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拒绝

拒绝


两人吃过早餐,舱室ai便开始提醒‘本次航行即将到达目的地,请做好下船准备’。豪华舱可以直接从专用通道乘飞行车下船,等飞船停在港口,闸门开启,ai同他们道别,祝他们旅途愉快,飞行车自动更新地图,按当地交通局拨给的既定线路,开往了海蓝星中心区。

海蓝星是一颗复古赛博星。

大部分建筑与机械都保留着几千年前厚重绚烂的霓虹风格,当地居民并不热衷于在星网娱乐,所以中心区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悬浮车进入中心区后驶速就慢了下来。

榛真已经很久没在线下感受到如此热烈的人潮,他头贴着车窗往下看,看见许多衣着暴露的男女,红了红脸,又往上看。

因为海蓝星的光能来源于荧石星,所以这座星球的天空,永远都是日夜交替时的那种暗蓝色,使绚烂更加绚烂,气氛喧嚣又迷离,仿佛要拉着人坠入暗与光影的蒙蒙梦境。

不远处,巨大的虚拟成像ai女郎在楼与楼之间摇晃,冲人群勾着手指。她旁边还站了一只同样硕大的兔子,兴高采烈地挥舞着萝卜和大锤。

谢凛问榛真想先去哪儿,榛真盯着大兔子,下意识往它那一指。

悬浮车停在女郎和兔子中间,一排金属栅栏与上方的‘飞行器禁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栅栏前边有一座售票厅,顶上用联盟通用语写着‘极乐大世界’,玻璃窗后,胖乎乎的售票员忙得不可开交。

谢凛让榛真穿上外套,两人从舷梯下车,无垠则驾驶飞行车去了附近的停车场。

无垠的粉丝太多,它在边上就没法玩了。

两人跟着人群排队,榛真东张西望的,谢凛怕这孩子走不动道,就干脆又牵住了他的手。榛真有些难为情,却没挣开,心情很好地贴着谢凛走到售票窗口。

售票员一看,手指点了个数让谢凛刷终端付钱,然后开了左边的栅栏,大嗓门说道:“家长和未成年走这边。”

榛真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谢凛拉着他走了。

进了里边,榛真还在小声说:“没有精神体就一定是未成年吗,我明明个子也不矮呀。”

谢凛低头看了眼勉强到他肩膀的少年,微微勾了勾嘴角,没搭话。

榛真也知道成人区尺度他估计接受不了,想通后开开心心地逛起了儿童区,没一会儿,盯着路边的机甲作战娱乐室,不走了。

谢凛问他:“想玩?”

榛真连点了两下头。

谢凛牵着他进去,在服务台给榛真买了张不限额的娱乐卡。里边非常大,列着看不到头的对战席,80席位坐满了,过道还有一堆孩子乱窜观战,大多才到成人腰间,榛真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不知道待会儿玩起来算不算欺负小孩。

谢凛找了个包厢,让榛真自己玩,他坐在后边沙发处理事情。

榛真也没想着谢凛能陪他玩,谢凛能应下这趟本可以略过的双日游,他就已经很感谢了。

操作台边上摆着伴兽球,有精神体的可以让伴兽加入战斗。

榛真瞟了眼,挪开目光点选机甲。

现实中驾驶机甲的前提是有精神体,榛真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机甲,也没人带他玩过这些,他只能凭军校学的知识配了台看得过去的,按下了局域网对战匹配。

包厢内即刻虚拟出竞技场,很快有机甲进了对战室。

虚拟舰的训练使榛真触类旁通,轻松上手,加上敏锐的反应力与预判分析,在不熟练的输过两三次后,他开始连胜,并打败了不少有伴兽加成的孩子,局域网排名飞速上升。

有玩家直接点他挑战。

榛真玩得正开心,随手接了,十五分钟后,皱着眉头鼓了鼓腮帮。

他输了。

对方的精神体非常强,本身操作也很不错,榛真这局打得非常艰难,投入深,导致输了后情绪有些低落。他叹了口气,正想着不玩了,那边又发来了再次对战请求。

榛真犹豫了两秒,又接了。

然后艰难地落败。

这回榛真咬了咬下唇,胸口憋得慌。

如果、如果他也有精神体……

对方不知道什么心态,第三次发来了对战请求。

榛真让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回忆了前两次的作战疏漏,对方隐隐能摸出的套路,吐出口气,接了请求。

二十分钟后,榛真低下头,脚尖蹬着地板,忍不住气红了眼眶。

对战邀请的提示音响起。

他垂着头没动,脑袋忽然被人揉了一把,谢凛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手撑在操作台上,另一手揉完他后随意搭在椅背上,淡淡道:“继续。”

榛真一愣,然后发现伴兽球亮了,小阿瑞斯坐在里边冲他威武地挥了挥爪。

这、这也行?

