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54章 chapter54

第54章 chapter54


[chapter54]

他对她的心意?

裴景烟呼吸不由屏住, 周遭一切俱寂,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他这是在告白吗。

不行,自己得稳住, 又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表白, 得淡定些。

乌黑的杏眸波光潋滟, 她尽量让呼吸平稳, “你的心意,我好像看不出哦, 不然你说清楚点?”

快点说你喜欢我!

谢纶深深望进那双清澈如泉的眼,语调微缓,“真的看不出?”

裴景烟眨了眨眼,有些小傲娇,“嗯哼。”

谢纶黑眸眯起, 下一刻,他掌心捧住她的脸颊,俯身凑了过去。

裴景烟心口猛跳。

男人却没亲她, 薄薄的唇若有若无的擦过脸颊, 贴到她敏感的耳畔, “那要怎么样你才明白?”

温热的气息扫过肌肤, 裴景烟被弄得痒痒的,一张脸迅速染上红色, 心里又有些闷气。

这狗男人肯定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她要他说什么,可他就是不说!

小心眼,幼稚鬼!

她双手抵上他的胸口, 将他推开, 气咻咻地瞪着他。

不说就不说呗, 她也不稀罕。

谢纶见她这模样,薄唇轻扯,“生气了?”

裴景烟嘴一撇,“我干嘛要生气。”

谢纶语调不紧不慢,透着几分戏谑:“没生气的话,怎么气鼓鼓的样子?”

裴景烟长睫低垂,咕哝道:“你管我,我乐意。”

谢纶失笑,旋即缓缓低下头。

他的额抵着她的额,高挺的鼻梁抵着她小巧的鼻尖,嗓音清冽温和,又似在自言自语:“有时候我也奇怪,怎么偏偏喜欢上你这么个口是心非的小姑娘。”

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声缓缓传入耳朵里,裴景烟原本黯淡的眸子唰一下亮了起来。

喜欢。

他说他喜欢她!

心里像是有暖融融的春风拂过,噗嗤噗嗤开出一朵一朵鲜艳的花,莺飞蝶舞。

她就知道!

狗男人憋不住了吧,就是被她小仙女的魅力给折服了吧!

裴景烟尽量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但她那亮晶晶的眼眸,以及忍不住翘起的嫣红嘴角,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雀跃。

她脸往后仰去,明眸灿若星辰,“你这是在跟我表白是吧?”

谢纶捕捉她眉眼间浅的笑意,眉梢轻挑,“嗯。”

裴景烟嘴角的弧度顿时更大了。

是他先表的白!

她扭过头,轻咳了一声,一副“本仙女被告白经验丰富,见过大世面”的矜持模样,淡淡道,“好啦,现在我知道你喜欢我了。”

谢纶眼底也笼上浅浅的笑意,问她,“然后呢?”

裴景烟眨眨眼,“什么然后。”

谢纶道,“我告白了,你接受么。”

裴景烟心说,接不接受,他们证都领了,婚都结了,为爱鼓掌都不知道多少回了,难道他还要她向他告白?

唔,她才不要。

她裴景烟长这么大,都是男生喜欢她,她才不会向别人告白——

除了许之衡那回,不过那回是个赌约,不走心的,不算数。

“就你这告白,没有鲜花,没有礼物,也没有烛光晚餐……”

裴景烟挑剔着,目光转到谢纶那张过分英俊的脸庞上,挑剔程度减少了些,“不过看在你说出心里话的份上,我就暂且不追究那些了。”

说到这,她又弯起眼眸,娇娇的语气透着几分小得意,“我就知道嘛,没有人能抵抗我的魅力。”

高岭之花怎么样,还不是被她折下来了。

谢纶漆黑的眸子垂下,“所以现在,谢太太可以把我丈夫的身份稍微升级么?”

丈夫的身份还有升级余地吗?

裴景烟脑子还有点没转过来,讷讷的问,“你想当爸爸了?”

谢纶眸光轻晃,语气意味深长,“这个升级也不错。”

裴景烟:“……?”

