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第59章 标题

第59章 标题


榛真从大狮子毛茸茸的肚皮下钻出来, 轻手轻脚爬上窗台,推开木窗,望着远处暗蓝的森林发呆。

天还没亮, 巨石宫殿群如远古神灵默然矗立。

两天前,他就站在对面塔桥上, 听着底下星兽们狂热的欢呼, 看着星兽们把欢迎他回家的礼物堆满了庭院,场面太喧嚣, 领主们说的话他半懂不懂的,都记不清了。

接下来的酒宴, 领主们围着他叽里咕噜, 他被热闹的气氛感染,试着喝了两杯。他酒量浅,星兽自酿的果酒后劲绵长,令他昏睡了一天一夜, 醒来后领主们直笑他, 眼下晃晃脑袋, 一切都像做梦一般。

他住的房间布置一点没变,小时候拼到一半的城堡模型依然搁在墙角。

只是现在陪他睡觉的变成了二领主。

领主们依旧把他当孩子, 悉心照料,看他星兽语不流利, 一向懒散的领主们纷纷拿了大领主的笔记,开始学习人类世界通用语。

不过当榛真磕磕绊绊提到大领主,他们要么转移视线, 要么转移话题,就像是明明知道些什么,却闭口不谈。榛真心里与亲人团聚的喜悦, 逐渐被另一股疑惑替代了。

他摸到手腕的终端,才想起来唐纳修。

星兽们不喜欢与人类有关的产物,榛真设置了勿扰模式,没来得及看消息。他在身前投出终端,不少未读,他先点进了谢凛的对话框。

「真真」

他看得一愣,不知道回什么,就按了个「嗯」,转去翻最近联系人。

「唐纳修先生」

「抱歉,你还好吗?」

唐纳修没回,谢凛却很快来了消息。

「……」

榛真扫了眼终端显示的生物钟时间,这不是谢凛正常的作息。

对方直接发来了视频邀请。

榛真抓抓头发,又把睡得凌乱的衣摆抚平整,塞进白色棉裤里,才接通画面,盘起腿,双手压在脚踝上,抿唇看向镜头。

谢凛那边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小灯。

或许是灯光过于柔和,使他淡漠的眉眼也显得深邃多情起来。

榛真被谢凛盯得脸热,那晚离开得匆忙,除了道歉,谢凛应该还欠他一个解释。榛真说不清是期待还是紧张,但绝没有不想听的意思。

谢凛看了他有一会儿,才低声问:“回家开心吗?”

榛真点点头,小声问:“怎么还没睡。”

谢凛顿了顿,微不可闻地说:“一直在想你。”

榛真没听太清:“什么?”

谢凛短暂地移开了目光,又像是舍不得,立刻望回来,“没什么。”

榛真同他对视了会,有些不开心,低头说:“那我挂了。”

“真真。”

谢凛少有的急切,叫了他的名字。

榛真不情愿地抬眼。

谢凛脸上一瞬露出复杂而叹息似的表情,又极快收敛。

他沉眉肃目,如实地承认:“我很想你。”

热气从脸颊蔓延到耳朵,渐渐发红,榛真指尖抠着脚踝的皮肤,用痛意克制汹涌的心跳。以谢凛的内敛,它听起来很像是一句变相的情话。

“为什么想我?”

榛真懊恼地觉得自己问得像个笨蛋。

谢凛却坐直了,双手交叉放在腹前,大拇指用力地压着指骨,整个人紧绷得厉害,沉声说:“因为喜欢。”

榛真呆住了。

谢凛一动不动,唇角平直,像在等着某项审判。

“珍珍?”

榛真立刻关掉了终端,心跳得噗通响。

“爸爸。”

他一转过身,就被二领主从窗台上抱了下来。高大的雄兽关了窗,摸摸他的手,无奈地说:“会冷。”

榛真浑浑噩噩地摇头:“不冷。”

二领主碰了碰他的脸,热乎乎的,才放心地坐回床上,用简单的星兽语耐心地询问:“不想睡了吗?”

榛真点头,雄兽眼睛一亮,“那去洗澡吧。”

“……”

领主们很喜欢照顾榛真的饮食起居,小时候是大领主一手霸占,现在轮到了二领主。等洗完澡,榛真偷偷看了眼消息,唐纳修回了哭笑不得的表情,说他这几天就住在始山脚下某户星兽家中,一会儿上山拜访,让榛真打声招呼。

榛真比划着和二领主说明白,二领主心不在焉的说好,命战士下去通知,按着他认真喂饭。

其他领主们在边上眼巴巴地看,你挤我我挤你,想要抢饭勺,被二领主恶狠狠地瞪退,于是他们只好化成兽型,满满当当围了榛真一圈。

一小时后。

榛真在宫殿某处算是议事厅的石室见到了唐纳修,他身边跟着一个像是友人的牛角雄兽,给榛真带了他亲手精心烤制的鹿肉作为礼物。肉被荷叶裹着,香气迷人,二领主淡淡扫了眼,认真地劝榛真:“不好吃。”

榛真忍不住笑,仍是礼貌接下了。

雄兽高兴得兽眼圆睁,戳了戳唐纳修的肩。

唐纳修知道这是表达感谢的意思,就是星兽力气大,肩膀疼。

榛真与二领主并排坐上主位,唐纳修落座,简单聊过几句,话题便转到了两族之战上。唐纳修用的星兽语,榛真听不太明白,但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出本次谈话并不乐观。

他心内复杂,没有插嘴。

最后他看到二领主凝肃地摇头。

唐纳修礼貌告退时,二领主命战士截住他,转头问榛真:“留下他,要不要?”

