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三十八章:玄阴死脉

第三十八章:玄阴死脉


顾清词虽然以前是世家小姐,但是服侍人的技术丝毫不差,不久以后就换成她帮凌逸揉肩膀了。

尽管没法和晨儿比,但人家小美女献殷勤,凌逸自然来者不拒。

在凌逸所乘马车的后面,洪嘉梦斜倚在拢月身上,眸中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水雾,轻声道:“拢月,谢谢你。”

拢月面露欣慰,她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凌逸考虑过后就同意了,之后与洪嘉梦的拥抱也好交流也罢,她能感受到他的眼里流出的感情并无虚假。

此外,拢月很欣赏他提前挑明,交往的是凌逸和洪嘉梦,而不是凌家的世子和洪家的小公主,将各自身份上掺杂家族利益、世家站队等复杂的东西,一律从他们之间的感情里剔除出去。

“小姐,照他与你交流的内容来看,他和你一样追求纯真恋情呢,哎呀,这样的优秀少年,为什么武功废了,否则的话,我倒是想……”拢月用手轻揽洪嘉梦腰肢,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否则你就想干什么?”

洪嘉梦神情似笑非笑,扭头注视着自己这个好姐妹。

“哎,小姐你别问了嘛。”

拢月俏脸一红,双眸微闪。

“心动了就直说嘛,我们是好姐妹,有什么不能分享的,嗯?”

洪嘉梦对着拢月促狭的眨了眨眼睛。

“谁要他了,我的夫君,武功方面一定不能弱于我!”拢月一仰螓首,骄傲的说道。

“那这可就难了,没看你语气一变,洪来他们三个都快被你吓死了,他们的武功在我们家族已经够高了,除了一些长老供奉,超过他们的可没几个,而且都是一些半老头子,你难道是想嫁给他们当小妾?”

洪嘉梦对着拢月调笑道,她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拢月脸色一黑,有些气急败坏的道:“谁说的,小姐你别恶心我了,大不了我不嫁人就是了,反正我宁死不嫁草包纨绔!”

洪嘉梦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姐妹因生气而涨红的白皙俏脸,良久之后,反搂着拢月身体,“开玩笑的啦,我不就是想让你陪在我身边嘛。”

拢月早就不生气了,武功高强之人,最忌讳愤怒,因为一旦陷入其中,很容易被敌人牵着鼻子走,所以她发现自己的情绪不对劲后,立马就调整了过来。

她听到自家小姐的话后,唇瓣微撇,拉开马车的帘子,朝前方努了努嘴,“红线我已经帮你们牵好了,以后有他陪小姐不就行了嘛。”

“我想让你们两个都陪我嘛。”洪嘉梦搂着拢月,撒娇道。

“哎呦,我答应了行不行,牙都快要倒了,小姐你快收了神功吧。”拢月一脸无奈,眼里却饱含笑意。

“嘻嘻嘻。”洪嘉梦轻笑出声,异常开心。

“啧啧啧,恋爱了的少女就是不一样,满眼幸福,和之前的小姐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拢月看着洪嘉梦从头彻尾的变化,禁不住感叹道。

“那可是,他完全符合我对夫君的要求嘛,何况就算我死了,有晨儿和清词妹妹陪她,他也应该不会太伤心的。”

以前的洪嘉梦谈及死亡,眼神语气平淡无比,可拢月就是能从中感受到自家小姐深藏的绝望。

现在完全不同了,谈及死亡,小姐依然满脸开心和幸福,眉眼弯弯,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呀,拢月不禁为自己做出帮小姐完成心愿的决定而深感庆幸,这一步棋走对了呀。

“所以说,小姐帮那个清词妹妹,也是考虑到这一方面了?”

拢月忆起之前在洪嘉梦的话语引导下,凌逸算是真正重视起了顾清词对他的心意,并对顾清词做出了承诺。

当时她还不解,小姐为什么平白给自己树立一个情敌,没想到小姐竟然考虑到她自己死去后,凌逸需要有人陪伴,这还真是,纯净无私的爱!

洪嘉梦微笑不语,让拢月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眼中不禁有些湿润了,她突然感觉小姐此时很伟大,为了爱的伟大!

车厢内逐渐安静下来,在马车轧过道路的颠泊声中,两女相拥入睡,俏脸上皆有干涸的泪痕。

外面天色渐黑,行进中的车队纷纷点起了火把,侍卫们尽心尽责,一言不发,专心赶路,整齐的踏步声和车轮轧过地面的声音传的远远的。

三辆马车内的夜明珠均散发出柔和湿暖的光晕,照耀着车内的人。

秦先生原来一直坐在马车内苦苦思索,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自家弟子与那个洪家女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弟子的眼神语气,明显是不想多说。

想想他说的那女子活不过二十岁,秦先生就有些理解自己弟子的心情,但是这明显与那女子相恋无关啊。

唉,人老了,脑子不中用了,他们年轻一代的事,就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吧,这么一想,秦先生感觉心里一松,一阵疲惫涌上全身,渐渐在马车的颠泊中睡着了。

其后凌逸所在的马车内也是这个场景,他轮流享受了晨儿的揉按太阳穴和清词的揉捏肩膀,心神慢慢沉浸在下午与拢月的交谈中。

“我家小姐出生之时身体便自带寒气,导致小姐母亲直接去世,之后小姐的父亲强忍悲痛,倾尽家族寻找药材和暖玉,镇压驱散她身上的寒气,寻访各地名医,可别说治疗,没一个能叫出名。

他们只能根据经验判断,小姐身上的寒气是从体内血脉自然逸出,只能靠阳类药物和各种暖玉压制,而做不到驱散。

并且他们断定,体内的寒气将在小姐二十岁时完全爆发,吞噬小姐体内用来支撑生命的最后一股阳气,到时候,神仙难救。

小姐父亲不信,他不想再失去小姐这个女儿,孜孜不倦的找寻名医,收集药材。

小姐自己都绝望了,提出要离开家族周游大陆,利用生命之中最后的光景,好好看看这片大陆,然后就遇到世子你了。”

凌逸心里一片沉重,关于这种病,无论是凌府藏书阁还是自己前世,均有过模糊的记载。

前世记载没说这种病叫什么名字,自然更无救治方法,只提到患这种病的人身体的症状以及最终的结局:

有异病,患之后全身冰冷,四肢无力,阴寒自血脉而出,不可医,惟可暂苟之,其明现为手之脉皆呈紫黑之色,纵令阳药、温玉以之镇,却难度桃李!

这是前世的记载,桃李年华即双十,当初自己是闲来无事乱翻的,当作一个轶事来看,却没想到来到这个时空,这种病竟然应在自己的红颜身上,真是造化弄人!

而这种病在今世凌府藏书阁的记载,好像是有提及名字,叫什么来着,凌逸当时翻阅的古籍资料太多,现在让他去回忆一个孤本上记载的病,着实不太容易。

他眉头渐渐蹙起,双眸闭合,冥思苦想。

良久,就在晨儿看着少爷拧着的额头有些心疼,想要帮他抚平时,却见他的额头逐渐平展,便放弃了手中的动作,温柔的凝视她。

玄阴死脉!就是这个名字!

凌逸睁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有名字就好,代表有线索可寻。

既然有名字记载,那么,说不定有救治方法,想到这里,他眼睛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还是得回凌府藏书阁看看才行,幸好离完全爆发还有四年左右的时间,有缓冲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