榛真心跳快了,选择伴兽作战应了邀请。

他都没来得及操作,谢凛也没动,阿瑞斯直接主导,没几个回合就干翻了对面的机甲。

虽然很不厚道,但是真的很爽。

榛真一下子便忘掉差点被打哭的郁闷,弯着眼笑了。那个眼熟的id不挑战了,新的id挤了进来,榛真却不想玩了,和谢凛说要走,他们便出来了。

继续逛着,榛真这次知道主动贴着谢凛走,谢凛就没牵他。

两人路过一家甜品店,榛真看牌子上标着100天然食材,甜品做得还挺精致,脚步便缓了缓。谢凛以为他想吃,没问就带人进了店,让榛真自己选。

榛真大概知道谢凛口味,挑了两个不大不小的蛋糕,同谢凛坐在靠窗的卡座吃。谢凛吃得慢条斯理,榛真玩累了有些饿,两三口吃下大半。

谢凛还有四分之三,他已经全吃完了。

榛真不好意思起来,谢凛倒是没笑他,只问他还要不要。榛真觉得味道一般,摇了摇头。等谢凛吃完两人起身准备出去,榛真胃部突然一阵抽搐,前段时间熟悉的、恶心欲吐的感觉涌上来了。

他干呕了一下,却吐不出什么,顿时意识到刚才吃的蛋糕并不是完全的天然食材,这比他单纯吃人造食物要难受的多,胃里像有一个冰冷的机器在翻检、挑出违禁食物,完全不管它主人有多痛苦。

榛真额上冒出了冷汗。

谢凛迅速搂住了他,很快反应过来:“不是天然食物?”

榛真胃很痛,说不出话,可怜巴巴地点点头。

谢凛脸上表情没变,平静地说,“我给你叫医生。”

“没用。”榛真忍着痛说,“史医生才能治。”

又颤颤地小声说:“一会儿吐出来就好了。”

史医生就是谢家专负责榛真的那位医生,谢凛想起来上次他给榛真配药,的确不是常见药。

谢凛扶着榛真坐下,在边上站着,垂眼看着榛真捂着肚子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他们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其他顾客的围观,有几人想上前,谢凛冷冷一扫,那些人齐齐僵在原地,接着默契地拉着孩子退了出去,本就没多少顾客的甜品店顷刻间空空荡荡。

看店里出了事,老板本来想蛮横处理,目光对上谢凛,伴兽一个哆嗦,老板瞬时出了一头冷汗,连忙换了态度,赔笑上前致歉,看榛真要吐,又殷勤地拿来垃圾桶。

十来分钟后,榛真把无法消化的蛋糕吐了出来。

他用温水漱了口,脸色终于没那么难看了。

老板也纳闷,他掺假但没用过期食材,卫生有ai管控,怎么会吃出问题。疑惑归疑惑,问却是不敢问的,眼前男人气势和等级都非同常人,老板这辈子也没这么遵纪守法过,直说三倍赔偿加医药费。

谢凛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去把外边的牌子拆了。”

老板一怔,被看得背上生出一股寒意,灰头土脸地去把100下了,然后一回来又被吩咐“赔偿金给他”,老板不敢不从。

榛真没想到还能得一笔意外之财,呆呆地看了眼终端过来的数额,一时搞不清状况,傻乎乎地对老板说“谢谢”。

老板:“……”

