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46章 chapter46

第46章 chapter46


[chapter46]

大年二十五, xl科技年会。

按理说,作为xl科技的老板娘,公司总部的年会裴景烟应该出席的。

好巧不巧, 年会的日子正好撞上她生理期,而头一天晚上她还作死,吃了顿重庆火锅,外加一大杯芒果冰沙——

直接导致她瘫倒在床,宛若一条废得不能再废的咸鱼。

年会自然也没法去, 这个时候,裴景烟只想捧着生姜红糖水,在床上当废物。

微信里,裴母发来慰问:「小囡,肚子还疼吗?」

美少女景:「还好, 躺着就没那么难受。」

裴母:「谢纶去他们公司年会了是吧?」

美少女景:「他是老板, 肯定要去的嘛, 各个分公司的负责人都会出席, 都年尾了,他可不得给那些人画画饼,展望一下美好未来。」

裴母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包, 又问她:「那你晚上吃什么?要不然, 我去你那给你煮碗酒酿圆子吃?」

看着妈妈发来的消息,裴景烟心里暖融融的。

不过这大冬天的, 她也不忍心让妈妈来回折腾。

于是回复道:「不用, 赵阿姨刚给我煮了碗生姜红糖水。我晚上想吃鲜虾馄饨,她正在厨房包呢, 过一会儿就能吃了。」

裴母:「那也行。」

裴母:「不是妈妈啰嗦, 你也是的, 明知道自己生理期要到了,吃东西也注意点嘛!乱吃乱喝的,你以为外面那些餐厅饭馆都是好东西吗?吃多了对身体很不好的!」

说着,连转了四五条微信营销号的健康推文,每个推文标题都带好几个感叹号!

裴母:「你看看这些文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吃乱喝。敲打/」

美少女景:「知道了知道了。可怜/」

母女俩又聊了一会儿,裴景烟手里的生姜红糖水也喝光了。

她打开投影仪找了部最新美剧,悠悠闲闲追着剧,晚上吃了碗手工鲜虾馄饨,继续追剧。

期间谢纶发了条消息过来:「好些了么?」

看到这条消息,裴景烟眼尾轻垂了下。

还算这家伙有点良心。

她没骨头似的躺坐在柔软床上,莹白脸庞带着不自觉小小矜傲,以及浅浅的愉悦。

手指轻敲着屏幕键盘:「原来你还记得家里有个备受生理期折磨的小可怜太太啊?」

消息发出去2秒,裴景烟就后悔了。

这话好像在跟他撒娇似的?

她才不要跟他撒娇!

手指赶紧按了撤回,然而还没等她松口气,屏幕那头回道:「一直记着。」

裴景烟:“……”

麻了,还是被看到了。

屏幕前小脸一红,她试图挽回形象:「女性生理期激素比较紊乱,情绪就有点……呃,不受控,你知道吧?刚才那条消息,我可没有跟你撒娇的意思,你别误会。」

xlun:「嗯,没有在撒娇。」

美少女景:「……」

怎么感觉越描越黑,有此地无银三百两那味了。

谢纶的消息又发了过来:「好好休息,我忙完就回家陪你。」

裴景烟心说谁要你陪,手指却敲了个「哦」回去。

脆生生的一个哦。

隔着屏幕,谢纶都能想象到那小姑娘敲出这个字的表情。

应该是躺在床上双手捧着手机,嫣红的唇轻抿着不屑一顾,可那双透着清凌凌光亮的乌黑杏眸却是带着浅笑的。

世界第一的口是心非傲娇鬼。

“谢总,该你上台发表讲话了。”