二领主意识到有唐纳修在,与榛真交流会方便许多,但榛真知道唐纳修的任务只是和谈,就说了句‘我问问’,起身拉着唐纳修走出石室,停在长廊上,欲言又止的看他。

唐纳修目光怔怔的,苦笑道:“和谈失败了。你的父亲们说,这是神的旨意。”

“我们都无法介入。”

“不要想太多,你不欠人类的,联盟给你的帮助,远没有人类给你造成的伤害多,关于这次和谈的结果,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榛真眼神放空,“不用再多谈几次吗?”

唐纳修垂眼:“没必要了。”

领主是看在榛真的面子上才与他谈话,意思直截了当,甚至坦然相告了战斗部署,战事即将迎来最后的高潮,人类大概将在红河星土的历史上留下终章,残存队伍以后只能在太空流浪。

两人沉默片刻,榛真问:“你着急回去吗?”

他歉疚地说:“这几天没能好好招待你,真不好意思,我去让父亲给你安排客房。”

唐纳修看了眼跟上来的雄兽,雄兽目光炯炯地盯着榛真,如果能听懂人类语言,一定会疯狂点头。他微笑道:“不麻烦了,我还有些事要和他谈,等回去时我再联系你。”

榛真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

唐纳修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就当是神的旨意吧”,转身与雄兽离开。他们走出巨石建筑群的前庭,没下山,而是来到附近一处石屋群。

雄兽指过去:“你想问的事,或许他们会知道。”

唐纳修左右看看:“领主驻地没有巡逻队吗?”

雄兽眨了眨眼:“为什么要巡逻?山脚下的守卫足够了。”

唐纳修心内叹了口气,星兽不像人族心眼多,守卫严备,这也使他的行事变得十分容易。他对雄兽友好地笑了笑,朝石屋走去。

这片屋舍住着部分服侍领主们的战士,唐纳修伪兽的身份、流畅的星兽语,以及温和有礼的辞令使星兽们对他很快产生好感,听雄兽说他是榛真邀请来的朋友,星兽们更加热情,拿了烤肉果酒来,围成一圈,和他说话。

他们把唐纳修当族人,说他没有兽类特征,长得不好看,不够强壮,吸引不了雌兽。

唐纳修哭笑不得,转移话题,从终端投出榛真从小到大的一些照片,星兽们忘记对人类产物的厌恶,纷纷露出喜爱的目光。唐纳修适时抛出疑惑,“我好像没有看见榛真的母亲,我怕他伤心,不敢问他。”

一位年长星兽喝得双颊通红,眼都不眨道:“珍珍没有母亲。”

“他是神赐的宝贝。”

“他使我们对人类不再怜悯。”

有星兽接口道:“人类是叛徒,不值得我们怜悯,也不值得留在星土大地上。”

在对人类的征伐上,单纯的兽人们展示出绝对的冷漠。唐纳修并非第一次听到叛徒的说法,星兽与人类源出同族,各大帝国机密档案里都有记载。

“人类竟然还想杀他,太愚蠢了。”

他们大概是想起了之前传来的直播视频,气得双拳紧攥。

年长星兽怒气冲冲地捶了下胸,低声道:“珍珍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

唐纳修敏锐地听出了些什么。

神的旨意,神的珍宝,榛真的意志。

星兽从什么时候起战斗力越来越强的?似乎就是榛真出生那几年。这两件事之间有关联吗?难道这就是领主所说神的旨意?榛真为星兽带来了高涨的战力,成为战胜人类的关键。

榛真的意志又为什么是神的意志?

如果他被天祁误杀,神的意志就再也无法更改了吗?难道人类的输赢全在他一念之间?

唐纳修回到借住的雄兽住所,对自己的猜测感到荒谬,他思虑再三,从秘密通讯发去整理出来的资料。

「阁下,如果榛真少爷就是这场战争的关键,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另一处昏暗的空间。

中年男子坐在扶手椅上,支着头,想了很久,自语道:“关键吗,还好你跟你的父亲走了,不然我真怕会忍不住杀死你啊,小恩人。”

他面色平静地回复:「战事彻底结束之前,你不用回来,联盟很快就顾不上你了,你之后的任务是守着真真,让他不要踏出星兽的保护区域」

「另外,你可以继续往下查,无论真真和这场战争有什么关系,你都不准告诉他半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等更的xdm辛苦了!滑跪jpg我的锅,之前太困了,请完假就睡觉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