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五十一章:世子亲事,许家瑶菏

第五十一章:世子亲事,许家瑶菏


老庞赶紧道:“怎么说?”

凌风想了一下,道:“逸儿说这种病咱们家藏书阁里有记载,好像叫玄阴死脉,还说指不定里面有治疗或者缓解的方子,让我们留意一下。”

老庞一脸正色道:“此为要事,我是亲自着手去查看,全力查找。”

凌风缓缓点头,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未来儿媳,他很是上心,因为从两名暗卫的描述中可以得知逸儿很喜欢那女子,为了不让儿子失望,他必须全力去做这件事。

老庞看了一眼凌风的脸色,有些犹豫要不要将那件事说出来,这时凌风的心情估计不怎么好,但是一想这事关

系世子,还是早说为妙,王爷应该不会怪罪于自己。

老庞当即脸色一整,恭声道:“王爷,这里尚有一事关系到世子。”

凌风回神,“直说。”

老庞仔细组织了下语言,道:“王爷可还记得你曾经给世子订了一门婚事,是丽城许家的。”

凌风一愣,拍了下脑袋,“是有这么回事,你说这个干嘛,怎么,许副将反悔了,还是他女儿反悔了?听说逸儿武功废了不想嫁?要退婚?”

老庞被凌风的连珠炮轰得愣神,片刻后道:“不是啊,不是要退婚,是要催婚!”

凌风本来还在疑惑老许他不是趋炎附势之人啊,他女儿自己也见过,长的不错,性格也好啊,当初见自己时凌叔叔的叫着,对逸儿也很有好感,怎么十来年没见变样变质了?

然后就听到了“催婚”二个字,大脑放空,有些迷糊,怎么反了,不对啊!

老庞见凌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当即解释道:“前几天许家来信说,他们不介意世子没了武功,只要世子待许瑶菏好就行了,而许瑶荷自己又附信一封说她喜欢世子,无论世子变成什么样,她都愿意嫁给世子,这不来信询问世子什么时候娶她?”

凌风继续发懵,“不对啊,那丫头才和逸儿见过一面而已,就这样一见钟情了?”

老庞摊手:“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世子接路程算,再走几天也就到了丽城了,要不看世子怎么处理?”

凌风摇头,直接道:“人家小姑娘既然一片真心,逸儿应该提前知道,趁这会儿逸儿还没到丽城,你让回来的两名暗卫快马加鞭,把信交给逸儿,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老庞点头,“那我去办了。”

凌风挥手,“去吧。”

老庞转身出了客厅,去拿信件了。

凌风一个人呆在客厅,角落里天字号暗卫忠心守卫,凌风踱了几步,眉头微皱,“蔡鼎,杨家,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在我凌家安插了多少眼线!振安,派暗卫去监视他。”

没有回复,凌风似乎早已习惯,坐到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起来。

“另外,让他们把逸儿要的暗器先给铸造出来,让人到时候直接送到凌府分院,派府中最好的建筑工匠去丽城等着。”凌风自顾自的道。

“对了,那群杀手屠戮训练的怎么样了?”

暗影处人影终于出声:“他们训练的非常认真,武功进展也不错,基本上都已经入门,只是由于世子说过可以让他们修习武功,但不能用那些训练方法训练,因此”

凌风微微一笑,“看来都是璞玉,不过逸儿留下的训练方法以及相关递进的教程,你认为如何?”

暗卫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世子天纵之才,那些训练方法的针对性,连贯性,实用性,残酷性让人大开眼界,以此等方法训练,配合武功秘籍,不出五年,他们的成就绝对不比我们暗卫差,甚至更强,因为他们专修的是暗杀之术。”

凌风满意的点了点头,“奇工天巧方面的人才漏洞比较大,也需要你们多费费心,我就不信,偌大王朝,竟然连几个圣手医官都找不来,实在不行,绑也要给我绑回来。而秦先生的那个女弟子”

暗卫直接开口:“墨初染小姐明日即到。”

凌风讶然道:“这么快?”

暗卫没回应,凌风摸了摸鼻尖,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

又抿了口茶水,发现没有要操心的事了,凌风便悠哉的专心品茶。

丽城,许家。

家主许飞宇高坐主位,许夫人坐在旁边,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站在旁边。

不待许飞宇开口说话,大儿子许文彦先道:“父亲,我不明白,若说小妹胡闹,要嫁给世子,我还能理解,可怎么您也”

二儿子许云智一言不发,他没大哥那么冲动,父亲性子耿直,从不趋炎附势,断不会为了和凌家攀亲而让小妹去嫁一个不喜欢的人,尤其是最近还传出世子武功已废,父亲仍然坚持婚约,母亲也很支持,说明父母肯定有自己的考虑,如此冒失询问,惹得父母不快,小妹不喜,会影响他们三兄妹的感情。

扭头看向小妹,果然,小嘴已经撅起,能挂油瓶了,许云智连忙眨眼,向小妹投给一个鼓励支持的眼神,看向大哥的眼神变的怜悯起来。

许飞宇看向大儿子的眼神变得有些失望,许文彦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是自己哪里说错了,可自己的确是为了小妹着想啊。

许飞宇脸色不好看,一巴掌拍在桌上,大声道:“跪下!”

许文彦一个激灵,膝盖一弯扑通跪下,不知道自己哪里惹父亲生气了,母亲也在一旁袖手旁观……

许飞宇饱含怒气的眼神投到大儿子身上,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平时冒冒失失也就算了,以前去逛青楼喝花酒,老子我也没说过你,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我是不是对你太过宽容了,嗯?让你有种错觉,我什么都由着你?老子那是先给你攒着,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冒失闯祸,老子为你挡了多少风雨,现在你还敢对你小妹的事插嘴,对你老子我指手画脚,谁给你的胆子!”

许文彦浑身发抖,以前他老子可是没少揍他,只是近几年打的少了,他有些飘了,可以前的惨痛教训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现在一经唤起,顿感全身都疼。

“啪---”一沓资料外加一张画像砸在许文彦头上,让他更加害怕,以为他老子要动手了。

“自己看,这是老子花费大力气委托庞管家弄出来的,这还是凌王爷念在你老子我是他的副将,两家有可能又可能是姻亲,才默认庞管家给我的。”

许文彦先展开那副画卷,一旁的许云智和许瑶菏也好奇的探头观看。

画上的是一名少年,少年白衣似雪,剑眉星目,长发用金簪微束,独留两缕发丝垂至胸前,韵味更增,气质飘逸出尘,笑容优雅,让人如沐春风,礼仪规范,嘴唇轻抿,眼神温和中又隐淡漠。

许文彦嘴巴张大,有些结巴的道:“他…他是谁?”

“自己看,不识字啊?”许飞宇眼珠一瞪,不怒自威。

许文彦见弟弟小妹也探头欲看,直接念了出来:“画为凌逸,年十七岁,作于世子见其师秦先生时。”

许瑶菏双眼放光,直接把画抢到手,细细的端详,嘴角勾弧,眉眼弯弯,美眸欲化心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