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64章 chapter64

第64章 chapter64


[chapter64]/晋江文学城首发

原来这狗男人那么早就开始觊觎她了!

裴景烟抱着被子, 染着薄薄绯红的脸颊仰起,哼哼道,“那个时候我才刚满十八欸, 你就盯上我了?果然是个禽兽。”

谢纶不以为意地接受她的评价,淡声道, “如果真禽兽的话,也不会等三年了。”

不等三年, 他想怎么样?

似乎看懂裴景烟的小眼神, 谢纶朝她俯身, 不轻不重地咬了下她的耳垂, “其实, 十八岁, 也不是不可以?”

裴景烟脸颊涨的通红,扭过脸去, “老牛吃嫩草。”

“现在, 你这株嫩草,不也被我吃了?”

谢纶微笑, 又抱着她, 亲了亲她的发丝,“来龙去脉我都交代清楚了, 谢太太,现在你心里这个疙瘩,可以解开了?”

裴景烟心里那个小疙瘩的确解开了。

不过,又冒出了新的疙瘩——

她竟然吃自己醋,吃了整整三天!!!

甚至还因为那个假想敌白月光, 跟谢纶闹别扭, 还掉了好几回眼泪。

裴景烟:小丑竟是我自己jpg

谢纶解释的越清楚越明白, 她越觉得自己蠢到家了,眼泪也都白掉了,多愁善感也都变成一场笑话!

她忍不住握起拳头,锤了谢纶一下,软软的语气里带着埋怨,“既然有那么一段过去,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害我猜来猜去,胡思乱想!”

谢纶受了她两下,抓着她的手,俊美的眉眼间透着几分无奈,“之前跟你说,怕被你当变态。”

而且,他并不擅长主动袒露心迹。

若不是怕她的误会越来越深,暗恋这件事,他原本打算一直藏在心里,永远成为秘密。

裴景烟听到他的回答,嘟哝道,“那你现在说了,我也觉得你不是什么正经人。”

谢纶云淡风轻:“只要能把你娶回家,正不正经不重要。”

裴景烟被他这话说得耳朵又是一热,嘴角弧度忍不住上翘,又尽量克制住,“你说的这些,我还不确定真假。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糊弄我,才编出这么个蓄谋已久的故事。等明天我去问问老宅的司机,求证一番。”

谢纶说了句“可以”,又垂下黑眸问她,“还困吗?”

裴景烟一秒就懂男人这话的意思,连忙答道:“……困!”

她要说不困,他肯定又扑上来。

果不其然,听到她的话,男人有些失落耸了下肩,“那去浴室冲个澡?出了一身汗,黏腻着睡也不舒服。”

裴景烟:……谢邀,大可不必。

然而,不等她反应,男人就先下了床,而后弯下腰,直接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裴景烟惊呼出声,“谢纶,你放开!

“刚才不是说没力气了?”

“……”

“看来还是有力气。”

“……?”

浴室门被男人用脚关上。

淋浴喷头一开,哗啦啦的温水往下洒出。

裴景烟被男人圈在那狭小的空间里,白雾氤氲,汗水、热水分不清,沿着肌肉线条往下滑落。

情到浓时,男人从后抵着她,缱绻的吻落在她湿润细腻的颊边,哑声道,“今年圣诞再画个麋鹿妆怎么样?”

裴景烟咬着唇瓣,“不怎么……唔!”

最后个“样”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男人加重的力道给顶没了,她手紧紧抓着淋浴龙头,维持着平衡。

最后的最后,她不得已接受了他的“提议”,男人才关了淋浴。

他拿浴巾,慢条斯理给她擦干身子,又动作温柔的将她抱回床上。

卧室内灯光再次熄灭,他吻了吻女孩儿疲倦秾丽的眉眼,语气是餍足的愉悦,“老婆最好了。”

裴景烟累到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闭着眼睛心想:好个锤子,再不答应,她都要腿软的跪在浴室地砖上了。

无耻的狗男人!