这话好像有歧义,她脸颊微红,轻咳了一声。

“不过在那之前。”谢纶伸手指了指她的心口,慢悠悠道,“先把我当做你的爱人。”

爱人。

这一个词在心尖翻覆,在这之前,她从没觉得这个词是那样的缱绻美好。

裴景烟脸颊轰得发烫,不好意思地避开男人灼灼的目光,又伸手拍开他指在心口的手,嗓音轻软的嗔道,“别乱指。”

谢纶收回手。

想说的话已经说出了口,他也不急着叫她现在回应——

尽管她那两只泛红的耳朵,足够说明一切。

他坐直身子,伸手拿起那随意放在沙发边上的两份文件。

打开封口,看了起来。

裴景烟注意到谢纶的举动,微怔了下。

见谢纶最先拿出的是那份太平长安的别墅,她连忙解释,“这是蒋越送的,说是给我们的新婚贺礼。我拒收了,可他偷偷把这文件袋留在咖啡馆,我只好带回来了……”

谢纶只扫了一眼,就塞回了文件袋。

裴景烟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无波无澜,不禁问道,“蒋越他今晚就飞纽约了,这个……你打算怎么处理?”

谢纶沉吟片刻,抬眼看向裴景烟,“这套别墅,你喜欢么?”

裴景烟诧异的啊了声。

谢纶淡淡道:“你喜欢,就留下。不喜欢,我退回去。”

裴景烟倒没想到谢纶有收下的打算,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答,只偏头问他,“我以为你不会收的。”

估计蒋越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留下文件袋就溜。

谢纶:“我不收,他以后还会送。”

裴景烟:“……”

一个要报恩,一个不接受报恩,好像的确是个死循环。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你既然救了蒋越,还暗中资助过他,那就收下吧,否则他一直觉着亏欠你,没完没了的,不如就趁着这回两清了。”

谢纶抬眸,“他跟你说,我救了他?”

裴景烟嗯了声,再看谢纶那神色难辨的脸庞,她眉头轻皱,“难道不是么?”

默了默,谢纶冷淡道,“也许吧。”

当年,他接到蒋越发来的轻生短信,立刻请假,赶到蒋越家里。

撬开大门,蒋越和他父亲都喝了掺了毒药的汤。

他父亲摄入毒药过多,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没了命。蒋越摄入量较少,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

或许,他的确救了蒋越。

又或许,他不过是蒋越完美复仇计划里,被利用的一枚棋子。

谢纶低垂的眼睑里,盛满让人难以揣测的思绪。

裴景烟见他这般,忍不住唤他,“你怎么了?”

“没什么。”谢纶收回思绪,望着眼前这双清澈单纯的眼眸,淡声道,“都是过去的事,没什么好提的。”

说着,他打开另一份文件夹,看了起来。

裴景烟在一旁解释,“蒋越同意和解了。我觉得他有句话说的挺对的,或许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彻底跟那吸血鬼一家断绝关系。”

“蒋越这样跟你说的?”

“唔,他只说这是个机会,叫我好好把握。”裴景烟低低道,“至于断绝关系这个,是我的想法。”

她很早就期待这么一天了。

谢纶将文件夹放在膝上,问她,“怎么个断绝法?口头保证,写保证书,还是登报宣布?”

裴景烟:“呃……”

这个她也没想好。

谢纶:“这种断绝关系的保证书,法律上无效。而且就算她现在签了,过段时间又赖上来,你怎么办呢?”

裴景烟:“……”

好像的确低估宋家人厚脸皮的程度了。

她皱着眉头,苦想了好半晌,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最后只好看向谢纶,“那你有什么办法?”

谢纶轻捻着文件夹,丢到实木茶几上。

“中午我和爸通过电话,他说姑姑这个人本性不坏,就是脑袋拎不清,这些年都是被宋家豪拖累了。”

裴景烟深以为然,“这倒是实话,恋爱脑就很可怕。”

谢纶继续道,“断绝关系书法律上无效,但离婚证具有法律效应。”

离婚证?

