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五十二章:妹夫快来啊

第五十二章:妹夫快来啊


“这就是逸哥哥吗?好好看!”

见小妹毫不掩饰的犯花痴,许云智轻咳一声,提醒她不要在父母面前失态。

许家二兄弟的确挺吃惊,有这般相貌,就算没有世子身份,也可以引得蝶舞蜂迎,听说人家还是练武的,看看人家的身材相貌,再看看自己魁梧的身材,人家世子是翩翩美公子,自己两人…叫大汉吧。

许瑶菏一双美眸依旧紧紧盯在画像上,娇颜红唇几乎要贴在上面,十多年没见,逸哥哥怎么长得这么祸国殃民,自己以后的竞争对手肯定很多,外面可是有很多坏女人的,自己一定要看好逸哥哥,不能让他被其他人抢走。

许文彦继续念资料,“修习烈风花雨典,已臻至二重巅峰,同老师秦先生、侍女晨儿,凌清词前往燕王旧府,欲建为凌府分院,已于二十多天前出发。”

许文彦挠了挠头,“父亲,怎么连修习的武功也介绍给我们,不是说世子武功废了吗?”

许飞宇叹了口气,大儿子的智商真是没救了,连自己都能看出来,“刻意提世子修习何种武功,是在暗示世子的武功,根本还在!”

许文彦猛的抬头,“父亲,你的意思是说王爷故意放出消息”

“打住!”许飞宇见儿子口无遮拦,吓了一跳,连忙出声制止,他有些后悔给这个无脑的儿子说这件事,万一大儿子酒后失言,那这……

许飞宇额头冷汗微现,心中想出一个办法来避免这种可能,当即道:“文彦,为父告诉你,以后你每天对我说五百遍‘世子武功已废’,一天都不能少,听明白没有?”

许文彦见他老子一脸严肃,知道他不是开玩笑,却又想不起来自己哪句话犯了忌讳,反抗又不敢,只好含泪答应,每天五百遍,还是对许飞宇说,想偷懒都不行。

在以后的日子里,许飞宇在儿子吃饭时、睡觉时、喝醉时各种内心不设防的时段提问“世子是否还有武功在身”,得到回答“没有”后满意离开,偶尔有一次说了个“有”,被许飞宇提住一阵暴揍,从此以后,许飞宇和许文彦父子内心里坚信世子武功全废。

许瑶菏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凌逸的武功还有无,她是只听到凌逸要来了,燕王旧府离丽城仅二三十里,如果他真的以后就在燕王旧府建分院,那自己以后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忽然又想起大哥念的好像还有晨儿,凌清词随行,她顿时有些坐不住了,直接上前,将所有资料抢到手中,留下一脸懵逼的许文彦。

一双美眸快速扫视纸张上的字体,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然后就看到晨儿的简介。

她美眸睁大,念了出来:“晨儿,欺是王爷凌风的侍卫和兄弟,早年阵亡,为世子凌逸的侍女。自三个多月以前世子受伤以后,世子性情改变,对她特别温柔。尤其是一个半月前,刺客刺杀世子那晚,世子知道晨儿的可怜身世,直接下令任何人对她不得以下人视之,并为她流泪。两人关系进展很快,常见世子和她牵手搂抱。”

“哗---”

资料纸被许瑶菏捏的发出痛苦的哭泣,她美眸微红,轻声抽咽:“我就知道,逸哥哥那么好,肯定有女孩惦记了,呜呜呜,逸哥哥是我的,是我的。”

她说完后,将资料纸递给二哥许云智,然后用发红的眼眸看着依旧跪地的大哥,忽然上前揪住许文彦的衣领,牙齿轻轻磨着,把他看的毛骨悚然,连忙道:“小妹啊,别激动,你有机会啊,她只是一个小侍女而已,和你抢不过的,大哥我绝对支持你追求世子啊!”

一看小妹这样子就是即将要暴走,他可不想挨揍。忆起以前小时候自己抢了她的一个小玩具,她直接暴走,战力值飙升,差点把自己揍死。

说来也丢人,身为老大,武功没小妹高,自己刚才绝对是脑子抽了才想要管她的事,估计是有父亲在自己身边才没有揍自己。

而现在发现与她有婚约的、她从小暗恋的世子被那个叫晨儿的小侍女捷足先登了,自己刚好又是一个上好的出气筒,不赶紧改口说好听的求放过,非要挨一顿才爽吗?他又不是贱骨头。

听到大哥的奉承鼓励,许瑶菏心情好了点,也就暂放弃了拿他当出气筒的诱人想法,松开了揪住他衣领的手,努力深吸一口气,脸上挂起了淑女的笑容。

许文彦心中哀嚎一声,这个魔女,那啥世子,哦不妹夫你快点来,赶紧把这个古灵精怪的魔女丫头把走,去祸害你吧,咱受不了啊!!

他悄悄跪着挪了几步,离这个危险的小妹远一点,心里长出一口气。

“不对啊!”许瑶菏想了一下,出声喊叫,让许文彦吓的差点趴在地上苟着。

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凡是小妹的事打死自己也不管,唔,不对,等世子来的时候,自己要全力配合小妹拿下世子。

比如制造偶遇,营造二人世界等,反正一定,绝对,拼尽一切要世子把小妹带走,让自己跪在地上求她都行。

“怎么了?”许飞宇问道,对自己大儿子的反应他丝毫不感到奇怪。

别说是大儿子怕她,自己这个家主加父亲对这个上蹿下跳,把家里搞得鸡犬不宁的女儿也是很有心理阴影的。

这次给凌府写信催婚就是女儿的主意,本来对于这种奇葩的事自己是坚决不同意的,严词拒绝了她,然后自己的地狱生活就拉开了序幕。

吃饭吃出来个蟑螂虫子这还是小事,把茅厕的厕纸清走也就咬牙忍了。自己就路过青楼,和熟人打了个招呼,没想进去,结果自己跪了一晚上地板,早晨起来一问是她告诉夫人说看见自己进了青楼。

如果这还能含泪活着,那自己晚上进行饭后运动时,她在外面大声叫喊,差点把自己吓出那啥病时,自己就再也受不了,彻底举手投降,同意婚约女方给男方递催婚信这种千古奇闻。

现在信应该被王爷收到了,稍一联想王爷看到后那怪异的神情,许飞宇就感觉自己的人设崩塌了,形象全设,这种女儿,赶紧嫁出去是好事。

“哎呀,逸哥哥都已经走了二十多天了,怎么还没到?”许瑶菏见父亲问完话后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再次开口,拉回许飞宇的思绪。

“女儿你忘了下了七八天雨,他们的行程自然被耽搁。”许飞宇不敢告诉女儿人家世子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俩有婚约,又有红颜陪伴,那走的就更慢了。

“哦,这样啊。”许瑶菏一提到凌逸,立马就变成淑女形象,让许飞宇暗暗称奇,不愧是一物降一物啊。

一直静默的许云智开口道:“世子既然选择亲自来看燕王旧府,那想必对这个地方比较看好,而建造分院工程量不小,我们是不是应该招募一些工匠,到时候世子一到,就能直接开建了,能够节省不少时间。”

许飞宇目露赞赏,缓缓点头。三个儿女中,也就老二让他省心些,虽然继承他的魅梧,但是知道多听少说,说话必击核心。

见许飞宇点头,许云智微微一笑,而许瑶菏对二哥投一个感激眼神,因为这样的话,逸哥哥能更快在这里安家,她也好名正言顺的去见世子准夫君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