第二天一早,谢纶就被裴景烟赶去公司上班。

她自己在家睡到自然醒,醒来后刷牙洗漱,吃过早饭,直接开车回裴家别墅找司机老陈求证。

老陈在裴家工作近十五年,可以说是看着裴家小姐长大,乍一看到小姐气势汹汹寻来,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没想到大小姐张嘴就问,“十年前的秋天,我真的在港城经贸大厦给谢纶送过一把伞?”

老陈松了口气,旋即换做一副感慨的笑容,“是啊,先前姑爷来找我的时候,我还惊了一跳。没想到当初那个年轻人竟然有那么大的本事……”

四年前xl科技的版图也没现在这么大,近几年才铺天盖地的宣发,成为众所皆知的大品牌,可谓是厚积薄发,蒸蒸日上,未来前途更加不可限量。

“那这事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裴景烟皱起眉头。

老陈道,“小姐是说哪件事?送伞?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才读六年级,我就算说了你也不记得啊……”

裴景烟抿了抿红唇,也对,如果四年前老陈如果跑她跟前提起,她估计也记不起。

且按照她的脾气,会觉得老陈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拿这种莫名其妙的小事来烦她。

老陈在裴家工作多年,没道理帮着谢纶骗她。

所以,谢纶说的都是真的!

得到求证后,裴景烟后知后觉地领会到缘分的奇妙,并且十分上头。

她迫不及待折返回小花园,一脸兴奋地把这件事跟裴母说了一遍,末了,双眼亮晶晶闪着光道,“妈妈,原来有缘千里来相会是真的欸!”

裴母也很是惊奇,将手中的鸟食都喂了鹦鹉,边拿湿纸巾擦手,边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难怪他当初拒绝阮家,找上了你爸爸主动提出联姻。我当时还跟你爸嘀咕呢,照他公司当下的发展,完全没必要倚靠商业联姻,也能在沪市站稳脚跟,何必要娶你这个小祖宗?原来你们之间还有这样一桩缘分。”

裴景烟挽住裴母的胳膊晃了晃,佯装生气道,“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宝贝女儿,难道没有这层缘分,他就不想娶我吗?你家女儿又漂亮又聪明,娶到我,他赚了好吧。”

裴母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眼角都笑出眼纹,“是是是,我家小囡漂亮聪明,谢纶他占了个大便宜。”

说着,又拉着裴景烟,“走吧,我的面团应该发酵好了,陪我去做小面包去。”

裴母爱好广泛,闲暇在家时,时不时逗鸟、插花、喝茶、下棋、瑜伽、品香、书法、烘焙,生活丰富多彩。

裴景烟不会烤面包,就在旁边帮着打下手,一张小嘴叭叭叭依旧说个不停。

见女儿是三句不离谢纶,裴母笑容愈发灿烂,看来女儿和女婿这是互相有真感情了,他们这些做长辈的也尽可放心了。

“谢纶今天在公司?那你等会在家吃完中饭,给他送点小面包过去?”

裴母期待地看向裴景烟,“你亲手捏两个?”

裴景烟被自家老妈这暧昧的眼神看得怪难为情的,本想嘴硬拒绝,但想起昨天晚上谢纶给她做的那碗鸡蛋面,拒绝的话在喉咙里打了个圈,最后轻轻吐出一个“好吧”。

于是,她揉了两个面团,一个做成x的形状,一个做成l的形状,跟其他的圆形小面包放在一起,送进了烤箱。

等待面包出炉的过程,她瘫在懒人沙发上玩手机。

五分钟前,谢纶发来一条微信:「谢太太求证好了吗?坐等还我个清白。」

裴景烟看这条消息,噗嗤笑出声,手指轻敲屏幕:「好吧,你无罪释放了。」

xlun:「多谢老婆大人明察秋毫。抱拳/」

美少女景:「肉麻。」

美少女景:「猫猫嫌弃脸jpg」

xlun:「本仙女要掉小珍珠了jpg」

美少女景:「好哇,你偷我表情包!」

美少女景:「敲打/敲打/」

xlun:「你在做什么?」

美少女景:「刚陪我妈烤完面包,现在坐等吃饭。」

美少女景:「你呢?在做什么。」

xlun:「刚忙完。现在,在想老婆。」

看着屏幕上最后那句话,裴景烟的脸颊陡然发烫。

可恶,又被撩到了。

她嘴角的笑意控制不住扬起,一旁的裴母看到了,打趣道,“小囡,在跟女婿聊天呢?”