闻松在一旁轻声提醒,顺手将准备好的致辞稿双手呈上

谢纶敛眉,淡淡嗯了声。

手机放入西装口袋,接过那份致辞稿,略理了理领带,昂首阔步往主席台走去。

台下是如雷响亮的掌声。

-

连看了三集美剧,看到最后,裴景烟的眼皮子越来越沉。

她也懒得再等谢纶回家了,用脚指头都猜到,年会结束后,他跟那些高层领导八成会转场去其他地方继续应酬。

拿起遥控器关了投影,她果断缩进被子里睡觉。

这大概是她过的最养生的一天,晚上九点半就入睡。

睡得昏沉沉时,她还做了个梦。

梦里她成了个古代公主,无上尊荣,可惜国家政局不稳,她为了稳固皇兄的政权,不得已去西边和亲,嫁给一个大权在握却克妻的老将军。

她千里迢迢嫁过去,洞房花烛夜的晚上,紧张又忐忑。

她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新郎官进洞房,掀起盖头——

裴景烟傻了眼,怎么还是谢纶的脸?

这是什么孽缘,做梦都逃不过这狗男人!

就在她忿忿丢开红盖头,准备逃跑时,男人直接搂住她的腰,把她抱进了大红喜帐里。

他说:“我娶妻不是娶个菩萨供起来的。”

她羞愤欲死地骂他,“莽夫,无耻!”

无耻无耻无耻。

不知不觉中,鼻尖仿佛嗅到丝丝缕缕的酒意,身子也感受到另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尤其那覆在腹部的掌心触感,真实的简直不像做梦。

纤长卷翘的羽睫颤了两下,裴景烟猛地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片黑暗,身后传来男人磁沉又透着几分懒哑的嗓音,“做噩梦了?”

他的手掌抚上她的额头,又拿下颌安慰似的蹭了下她的脸侧,低低哄道,“别怕,我在。”

裴景烟有些恍惚,但男人的怀抱和温和话语,的确叫她有了些实质感。

定了定心绪,她小声道,“也不算是噩梦……”

却也没打算再提,而是侧了侧身,困意浓郁地问他,“现在几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床边多出个人,她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真是睡成猪了。

谢纶从背后圈着她,“10点回来的,现在大概11点左右。”

裴景烟微诧。

竟然10点就回来了。

她不禁问他,“你们公司的领导层年会结束后,都没有其他活动的?”

“有。我没去。”

“……为什么?”

“要陪太太。”

他似是轻笑,“我说过,这个理由很好用。”

“……”

一时间,裴景烟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涨涨的,有些暖,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高兴。

谢纶问她,“肚子还疼么?”

裴景烟娇懒地发出一声不低不高的回应,“嗯。”

但其实,并不疼,就有点胀。

谢纶见她说疼,手掌再次覆上她的腹部,“揉一揉,应该会缓解些。”

像是只敞开肚皮让主人撸毛毛的小猫咪,裴景烟享受地闭上了眼,嘴里却是不饶人:“你怎么知道生理期要给女生揉肚子?难道以前给别人揉过,有经验了?”

生理期嘛,被激素支配着,忍不住就要作一作。

谢纶答道,“网上查的别人的经验。”

裴景烟哼唧:“谁知道呢,上次君懿的晚宴上,蒋越可跟我说了不少你的桃花债呢。”

揉肚子的动作稍停,又继续揉着,一同不紧不慢的还有他的语速,“他怎么说的。”

“说你在大学很受欢迎,一堆女生给你送情书,还有系花给你送巧克力……啧,可以嘛。”

“别人示好,不算我的桃花债。”

“哦?那什么算你的桃花债?”

谢纶嗓音淡了淡,“想知道?”

裴景烟:“爱说不说。”

谢纶轻笑一声,“嗯,那不说了。”

裴景烟:“………”

他绝对是故意的!

可恶,他越这样,她的好奇心越是钓起来了!

但是现在说想知道,岂不是正中他下怀,他指不定多得意,以为她多在乎他的事呢。

裴景烟这边自己把自己气了个够呛,忍不住找茬,“别抱着我,身上有酒味,臭死了。”

谢纶:“上床之前,洗过澡,还喷了香水。”

裴景烟:“那还是有味道!”

谢纶:“………”

看出来了,小姑娘有情绪了。

将怀里温软的身躯抱得更紧,他拍了下她的臀,无奈叹了声,“有你一个小债主就够了。”

裴景烟扭了扭腰,红着脸,“你别乱拍!”

