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59章 chapter59

第59章 chapter59


[chapter59]

第二天, 裴景烟醒来时,谢纶已经不在身边。

她从床头柜摸过手机,也没有他发来的消息

昨天晚上借着酒精发作的场景闪现在脑海中, 现在静下心想想,自己好像是有些无理取闹了。

可情绪这种事,尤其是吃醋,真的难以控制。

晃了晃脑袋, 裴景烟也不去想那些。

看到朋友圈有人发了去冰岛看极光的小视频, 心想着不如出去散散心也好。于是找到好友列表里的高级旅行定制师cici,叫她安排一周左右的行程。

正是工作时间,cici回复的很迅速:「裴小姐,请问您是单独出行,还是和朋友家人一起呢?」

裴景烟想了想, 反手发到群里, 问秦霏和温若雅去不去。

一只小鸟飞飞飞:「谢邀,但我马上要参加一个选秀节目, 这个月没空。」

取昵称真的好难:「出行日期正好和我爷爷八十大寿撞上了……」

美少女景:「好吧, 那约下次。」

取昵称真的好难:「不然你跟谢总去?」

美少女景:「…………」

算了吧, 她出去旅行,就是想避开谢纶, 自己静静心。

邀约无果, 裴景烟回复着cici:「我单独出行。」

cici:「好的。我这边会在今天之内给您发送定制行程单。可爱/」

订好旅行计划,裴景烟放下手机, 起床洗漱。

她边刷牙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想, 也许就不该对男人付出全部的真心, 还是得专注自己的生活才是。

不过, 这份人间清醒, 也只维持了一个白天。

等到入夜后,收到谢纶今晚有酒局,会晚些回来的消息时,她又陷入emo,悲伤成流泪猫猫头。

是不是因为昨晚她闹脾气,所以狗男人怀恨在心,故意冷落?

一定是这样,男人都是没有心的!

她自个儿在家生着闷气,好几次还想把那把搅乱情绪的破伞丢了,顺便把密码盒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情书,还是照片,亦或是其他定情信物?

想归想,她到底没那样做。

怎么说那也是谢纶的私人物品,她要丢也当着他的面,光明正大的丢,偷偷摸摸搞小动作她裴景烟可干不出来。

这一晚,裴景烟再次怀着悲伤的失恋情绪入睡。

她睡得很不好。

再次醒来,外面的天还没大亮,她下意识翻了个身,身边一片空空荡荡——

一开始她以为是谢纶起床了,然而起身后,发现身边并没有睡过的痕迹,她才意识到昨晚谢纶根本没回来。

就像是往一堆干柴里丢了根火柴,“唰”的一下,愤怒如烈焰烧了起来。

他竟然连家都不回来了!!!

这是在跟她冷战吗?

裴景烟手指攥着真丝被单,白嫩的腮帮子气的鼓起来,宛若一只愤怒的河豚。

好啊,好的很,不就是冷战吗,谁怕谁!

与此同时,西城一处高级会所包间里。

仰躺在皮质沙发上的谢纶缓缓地睁开眼,醉酒后的眩晕感让他眉头皱起。

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他坐起身子,看着桌上歪东倒西的酒瓶,还有抱着酒瓶,窝在沙发里呼呼大睡的陆明琮,眉心顿时皱得更厉害。

宿醉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他倒了杯冷水喝,又拿起手机。

屏幕上显示早上5点15分。

黑眸微眯,他点开微信。

与置顶聊天的对话窗口,还停留在他发送的那句「你早点睡。」

她没有回消息。

甚至他一个晚上未归,她也没发来一条消息,或是打一个电话过来。

就仿佛,他没有成家,没有妻子。

谢纶的视线缓缓投向沙发上的好友——

就像陆明琮一样,是个没人关心没人爱的单身狗。

“老陆,醒醒。”

他站起身来,脚步还有些虚浮,伸手推了陆明琮一把。

陆明琮抱着酒瓶,从梦中惊醒,还有些恍惚,“怎么了?着火了?”

谢纶:“……”

陆明琮揉着眼睛,晕晕沉沉看向谢纶,“老谢,现在几点了?我怎么睡着了。”

谢纶冷着脸,“这话应该我问你。昨晚我不是叫你把我送回家去。”

陆明琮的记忆也找回来了一些,面露惭愧,悻悻道,“哎哟,这不是我也喝多了嘛。”

他揉着脖子坐起来,见谢纶脸色不佳,揣着小心问,“现在应该还早吧?你今天有重要行程安排,还是你家里那位打电话催你了?”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谢纶的神色更沉了几分。

陆明琮察言观色,拍了拍他的肩,“唉我说老谢,你这也太惯着她了。男人出来应酬常有的事,她这样管着你可不成。”

