谢纶能找到你,真是几世修来的好福气。”

裴景烟深以为然,就是就是,他真是好福气!

面上却露出个害羞的笑意,“阿姨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能和谢纶在一起,也是我的福气啦。”

话音刚落,她感觉牵着她的那只手顿了一下。

难道是她这话太肉麻,恶心到他了?

裴景烟悄悄抬眼,男人脸上却无半分异色,好似刚才的小动静只是她的错觉。

“好了,都别站着说话了,快坐下喝杯茶。”谢母笑吟吟张罗着,又扬声问道,“田嫂,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田姨答道,“可以了,鸡汤放点盐就能出锅了。”

谢母应了声好。

谢纶牵着裴景烟到客厅沙发坐下,田姨很快端来果盘和茶水,“小谢总,裴小姐,请喝茶。”

谢父和谢母在他们对面坐下,“小景,你别客气,把这当成自己的家。”

裴景烟浅浅一笑:“嗯。”

为了避免干坐着尴尬,她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汤清亮,香味清雅,看叶片形状是西湖龙井。

谢母在对面坐着,一双温柔的眸子端详着裴景烟,越看越是满意。

一开始知道儿子的结婚对象是裴氏集团的千金,她着实吃了一惊,等接受这个事实后,忍不住担忧起婆媳相处问题。

她原以为那种贵族豪门养出的小姑娘会不大好相处,没想到见着本人,又漂亮又有礼貌,最重要的是,和儿子在一起那真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简单聊了几句,田姨便过来提醒吃饭。

趁谢纶带着裴景烟去盥洗室洗手之际,谢母难掩高兴的对谢父道,“小姑娘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咱家儿子长得也帅,以后他们俩生的小宝贝一定可爱极了。”

谢父道,“人家小姑娘才第一天上门呢,你就想着抱孙子,是不是太早了点。”

谢母道,“不早不早!小景手上都戴着钻石戒指了,咱抓紧跟她爸妈见一面,把俩孩子婚期定下,婚一结,孩子不就有了?哎,成日见老陈和老徐她们在朋友圈晒孙子孙女,可把我羡慕死了!”

谢父虽觉着自家老婆想的太早了,但他心里也是期待着早日当爷爷的。

毕竟他们厂子里跟他一个年纪的老朋友,人家孙子孙女都上小学了!

-

裴景烟全然没想到她去洗个手的功夫,俩长辈已经在思考去哪给孙子孙女买学区房了。

午饭可谓是十分丰盛,一碟碟美味菜肴摆满长桌,其中不少苏城当地的特色菜,像是松鼠鳜鱼、碧螺虾仁、响油鳝糊、樱桃肉。除了菜,还放着两碟子糕饼,一碟桂花猪油年糕,一碟蟹壳黄酥饼。

“小景,你多吃些,不要客气呀。”

谢母热情地劝菜,又朝谢纶使眼色,“小景有什么喜欢吃的,你给她夹,叫她多吃些。”

谢纶扫了眼那一桌菜,最后舀了一勺碧螺虾仁,送到裴景烟碗里,“吃吧。”

裴景烟弯起眸,甜甜笑道,“好。”

她笑起来时,水灵灵的眼眸就像阳光下的太湖水,波光粼粼,清澈又灵动。

明知道她是在装乖,可谢纶的喉头还是不住发紧。

他挪开目光,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两大口。

一顿午饭用的算是融洽。

席上主要是谢母在说话,谢父只偶尔附和两句。

裴景烟隐约察觉出,谢纶好像跟谢父并不是很亲近。

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她哥哥和她爸爸的关系也差不多这样,明明是父子,一见面就冷冰冰的,互相看不惯对方。

吃过饭,谢父将谢纶叫去书房,似有事要问。

裴景烟则跟着谢母去二楼阳台闲坐,初冬的太阳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很是舒服。

谢母不愧是大学老师,思路清晰,口才很好,裴景烟与她带过的那些学生年纪相仿,所以跟年轻人打交代,她自有一套。

坐着聊了两句,她便拿出相册,一边给裴景烟看谢纶小时候的照片,一边展开话题。

不得不说这招很管用,裴景烟的确对谢纶小时候的照片有兴趣。

涂着浅粉色甲油的纤细指尖掀开相册,一打开,就是个光着屁股的小团子坐在澡盆里的照片。

谢母笑道,“这是谢纶1岁的照片,我二十七岁生他,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个年纪生孩子算很晚了。”

裴景烟盯着那光屁股的小子,“……”

虽然知道这只是个一岁的小屁孩,洗澡嘛光溜溜的也正常,可一想到这货是谢纶,裴景烟的大脑就开始不受控制的联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

呃,那她这算不算看了谢纶的果照?

顶着那莫名的羞耻,她赶紧翻看下一张。

照片是按时间顺序摆的,裴景烟眼看着一个光屁股小团子慢慢长大,穿上小学校服,中学校服,然后是大学毕业的学士服……

不得不说,那男人真是从小帅到大,尤其高中时期那几张,简直是校园剧男主本人了。

见裴景烟盯着那两张校园照看了蛮久,谢母笑道,“谢纶高中是他们学校的校草,还有小姑娘偷偷塞情书到我们家门口呢!不过你放心,他都没收哦,他那会只想着读书考大学,从没谈过朋友的。”

心血来潮的,裴景烟问,“阿姨,我可以拍一下这两张照片么?”

“当然可以。你要喜欢的话,这两张照片送给你。”

裴景烟摇头,“我拍着留个纪念就好了。”

她拿手机拍了那两张照片,谢母继续在旁边讲述着谢纶高中之后的事。

夫妻俩最早对谢纶的期望,是希望他考沪城大学,等毕业了就回家继承制衣厂,当个快乐的小富二代。

谁知谢纶修改了大学志愿,漂洋过海跑去港城读了计算机专业,之后一门心思研发科技系统,自主创业,而后一步步做大做强,才有了今日的xl科技。

也因着谢纶的那份自作主张,最初那几年,谢父跟谢纶之间闹得很僵。

直到谢纶这些年的成就越来越高,俩人关系才稍有回转。

一本相册翻到底,谢纶那边也跟谢父聊完了。

谢母见着儿子来了,很有眼力见地起身,“谢纶,你陪小景先坐,我去看看客房收拾的怎么样了,今晚你们就在家里住一晚哈。”

谢母走后,谢纶在裴景烟斜对面的藤椅坐下,随口一问,“你和我妈聊了些什么?”

明净的阳光落在他浅灰色的针织衫上,边缘一圈细小的羊绒仿佛给他镀上一层柔和的滤镜,让那张平日里显得清冷疏离的面孔添了几分温柔随性。

鬼使神差的,裴景烟脑海中又浮现那张坐在澡盆里的光屁股照片。

救命,洗脑了!

她脸颊发烫,含含糊糊道,“就聊你小时候,看你以前的照片。”

望着她诡异红起来的小脸,谢纶眉梢轻挑,“很热么?”

裴景烟啊了一声,“没,没。”

谢纶:“那你为什么脸红?”

裴景烟:“我脸红了么?呃,肯定是太阳太晒了。”

说着,她煞有介事将椅子往里挪了挪。

谢纶默然不语,随手拿起玻璃桌上的相册,翻开第一页。

裴景烟,“……”

谢纶,“……”

短暂沉默后,他将相册合上,转脸看向少女刻意回避的绯红脸庞,嗓音沉哑道,“那个时候还小,你也有兴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