谢纶喉结滚了滚,扶住她的腰,“你也别乱蹭。”

裴景烟顿时不敢动了。

“好了,很晚了。”谢纶半阖着眼睛低声道,“睡吧。”

“哦。”

裴景烟身子缓缓放松下来,也不再说话,试图寻回那缥缈的睡意。

第二天,一觉睡到自然醒,裴景烟又满血复活,精神十足。

等生理期彻底结束,新年的钟声也即将敲响——

转眼到了除夕这日。

赵阿姨回家过年前,把云水雅居的门窗贴了春联和福字,添了不少春节的氛围。更别说那大街小巷红灿灿、喜气洋洋的一片,以及随处可见的“恭喜发财”“好运来”之类的洗脑旋律。

按照之前跟谢纶商量好的行程,除夕这天上午,小俩口先回到裴家别墅,和裴家人吃了顿午饭。

约莫2点,裴母提醒裴景烟,“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出发去苏城了,万一路上堵车,耽误年夜饭可不好。”

裴景烟看了眼手机时间,“才2点呢,除夕高速没那么堵的,要返程的人早就返程了。”

裴母伸手拍了下她,摇头嗔怪道,“新媳妇第一次回婆家过年,你还想踩点吃饭不成?再说了,高速不堵,万一城区堵了呢,难不成你还要谢纶爸妈和他家老太太,眼巴巴等你们两个小辈?那多失礼!”

裴景烟被教训的无法反驳,只好点头,“行吧,那我们现在出发。”

“快去吧,年礼我已经叫人提前放到车子后备箱了,到时候你直接提着送你公公婆婆就行。”

顿了顿,裴母又补充道,“要我说,你和谢纶明天也别急着赶回沪城了,这好不容易回一趟苏城,又是大过年的,不如趁机多陪陪长辈才是。”

裴景烟蹙眉,“那我们就不能在大年初一给你和爸爸拜年了。”

裴母道,“那又没关系,元宵节前有半个月时间可以拜年呢,实在不成,电话视频都方便。”

裴景烟没说话,低头踢了踢脚尖。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儿酸。

裴母一眼就看懂女儿的情绪,温和宽慰着,“妈妈知道你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不过,你现在不仅仅是裴家的女儿,也是谢家的儿媳。夫妻之间要互相体谅、包容,凡事也要为对方考虑一下。你们住在沪城,你想回家就回家,方便的很。谢纶爸爸妈妈一年到头见到谢纶的次数呢,屈指可数,是吧?”

裴景烟嘟哝着,“是谢纶工作忙,不去看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裴母伸手指点了下她的额头,“又说孩子话了,夫妻是一体的啊。我问你,谢纶爸妈和奶奶对你不好吗?怠慢你了吗?”

裴景烟:“那倒没有。”

平心而论,谢家的长辈待她还是蛮不错的。

裴母:“是了,那你们多在家陪他们两天,是件很难的事吗?”

裴景烟:“……”

说这些道理,她不是裴母的对手。

裴母又拉着她说了一堆父母子女的相处之道,听得裴景烟连连点头,“啊对对对。”

裴母这才结束小课堂,叫她和谢纶出发。

十分钟后。

望着那缓缓驶出别墅大门的黑色轿车,裴母保养得当的雍容脸庞露出几分怅惘。

她转脸与身旁裴父感慨着,“我们家小囡长大了啊。”

裴父:“女婿跟她求婚的那天,你也这样感叹了。”

裴母:“……”

裴父:“他们结婚那天,你又说了一遍。”

裴母:“……”

裴父:“唉,你们女人啊,就是喜欢多愁善感,长吁短叹的。”

裴母冷笑:“哦,那小囡结婚那天,在教堂里偷偷抹眼泪的是狗。”

裴父:“……”

汪。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亮起。

到达苏城的花园别墅时,新闻联播那个“当当当当当当当”的开场曲正响起。

跟谢家爸妈打了招呼,谢纶牵着裴景烟走到客厅。

谢老太太穿着件簇新的棕红色毛衣,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剥橘子。

不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还是来之前谢家爸妈和她讲了很多遍,她今天见着小俩口,也没犯糊涂了,笑眯眯道,“小纶和小景回来啦?”

