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39章 chapter39

第39章 chapter39


[chapter39]

此时的裴景烟还不知道她的来到, 引发了xl集团员工们的热情讨论。

办公室门关上后,她就打量起谢纶的办公室来——

宽敞而空旷,明亮又冷清, 对于裴景烟这种喜欢暖色调、鲜花、彩虹、blingbling彩色宝石的人来说,冷色调的办公室在彰显高大上的同时,莫名有种压抑的寂寥。

如果是她的办公室, 她要把墙刷成蒂芙尼蓝和莫兰迪暗粉, 办公桌上要摆个法式浮雕玻璃花瓶,每天换着不同的鲜花,譬如周一用粉色的伊萨贝拉百合, 周二换成白色重瓣郁金香,周三再换糖果色的霓裳玫瑰……

裴景烟满脑子想着鲜花,不知不觉走到办公桌后的一扇浅灰色门前。

这估计是谢纶的休息室。

推门而进,里面的空间甚至比办公室还要大——有洗手间、浴室、卧室、还有个小型书房, 落地窗旁边摆了个跑步机,以及哑铃之类的健身器材。

裴景烟边打量着边啧舌,这以后要是跟他吵架了, 把他赶出门,他来公司住也蛮好的嘛。

走到书架边,裴景烟随意扫了眼那些书册,而后目光却慢了下来。

她原以为谢纶这种理科计算机金融男,看的书应该是什么理科、计算机,或者成功学、厚黑学、资本论之类的——她爸爸和她哥的书架上就摆着这些。

当然, 之前哥哥为了追嫂子, 书架上还多了些奇奇怪怪的书籍, 诸如《告白三十六计》《和女生约会的一百个注意事项》《霸道总裁别太坏》之类的……

思绪回笼, 裴景烟的指尖在整整齐齐的书本上划过, 眉梢挑起的弧度越来越高。

谢纶书架上的书本,竟然跟她读过的书重合度极高。

她在英国读书那阵,大都是在市中心的书店买书,读的都是英文原版书籍。

而此时,她从谢纶的书架上,随手抽出一本书——

书籍扉页上的出版社,就在英国。

裴景烟捧着书本,发了会儿呆。

她觉得这未免太巧合了些,可这事除了巧合,好似也没什么其他可解释的理由。

大概,真应了“缘分,妙不可言”这句话?

闲着也是闲着,裴景烟抽了本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坐到沙发上看起来。

许是吃了甜食容易犯困,再加上房间空调开的太暖,看着看着,书页上的英文字母就变成一个个小蝌蚪,游啊游,游得裴景烟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重……

-

“她人呢?”

会议结束,谢纶松了松深色暗纹的领带,大步往外走。

闻松捧着文件夹和会议本紧跟其后,“太太还在您办公室等着呢。”

谢纶看了眼手机,已经是晚上六点半,算起来她等了2个多小时。

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微信上也没有半条催促。

倒是出乎意料的好耐心?

他转脸看向闻松:“你接她过来时,她心情怎么样?”

闻松想了想,答道:“好像……还行吧。来的一路上,太太在玩游戏。”

真就是个21岁的年轻女孩,一点都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种高贵神秘的豪门富太太。

说话间,两人走到办公室门口。

闻松上前开门,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除了办公桌上随手搁着的奶茶杯,证明裴景烟人的确来过。

“谢总,太太她……”闻松面露诧色。

“应该在休息室里。”

谢纶示意他将文件放下,抬眼看向落地窗外漆黑的天色,淡声吩咐,“去订两人份的日料送来。”

闻松躬身称是,放下文件就退出办公室。

谢纶轻碰桌边那个奶茶杯,一片冰凉。

他收回手,缓缓走向休息室。

推开门,屋内其他地方都是暗的,唯独读书角亮起一盏落地台灯。

明黄色的灯光笼罩一方小小的空间,深灰色布艺沙发上女孩闭着眼睛熟睡,手上还捏着一本书,麻花辫随意搭在身前,浅浅光影下,她纤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片秾丽的暗影。

宛若一幅散着柔光的印象派油画,静谧又美好。

谢纶脚步放轻,走到她身旁。

靠近了看,才发现因为蜷睡的姿势,每一回呼吸,她微鼓的胸线起伏明显,好似他前年在蒙古林间猎到的小鹿。

温顺,乖巧,又脆弱。

他弯下腰,准备将她手中的书本拿开,才碰上,就见裴景烟小鸡啄米似的猛栽了下头,旋即睁开了眼。

当看到身前高大的身影时,她眼中的迷糊顿时变成戒备,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你干什么?”

