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65章 chapter65

第65章 chapter65


[chapter65]/晋江文学城首发

在裴景烟到达36层的同时, xl员工的匿名群里也沸腾了——

「我们刚才好像偶遇老板娘了,那颜值、那身材,真的绝绝子!」

「但也不确定是不是老板娘哦, 毕竟她乘坐普通员工电梯,手上还很接地气的提着一大袋的烤面包。」

「楼上的, 你别见着个美女,就觉得是老板娘啊。老板娘会坐员工电梯吗?老板娘会提着烤面包吗?离谱。」

「可她去的是36楼欸!」

「36楼怎么了, 万一是哪个秘书叫的外卖呢?」

「我说楼上的是新来的?还是etc附体了?谢总有洁癖你不知道?秘书部一直是禁止叫外卖,顶多喝个咖啡奶茶,吃两块黄油饼干。」

「同事们,别猜来猜去了!那真是是老板娘!今天谢总的专用电梯在检修, 老板娘这才坐普通员工电梯!」

「呜呜呜呜老板娘人美心善, 还给了我一块小面包吃。太好吃了,太香了!我宣布,以后我就是老板和老板娘的cp铁粉!」

「啊啊啊啊你竟然吃到小面包了,老板娘问我要不要吃,我竟然拒绝了。」

「楼上的你胆子好大,竟敢拒绝老板娘。」

「别说了, 孩子已经哭晕在电脑前了,我的小面包呜呜呜……」

36层楼的茶水间里, 看着一条又一条往外蹦的群消息,助理闻松忍不住发笑。

裴景烟将她做的那两个字母小面包单独拿出来,放在精致的骨瓷碟子上, 又冲了一杯手磨咖啡,抬眼见到闻松在笑, 不禁戏谑, “怎么, 女朋友发来的消息?”

在年轻的老板娘面前,闻松的状态放得比较自然,“不是女朋友,是公司群里的消息。”

裴景烟微诧,“没想到你们这么热爱工作?”

闻松忙解释着,“不是工作任务,是群里的同事们在聊太太。”

裴景烟乌黑的杏眸里划过一抹惊愕,“我?”

“是的,当初谢总跟太太结婚的时候,同事们就很好奇了。去年公司年庆酒会你又没来,这份好奇心更重了。”闻松毫不犹豫把同事们给卖了。

“唔,让我猜猜。是我刚才在电梯里碰到的那几个员工提起我了?”

闻松点头,“应该是这么个情况,我看他们有聊起小面包。”

想到电梯里那几个员工的反应,裴景烟涂着蜜桃色唇膏的嘴唇弯了弯,“就这么好奇我的事?”

闻松说,“谢总人帅多金,之前年过三十没结婚,没恋爱,甚至连绯闻都没有,公司同事们甚至怀疑他性取向是不是为男。好不容易有人能折下这朵高岭之花,大家都想看看是何方神圣。”

这话叫裴景烟轻笑出声,抬起下巴,傲娇又自信,“那当然是本仙女嘛。”

她端起盛着面包和咖啡杯的瓷碟,边往谢纶办公室走,边对闻松道,“剩下的那些面包,你拿去和秘书部的同事们分了吧,别客气。”

闻松应下,“谢谢太太的下午茶。”

“不客气。”

裴景烟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头一笑,“对了,替我回下群里的员工们,就说今年公司年会,我一定来。”

-

“咚咚咚……”

办公室门外响起敲门声。

“请进。”

谢纶审阅着合同,并未抬头。

门被推开,高跟鞋踩在暗灰色地毯上,发出噔噔噔地轻微闷响。

待瓷碟放在桌边,一道又嗲又甜的嗓音响起,“谢总,你的下午茶到了。”

谢纶眉心微拧,抬眼看去。

只见办公桌旁,他的小妻子身着草绿色吊带连衣裙,外面搭着条米白色薄款线衫外套,头发扎成个蓬松的丸子头,用方钻小发卡固定着,几缕碎发随意又慵懒的垂下,与她那弯起的笑眸,呈现出一种春日里藤蔓植物自由生长又活泼泼浪漫的气息。

“你怎么来了?”

谢纶黑眸微动,放下手中钢笔,朝她伸出手,“过来。”

裴景烟往他那边走了两步,将手搭在他的掌心,“妈妈烤了小面包,叫我送些给你尝尝。”

谢纶握住她的手,稍稍一使劲,就将人拉到腿上坐下。

裴景烟心跳都快了两拍,她还以为他只是想拉拉她的手,没想到他直接把她拐到腿上去了。

“这里是办公室欸。”

坐在男人结实的腿上,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谢总,麻烦注意影响。”

明明眸中里是带着笑意的,偏偏摆出一副正经的口吻。

谢纶一只手揽住那把软腰,另只手捉住她搭在胸前不安分的小手,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低头朝她倾了些,“办公室不好吗?”

