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66章 chapter66

第66章 chapter66


[chapter66]/晋江文学城首发

“陆总, 我们谢总正在陪太太呢……”

闻松试图阻拦,哪知道陆明琮更高兴了,“小嫂子来了?那正好啊, 我早就想见见她了,这可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门被推开时,陆明琮习惯性朝正中的办公桌看去。

只见谢纶站着,背对他, 似乎在整理衣领。

“老谢,你在做什么呢?”陆明琮环顾办公室四周,并未瞧见女人的身影,不禁好奇, “闻助理不是说小嫂子来了么?人呢?”

谢纶半侧过身, 坐了下来。

沙发椅往前进了些,腰部以下都被办公桌遮挡着。

他冷冷淡淡乜了陆明琮一眼, 语气略显不耐, “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诉苦啊, 你不知道昨晚你走后, 我被老张老刘他们按着打了一宿的牌。哎哟, 真是给我输的妈都不认识了。我不管, 怎么说我是为了你才凑那个脚,你今天无论都要请我吃顿饭。”

陆明琮絮絮叨叨埋怨完,瞥见谢纶脸色不太好, 忽然想起什么,眼带错愕,“瞧你这表情, 不会还没把小嫂子哄好吧?难不成刚才又吵架了?”

闻松在一旁听着, 腹诽道, 我们谢总和太□□爱的很呢,要不是陆总你突然跑过来,没准现在还你侬我侬、如胶似漆,瞧瞧,谢总那张脸都快黑成锅底了。

这会儿办公室外间瞧不见太太身影,估计是躲进休息室里了。

谢纶淡淡看了眼闻松一眼,“你先去忙。”

闻松垂下头,应了声是,转身出了门。

陆明琮扫过桌上的咖啡和面包残渣,眼神飘向休息室的门,压低声音,“小嫂子在里面?”

谢纶:“……”

不在里面,在下面。

他垂下眼,瞥过那躲在办公桌下的娇小身影,淡淡地嗯了声。

裴景烟这会儿也快羞死了!

谁知道谢纶的朋友来的这么突然,她都来不及往休息室里跑,只好暂且躲在办公桌下。

现在整个人缩成一团蹲着,两条细白的手臂抱着开衫外套,穿都来不及穿,也不敢抬头,一抬头就正好对上男人西装裤上的不可言说。

尤其这会儿,他被勾起的火还没来及消。

从她这个仰视的角度去看,简直羞耻度爆棚。

耳听得那陆明琮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裴景烟忍不住伸手扯了扯谢纶的裤子。

等他看过来,她用力眨了眨眼睛:“……”

快点把他打发出去!不然你跟他一起出去也行!

谢纶薄唇轻抿,稍稍弯腰,温热的掌心安抚地揉了下她的发。

那头陆明琮走到沙发旁坐下,嘴里也没停,“要我说,你昨天大半夜都撂下牌局回去陪她了,小女孩再大的脾气也该消了吧?或者她吃硬不吃软,你冷她一段时间试试看?”

谢纶:“我和她很好。”

陆明琮奇怪的咦了一声,“和好了?那你干嘛不叫小嫂子出来?我之前一直想请她吃顿饭。”

“她昨晚没睡好,在屋里休息。”

这话半真半假,没睡好是真,至于休息……

裴景烟郁闷的咬着唇瓣,她现在好累啊,脚上还踩着高跟鞋,蹲这么久脚都麻了。

“休息啊,那没关系,不影响晚上一起吃饭。”陆明琮道。

“晚上要回老丈人那吃饭。”

谢纶淡淡说完这一句,忽然脸色微妙地变了下。

陆明琮察觉到他骤然僵硬的表情,关心道,“怎么了?”

“没事。”他抿了抿薄唇,看向陆明琮,“我还有些事要忙,改日再约?”

陆明琮嘟囔了一句“奇奇怪怪”,但看谢纶没有留客之意,也识趣道,“行吧,那我先走了,你欠我一顿饭,记住啊!”

“嗯。”

脚步声逐渐远去,不多时,又有门关上的声音。

谢纶脸色微沉,低头看向扑在西装裤间的小姑娘,黑眸愈发深暗,“你在做什么?”

裴景烟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腿上,脸颊泛着淡淡绯色,水润的杏眸里含着几分委屈,“我腿蹲麻了!”

不然他试试缩在这里面,难受死了。

谢纶一时语塞。

默了默,他往外坐,让出空间,伸手将她从桌底拉出来。

“慢点…啊,脚好麻、慢点!”

稍稍直起身子,她双腿麻得受不了,不小心扑倒谢纶怀里,两只手肘顶着他的肩膀,“啊。”

这个姿势,吊带裙领口微袒,白嫩弧度离男人的鼻尖只差几公分距离。

清甜的香气侵入鼻尖,他喉结滚了滚。

裴景烟只觉得腰上一紧,连忙出声,“你先别动,我脚还没缓过来!”

压着尾音,她就被男人稳稳托了起来。

“不用你走。”

他说着,带着人直接进了休息室,从里头反锁。

那件米白色开衫还搭在办公椅上,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亮起,一条新收到的微信消息——

陆明琮:「行啊老谢,玩得够野!拇指/拇指/」

……

……

休息室的床乱成一团,裴景烟有气无力地趴在枕头上轻喘,细腻洁白的肌肤都泛着一层靡艳的绯色。

相比于她的瘫软,谢纶腰间系着一条浴巾,神情闲适地递了杯水给她。

裴景烟慢慢喝了半杯,又被他捞起,没骨头似的躺在他腿上。

“有这么累?”他含笑问她。

“……呵呵。”裴景烟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转过脸去。

视线落在书架摆着的那些书,她懒声问,“你这些书并不是偶然跟我撞书单,而是跟着我买的?”

