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与蜘蛛子的诸天之旅 > 第七十七章 血祭潜龙

第七十七章 血祭潜龙


  人身蛇尾的怪物撕开包裹自身的胎衣,由于沉睡太久,它们尚未恢复力量,只能匍匐在海床上爬行。

  它们生前是混血种,死后成为了尸首,一种失去了生命但尸体被炼金术炼制成了类似木乃伊或丧尸的存在,古龙胎血将它们激活。

  身躯细长,皮肤泛着金属般的光泽,拥有无比狰狞的金色眼眸,一双锋锐利爪足以撕裂钢铁。

  缓了没多久,它们就恢复了太古时代的力量,扭动着修长的尾巴极速向上游去,在掠动的红光照耀下,成千上万的尸首倾巢而出。

  “看样子要稍微花些时间了啊……”陈不易抬起手中的长枪,目光冰冷的凝视着眼前无数的尸守,这些尸守从古城废墟中爬出来,像是丧失围城一般遍布了整座城市。

  他们的目标似乎不是陈不易,而是一切活着的东西,列宁号上死去的胚胎已经被他们吞噬殆尽,鲜血弥漫了整片水域,陈不易不清楚那是什么胚胎,或许是次代种之类的东西,又或许曾经的某位王,但都不重要了,终究不过是沦为祭品的败者。

  “嘘——”凯撒突然表情变的紧张起来, “有什么东西来了。”

  就在他开启镰鼬不久,就感觉到下面的水域好像变得嘈杂起来了。

  “楚子航, 打开声呐看看下面有什么东西?”

  楚子航打开了声呐系统, 蛟龙号开始接受四面八方的声音信号。

  海水是声音传播的优良介质, 声波是水中探索最有力的工具,以凯撒的言灵都能感觉到下方的动静, 那么声呐系统应该能准确的判断目标的位置。

  可是出现在扫描仪上的画面却让他们顿时感觉心里发寒,根据声呐扫描的结果,下方水域此刻有着密密麻麻的红点, 并且正在迅速接近他们!

  “这些是……什么?”路明非看着密密麻麻的红点感觉头皮发麻。

  “等等,你们看那是不是有个人······”凯撒透过

  “难道有人已经惊动神葬所里的东西了吗?”楚子航皱眉,“这是……尸守群?”

  就在他们纠结要不要撤退的时候, 上方的水域传来一阵震动,随后,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破了领域如同子弹般朝着下方前进。

  “楚子航!往左!快!”

  凯撒突然爆喝一声。

  话音未落, 整个潜水器就开始震动起来, 并不是楚子航的言灵失控, 而是从上方扩散而来的剧烈水波冲击着整个潜水器。

  楚子航反应过来,瞬间调整言灵的爆发, 黑色的火柱爆发,整个潜水器朝着右方爆射。

  剧烈的波动还在扩散。

  一枚漆黑的弹头划破水域, 形成的锥形领域排开了大量的海水, 将闪避开的蛟龙号冲得翻滚起来。

  舱内三人竭力的抓住座椅, 楚子航咬着牙拼命调整着潜水器的平衡。

  整个水域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路明非惊魂未定的看着玻璃外面还在冒着气泡的海水,“那是……什么?”

  “快!上浮!”凯撒没有回答路明非的问题,朝着楚子航继续吼道。

  楚子航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 没有疑问爆发言灵开始全速上浮。

  “那是核弹, 混蛋!”凯撒破口大骂,“那些疯子真的想把我们和神葬所一起炸掉!”

  刺耳的警报声不断在舱内响起, 控制台上密密麻麻的警告信息向上滚动, 蛟龙号的剖面图上, 空气舱和氧气舱同时变成红色,红色指示灯不断闪烁。

  蛟龙号正在不断剧烈震动着, 舱内的几人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潜水器损坏严重, 氧气正在流失,我们不能继续呆在水下了!”凯撒说, “得先浮上水面。”

  尸守的数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似乎这座古城里曾经居住的所有龙族都在今天苏醒了,但满城的尸守却奈何不了他一个人。

  尽管这些尸守群冲锋起来可以冲垮母舰作战群, 可这个人挥动的长枪划出的界限却像是不可突破的无形之墙,所有蜂拥而至的尸守都被瞬间肢解。

  唯一让陈不易感觉遗憾的是他没办法阻止这些尸守逃跑,因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它们停在原地不动也不是一两下就能清理干净的,再加上这些尸守似乎并不是没有丝毫意识,让他感觉意外的是,这些家伙居然会害怕!