裴景烟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在跟他聊?”

裴母一脸没眼看的表情:“你瞧瞧你笑的那样,颧骨都笑飞起来了,这副甜蜜样子不是跟女婿聊,还能是谁啦?妈妈也是年轻过的,当年你爸爸追我的时候,给我写情书,我读的时候心里也老欢喜啦。”

这话有理有据,裴景烟没法反驳,只捧着手机娇憨笑道,“没想到爸爸年轻还挺浪漫的,竟然还会写情书。”

裴母笑吟吟,“那可不,不然你爸爸那个大老粗怎么追到我的?你老娘我年轻的时候可俊了!”

裴景烟缠着裴母多问了几句父母年轻的事,直说得裴母都不好意思,摆摆手道,“好了,你跟女婿继续聊吧,我去看看厨房菜做的怎么样。”

-

中午在裴家别墅用过饭,裴景烟就准备离开了。

裴母装了一大袋子香喷喷的烤面包给她,“拿去,拿给女婿吃。”

裴景烟哭笑不得,“妈妈,你这是喂猪呢,这么多,十个谢纶也吃不完呀!而且他一直有在健身,不能吃这么多精致碳水的。”

裴母就像天底下所有妈妈投喂孩子一般,生怕饿着般,劝说道,“装都装好了,你送过去就行。不是去公司吗,要是吃不完,就分给他的助理啊秘书啊,就当下午茶了。”

裴景烟:“……好吧。”

从别墅开往xl总部的车上,裴景烟给那袋子面包拍了张照片,发到闺蜜群里:「妈妈的爱,太增重了。」

秦霏冒了头:「此处艾特若雅。」

温若雅出现:「小景妈妈的爱是增重,我妈妈的爱是洗胃的沉重……」

秦霏和裴景烟都不客气的发出一长串损友的嘲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温若雅又问:「这些面包看起来挺不错的,我不介意跟你分担一下这份增重的爱意。」

美少女景:「可我今天没空给你送,我现在去谢纶公司。」

一只小鸟飞飞飞:「???」

取昵称真的好难:「???」

美少女景:「没错,我们和好了。害羞/害羞/」

一只小鸟飞飞飞:「靠,我又输了!」

取昵称真的好难:「哈哈哈哈我赢了,我都说了,小景和谢总不出三天肯定会和好!这个月的晚饭你承包了。」

一只小鸟飞飞飞:「愿赌服输。」

裴景烟在屏幕这头皱起了小脸,忿忿声讨:「前两天我那么emo,你们竟然还打赌?人干事?」

一只小鸟飞飞飞:「这不是随便打个赌嘛。话说回来,谢总怎么哄好你的?难不成昨天把你拖到车上后,睡服了?坏笑/」

美少女景:「…………拒绝跟lsp说话。」

虽然昨天晚上,的确被睡服了。

秦霏开了一下玩笑就没再调侃,裴景烟这才将她和谢纶十年前的缘分复述了一遍。

嫌打字麻烦,她直接开了视频群聊。

等她一五一十说完,秦霏和温若雅在屏幕那头都呆了。

好半晌反应过来,俩人齐呼:“好甜啊啊啊啊啊啊!下午茶也不用喝了,吃狗粮吃饱了。”

裴景烟眼角眉梢也都是甜甜的笑,“我也觉得像在做梦一样,就很神奇。”

秦霏道,“你们这故事都可以改成电影剧本了,你授权不?你授权的话,我马上就去找编剧。”

裴景烟摇了摇头,“还是别了吧,我和他的故事,不想别人去演绎。”

秦霏表示理解,也不再提这茬,转而笑道,“我看你脸色红润满面桃花,看来昨晚过得不错哦?”