男人身上好闻的乌木沉香味在鼻间浮浮沉沉,尤其他这漫不经心的笑意,裴景烟呼吸不禁微窒。

好…好欲。

尤其他穿着熨得平整的白衬衫,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薄薄的金丝边眼镜,坐在宽大舒适的黑色办公椅上,一副清冷寡欲、不可亵渎的模样,偏偏又微笑着与她说些不正经东西。

隔着黑色西装裤的布料,裴景烟都能感受到男人结实遒劲得肌肉线条,她忽然觉得有些热。

腰轻扭了下,想要离开他的怀抱,男人的大掌又把她按了回去,“去哪?”

“我这样坐着,你怎么喝下午茶。”

裴景烟指着那小面包,试图用长辈的名义唤回他些许良知,“这是我妈妈亲手烤的哦,你可得吃光光,不然对不起她对你的关爱。”

谢纶瞥了眼那瓷碟上两个奇怪的字母面包,嗓音清冽地念出,“x、l?”

“这造型是我做的。”裴景烟扬起脸看他,有些小嘚瑟地邀功,“怎么样?独一无二的小面包哦!”

谢纶挑眉,“很好。”

“很好的话,那你赶紧吃吧。”

“你喂我?”

裴景烟脸颊微红,“你自己没手呀。”

谢纶:“签合同签累了。”

明知道他这是借口,但这会儿气氛正好,裴景烟也愿意和他亲昵,做些情侣间之间腻歪小互动。

于是她拿起银质点心叉,叉起一块小面包,直接送到谢纶嘴边,“吃吧。”

谢纶咬了一口。

裴景烟问他,“怎么样?”

他慢慢咀嚼着,吃完一口,淡声道,“你造型做得好,妈烤的也好。”

两个女人一起夸,谁也不得罪。

裴景烟哼哼笑了声,“老狐狸。”

谢纶吃掉了那个x形状的小面包,剩下那个,他接过点心叉,送到裴景烟嘴边。

“我在家吃过两个了,不吃了,你吃吧。”裴景烟摇头。

“l给你吃。”

谢纶黑眸眼底笼着浅笑,凑到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道,“你给我吃。”

裴景烟耳根子唰的一下就红了,捂着耳朵,眼波流转间娇娇媚媚的,羞得话都不利索,“你、你今天喝了酒么?大白天的就开始不正经。”

“这里没外人。”

“那也……也得矜持些!”

裴景烟说着,又把那个l形的面包怼到谢纶的嘴边,“我才不要吃你。”

说完这话,她忽然意识到有歧义,纯洁思想就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头在高速路上狂奔不回头。

最后,这个面包还是一人一半分着吃了。

裴景烟嘴里最后一口刚咽下,男人就低下头吻住她。

口中还残留着小面包淡淡的甜味,唇舌缠绵,呼吸间皆是对方的气息。

这个坐姿太适合深吻,尤其方便男人。

裴景烟的手不自觉勾住他的脖子。

明亮的午后阳光透过大片落地窗,在这光线充沛的办公室里,他们拥吻着,像是所有处于甜蜜热恋的情侣般,忘却所有,眼中只有彼此。

气喘吁吁时,裴景烟的腰被男人托起。

他的眼神明亮而幽深,稳稳当当地将她抱坐在办公桌上,轻啄着她没了口红却愈发红肿的唇瓣,嗓音磁沉地不像话,“谢太太,在这试试?”

裴景烟的心脏“咻”一下攥紧了,被吻到有些迷离的眼眸也睁开,软哝哝地嗔道,“你疯了呀。”

这可是办公室,还是上班时间!

她刚刚进来,门也只是虚虚带上,并没锁着,随时可能有人进来。

看出她的紧张,谢纶扯唇轻笑,“怕了?”

谁怕了。

她本想反驳,又忽然意识到这狡猾的男人在用激将法呢。

她才不上他的当。

秾丽的眉眼浮上一层浅浅的笑意,她勾住他的脖子,身子往后倒了些,草绿色的吊带裙将她曼妙的曲线毕露无疑,宛若刚修炼成精的蛇,纤腰袅袅。

“我才不怕。”

她娇懒的说着,弓起一条腿,小小的膝盖蹭过他的皮带,又沿着黑色西装裤往下,朝男人挑衅般眨了眨眼睛,“反正现在难受的不是我。”

胆大包天的小姑娘。

谢纶喉结微滚,掌心抓住她的膝盖,用力往他这边拉来。

突如其来的力量叫裴景烟吓了一跳,等意识到现在这亲密相贴的姿势,她的脸顿时红得滴血般。

“你…你冷静点。”她开始慌了,两只小手抵着男人的胸膛。

谢纶的眸光黑沉沉的,鼻梁蹭着她的鼻尖,“既然勾了,就得负责。”

语毕,他又吻住了她的唇。

米白色的针织开衫散落在桌案上,细细的草绿色吊带垂到一边,搭在凝脂般白嫩的手臂间。

亲吻急促而凶猛,屋内的气氛也如外头的阳光般热烈灼烫。

就在他拉着她的手,放到冰凉的皮带扣上时,门外传来陆明琮大呼小叫的声音,“老谢,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昨晚你跑的那么快,你知道我输得多惨吗——”

谢纶动作陡然顿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