裴景烟笑吟吟的,“是,奶奶,我们回来了。”

她本就长得一张很讨长辈喜欢的福气脸,现下弯眸笑着,更是甜美乖巧。

谢老太太乐呵地点头,“好,回来就好,你们快去洗个手,准备吃年夜饭了。”

裴景烟说了声好,放下包往洗手间去。

谢父低声与谢纶道,“你前几天派人送回来的新床垫和床上四件套都换好了,今晚你和小景就在家里住,可别再去外头住了。”

谢纶淡淡垂眸,“知道了。”

热气腾腾的饭菜很快上了桌,谢父搀扶着谢老太太到餐桌主位坐下。

年夜饭无比丰盛,除了鸡鸭鱼肉,还有鱼子酱、黑松露、m12和牛火锅。

谢家爸妈坐在右侧,谢纶和裴景烟坐在左侧,电视里的新闻联播是背景音。

桌上氛围很好,尤其是见到裴景烟和谢纶比婚礼时还要亲密,谢母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过。

这个儿媳妇,她真是越看越喜欢,年轻漂亮不说,性格又好,儿子跟她在一块儿,身上都多了几分鲜活的烟火气,再不像从前那样冷冰冰的满脑子只有工作和赚钱,一点不像过日子的模样。

不过,人都是贪心的动物,现下见儿子和儿媳妇这般亲密,谢母就忍不住盼着更圆满的热闹——

要是桌上再多个小娃娃就好了。

不论是像爸爸,还是像妈妈,都是一等一的好模样。在饭桌上,会说会笑,还会奶声奶气唤她和老谢爷爷奶奶……

光是在脑子里想一想,谢母嘴角都咧开了。

甚至忍不住畅想,到时候抱着小娃娃去其他退休同事们跟前转一圈,旁人朝自己投来的羡慕眼神。

“哈哈……”谢母忍不住笑出了声。

桌上其他人都疑惑的朝她看去,谢父也不解,低声道,“你突然笑什么?”

谢母敛了敛笑意,微窘地打着哈哈,“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下午刷到的搞笑视频。”

又拿公筷给裴景烟夹了块牛肉,满目慈爱,“小景多吃些,我瞧着你好像又瘦了?女孩子太瘦了不好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裴景烟笑:“谢谢妈。”

谢母点头,又佯装无意地问,“前段时间我看你妈妈朋友圈,你嫂子怀孕了是吧?”

裴景烟夹着牛肉的筷子一顿。

来了来了,催完婚必催生!

面上却不动声色,轻轻嗯了声,“是,两个月了。”

“那可真是大喜事啊。”谢母道,“我记得你哥哥嫂子好像结婚也就一年多吧?”

裴景烟:“是,前年冬天结的婚。”

谢母:“那他们要孩子的速度蛮快的哈。”

裴景烟:“……”

铺垫做得差不多了,如果她没猜错,下句话应该就是,那你和谢纶什么时候要孩子呀——

念头刚起,果然就听到谢母继续道,“那你和谢纶计划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呢?”

裴景烟:“……”

谢纶:“……”

谢母双眼满是期待,谢父也挺期待的,不过表现得没那么明显,谢老太太听力不好,依旧乖宝宝似的坐着接受保姆的喂饭。

遇事不决,甩锅为上!

裴景烟羞答答的把球踢到谢纶身上,“这个,主要看谢纶……”

桌底下,她毫不犹豫踩上谢纶的鞋,以实际行动告诉他,谨慎发言!

谢纶侧眸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才结婚,不着急。”

看着儿子儿媳截然不同的反应,谢母那叫一个心焦,急啊,怎么能不着急!

她语重心长地看向谢纶,“过了这个除夕,你就实三十二,虚三十三,晃三十四,四舍五入都三十五,快奔四十了!”