谢纶扯了扯嘴角,握着手机的掌心不由捏紧。

她要是真管他,那倒好了。

-

裴景烟虽为谢纶一夜未归的事生了一顿气,但也记得今天是周五,还要去参加徐晨的追悼会。

她从衣帽间里选了一条长款黑色连衣裙,头发也端庄挽起,用一朵白色珍珠发卡固定,其余的首饰都没戴。

一个晚上没睡好,再照镜子有些憔悴,她简单画了个淡妆,把黑眼圈遮住,口红也选了个很日常很低调的温柔豆沙色,既提气色,也不显得艳丽。

状态不好,她也懒得自己开车,于是打电话叫了司机。

坐在黑色宾利里,裴景烟降下半边车窗,看了眼窗外的天色。

似是为了配合今天的心境,天色灰暗寡淡,空气中都有些压抑的感觉。

前排司机温声提醒道,“太太,天气预报说这两天都有雨。”

裴景烟淡淡嗯了声。

江南地段,春季雨水最多,一场接一场的连绵细雨,没完没了的下。

等车子驶离别墅区,周遭街景热闹起来,裴景烟将车窗关上。

她懒洋洋靠在后座,轻声道,“老周,到了记得叫我,我先眯一会儿。”

司机应道,“好的,太太。”

半个小时后,追悼会现场。

一进大堂,门两侧摆着许多花篮、小花圈和挽联,右侧是签到处,左侧摆着个牌子,上面挂着徐晨从小到大的照片。

从在地上爬行的婴儿照,一直到蹒跚学步、再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毕业照和大大小小的活动照,按照花时间顺序排着,将他丰富却短暂的一生展现在众人眼前。

“小景,这边。”

秦霏和温若雅先一步到了,她们俩也都穿着黑色衣裙,手中提着花篮,并肩站着朝裴景烟招手。

裴景烟朝她们走去,“你们来的可真早。”

秦霏道:“还好,也就比你早来几分钟。”

温若雅打量着裴景烟,“是黑裙压肤色吗,我怎么瞧着你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裴景烟唉了声,“别提了。”

温若雅和秦霏交换了个眼神,“你不会还在为那把雨伞的事,跟你家谢总置气吧?”

裴景烟:“……没有。”

温若雅、秦霏一脸了然:“果然。”

裴景烟也不想再提这事,忙道,“好了,别站着说话,先签个到,进去吧。”

三人往签到处走去。

徐晨生前与人为善,交际广泛,所以来参加他追悼会的人也不少。

在温若雅和秦霏的介绍下,裴景烟和几个初中同学打了招呼。

那些同学见着她,皆是一脸艳羡地套近乎。

裴景烟客气的敷衍了一阵,正准备找个后排的位置坐下,手肘被秦霏撞了一下。

她一开始还没在意,等到秦霏又撞了她一下,她才抬眼问,“怎么了?”

秦霏朝她挤眉弄眼,压低声音,“许之衡。”

裴景烟:“……?”

怔了有两秒,她抬头朝前方看去。

只见在一众路人的侧目中,穿着白衬衫、黑色休闲西装的年轻男生穿过人群,径直朝她这边走来。

这场景,叫裴景烟记起她飞去英国读书那日,浅蓝色外套的少年穿过机场人群,在安检处喊她的名字,“裴景烟。”

当时,她回头看他一眼。

他站在人群里,久久驻足,静静沉默。

一晃这些年过去,那股一往无前的锐气收敛许多,年轻男生多了些从容。

他走到她的面前站定,再次唤出她的名字:“裴景烟,好久不见。”

裴景烟眼神轻晃,旋即露出个客气的笑脸,“许同学,好久不见……”

许同学。

许之衡眸光稍暗,眼前的女孩儿与他想象中的一样,明艳美丽,光芒四射。

无论在中学时期,还是在这,她永远都是令人瞩目的存在。

高高在上,让人心愿臣服。

可是她已经结婚了。

刚满法定结婚的年龄,就听从家里安排,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岁的老男人。

“上次同学会你没有来。”许之衡轻声问。

“噢对,上次有事要忙,抽不开身。”裴景烟淡淡微笑,心里却是土拨鼠在尖叫。

她早该想到和许之衡遇上会很尴尬的!

现在心里的悔恨,都是年少轻狂脑子里进的水。

许之衡凝眸端详她片刻,温声道,“这些年,你都没怎么变。”

裴景烟干笑道,“你也是。”

她稍稍偏过头,疯狂朝秦霏和温若雅使眼色,可那两家伙都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塑料姐妹!

收回求助的目光,裴景烟尽量压下心底那点愧疚,只当作老同学叙旧,跟许之衡聊着。

好在许之衡也没再提当年的事,只聊着彼此的近况。

裴景烟心里也暗暗松口气。

之后许之衡也没去别处,就和裴景烟她们站在一块,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

待台上家属致辞结束,来宾敬献鲜花。

许之衡从家属端上来的托盘取了两朵,很是自然的递给裴景烟一朵。

那家属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当他们俩是一对,客气道,“感谢你们小两口能来。”

许之衡没说话,裴景烟却忙道,“您误会了,我们不是一对。”

那家属连忙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看你手上戴着婚戒,还以为你们是一对。”

裴景烟淡淡说了声没事,又瞥了眼自己指间的铂金婚戒。

这婚戒,是谢纶专门定制的,戒身内围还刻着他们的姓氏:x&p。

看向她手指婚戒的还有许之衡,他垂着眼,轻声道,“没想到你这么早就结婚了。”

裴景烟:“我也没想到。”

许之衡问:“你丈夫对你好吗?”