谢纶抽出她手上的书:“醒了?”

裴景烟一怔,环顾周围,当看到窗外漆黑的天色,脑子有点蒙,半晌才找回思绪,“你开完会了?现在几点了?”

“开完了,6点半。”

他站直腰身,不紧不慢将书放回书架,又淡淡瞥了她一眼,“睡得挺香?”

裴景烟微窘,“还不是等你,早知道你要这么久,我就撇下你,自己去泡温泉了。”

她从沙发上起身,姿势蜷着,睡得她腰酸脖子疼。

才扭了两下脖子,谢纶手掌落在她纤细的脖颈上。

男人的掌心灼热,裴景烟缩了下肩膀。

“别动,我帮你揉。”他这般说着,按着她的肩膀,叫她重新坐回沙发。

还别说,他揉的还挺舒服,

裴景烟这般想着,视线一转,又有些尴尬了——

她坐着,他站着,一抬眼就对上男人的腰身。

尽管脑子里想着非礼勿视,可眼睛就是不受控地往某个地方飘去。

他这西装裤,嘶……好像有点紧?

听说男人穿灰色西装裤,等同于女人穿黑丝的效果,不过谢纶有穿过灰色西装吗?之前都没注意过。

就在她思维发散时,脑门忽然被敲了一下。

裴景烟一愣,捂着头,仰着脸,忿忿瞪向居高临下的男人,“你敲我干嘛!”

谢纶垂下黑眸,一本正经,“你眼睛看哪?”

裴景烟,“……”

脸唰的一下红了,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目光闪躲的避开脸,“我没看哪。”

“想看的话,晚上再看。”

他淡淡道,“等会儿有人送晚餐过来,不方便。”

裴景烟:“???”

脸颊愈发滚烫,她推开男人按摩的手,羞愤道,“谁要看了!”

说罢,她忙不迭从沙发上起身,准备逃离这尴尬现场。

可沙发摆在角落处,眼前的男人又像面墙壁堵在跟前,她刚想往侧边过去,男人手臂一伸,轻轻松松将她圈入怀里。

高大的身躯蓦得朝她倾来,空气仿佛都变得稀薄。

谢纶低下头,薄唇凑到她轻颤的眼睫旁,似笑非笑,“口是心非。”

昏暗的光线,特殊的环境,又靠的这样近,裴景烟听到她的心跳在疯狂跳动,砰砰响个不停。

“谁口是心非了。”她小声咕哝,手推搡着他,“松开。”

“肚子饿吗?”

他冷不丁的问,叫裴景烟脑子险些没转过来,呆呆地看着他,诚实的答,“有点。”

谢纶:“好巧,我也是。”

裴景烟:“……?”

谢纶:“有研究表明,接吻一定程度能缓解饥饿,试试看?”

裴景烟瞪大杏眸,胡扯什么呢!

她必然是不会答应,“试……”

“个鬼”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男人微笑截断她的话,“好,试。”

不给她反应的功夫,薄唇就印了下来。

最开始如疾风骤雨,直把裴景烟亲的发懵,等她放弃抵抗,他的攻势转缓,含咬着她柔软的唇瓣,品尝甜蜜软糯的水果布丁般,继而又勾着她的舌尖……

热烈而缠绵的法式深吻,叫人双腿直发软。

彼此的呼吸缠绕,拥抱着陷入沙发里。静谧狭小的空间里,逐渐升温。

“你怎么……”他单手捧着她的脸,定定盯着她染了绯红的脸颊,深邃的眸底暗涌着痴迷,“这样可爱。”

他的女孩脸蛋那样小,在他的掌心里,妍丽的眼睫轻颤,可怜又可爱。

身上热意涌动,手指轻解开两粒衬衫扣子,在她回答之前,再次覆上她的唇瓣。

裴景烟都快被亲的喘不过气了,等再一次被放开,她一边大口呼吸,一边撑着男人的胸膛,“你…你冷静些。”

难道是开会太压抑了?还是办公室这个地点比较特殊,她觉得他今晚格外的欲。

谢纶还是有分寸的,察觉到时间差不多,也没再亲,而是抱孩子般将人搂在了怀里,轻贴着她的耳朵,半真半假道,“不然以后每天早上,我把你带到公司来,你就在这里休息……”

他想她,推门就能见到她。

可以亲,可以抱着,还可以做些其他的事。

裴景烟听到他这磁沉的话语,半边身子都麻了。

感性告诉她,他好像是在跟她说情话。理性告诉她,每天早上跟他来上班,她怎么可能起得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她的美容觉!

