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发现

发现


乘坐飞船从首都星到天狼星,只需要三小时。

榛真抱着背包缩在普座区,将脸挡了大半,听周围人叽叽喳喳地聊天,有种自己是在坐火车的错觉。

“该死的星兽,格朗尼星也沦陷啦。”

“唉,格朗尼人现在也成了流浪之族,看联盟的官方回应,格朗尼人好像暂时不打算寻找新的星土,而是准备在太空休养生息。”

“太空新势力派又多一支队伍?”

“格朗尼那算什么,现在是玫瑰军团、黑水雇佣兵、洛夫纳自由组织三家独大,如果人类的未来真在太空,这三家估计就是现在的六大帝国。”

“还有红河旅团吧,加上那什么星之家。”

“这两差点意思。”

榛真一直待在和平的首都星,而这宇宙级战争又持续了几十年,他听着旅客的闲聊,并没多大感受,只听到旅团名时竖了竖耳朵,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有ai提醒前往天狼星的乘客准备下船,他立刻起身。

少年的脸从背包下露出来,聊天顿时一停。

那几人才发现这不吭声的小未成年长得很漂亮,惊艳地目送他走了。

榛真提前看了下船演示,到大众通道等到他的小飞行车,排队过闸下了星船。普舱的飞行车全被设定了统一的出港路线,榛真排在里边,看着窗外迥异于首都星的建筑布置,心情又新鲜又紧张。

几乎是刚出港口,老顾就来了消息。

「你打开红色闪向灯我看看」

榛真忙开了,没多久一辆黑色飞行车停到他边上,从窗里探出张熟悉的脸。

老顾下了他的车,上了榛真的车。

两人隔了十来天没见,老顾看出了少年的紧张,呵呵一笑,说:“你是想先去看我们团长的见面会,还是先上旅团面试?面试不着急,我已经和那边几个打好招呼了,也就是走个过场。”

榛真眼睛亮了亮,很懂事地说:“先去面试吧。”

“行,你发个自动跟随过来,我带你上我们团。”

老顾和李主厨为人一样利索,就是不像李主厨老皱眉,脸上一直带着温和亲切的笑容,使榛真放松了很多。不过等飞到另外一处港口,看到一艘比客船要大出好几倍的飞船,榛真心跳忍不住又砰砰砰了。

那飞船外壳右上角以嚣张靓丽的色彩喷着红河旅团的团徽,榛真有些激动,眼睛眨个不停。

车从最左边底层的通道进去,停在了最里边。

老顾让榛真的车同他挨着,领着人进了最近的直梯,按下了20层。榛真看了眼面板上最高22层,意识到老顾的主厨身份应该不低。

老顾很快说了:“我是负责ss和ss+级战士的主厨,你呢刚来,先在s区待着,如果干得好,我再帮你提到上边。不过你住的话还是跟我住一区,李主厨和我说了不少好话,让我多照看你。”

榛真对两位都实在感激,乖巧地一直点头道谢。

电梯门开,眼前陡然宽阔,重机甲风格装修的舱室东北边,一群人高马大的汉子正坐在长桌旁吃着东西看直播,边看边骂。

“草,看不下去了,团长笑得太恶心了。”

“就这还能有百亿粉丝?”

老顾听着直乐,说“那帮就是ss级以上的战士,他们平时就在那儿用餐”,然后带榛真走反向,进了另一处通道,走了大概十分钟,在某间舱室门口停下,让榛真进去先把东西放了。

榛真也来不及多看,搁下包和老顾又坐直梯下了一层,进了某间明显是厨房的舱室。

里头有三个穿着白制服的男人。

“来了啊。”

