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41章 chapter41

第41章 chapter41


[chapter41]

“裴景烟!”

这声喊叫, 不像打招呼,更像寻仇。

裴景烟脚步停顿的同时, 她感到身旁之人的手迅速搭在她的肩上,呈现保护的姿态。

这微小的细节让她心头一暖,还没来得及仔细去想,唐马克就拦上前来。

裴景烟看着他,好看的眉头皱起,“你有事?”

其实她想说的是“你有病”,但碍于旁人在场, 还是要维持优雅风度。

唐马克接收到她淡漠的眼神,仿若兜头挨了桶冷水,心底涌起的那点火气顿时浇灭,突然就无所适从起来, 干巴巴道,“我……跟你打个招呼。”

裴景烟:“哦。”

唐马克:“……”

裴景烟淡淡道, “招呼打完了?麻烦让一让, 别挡着路。”

唐马克一噎,却没准备让。

在女神面前, 脸皮什么的不存在,太爱惜脸皮, 做什么舔狗?

他讪讪挤出笑,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可真巧啊。对了, 冉冉,你过来, 给你介绍一下!”

那被忽略在旁的小女朋友苏欣冉如梦初醒般, 赶紧走到唐马克身边。

唐马克寻回些自信, 介绍道,“这两位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这位是裴氏集团的千金,这位是xl科技的谢总。”

苏欣冉打量着眼前这对高颜值夫妇,目光复杂,面上却是客客气气,“裴小姐好,谢总好。”

唐马克始终注意着裴景烟的表情变化,见她始终淡然,很是不爽,一把揽过苏欣冉的纤腰,笑着强调,“烟烟,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苏欣冉。”

裴景烟:“……”

之前唐马克那条秀恩爱的朋友圈,看照片,她就有点挺膈应的。

这会儿真人舞到跟前,更是一言难尽了。

她盯着苏欣冉那张酷似自己的面容看了三秒,随后望向苏欣冉的眼睛——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从苏欣冉那双最不像自己的眼睛里,看到她的错愕、慌张以及寻常人见到她都会有的羡慕、嫉妒与自卑。

错愕,那她是为什么而错愕呢?

就在裴景烟好奇时,那搭在肩膀上的手轻捏了两下。

她晃过神,仰头对上谢纶阒黑的眸。

他道:“走吧。”

好像有点不高兴似的。

裴景烟觉得奇怪,他有什么好不高兴的,该觉得膈应是她才对。

杏眸轻闪,她也不想再与唐马克多废话,只淡声说了句,“那恭喜你了。”

便静静等着唐马克让开。

唐马克还想再说什么,谢纶忽而上前一步,面无表情,“让开。”

简单两个字,却是不容置喙的冰冷。

莫说是唐马克和苏欣冉,就连裴景烟都不由多看谢纶一眼,没想到他冷脸的模样这么骇人。

相处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谢纶这一面。

苏欣冉小心翼翼躲到唐马克身后,扯了扯他的袖子,“唐哥,让一让吧。”

唐马克脸都绿了,磨着牙,却又惹不起眼前的人——无论是比拳头,还是比权势,他都不是谢纶的对手。

僵持不过两秒,他握紧拳头,还是往一旁退去。

等到人擦肩而过,唐马克还有些不甘心,回过头阴阳怪气,“谢总真是好威风,不过大家都在生意场上,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现在在我跟前摆脸色,保不齐哪天也有求到我头上的时候……”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道噗嗤的笑声。

唐马克:“……?”

只见裴景烟扭过头,秾丽的眉眼间笑意散漫,“你家要是没镜子的话,你往前走五十米,叫工作人员带你去洗手间照一照呗。”

唐马克咬牙,“裴景烟,你别太过分!”