修长的手指轻梳着她的长发,谢纶轻应:“是,我想更了解你一些。”

裴景烟眼睫轻颤,小声咕哝,“真是变态……”

谢纶并不反驳,“仅仅对你。”

“那如果我当初没接受联姻呢,你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裴景烟问的很随意,可那双沁水般的明亮黑眸,却专注盯着他,等着他一个回答。

似乎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谢纶从容而淡然,“会有办法。”

“什么办法?”

“烈女怕缠郎。”谢纶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漆黑眼底是不自觉的痴迷占有,“你迟早会是我的。”

裴景烟被他这低哑的嗓音撩得起了颗颗战栗,偏头躲了一下,憋着笑咕哝,“自恋!”

谢纶笑了笑。

俩人又温存了一阵,屋外隐隐约约传来手机铃声。

“是我的电话。”裴景烟伸手推了下谢纶的手,“帮我拿一下。”

“得礼貌。”谢纶好整以暇,“再说一遍?”

切,要求这么多。

腹诽归腹诽,裴景烟还是拥着被子坐起身,掐着嗓子嗲声嗲气,“老公,请帮我拿一下手机好吗?”

谢纶眼底染了几分满意,“这才乖。”

他起身往外去。

裴景烟哼道,这恶劣的男人!

等揭开被子,看到胸前那些暧昧的红痕,更是忍不住怒骂,臭男人是属狗的吧!竟然弄成这样!

-

电话是旅行定制师cici打来的。

cici的声音客气又甜美,“裴小姐你好,你冰岛七日游的电子合同已经发送至你的邮箱了,你方便的时候签个字哈,我这边好给你安排机酒食宿。”

裴景烟答应下来。

电话挂断,已经穿好西装裤,系着衬衫的扣子的谢纶侧眸看她,“去冰岛?”

裴景烟:“呃,是……”

谢纶:“怎么都没听你提起。”

裴景烟悻悻道,“就心血来潮定下了,如果不是cici这通电话打来,我也差点忘了这回事。”

说起来,谢纶也占一部分责任。

都是他害得她情绪低落,她才想着出去散散心。

“要去七天?一个人?”

“嗯呢,之前问过霏霏和若雅,她们都没空,只好一个人去了。”

谢纶把最后一颗扣子系好,又恢复到平日里那副禁欲高冷、不可亵渎的正经模样,就连语气也连带清冷了些,“为什么不问我?”

裴景烟撇了撇红唇,莹白的脸颊微鼓,“那个时候跟你冷战呢,我昏了头才问你。”

谢纶若有所思。

半晌,他敛眸,也没多说,只问,“肚子饿了么?我让闻松买些吃的过来。”

裴景烟无可无不可的嗯了声,又赶着他出去,“你快去忙吧,我冲个澡。”

“你自己可以?”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快出去!”

谢纶这才走出休息室。

裴景烟赶紧从床上起身,钻进浴室里洗漱。

-

办公室里,闻松买了杯鲜榨厚乳芝士奶茶和抹茶舒芙蕾回来。

正准备退下,就听老板叫住他,“我要休假。”

这消息来的太突然,闻松愣了愣,“谢总,您要休多久?什么时候开始?”

戴着铂金婚戒的修长手指在桌面轻叩两下,谢纶不疾不徐,“暂定十日,具体时间我今晚确定后发你,你调整好行程表,并通知到各部门,让他们协调好工作。”

听这口吻,休假的事是势在必行了。

闻松大脑飞转,心里也猜到,谢总九成九是要休假陪太太了。

他连忙弯腰应下,“好的,谢总,我会着手安排。”

稍顿片刻,又问,“您休假有目的地么,需要我订机票吗?”

谢纶淡淡道,“晚些和休假时间一起发给你。”

闻松说了声是,见老板没其他吩咐,先行离开办公室。

在外面闲坐了两分钟,谢纶端着厚乳芝士奶茶和舒芙蕾回了休息室。

裴景烟也整理得差不多,随手扎了个丸子头,瞥见谢纶拿进来的甜食,眼睛微微一亮,随后又郁闷出声,“我不能再喝奶茶了!”

谢纶不解看她。

裴景烟站起身,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跟你结婚后,我已经胖了三斤了!”

都说婚后会发福,可她和他结婚还不到半年啊。

要是按照这趋势,不出一年,她衣柜里的那些礼服、衣服,怕是都不能穿了!

“胖了三斤?”

谢纶上下打量她,“没觉得。”

裴景烟哼哼,“你就哄我吧,等我变胖了,你抱都抱不起来。”

“真不胖。”谢纶走到她跟前,手掌丈量下她纤细的腰身,“看,轻松握住。”

视线往上时,停顿片刻,沉吟道,“或许,都长到了该长的位置。”

好像上围比之前是丰满了些。

也不知道是奶茶的功效,还是他的功劳。

感受到男人灼热的目光,裴景烟红着脸捂住身前,眼波潋滟地瞪他,“你眼睛看哪呢!”

谢纶以拳抵唇,脸转向别处,“喝一顿奶茶不会胖的,这回先喝,别饿着。”

最后,裴景烟还是抵不住奶茶和甜食的诱惑,拿过来吃了。

反正刚才流了那么多汗,消耗那么多精力,吃点甜食补充能量,不过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