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三十七章:拢月的实力

第三十七章:拢月的实力


“大哥哥!”

顾清词轻唤一声,悦耳声音中带着一丝丝娇羞,“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要补偿清词,我听到了哦,不许反悔!另外,谢谢洪姐姐啦。”

凌逸微笑点头,道:“不反悔!”

“如果,如果大哥哥还是认为我小,那大哥哥可以等我两年嘛。”顾清词眨着眼睛,天真无邪。

“哎,这么着急定下自己的身份呀。”

洪嘉梦从凌逸怀中脱离,有些好笑的看着顾清词,晨儿也在旁边轻笑出声。

面对两位姐姐的奇怪目光,顾清词丝毫不慌,完全代入一个守护爱情的女孩角色,嘻嘻一笑,道:“当然着急了,如果我嫁给了大哥哥,就可以和他永远不分开,得到他的永远照顾嘛。”

晨儿和洪嘉梦对视一眼,齐声道:“清词妹妹说的很有道理呀,大哥哥,不分开,一辈子嘛。”

“嘤咛”

顾清词终于承受不住两位姐姐的调笑,扑到大哥哥怀中,和之前的拢月一样,将螓首深埋,小脚轻跺。

凌逸脸上保持着柔和笑意,看着三女的笑靥,对洪嘉梦道:“在这里停留时间也不短了,那我们将各自的车队整合一下,将马车集中,护卫穿插,然后便出发吧。”

“好。”洪嘉梦轻轻点头,经过刚才的嬉闹,她感觉心里的烦闷一扫而空,浑身上下都轻松了几分。

很快,双方回到各自车队,凌逸还有些恍惚的不真实感,就这么出来一趟,自己就把洪家的小公主抱走了,这世间当真是奇异啊。

老杜等众侍卫和秦先生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凌逸的目光惊为天人,就这么半个时辰的时间,世子/弟子竟然先后和对方的两个美女有了亲密接触。

先是把那个绿衣美女抱在怀中亲,然后就跟她走了一趟,回来又把那个白衣美女揽入怀中。

而那个白衣女之子非但没有反抗,反而抱着世子/弟子哭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久不相见的恋人,可是世子分明是才第一次见她。

再然后那女子好像和世子达成了什么共识,这才返回她们车队。

而且上次他们听完世子的推测后,可是知道她们的身份相当不一般,那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见世子携晨儿和顾清词走了过来,众侍卫纷纷迎了上去,想开口询问,都又有些不敢,只好把目光投向老杜。

老杜没办法,只好硬着头发走了出来,张了张嘴,还没待说话,凌逸便出声道:“回马车旁去说!”

众人簇拥着世子和二女,行至马车前,纷纷把期待、疑惑、八卦的目光投向世子。

凌逸淡淡笑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说几个要点,其他的就不用问了,有些复杂。”

见众侍卫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晨儿和顾清词忍不住轻笑出声。

而秦先生因为要维持老师形象,手捻胡须,一脸平淡,似乎漠不关心,如果不是眼中几乎满溢的好奇目光存在,就更加完美了。

凌逸平静的道:“第一个问题,她们都来自洪家,那个穿白衣的女子叫洪嘉梦,她的大伯是当代洪家家主,也就是说,她是洪家的小公主。”

“哇-----”

众人纷纷把敬佩的投向世子,世子竟然真的猜中了,不是纳兰就为洪,完全正确,秦先生捻着胡须的手一颤,这个妖孽的弟子。

“第二个要点,或许以后她就是我的女人了。”

全场猛然一静。

虽然早有猜测,可以当凌逸亲口说出时,他们仍然感到不可思议,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啊,世子就抱得美人归了?

凌逸无视他们的惊诧表情,本来也没有打算和他们具体说,继续道:“第三个要点,她患了重病,活不过二十岁。”

说到这儿,尽管他想要极力保持平静,但是眼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忧愁。

众人缄默不言,看到世子的神情,想起刚刚和凌逸拥抱哭泣的那个恬静女子,他们本就是粗人,心中升起想要指天痛骂的念头,老天特么的瞎了吗?

“第四个要点,她的车队一会儿和我们的合在一起走,我不希望她听到什么闲言碎语,否则别怪我凌逸不讲情面。”

凌逸语气依旧平静,但是平静之下蕴含的东西,硬是让大咧咧的侍卫们大气不敢喘。

“最后,我和她有过约定,不向对方提及各自家族的事,所以说”

凌逸点到为止,他相信众人应该都能听懂。

老杜向前一步,道:“世子放心,兄弟们绝对不泄露任何关于凌府的事,也不会让弟兄们去打听洪家的事。”

凌逸抬头望了望晦暗的天空,离天黑仅剩一个时辰了,“收拾一下东西,等她们车队过来,我们便继续出发。”

这边,拢月拉着脸颊微红的洪嘉梦回到了自己的车队,那三名人手侍卫都欲言又止,脸憋得通红,拢月没有回头,一边扶着洪嘉梦,一边给他们解释一下,以免他们憋死。

“小姐找个喜欢的人做依靠,不行吗?”

三名侍卫齐齐吞了口唾液,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道:“这件事,二爷知道吗?”

拢月危险的眯了眯狭长的丹凤眼,声音转冷: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给你们一句解释,是看在你们三人一路上护卫还算尽心,否则,就凭你们敢妄论小姐的事,我早就拍死你们了,哪儿轮到你们在这里说话喘气。”

三名侍卫额头上冷汗直冒,尤其是二次出声那个,脸色惨白,都快瘫在地上了。

拢月的实力,竟比这三个高手侍卫还要强悍!

洪嘉梦脸上红晕一直未散,听闻拢月和三名高手侍卫的谈话,心中却不起丝毫波澜,对于拢月的实力,她从来怀疑过,否则堂堂洪家小公主,他父亲岂会仅让这么些人陪她出游。

至于说父亲洪裕儒是否会反对,洪嘉梦从来没担心过,因为她的病,她刚出生她母亲就去世了,因此在洪家,他父亲对她好到了极致,就差摘星捧月了。

对于自己选择的凌逸,洪嘉梦很有信心,当他父亲知道他的优秀之后,肯定会同意的。

拢月继续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洪则、洪来,洪泰三人,他们手开始哆嗦,头都快缩裤裆里了,这位姑奶奶的实力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她的手段,实在是消受不起。

“仅此一次,我们的车队一会儿和凌世子的车队合在一块走,关于小姐的事如果谁敢议论,我就先把那人剁了,再治你们一个管教不严。”

洪则洪来洪泰颤栗着点头,然后逃跑似的去安排了。

十分钟后。

三辆马车和一百多号人朝梦山驶去,凌逸依旧和晨儿清词待在一起,虽然他喜欢怜惜洪嘉梦,想多陪陪这个女孩。

但是落在两方人眼中,会对洪嘉梦的形象有影响,凌逸自己可以不在意什么形象,但是洪嘉梦不一样,她深受封建礼节影响,需要考虑的东西较多。

当然,如果凌府分院建成后,他们两个腻在一起就不会有什么顾忌了,几天时间,洪嘉梦还是能等得起的。

两个小美女看到凌逸依旧和她们同乘一辆马车,心中欣喜不已,她们身份上是凌逸的侍女,没有太多形象上的考虑,何况这是在马车内,谁也看不到嘛。

于是,凌逸就舒服的枕在晨儿美女大腿上,享受她对自己太阳穴的按压,感受她的发丝在自己脸上撩拨的痒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