  面对陈不易透出的凌冽杀气,它们的进攻显得越来越敷衍,甚至有一部分尸守朝着海面上方逃难。

  不过很快陈不易反应过来,这些家伙并不是在害怕他的杀气,它们不畏惧任何生灵,因为它们存在的目的就是撕碎眼前所有活着的东西。

  陈不易继续在海沙上前进,他看见的是一朵巨大的白花——不,不是白花,那是一具白色的肉体,含苞待放的形态,那白色的外观摸上去其实是细密的鳞片,就像是神农架里的白蛇,看似很光滑,其实比任何岩石都要粗糙。

  这就是胚胎吗?

  它出现了微微的蠕动,头部给人的感觉像是孢子,或者还没诞生的异形,仿佛随时会蹦出巨型抱脸虫,内部有许多肉丝,捕获水中的浮游生物。

  但此刻它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陈不易也感受到了,因为在这8600米的深海除了熔岩的光辉之外不该再有其他的光明,可上方却射来了一道灼目的光芒。

  他抬头朝着海面的方向望了望, 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那是一道刺眼如骄阳的光芒, 伴随着毁灭一切的意志。

  “这崩坏的······”

  陈不易面无表情的看着光芒的接近, 这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下一刻,比烈日还要刺目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海底,犹如一柄审判之剑降下。

  陈不易的身影消失不见,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整个无数的尸守群,巨大的蘑菇云在海底绽放,瞬间蒸干了这一片的海水,又被这无尽的深海再次淹没。

  短暂的时间内,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平静只是爆发的前兆。

  海底深处涌起了高温的水流,被小型核弹洗礼的高天原废墟以开裂声作为最后垂死的呻吟,昔日神明的故居终于在这一刻被彻底抹去,人类似乎在这一刻战胜了神明。

  紧接着,仿佛来自地狱的火焰在深海里缓缓升起,毁灭的雷声响彻在海沟深处,海底岩浆终于在这剧烈的爆炸中被激发了,数百万吨岩浆从大地的伤口中喷薄而出!

  但似乎大地的愤怒的力量远不及无尽深海的伟力,喷出喷出后不久就从炽热的金色被海水染成了焦黑,随后凝固在海底永不见天日。

  整个日本列岛都在颤抖,海底爆炸引发的地震的震波已经达到了陆地,海面上掀起的巨浪将要拍打在须弥座上,却在一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橘政宗面无表情的看着海面,须弥座不远处被探照灯照亮的海面上,小艇似乎并没有受到波浪的影响,周围的海浪似乎都在害怕船上的人影,安静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绘梨衣站在船头,暗红色的长发被海风吹得凌乱,她直面着掀起的巨浪,然后拔出了手中樱红色的长刀,刀出鞘的一瞬间,迎面而来的巨浪就被分成了两半,然后被无形的力量按平了。

  橘政宗看着眼前的一幕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有绘梨衣守着海面,没有人能够活着上来。

  海面上此刻不仅有着掀起的风浪还正在燃烧着熊熊的烈焰,早在蛟龙号下潜以后橘政宗就下令开来了一艘万吨油轮,在海面上铺上了厚厚的油层,而此刻海面上的油层已经被点燃,形成了一道烈焰的屏障阻隔着海底与天空,所有浮上来的东西都会被烈焰吞没。

  这是橘政宗的计划,蛟龙号只是个靶子,他们的死活根本不重要。

  已经有尸守从海里冒头了,但是迎接着它们的却是如同炼狱一般的景象。

  这炼狱中还站着一个拿着长刀的姑娘,脸上面无表情随意挥舞着长刀,就像是死神一般收割着它们,她每一次挥刀都有尸守从中间骤然裂开。

  这一刻的绘梨衣像是站在古时候烽火中的战场,她挥动着手里的刀,下达着命令,斩尽眼前一切!无论是火海,浪潮,还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冤魂,都将在她的御令下粉碎。

  这就是言灵·审判,历史上从未有人见过的言灵,关于它的只有传说,因为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不断有尸守群从海面冒出来,绘梨衣依旧是面无表情,手中不断挥舞着长刀,速度越来越快,这柄樱红色的长刀被她纤细的手握着,似乎毫无重量也没有阻力的挥动着,虽然看上去身体纤细,但她体内流淌着的龙血注定了力量不会弱。

  死亡笼罩了海面上方,绘梨衣不断的下达着死亡的命令,让尸守群都感觉到了恐惧,这个站在船头的女孩此刻仿佛死神亲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