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74章 chapter74

第74章 chapter74


[chapter74]/晋江文学城首发

五月初夏, 沪城温度逐渐上升,迎面出来的风都带着些夏日的燥。

预产期的前一个礼拜,裴景烟就住进了妇产医院高级病房。

明亮的阳光从玻璃窗洒进房间, 窗前的水晶浮雕花瓶里每天都换着不一样的鲜花,比如今日,就是温若雅和秦霏一起送来的粉色郁金香。

“我家这小东西怕是赖在肚子里不肯出来了,都过去这些天, 一点发动的迹象都没有。”

一身淡蓝色宽松长裙的裴景烟懒洋洋躺在沙发上, 边晒太阳边吐槽着, “难道我怀了个哪吒?”

听到这话,已经是知名影视公司总裁的秦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哪有那么夸张,该出来就会出来的, 你也别急,估计就这两天了。”

“真期待开奖的那一天, 我和霏霏还赌了一个包包, 我押男孩, 她押女孩。”温若雅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裴景烟的肚子, 像是在摸一个成熟的圆西瓜。

裴景烟勾了勾唇,慢悠悠道, “好巧, 我也和谢纶打了赌, 如果是女孩,他就把上个月收购的一块地皮开发成梦幻芭比游乐园, 如果是男孩, 那块地皮继续开发商场, 他送一套高达玩具。”

这太过明显的区别对待, 叫秦霏和温若雅都替肚子里的小家伙抱不平,“你家谢总也太重女轻男了。”

裴景烟耸耸肩,“他说女孩子要富养,男孩子随便养养就好了。”

聊了一会儿孩子,秦霏说起一件新鲜事来,“前天我受邀去参加一起女团选秀节目,你们猜我在现场看到了谁?”

裴景烟和温若雅两脸好奇:“谁啊?”

秦霏眨眨眼,“宋莉!”

裴景烟:“……”

“她不是被发配去了m国,怎么回来了?”温若雅不解的看向裴景烟。

裴景烟神色淡淡,“我也不清楚,几年前出了那件事,她和我那个姑姑就彻底淡出我的生活了。”

想当初裴思珍和孙家豪离婚,孙家豪一开始还不肯答应,后来还是裴父找了大律师,法院判的离婚。就这样,裴思珍还觉得对不起孙家豪,也不要求什么财产分割,选择净身出户。

她带着宋莉哭哭啼啼去了m国,而孙家豪没多久就找了个新情人,招摇过市。

然而,赌狗通常是没有好下场的。

他很快就败光了所有的家产,欠了一屁股的债,这次再没有裴思珍这个蠢女人给他借钱擦屁股,他被债主逼得没办法,买了机票飞去m国找裴思珍,还想再打一把情怀牌。

具体在m国发生了什么,裴景烟并不清楚,她只知道某一天,她看新闻报道,得知孙家豪遇到枪击,横死在m国街头。

在那个荒唐又“自由”的国家,几乎每天都有枪击发生。

孙家豪的死,既意外又不意外——裴景烟觉得他就算要死,最可能是被债主逼到跳楼,而不是横死在异国他乡的街头。

且说当下,秦霏吸了一口珍珠奶茶,继续聊着宋莉,“她跟恒星娱乐签了约,这回选秀的成团名单,她已经内定了一个位置。唔,怎么说呢,她那个清纯的外表,打造个初恋女神的人设,也是蛮有搞头的。不过这个内定名额嘛,她能弄到手,也真能豁出去……”

她虽并未明说,但大家都懂娱乐圈的潜规则。

温若雅不以为意,“她不一直这样,之前为了攀上蒋越,连下药都做得出来。权色名利,想得到什么,总得付出代价。”

“别说她了。”

裴景烟轻垂下眼,摸了摸肚子,“不利于胎教。”

秦霏和温若雅彼此交换了个眼神,也不再说这个,换了个话题。

约莫四点左右,两人也准备离开。

裴景烟扶着腰站了起来,打算去楼下散散步,才走到门口,忽然觉得一阵暖流从腿间流下。

她蒙了一瞬,低头看向沿着腿根往下的水,一张漂亮小脸都白了,“我…我……失禁了?”

秦霏和温若雅回过头,也吓了一跳,“要去卫生间吗?肚子痛不痛?”

还好一直陪伴的看护反应快,连忙走上前,镇定安慰着,“谢太太别担心,你这是羊水破了,要准备分娩了。”

说罢,她扶着裴景烟回床上坐着,按了呼叫铃,唤来医生护士。

秦霏和温若雅这下也不走了,俩人分头打电话,通知裴家爸妈和谢纶。

夜色迷蒙,细碎的星子宛若璀璨的宝石,悬挂在天空。

肚子里的小崽子是个懂事的,像是不忍心看妈妈遭罪,很快生了下来。

就连接生的医生都说,“第一胎就生的这么快,不多见。”

裴景烟累到脱力,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就见谢纶握着她的手,趴在病床边上睡。

微亮的灯光之下,男人俊美的侧脸透着些许疲惫,她凝视了没多久,他就像有所感应般,睁开了眼。

“醒了?”谢纶眼里满是柔色,“渴不渴,饿不饿,还疼吗?”