裴景烟想到谢纶,漂亮的眉眼间神色微滞。

那种酸酸涩涩的失落情绪又席卷而来,卷翘的睫毛轻垂了垂,她低声道,“嗯,挺好的。”

许之衡看着她这微妙变幻的情绪,心尖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他印象中的裴景烟从来是骄傲的、张扬的,这种失意落寞的神色,怎么会出现在她的脸上。

可见这桩商业联姻并不幸福。

也是,她的丈夫比她大了足足十岁,两个年代的人,怕是聊个天都有代沟。

“裴景烟……”他突然正色道。

“嗯?”裴景烟迷茫看他。

还不等他说话,身后的秦霏提醒道,“小景,轮到我们献花了。”

“哦,好。”

裴景烟应了声,再看许之衡,“许同学,你刚才要说什么?”

许之衡黑眸微动,摇了下头,“没事,先献花吧。”

裴景烟嗯了声,握着花上前,顺便把脑子里谢纶继续赶出去——

一想到他,她就难过,才不要想他!

-

献花过后,告慰家属,奏哀乐,鸣礼炮,这场追悼会也就散了。

与同学和家属们告别后,裴景烟和两个小姐妹一起走出会场外。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天色呈灰白色,雨水淅淅沥沥往下落个不停。

望着那湿漉漉的地面,秦霏皱眉抱怨,“怎么突然下雨了,我的车停在露天停车场。”

裴景烟拿出手机,不紧不慢道,“等一会儿吧,我车上有伞,我叫司机开过来。”

刚在追悼会上,手机是全程飞行模式,以防有消息打扰现场的气氛。

飞行模式刚关,就有消息跳出来。

两个来自谢纶的未接来电,还有他的微信消息:

40分钟前一条:「起床了么?」

30分钟前一条:「怎么不接电话。」

看着这两条消息,裴景烟唇瓣不自觉的撅起,他个一夜未归的人,还好意思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不是要冷战吗,这么快就不冷了?

“小景,你干嘛呢,赶紧给司机打电话呀。”秦霏见她捧着手机半天没动静,催了一句。

裴景烟回过神来,“这就打。”

她点出微信,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放下手机后,她抬头看向寂寥的天色,心情也随着这雨天愈发沉郁。

忽然间,头顶多了把雨伞,遮住一片阴影。

裴景烟微诧,看了看伞,又偏过头,看到站在身后握着伞的许之衡。

“我送你?”他清隽的脸庞上笑意温和。

“不用麻烦了。”裴景烟摇头,“我司机马上过来。”

许之衡抿了下唇,似有些失落,“这样。”

气氛有些冷凝,秦霏和温若雅总算义气了一回,笑着缓和尴尬,“许大帅哥,不介意的话,替我和若雅撑下伞吧,我们车就停在外面呢。”

许之衡眸光闪了下,客气应下,“好。”

却没立刻挪步,而是看向裴景烟,“中午有空一起吃个饭么?”

这样直白的邀请,叫裴景烟局促了两秒。

她抿了下唇瓣,再次拒绝,“不好意思,我中午有约了。”

许之衡神色又黯淡几分。

沉默间,司机开着宾利车过来。

裴景烟如释重负,“我的车来了。”

司机停好车,又绕到后备箱去拿伞。

许之衡将伞往她那边倾了倾,“我送你过去吧。”

车子离大门,有一段台阶和路肩的距离。

裴景烟对上他清澈又执着的模样,到底心中有愧,想着不过这么点路,也没必要拒绝的太决然,于是点了下头。

她转身与秦霏和温若雅说了再见,许之衡替她撑着伞,一起往路边走去。

望着朦胧雨帘中那两道背影,秦霏唏嘘,“唉,想当年,我也磕过他和小景的。”

温若雅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什么都能磕。”

秦霏道:“温柔学霸和傲娇小公主,这不好磕么?你个没情趣的女人。”

温若雅:“是是是,你有情趣,嗑的cp都be了。”

秦霏捂着胸口:“呜呜呜,你个坏女人,你好毒!”

温若雅笑了笑,忽然笑容凝滞在嘴角,皱眉道,“霏霏,我怎么瞧着,那边停着那辆迈巴赫,有点眼熟呢?”

秦霏眯眼看了会儿:“好像是有点眼熟。”

话音刚落,车门打开,一双铮亮的皮鞋踩在淋湿的地砖上。

那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探出半边身躯,冷白的手指握着漆金色伞柄,黑色伞面缓缓撑开。

蒙蒙雨雾里,伞面下是一张俊美无俦的清冷脸庞。

男人阒黑的眼眸,一错不错地盯着宾利车旁站着的那对年轻男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