谢纶淡淡乜了他一眼。

又低下头,神色严肃对裴景烟道,“走了。”

一直等人走远,唐马克的视线仍旧黏在那道绰约婀娜的身影上,有愤懑,有不甘,更多的还是痴迷。

结了婚后,她变得更漂亮了。

就像是风露中摇曳的玫瑰,娇艳馥郁,秾丽明艳。

再想到她方才与谢纶亲密无间的状态,唐马克脸色更难看了,明知道她从不属于他,可女神成了别人的,还是叫人愤怒和沮丧。

苏欣冉觑着唐马克的表情,忽然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他愿意给她钱,陪着她去整容,原来是为了把她变成个替身?

说不愤怒是假的,可是愤怒,对当前的她来说,毫无意义——

“唐哥……”苏欣冉上前挽着唐马克的手,轻柔的语气含着酸楚,“人影都瞧不见了,你还看什么呢?”

唐马克回过神来,视线转到跟前的女人身上,有片刻的恍惚,“冉冉,你……”

苏欣冉太明白男人这个眼神了,眨了下眼,她连忙装出一副委屈表情,语调幽怨,“唐哥,你让人家整成现在的样子,是因为这位裴小姐?”

唐马克不自在的咳了两声,“瞎说什么呢。”

苏欣冉从他的反应里,也明白了该如何表态,小嘴一撅,眼里有了泪,“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真的爱我……”

她松开唐马克的手,拧身就往回跑去。

唐马克怔了怔,等反应过来,快步追上前,“冉冉,你听我解释——”

-

不远处的高亭上,裴景烟啧了声,“这两人搁这演琼瑶剧呢?”

并没有人应她。

她回过头,见谢纶站在一旁,单手插兜,板着脸不说话。

裴景烟看向他,“你怎么了?不说话,装高手?”

谢纶薄唇微抿,“那个女人的长相……”

“科技太发达了嘛。”裴景烟耸耸肩膀,轻声感叹着,“唉,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为整容模板。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说明我真是天生丽质,美貌无敌,你说是吧?”

见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谢纶失笑,“你不介意?”

裴景烟:“刚开始有点怪不舒服的,但后来再想想,那个女生才是真的惨,不管是不是她自愿,她都活在别人的影子下……相比之下,我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呢?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说到最后一句,她还唱了起来。

不过也就唱了这么一句。

谢纶好整以暇地看她,“怎么不唱了?”

裴景烟狡黠眨了眨眼,“就会这么一句。”

她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塞到谢纶的手里,“好了,不说那些扫兴的事。我看这边光线和取景都蛮不错的,你给我拍几张照片……”

这会儿还有些落日余晖,裴景烟将外头套的大衣脱下,露出精致的打底裙,打了个哆嗦。

谢纶:“不冷?”

裴景烟搓了搓手:“冷啊,所以你赶紧拍!上次教你的拍照技巧还记得吗?你要把我拍难看了,哼,等着瞧。”

她说着,找了个光线明亮的角度,摆起姿势来。

抬肩,歪头,弯眸笑。

谢纶配合地给她拍照。

大概换了三四个姿势,他放下手机,拿起搭在栏杆旁的大衣,将小脸冻得泛红的女孩裹住,按进怀中。

裴景烟的脸颊贴着男人温暖的胸膛,懵了一瞬,旋即嚷嚷着,“欸,才拍一会儿呢!”

谢纶:“拍了很多张。”

裴景烟:“万一拍的不好看呢,多拍几张我还能选。”

谢纶:“穿好衣服再拍。”

裴景烟:“可我里面这条裙子好看,套上大衣就没那味了。”

男人温热的掌心捂着她的脸,微微弯下腰,眸光专注,“那就回房间拍。你不是买了新泳衣?挺好看的。”

裴景烟:“……?”

她迎上男人深邃的黑眸,他的目光很是坦荡,倒显得她满脑子黄色废料了!

“你怎么偷看我的衣服,不要脸!”她羞恼道,又抢过谢纶掌心的手机,自顾自把大衣穿好。

“它掉在地上,我捡起来,不算偷看。”

“……”

裴景烟说不过他,系好大衣带子,转身就走。

谢纶跟在她身后,她低头点开相册,本想在照片上挑挑刺,意外发现这狗男人拍的几张照片都挺好看的,比上次在苏城园林拍的好多了!