裴景烟的小指头勾了勾他的手指,嗓音还有些沙哑,“一杯温水就好。”

谢纶站起身,吻了下她的额头,“好,我去倒。”

他很快倒杯水回来,送到她的嘴边小心喂着。

喝了水,裴景烟嗓子也舒服了不少,扫了一圈屋内,又往黑漆漆的窗外瞟了眼,“现在几点了?”

谢纶看了下手表,“凌晨三点。”

他挤了块温热的帕子,细致的替裴景烟擦脸,“小家伙出来后,你就累晕过去。爸妈和兄嫂陪着孩子,我看夜深了,就叫他们先回去休息。”

说到这个,裴景烟脑中也有了些印象。

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护士小姐姐就报了信息:“男孩,6斤9两,9点45分出生。”

报完之后,还把那红通通皱巴巴的孩子放在她胸口,来了个母子贴贴。

当时看到是个小男孩,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好嘛,谢纶要送乐高玩具,霏霏要输个包包给若雅了。

第二反应是,这小家伙可真丑,小猴儿似的,眼睛鼻子嘴都缩在一起,压根看不出长得像谁。

唯一的优点大概是头发浓密茂盛,应该不会有秃头困扰。

和孩子贴贴了一阵,护士就托着那小家伙去清洗。

她也被推出产房,谢纶和裴母第一时间凑上前围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累出错觉来,她看到妈妈红了眼圈,谢纶的眼尾也有些潮湿的红。

他是哭了吗。

她这样想了一会儿,然后累到闭上眼睛睡着。

见此时屋里就只有自己和谢纶,裴景烟忍不住问,“孩子呢?”

谢纶给她递了杯营养奶昔,“孩子在隔壁,月嫂带着。”

裴景烟说,“我想再看看他,睡一觉又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谢纶哭笑不得,“好,我去抱过来。”

裴景烟这边慢慢喝着奶昔,两分钟后,谢纶就抱着个小襁褓回来。

孩子喝过奶,这会儿正熟睡。

清洗过的小家伙比刚出生的样子顺眼不少,虽然还红红的,但依旧看得出皮肤很白,而且有明显的双眼皮。

初为父母的俩人不自觉把声音压得很小,用气音交流着,生怕吵醒这柔软又脆弱的小生命。

谢纶轻笑道,“你睡着的时候,妈说宝宝长得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裴景烟一听,顿时瞪圆了一双杏眼,“才不是,我小时候可漂亮了,哪有这样丑。”

谢纶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儿子,认真评价,“的确没有你漂亮,要是个女儿的话,应该就像你一样漂亮。”

上一秒还在嫌弃儿子丑的裴景烟听到这话,立马就开始维护小崽子,“小孩子刚出生都一个样,等过几天长开了就漂亮了。之前小轩出生的时候,也丑的很。后来养了一个月,白白胖胖的,多可爱呀。”

说完,她又一本严肃地看向谢纶,“你可不许嫌弃小星星。”

谢纶:“……小星星?”

裴景烟点头,“对,我刚给他取得小名,我看外面的星星那么亮,他又出生在晚上,叫这个小名正好。”

谢纶略作思忖,“也好。”

顿了顿,他又问她,“大名想好了么?”

裴景烟懒洋洋嗔了他一眼,“我想个小名已经够累了,大名你想想呀。要是你也懒得想,不如就叫谢星星?”

谢纶:“……那我还是想想吧。”

孩子出生第二天清早,裴父和裴母又回了医院。

老俩口坐电梯时,还遇上从苏城赶来的谢父谢母,以及谢老太太。

裴母有些不好意思,“哎哟,老太太这把年纪也来了,多折腾呢,等小景出月子,叫她和谢纶一起抱着孩子回苏城也是一样的嘛。”

谢父红光满面道,“没事的,老太太知道当了太奶奶,脑子都灵清不少。她心里高兴着呢,是吧,妈?”

谢老太太也不知是听懂还是没听懂,只笑呵呵地点着头,“对对对。”

待长辈们一起到了病房,裴景烟都吓了一跳,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尤其见到谢老太太后,她更是惶恐,虽说苏城离沪城并不算远,但老太太年纪大了,身子骨比不得年轻人,两个小时的车程也很劳累。

谢纶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在床上好好歇息,不用太紧张。

谢父谢母见到小家伙的第一眼,都一副激动地要哭的模样。

“哎唷我这宝贝大孙子,长的也太漂亮了……”

“好,太好了,小景啊,真是辛苦你了。”

谢母拿着厚厚的大红包直往裴景烟手里塞,还说给孩子在苏城买了一套新房子,算作爷爷奶奶给孙子的礼物。

裴景烟惦着那红包,再看被长辈们围着观赏的小家伙,不由和谢纶调笑,“这才出生不到24小时,小家伙就成了有房一族。”

谢纶剥了瓣橘子,送到她的嘴边,“小家伙会投胎。”