裴景烟嗔了她一眼。

三个小姐妹说说笑笑聊了一阵,等到了xl总部,才结束通话。

一回生,二回熟,这是裴景烟第三次来xl总部,简直轻车熟路。

都不用给谢纶或者闻松打电话,前台小姐一眼就认出老板娘,中午的瞌睡都没了,连忙笑脸相迎,“谢太太,您来了。”

裴景烟正是恋爱甜蜜期,心情很不错,朝前台笑了下,还拿着小面包跟她分享,“刚烤出来的,拿个尝尝?”

这平易近人的举动,险些没把前台小姐姐感动哭,拿了个小面包,心里土拨鼠疯狂尖叫,啊啊啊老板娘真的是仙女!

“谢谢太太。”她捧着小面包,引着裴景烟往电梯去。

等看到电梯用提示板围起来,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一脸歉意对裴景烟道,“真是不巧,谢总的专用电梯今天正好例行检修……”

裴景烟也不在意,“没事,我坐普通电梯上去就行。”

前台一听,连忙给裴景烟按电梯,“谢太太这边请。”

裴景烟轻嗯了声,踩着高跟鞋走进普通电梯。

前台看着电梯缓缓关上,捧着香喷喷的小面包,一脸陶醉。

呜呜呜仙女老板娘送的小面包,上班的心情都得到治愈了呢。

谢纶的办公室在顶层,这会儿又正值午休结束时,是以电梯在6楼停了下,上来了四五个员工。

当电梯门打开,他们看到电梯里那气质出众、容貌明艳的年轻女生时,一时间都被惊艳到不敢进电梯。

直到裴景烟从手机屏幕抬眼,对他们道,“你们上还是下?这电梯是往上的。”

那几个员工才回过神来,赶鸭子似的进了电梯,“上上上。”

他们大概是一个部门的,其中一个小胖子按了15层,其他人就站着旁边。

电梯门重新合上,空气里弥漫着小面包的甜香。

其中一个较为年轻的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克制不住地往裴景烟身上看,目光里满是迷恋和惊叹,怎么会有人真长这么好看?

裴景烟察觉到她的目光,微微偏过头。

四目相对,那女生的脸一红,有些尴尬。

裴景烟眨了眨眼,轻声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见小姐姐主动搭腔,黑框眼镜女生连忙答道,“我们是宣传部的。”

裴景烟哦了声,又提起手中的小面包,“要不要尝个?自家现烤的。”

黑框眼镜女本想拒绝的,可小姐姐的目光好温柔好真诚,“……”

她蠢蠢欲动伸手去拿,身旁的同事拿胳膊肘撞了她一下,用眼神示意她,你别被美色迷了眼,陌生人的东西不能随便吃啊!

黑框眼镜女生这才回过神,微笑着拒绝,“谢谢,不用了。”

裴景烟也没多说,继续低头玩手机。

电梯到了15层,几个员工都走了出去。

电梯门一关上,憋了一路的几人迫不及待交流起来。

“卧槽,刚才那个女生也太美了吧,女神啊,妥妥的女神!”

“绝了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在三次元生活看到这样漂亮的美女!可惜不好意思拍照。”

“呜呜呜她说话的声音也好听,还问我吃不吃小面包。要不是张姐拦我一下,我真的差点就接过了。”

他们聊得激动不已,却见小组里性格最活跃的小胖子格外的沉默。

几人不由回头去,“小胖怎么都不出声?看傻了眼啦?”

小胖抬起头,咕噜咽了下口水,干巴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才那个小姐姐按的是36层。”

众人一惊:!!!!!

36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整层除了秘书部,就只有大老板了!

难道刚才那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姐,就是传说中的老板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