“工作之余看了些摄影技巧的视频。”他注意着她的微表情,补充道。

裴景烟抿了抿唇,脆生生发出一个“哦”字。

怎么着,还想她夸他不成?她才不会!

两人路上都没说话。

等回了房间,谢纶才开了口,“还要拍照吗?”

裴景烟心说房间里有什么好拍的,懒洋洋道,“不拍了,这几张图够用了。”

谢纶默了默,“泳衣?”

他这样问,裴景烟顿时脑补出很多奇怪的画面,忍不住抬起清澈的杏眸瞪着他,“光天化日的,你想什么呢!”

谢纶蹙眉,“我想什么?”

裴景烟:“……装,你就装!”

大尾巴狼在她面前装什么纯情小男生呢?

她懒得理他,转身就要往里去,下一刻,手腕蓦得被拽住。

力道拉扯间,她猝不及防被男人抵在了门前。

裴景烟吓得叫了一声,待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心跳怦然,“你干嘛?”

谢纶黑眸微闪,“明白了。”

裴景烟:“……?”

谢纶微笑,“不装了,我想看。”

裴景烟呆了呆,等反应过来,她瓷白的脸满是红霞,“不,你不想!”

然而被打通任督二脉的男人却不肯轻易罢休,俯下身,亲了亲她圆润柔软的耳垂,“白天不行的话,那晚上再看,嗯?”

热意拂耳,裴景烟快要承受不住这份暧昧,这要再腻歪下去,九成九晚饭吃不成。

她敷衍地嗯嗯了两声,赶紧从男人的怀里钻出来。

谢纶也没拦着她,只抬眼看向窗外的天色。

落日余晖,霞光灿烂,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用过晚饭后,谢纶开电脑处理了一个小时工作,裴景烟则修图发朋友圈,顺便跟裴母打了个视频,盛邀她带着她的老姐妹们来这泡温泉。

裴母欣然答应,又叮嘱她和谢纶玩的开心些。

待挂了视频,谢纶也忙完了,走到沙发旁,目光灼灼看向她,“泡个温泉再睡觉?”

裴景烟:“……”

话是正经话,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好像每一个字都变得不正经。

譬如,泡温泉。再譬如,睡觉。

她捏着手机,轻咳一声,“我昨天泡了,今天就不泡了,你自己去吧。”

谢纶沉默一会儿,出声道,“那我也不泡了,直接睡觉?”

裴景烟登时咳得更厉害了,赶紧从沙发上起身,“我现在还不是很困……”

还没跑一步,就被男人从后头圈住。

她背脊微僵,就听他好听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你不要的话,我不碰你。”

裴景烟脸颊通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

男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别躲着我。”

不知是不是错觉,裴景烟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个玩弄真心的渣女,而谢纶是个劝浪子回头的痴情人。

心软,就在一瞬间。

然而,半个小时后,当她被某人抵在温泉池里骨酥腰软时,裴景烟只想把“美女倒霉,从心疼男人开始!”这一行字刻在脑门上。

她才不是渣女,她是个听男人鬼话的傻子!

事实证明,温若雅说得对,温泉play太久的话,真的会缺氧。

谢纶抱着她回到床上。

情到浓时,他含咬着她的耳垂,嗓音哑的不像话,“你怎么这样招人。”

裴景烟从他过于激烈的动作间恍惚意识到,原来他还为唐马克和那小女友的事生闷气。

她勾着他的脖子,水眸潋滟,红唇扬起的弧度有几分得意,“魅力大怪我咯?”

谢纶低笑一声,腾出手捏了捏她白里透红的脸颊,“自恋鬼。”

“事实好吧。”

裴景烟偏过头,娇声咕哝,“还有,你别捏我的脸。”

她又不是小孩子,总捏她的脸做什么。

“好,不捏脸。”

他低低应了声,手掌滑进被子,换了个地方捏。

山林间,星月朦胧,夜色正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