谢纶:“……”

裴景烟也听傻了,还能这样虚的吗?

照这个算法,她岂不是要奔三了?

眼见桌上气氛有点凝固,谢父赶紧出来缓和,“哎哟你急什么,他们才结婚呢,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呢。来来来,都吃菜,吃菜!”

谢母瞪了谢父一眼,转脸笑吟吟对裴景烟道,“小景啊,你们过二人世界的同时,也可以努努力的嘛。到时候你和谢纶的孩子还能跟你兄嫂的孩子一起长大,做个伴。要是你们不想带,可以送来苏城嘛,我照顾着,再请保姆和专业的育儿嫂,保证给你带的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

裴景烟勉力维持着微笑,桌底下继续踩谢纶。

快说句话啊!这题她真没法接。

桌面下,谢纶的手搭上她的大腿,修长手指轻敲她的膝盖。

裴景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侧头看他,“……”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耍流氓?

谢纶黑眸轻眯。

裴景烟:眯什么眯,也不怕眯成近视。

她撇开某人搭在大腿上的爪子,毫不犹豫的卖队友,嗲着嗓音,委委屈屈,“我想努力的呀,可谢纶他工作太忙了,每天早出晚归,人影都见不到……”

这话一出,谢家爸妈齐刷刷看向谢纶,满脸恨铁不成钢。

接下来的时间,基本是谢家父母对谢纶的□□教育大会,尤其当春晚上演催生催婚的小品相声时,谢家爸妈更有底气了。

裴景烟窝在谢老太太身边吃板栗,满脸幸灾乐祸。

看谢纶被教训,可比春晚有意思多了!

然而,乐极生悲。

11点左右,裴景烟打算回房先洗个澡,再继续出来守岁。

前脚才进卧室,后脚谢纶就跟了上来。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压在门上。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俊颜,裴景烟的心脏都猛地跳动起来,杏眸微睁,“我警告你别乱来啊,长辈们都在外面……”

谢纶单手扣着她的肩,高大的身躯俯下,温热的鼻息明显洒过她的脸颊,暧昧又缠绵,“怪我不够努力?”

裴景烟怔了怔,等反应过来她饭桌上的甩锅行为,悻悻笑道,“那不是随便找个借口嘛。”

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谢纶眸色深暗,“可我当真了。”

语毕,他按着她深深亲下去。

唇齿纠缠,如火点溅入干柴,门板外隐约还可听见春晚的歌舞声以及长辈们的说话声。

其乐融融的除夕夜,他们却在屋子里做这些。

莫名的羞耻感叫裴景烟脸颊红得滴血,反应也比之前更大。

腰上忽的一紧,心更是吊起,她伸手推他,娇哝哝道,“你别……!”

男人的手掌捂住她嫣红唇瓣。

他的头更低了些,高挺的鼻梁蹭过她后颈薄薄的肌肤,“老房子隔音不太好,小点声。”

“……”

裴景烟咬住他的手掌,狠狠瞪他。

不一会儿,那双乌黑水眸里的埋怨逐渐变得迷离、破碎,化作两汪旖旎春水,失神半阖。

夜更深了,屋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和世界各地的华人们,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只剩下一分钟,我们就要迎来新的一年了。在这里我们祝愿大家新年快乐!让我们倒数10个数,来迎接新的一年!”[1]

“10、9、8、7……”

“3——”

“2——”

“1——”

“新年快乐!!”

“红红火火逢盛世,欢欢喜喜送华年……”

电视里有烟花绽放的响声,小区内外也响起电子鞭炮以及迎接新年的欢呼声。

“砰砰砰——”

绚烂而璀璨的焰火升上天空,朵朵绽放,万紫千红,美不胜收。

裴景烟攀着谢纶的肩,恍惚中仿佛也看到那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美景。

等那令人痴迷癫狂的烟花缓缓黯淡,漆黑的天空归于平静,她的呼吸又急又乱。

谢纶抱着她。

他亲吻着怀中女孩濡湿的明艳眼尾,嗓音轻缓而温柔,“谢太太,新年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