“是啊,一出生就巅峰了。”裴景烟咬过橘子,又指使谢纶替她削苹果。

谢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动作熟练地抱着重孙子,人也不糊涂了,用苏城话哼起一支轻柔的歌谣。

谢父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眼眶有些发热,与谢母道,“我妈也唱这歌哄过我。”

谢母也很是动容,“当初小纶出生,她也是这样抱着他哄的。”

一转眼过去几十年,老太太怀里抱了三代人,也将这歌谣唱给三代孩子。

很快,小星星哄睡着了,月嫂将孩子抱去隔壁房间。

谢父和裴父一起去外头商量孩子满月宴的事,谢母和裴母则陪在裴景烟的床边,问起孩子的口粮问题。

也不等裴景烟答,谢纶就道,“喝奶粉。”

谢母啊了一声,皱眉看向谢纶,“母乳营养价值高,对孩子好的。”

谢纶淡淡道,“母乳喂养小景遭罪,奶粉一样有营养。”

这十个月来,关于生育、喂养、带孩子这些知识,谢纶做了许多功课,在得知很多新手妈妈喂奶喂到眼泪汪汪,而且作息颠倒时,他就决定让孩子吃奶粉。

谢母被儿子这一噎,面上有些尴尬。

裴母见状,忙笑着打圆场,“不着急,先看看吧,要是有奶的话,白天喂一喂也行。要是没奶的话,就喝奶粉,也是一样的。”

裴景烟没说话,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

忽然,她感到一道目光投来,侧眸一看,只见谢纶也看向她的胸口。

裴景烟:“……”

虽然只是短暂一瞥,但她的脑子却莫名脑补出许多奇怪念头来。

轻咳了一声,她避开谢纶的目光,看向两位妈妈,“混着喂吧。”

生儿育女到底是小俩口的事,长辈们也不好插手,便由着他们去。

在医院住了三天,裴景烟就带着小家伙出了院。

且经过双方长辈的投票,小星星的大名最后确定为,谢蕴之。

裴景烟觉得这大名有点绕口,还是习惯喊小名。

她每天小星星长、小星星短的喊,家里人也耳濡目染,也爱叫孩子小星星。

小星星满月宴上,秦霏和温若雅这两个干妈,一人送了枚沉甸甸的长命锁。

秦霏虽然打赌输了,却格外喜欢小星星这个干儿子。

小星星也更喜欢这个干妈,每次见到秦霏,就会露出可爱的天使笑容,简直把人的心都萌化了。

作为亲妈的裴景烟和温若雅这个干妈对此十分嫉妒,并考虑着要不要像秦霏一样,去染一头红发——据医生说,新生儿喜欢鲜艳的颜色,比如橙色、红色。

秦霏拒不承认是自己的红发吸引小星星,坚持归功于她强大的人格魅力和亲和力。

眨眼又到春节,小星星也有九个月了。

大年初一这天,他穿着大红色棉袄,头戴着精致的虎头帽,水灵灵大眼睛,漂亮的双眼皮,还爱歪嘴巴笑,可爱又痞气。

用秦霏的话来说,这孩子长大怕是个欺骗万千少女芳心的渣男。

骗不骗少女芳心,目前还不知道。但小星星的确捕获了一众长辈的欢心——

谢母抱着小星星走亲访友,一改前些年的低调,一整个春风得意,逢人就炫耀,“看见没,我家大孙子,长得可爱吧!”

小星星也很配合,只要有长辈探头看他,他就朝别人笑。

这样出门走了三天亲戚,小家伙收回来一大堆的红包。

晚上裴景烟算红包都算到手软,建议谢纶去买个点钞机。

谢纶坐在床上,看着那沿着他的腿,边往上爬边流口水的小家伙,扯了下嘴角,“挺好的,给他攒老婆本。”

小星星见爸爸在看他,高兴极了,呀呀呀叫着,手脚并用爬的可欢。

可等他刚爬到爸爸身上,就被爸爸长腿一推,又推到脚边。

小星星以为爸爸在跟他做游戏,咯咯笑着,流着口水继续爬。

裴景烟将红包叠好放进保险柜里,扭头见着床上俩父子的相处模式,忍不住道,“他这是要你抱抱呢。”

“不抱。”

谢纶拒绝道,“男孩子太黏人了不好,得独立点。”

看向一脸纯洁笑容的小星星,裴景烟:“……”

心疼我崽。

待夜深后,小星星被谢父谢母抱到楼上去睡。

裴景烟洗漱完回到床上睡觉,刚躺下没多久,男人就从身后拥上来。

“别抱我。”她拿胳膊肘撞了下他的胸膛,往外边挪去。

谢纶靠过来,揽住她的肩,“怎么?”

“男孩子太黏人不好,得独立。”

裴景烟扬起脸,一本正经,“谢先生,你已经是个成熟男人,该学会独立睡觉了。”

谢纶:“………”

借着淡淡的微光,裴景烟看到男人凝噎的模样,红唇不由翘起个幸灾乐祸的弧度。

让你欺负我崽!活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