他们同老顾聊了几句,目光落在榛真身上时,都意外地愣了愣。也没多浪费时间,他们让榛真上手做了三道不同风格的主菜。

榛真虽然紧张,但关键时刻不掉链子,认真发挥出了该有的水平。

几人点头,小声交流说“基本功很扎实”“处理天然食材的手法也很流畅”,等菜全装盘再挨个尝过,他们脸上的神情就有些奇妙起来。

老顾也“咦”了声,打量着榛真。

李主厨说这孩子做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吃起来还真是。老顾琢磨着脑域内精神体的感受,隐约闪过个念头,他这几人都是a级,可能感受没有高等级那么明显。他摸了摸下巴,招来ai,让ai把这三道没怎么动的菜送到楼上的ss区。

榛真忐忑不安的等着反馈时,首都星这边,萧先生也正在等着他的小少爷中午放学回家吃饭。

管家站在大门口,严肃的气质里带出点忧郁。

想着小少爷这几天好像都不开心,今天更是大清早就出了门,连早餐都没做。少爷虽然没说什么,自行去了tr餐厅用餐,但那冷冰冰的一张脸,明显也不开心了嘛。

两位少爷是闹什么别扭了吗?

萧先生忧愁地操着心。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没等到榛真回家,也没等到消息的管家察觉出了不对劲,他习惯性给主人发消息:「少爷,小少爷是在学校出什么事了吗」

谢凛早上出门用过餐后便被军部叫去开了个会,收到管家消息时正好走出军部大楼。

他皱了皱眉,问了学校,那边匆匆忙忙查了几分钟,说“榛真今天没来学校”,至于那些“这几天副助系请假的人很多,老师没注意”的原因他没听完便挂了通讯,面无表情地给榛真发消息:「去哪儿了」

上一条信息榛真没回。

这条看着好像一时半会也不会被回复。

谢凛没去tr,而是回了家,像终于想起来榛真昨夜里给他的那封信似的,眼里没什么情绪的,拆开看了。接着,跟进了卧室的管家便看见他家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主人,直接把那纸的半边捏碎了。

又过了两秒。

谢凛寒着脸,看了眼时间,迅速从终端调出一个对话框,发去了关键信息后,打下一行字。

「联系红河旅团里的人,立刻去查」

在得到回复前,谢凛的表情和站姿都没有丝毫变化,他垂着眼,将剩下完好的信纸重新叠好,装进衬衫口袋。

终端响起提示音。

「军长,查到了,那少年引起了不小的动静,ss区的战士现在把他围起来了」

而红河旅团的飞船上。

被一群大汉热情包围的榛真,手足无措的,腿都发软了。

“小孩,那菜是你做的?”

“再来一份!再来一份啊!草,老子都没吃到,到底多好吃啊?”

老顾在那嚷着“别吓着孩子”,又一个人出现在厨房门口,轻轻说了句“都围在这干什么”,那群大汉瞬间消音,像兔子见了狼似的退开,齐声道:“副团长。”

被称作是副团长的男人长相有股英俊的风流,眼角一颗红痣像血一般鲜艳。

听老顾大概说了说,他表情有些玩味的看了眼榛真,说了句“是吗”,让其他人滚了出去,命令榛真再做一道甜汤。

榛真莫名觉得眼前这人很危险,乖乖做了一份奶油南瓜汤。

副团长尝了一小勺,眼睛立刻眯了起来。然后让老顾几人也出去,厨房里只留下榛真一人。榛真脸都吓得有些发白,男人轻言细语地问了他几句话,他脑子迷迷糊糊地答了。

副团长问:“之前有人吃过你做的菜吗。”

榛真想了想,如实回:“只有几个人吃过。”

副团长又说:“你没有幻化,应该没成年,不会是偷偷跑出来的吧。”

榛真讷讷地说:“我给长辈留了信的。”

“哦,真是个乖孩子。”副团长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说“没什么事,别紧张,团里人都很好的”,接着便出去了。男人匆匆回到上层才蓦地变脸,打开通讯,直接发语音命令「让团长滚回来」。

「见他奶奶」

「别人家的宝贝偷溜出来了,不带着他赶紧跑路,可就来不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