裴景烟眼前一亮,就像厚厚云雾里突然照进了一缕光,顿时豁然开朗。

“不过,她愿意离婚吗?她对宋家豪那个烂人,秘之执着。”

裴景烟严重怀疑裴思珍被宋家豪给pua了,不然怎么抱着个垃圾男就是不肯放手。

谢纶漫不经心道,“那就看她,是要女儿,还是要男人了。”

裴景烟想了想,猜道,“应该是要宋莉吧?怎么说也是她十月怀胎的孩子。”

谢纶没反驳,只道,“她和宋家豪离婚后,爸会安排她们母女去m国生活,之后再不会给她们一分钱。”

“万一他们离了婚,又和好了,或者在m国又作妖了呢。”

“我会联系蒋越,让他保留起诉的权利,起码三年之内能落个清静。”

至于三年之后……

按照宋家豪的堕落程度,三年之后他没准在哪个街口捡垃圾,又或者是否还活着,也不一定。

毕竟欠债还不上钱的烂赌鬼,被人打残、打死,还不上钱跳楼喝农药的例子,比比皆是。

裴景烟思忖过后,觉得这的确是当下最体面、也最有利于裴家的解决办法。

“你和爸妈在电话里商量好了决策。”裴景烟红唇微捺,圆溜溜的眼睛透着几分妒意,“他们怎么都不跟我说。”

谢纶不冷不淡道,“谢太太,现在你知道被排外的感受了?”

裴景烟语塞。

再看谢纶那淡漠的脸色,最开始那种心虚感又回来了,她挤出一抹尴尬的笑,“我那不是……呃,反正事都过去了,你现在也知道了不是?这事就翻篇吧。”

谢纶没说话,只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会儿,又拿过那两份文件,站起身来。

裴景烟仰脸看他,“你去干嘛?”

谢纶俊美面庞上没什么表情,“去书房,联系蒋越,处理这些事。”

裴景烟:“哦……”

谢纶径直抬步往书房去。

望着那道修长挺拔的背影,裴景烟摸了摸鼻子,她怎么感觉,他还是有点生气的。

唉,早知道狗男人气性这么小,她就该趁他表白那会儿气氛正好,直接亲上去的。

失策了失策了。

她遗憾了一小会儿,很快又开心起来,拿出手机迫不及待在群里分享着喜悦——

「谢纶刚才跟我表白了!!!」

「他亲口承认他喜欢我!呵,没有男人能抵挡本仙女的魅力,没有!猫咪叼玫瑰jpg」

群里很快有了回复——

一只小鸟飞飞飞:「哦,朕已阅。抠鼻/」

取昵称真的好难:「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

屏幕这头的裴景烟皱起眉,这两塑料姐妹怎么回事,反应这么平淡?

手指噼里啪啦打着字,她道:「谢纶跟我告白了诶!!!他说他喜欢我!」

一只小鸟飞飞飞:「这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好吧。」

取昵称真的好难:「嗯哼,就你当局者迷,才意识到。」

美少女景:「……他喜欢我这事,有那么明显吗?」

一只小鸟飞飞飞:「很明显,比秃子头上的虱子还要明显。」

取昵称真的好难:「很明显,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美少女景:「那你们不早点告诉我?」

秦霏和温若雅异口同声:「我们早跟你说过了啊,你不信。」

美少女景:「………猫猫卑微jpg」

一只小鸟飞飞飞:「不对劲啊,他跟你表白了,按理说你们俩这会儿不该是你侬我侬,去床上深入交流到天亮的吗?你怎么还有空给我们发消息?难道现在是中场休息时间?」

美少女景:「穿条裤子吧你!好好的小姑娘当什么lsp,捂脸/」

一只小鸟飞飞飞:「人不好色,好什么?how are you吗?jpg」

看着屏幕里贱兮兮的熊猫头表情包,裴景烟沉默了。

秦霏的表情包一直是个迷,不知道她从哪里搜集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沙雕图。

默默点了个收藏保存,裴景烟轻敲屏幕:「那个……谢纶虽然跟我告白了,但我好像惹他生气了。」

事情略微复杂,她直接发了段语音过去,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秦霏和温若雅听完,一致表示:「你就作吧你。」

裴景烟撇了撇唇,试图辩解:「人家哪里作了。对手指jpg」

秦霏和温若雅一人发了个白眼,又开始替她出主意——

「男人很好哄的。老话说得好,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今晚主动点,直接a上去!」

「对对对,或者你还可以搞点小情趣,制服诱惑什么的,女仆装、小猫咪什么的,都挺可爱的。」

她们还发不少参考图片。

看着那些涩涩的衣服,裴景烟白嫩的脸颊阵阵发烫。

这些“衣服”,未免也太省布料了,她怎么好意思穿。

而且现在下单,也不来及了吧。

不过现在买回了也行,没准下次她惹谢纶生气,就能派上用场了呢?

有备无患嘛。

她这般想着,默默点开秦霏发来的情趣商城链接,认真挑选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