讪讪地回不客气。

谢凛都沉默了两秒。

榛真反应过来说了蠢话,脸一红,转过头去看窗外,发现外边竟然下起了雪,不由“呀”了一声。

谢凛看榛真像是没事了,顺着他看起来很是天真的目光投向窗外,顿了顿,问老板有没有新的毛毯,老板说附近店里应该有卖,谢凛静静看着他,老板就自觉出去买毯子了。

毯子买回来,谢凛将它往榛真身上一盖,把人抱起来,出了甜品店大步往回走。

榛真的脸也被毯子盖住了,他靠着谢凛的肩膀,稍显密闭的空间,有些气息难免变得有存在感起来。一些雪花落在谢凛肩上,榛真出神地盯着,周遭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只有心跳声越来越清晰。

海蓝星的温差真大啊。

可能是冷,榛真颤抖了一下。

谢凛脚步似乎停了,又似乎没停。

榛真感觉自己好像被抱紧了一些。

因为这场意外,谢凛没领着榛真继续玩,而是直接回了校方预定的酒店休息,午餐和晚餐也是让ai处理的自带食材。

等第二天,谢凛看榛真气色正常了,便问他还想去哪儿玩。

榛真想着只有半天,谢凛不玩也没什么意思,说不玩了,自觉地掏出了学习面板。

谢凛说好,等处理完手头的急事,到点让榛真换了衣服跟他出去吃饭。

两人到了一处极高的楼宇。

谢凛明显是贵宾熟客,悬浮车直接停在顶楼,有专属经理前来迎接。下来进了包厢,谢凛让榛真先点,随后补了几道。经理下去,谢凛见榛真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发呆,侧脸秀美又乖巧,已经看不出昨天的虚弱苍白,不由盯着看了片刻。

榛真若有所觉地转过头,谢凛目光微恍,却没移开,继续一眨不眨地看过去。于是榛真反倒紧张了,没话找话道:“小叔叔,你来过这里吗。”

谢凛回他:“之前在海蓝星待过一段时间。”

榛真扫了眼偌大的豪华包厢,把‘这家餐厅看起来很贵’咽下,点点头说:“这家餐厅看起来很有名。”

谢凛说和首都星的tr差不多。

榛真一听tr,脑中闪过些什么,下意识问:“小叔叔去过tr餐厅?”

这时,智能侍应推门进来上前菜,谢凛的是银梭鱼,榛真的是芝士沙拉,侍应还端了杯天然菠萝酿给榛真,说是随餐附赠给小朋友的,未成年也能喝。

谢凛示意先用餐。

榛真也不计较又被认成未成年,心中像憋了什么事,不吐不快,抬眼瞄了瞄谢凛,把刚才那句再问了一遍。

谢凛“嗯”了声,随口道:“tr餐厅的李主厨很不错,我之前还想过请他当私厨。”他像想到了什么,面上的表情温和了许多,说:“等这次回去,我会和管家说,让你自己做饭。”

榛真愣愣地望着谢凛,飘忽地问:“那位李主厨他没答应吗?”

谢凛看榛真表情有些奇怪,先回道:“他拒绝了,不过后来又改了主意想来,出于某些意外原因,我没答应。”然后才问榛真怎么了。

榛真已经懵了。

他想到了那段给先生做饭才得以勉强生存的艰难日子,先生给过的满星奖励,想到先生那天晚上也像现在这样,问他怎么了,还送了他一盒奶酪,以及抱着那盒奶酪曾感受到过的温暖,想到谢石星毫不留情地要他搬出去,先生说的那两个字,跟上。

榛真揉了揉眼睛,想把泪水揉回去,可泪水想有自己的表达,像漂亮的珠子断了线,晶莹地往下坠落。

谢凛也怔了。

不知道哪句说错,惹得榛真哭得如此伤心。

他微微沉了语气,问到底怎么了。

榛真只是哭,像要把委屈都哭干净,哭得渴了,端起手边那杯菠萝酿看也不看,一口喝光了。

谢凛皱了皱眉头,起身过去,有些难办地扶住了椅背,低头看着榛真,他正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榛真忽然站了起来,一下撞进了他怀里。

他看见榛真眼里还有泪,脸红红的,哑着嗓喊了句“小叔叔”。

又软又绵。

但更令谢凛错愕的是榛真的眼神——很多人都这样看过他。

谢凛这刻并没有想清楚什么,他只是冷静地推开了榛真,说:“你醉了。”接着看见榛真怔怔地止了泪水,有什么光骤然熄灭下来。

像是一朵花羞涩地绽开了一点,只是一点,然后迅速地凋零、衰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