就在她决定无情反驳他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谢总,晚餐到了。”

“知道了。”谢纶懒洋洋应了声。

裴景烟立刻从他怀中起来,抬手理了理头发和凌乱的衣服。

狗男人,亲就亲,手还不老实。

她忿忿想着,羞耻地不敢去看身旁的男人,先钻进浴室里自我冷静。

-

在办公室用过简便晚饭后,裴景烟和谢纶上车,前往奚山的温泉山庄。

裴景烟在车上闲来无事,问起他书架上的书,“要不是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年,我都怀疑你偷了我的书单。”

谢纶面无波澜,说了句“真巧”,然后继续盯着膝盖放着的笔记本电脑,仿若一个莫得感情的工作机器。

见他这样,裴景烟觉着没劲儿,暗暗嘁了一声,自个儿拿出手机玩。

奚山风景区离沪城市中心四十分钟的车程,因着周五晚上,愣是花了两倍的时间才到达目的地。

办好入住手续,礼宾推着行李进客房,已将近十点。

单独的套房带着个花园庭院,院里日式枯山水搭配着几丛翠竹,小巧而精致的双人温泉散发着蒸腾热意。

谢纶到了房间,依旧坐在电脑前忙碌,裴景烟问他,“要忙很晚?”

谢纶抬了抬眼皮,“大概一个小时。”

裴景烟哦了声,漂亮的脸蛋上没什么情绪,“那你忙吧,我出去泡一会儿就睡觉了。”

谢纶凝视她两秒,而后出声道,“嗯,你先休息。”

裴景烟唇角轻撇,也没多说,收拾了衣物,径直去了院外。

温泉水很舒服,环境也很清幽,可裴景烟的心情实在算不上好。

温若雅在微信里问她:「经理说你们已经到了,怎么样,还可以吧?」

裴景烟轻敲了几个字回复过去:「蛮不错的。」

温若雅:「那你和谢总好好享受哈,山庄环境挺不错的,露天温泉中心还有不同的药浴,你们也可以去试试。山庄西边修了江南园林风格的理疗区,你白天可以出去拍些美照,发个朋友圈,也正好替我家宣传宣传。机智/」

裴景烟:「没问题。猫猫转圈jpg」

温若雅:「不打扰你和谢总的夜生活了。温馨提示,温泉play别太久,容易缺氧。捂脸/坏笑/」

看着这条消息,裴景烟一阵无语,又扭头朝屋里看去。

她刚才换衣服,把谢纶赶去了客厅里。现在卧室里空荡荡的,超白玻璃里只倒映着她的影儿。

还温泉play呢,狗男人忙得连个眼神都分不出来。早知道跟他出来会这样无聊,她就该等过几天秦霏从京市回来,跟她们一起玩的!

碎碎念的泡了一刻钟,裴景烟浑身暖烘烘的从温泉里出来,回浴室里简单冲了个澡,就爬上床。

她属于泡完温泉就犯困的体质,半边脸侧在柔软的枕头里,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半夜,身边的床垫往下凹陷了一大块。

少倾,一个暖烘烘的身躯从后面贴了上来。

那熟悉的气息和温度,让裴景烟清醒了几分,但她心里还憋着气,便往外躲,才不让他抱。

察觉她的小动作,身后的人停顿片刻。不一会儿,英俊的脸庞埋在她的脖间,低低道,“生气了?”

裴景烟含糊哼唧了一声,“别吵我。”

身后人抱了更紧些,清冽的嗓音在静谧黑夜里缓缓响起,“已经忙完了。”

好了不起哦,给你发朵小红花要不要啊。

裴景烟心里这样想的,可困得嘴皮子都不想动。

见男人抱着她不肯松开,她也懒得跟他吵,只意识模糊的想——

先由他抱着吧,等明早睡醒了,再把他踢下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