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第62章 标题

第62章 标题


联盟论坛。

纳塔利战情帖被顶上热门。

航拍ai卡壳似的循环播报着「纳塔利距离被摧毁预计还有——推算失败」, 观看着实时视频的人,全都放大了同一幕。

镜头下,一架主舰连同二十四架副舰像一道钢铁防线, 横挡在星兽与舰队之间。

原本沉默的弹幕疯了般刷过。

「草,24架副舰???这主舰什么等级」

「4s!绝对是4s!下跪jpg」

「妈的, 有生之年活久见, 我手都在发抖、、这是埃尔法公司的高端舰机系列,顶配的24架副舰,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拉满过,众所周知, 史诗战神洛特·鲁道夫最高记录是22架, 考虑到当时的技点,最高可比23架」

「如果这艘战舰上没有副助,那我们就应该是见证历史了」

「见证历史」

「见证历史+id号」

「可惜啊,他一个人再厉害, 也扛不住这么大群星兽qaq」

「等等, 是我网的问题吗?画面为什么是静止的?」

「给刚进来的解释一下, 他们已经对峙快五分钟了」

「这起码上万星兽吧,被一个人吓住了???」

「怎么可能啊?!」

「看看看, 领头的那几个星兽动了!」

四位3s星兽驭使飞鸟逼近主舰,似乎想找一个入口, 榛真眼都不眨,一枚微型弹擦着雄兽们的肩飞过。他们愣在半空,纳闷地张口, “崽崽?”

榛真听不见,但那口型过于熟悉。

他按下外放,声音沙哑地说:“回去, 都回去。”

小珍珍的领域场已经半开,离得越近,3s星兽能感受到的气息便越浓,像面对家里顽皮而受宠的幼崽,雄兽们面面相觑,一位苦恼地挠了挠头,冲榛真说了句什么,示意另外三位跟着离开,依依不舍地飞了下去。

星兽大军从这撤离了。

只留下了一队千数左右的精锐部队,守在榛真的战舰下。

榛真替星兽们感到无奈,低头问:“他说什么了?”

唐纳修苦笑道:“他说这里让给你玩,他们去别的地方。”

榛真愣了愣,颓然地垮下了肩膀。

星兽兵力骤减,刚才还处于弱势的舰队立刻蠢蠢欲动,有些人很快发起进攻,数枚炮弹直轰向兽群。榛真大惊,领域场瞬间暴涨全开,将攻击尽数拦截。

「???」

接近十秒的问号轰炸后,数条类似弹幕刷起。

「能让星兽退军,又不让人类打星兽……珍珠玫瑰吗?」

场上所有主舰都凝住了。

刘团长瞪着眼骂了句脏话,有过对战经验,他非常理解s级以上战士面对榛真时那种无法下手的心情,扫到部分普通战舰还想动作,他直接亮出‘中止’信号,一边给谢凛汇报,一边请求接入榛真的通讯。

唐纳修身处玫瑰领域场,心疼被无限放大。

比起守护纳塔利的平民,此刻他更担心榛真的安危。

“真真!你暴露了,快跃迁回绿星吧。”他焦急地离开座位,想要去动操作台。

榛真直接锁了操作界面,眉头皱得死紧,“我一走,星兽们就又会过来了。”他声音里有浓浓的鼻音,“我不想妮娜死。”

“可是——”

唐纳修为自己之前对平民的怜悯感到后悔,他不该带榛真出来的,不安涌上他心头。

刘团长的信号进不去,急得直给谢凛发消息。

读完信息那极短的半秒,谢凛闭了闭眼,身形有轻微的晃动。大脑转瞬便得出结论,榛真必须马上离开。多少势力会涌入纳塔利?末世极端思想笼罩之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他眼底翻滚着焦躁的暗色,通过个人终端给榛真发视频邀请。

榛真给谢凛设了专属提示音,熟悉的旋律令他强忍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不敢接谢凛的通讯,他怕会崩溃地哭出来。

而现在的局面不容许他分心去软弱。

榛真点了拒绝,只发去条文字消息:「我很好,我知道该怎么做」

「立刻回泽尔星」

谢凛惯性的命令口吻,又很快反应过来,恳求地加上两个字:「听话」

他不知道榛真怎么偷跑出泽尔星的,头一次迫切地希望星兽领主能尽快赶过来,把那孩子带回去。

榛真没有再回消息。

谢凛当机立断升起另一块紧急操作台,阿瑞斯将领域场张至极限,他决定链接着指挥台,规划兵力进行跃迁。去纳塔利要经过四十七个跃迁点,中途不间断,即便是3s+,也是十分吃力的,但谢凛没有心思顾虑。

如谢凛所料,无数战舰正向纳塔利跃迁。

网上有关榛真的言论甚嚣尘上,善意的、恶意的、理智的、疯狂的,他们无一不将两族之战的焦点定在了一人身上。

某处空间,中年男子,也就是克里斯帝国的勒菲公爵,沉沉地盯着大屏幕。

屏幕左侧,航拍ai源源不断的发来数据,主ai每秒都更新着运算数据,演算着各星系的终结进程。进度条本在疯涨,而榛真像一个小小的bug,突兀的给这场运算带来了些许凝滞。

男子不敢大意。

他开始踱步,分析着榛真主动介入的后果,榛真这次不会再乖乖跟领主离开,即将终结的战争局面或许会发生改变。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唐纳修对榛真的调查,眼神骤然阴鸷下来。

这个世界需要建立新的秩序,计划进行到这步,谁也不能阻止他。

即便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榛真。

任何变数,都要铲除。

他调出唐纳修的物资记录,复制战舰编号,输入军控总系统,按出一条「自毁」指令。他没着急确认,而是抬头看向屏幕中央,与舰队僵持着的主舰。

仿佛要透过冰冷的金属,看清坐在里边的人。

他恍惚地回忆起多年前,小真真伸手拂过他额头时、柔软的触觉,还有小唐纳修天真信任的眼神,他的神色一瞬扭曲,又极快平复,轻声说:“抱歉了,孩子们。”

指令确认。

爆炸来得毫无征兆。

巨大的火焰将主舰完全裹住那刻,所有正观看实时转播的人,包括谢凛,脸上都出现了不可置信的、空洞的茫然。

主舰炸毁前一秒。

榛真脸上正滚落着泪水,忽然奇异地睁大了眼睛。

大领主出现了,不是面貌不清的黑影,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模样,他弯下身子,温柔地把榛真抱入怀里。

榛真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眼前被火焰吞没。

衣物、设备,全部化为齑粉,他却没有感到灼烧的痛苦。

世界像风一般轻盈,他在悠荡的空间里,看到大领主低下头,在他眉心轻轻一吻,珍重地说:“真真,要活下去。”

然后世界坠落。

大领主随着他坠落,最后一点一点,消失不见。

他被狂吼的星兽们接住了,抱入空间裂缝,他意识到大领主在这刻彻底死去,记忆深处最后一扇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他完全呆住,接着颤抖,颤出破碎的悲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