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五十四章:小镇惩纨绔

第五十四章:小镇惩纨绔


凌逸将晨儿清词抱在怀里,笑着道:“老杜粗中有细啊。”

老杜哈哈一笑,“世子观察入微,心思玲玲剔透,人在江湖,小心无大错,何况是事关世子的安全。”

凌逸忽然看到嘉梦面纱下若有若无的幽怨,又看看在自己怀中的二女,心中明了,开口道:“店小二!”

店小二立马赶到:“公子有何吩咐?”

“给我弄一张大一点的桌子,要用。”凌逸淡淡道。

“好嘞,公子您等着。”店小二低着头应道。

不一会儿,一张能坐十个人的桌子顿时摆在凌逸面前,凌逸先拉着二女入座,然后走到嘉梦面前,在她羞喜的目光中轻轻牵起她的小手,将其带到自己旁边,拢月寸步不离自家小姐,自然也跟着入座。

看着老杜和秦先生坐在一桌上,凌逸一拍额头,刚要去将两人也请过来,一道令人厌恶的调笑声响起:

“哟,没想到出来一趟还能遇到这么多极品美女。”

凌逸一皱眉,顺着声音看去,却是一个油头粉面、长得人模狗样的锦衣少年,手持折扇,走路一摇三晃,身后跟着两名家丁,趾高气扬的走进客栈。

那人看都不看凌逸一眼,双目盯着洪嘉梦,继续道:“美人何必带着面纱,不如让本少看看。”说完直接伸出咸猪手欲摘下嘉梦的面纱,眼中射出淫光。

洪嘉梦一动不动,拢月也没出手,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如同死人。

那纨绔见洪嘉梦竟没有躲,心中大喜,一时间手上动作顿时加快。

周围食客看向凌逸一行人的目光隐含怜悯,在荒迁镇上,谁人不知朱大少的恶名?

“砰---”

一个人形抛物线应声飞起,狠狠撞在客栈墙上,木墙都砸出了大洞。

凌逸轻轻抿了口茶水,神情淡然,缓缓收回右腿。

客栈死一般的寂静。

“朱少!”

一个家丁急忙冲向大洞,将那名朱少给拽了出来。没错,就是拽,由于刚才凌逸含怒出手,足足用了二成力道,所以朱少的身体直接嵌在木墙上了。

没有直接踢死他是不想让他死得那么痛快,胆敢调戏自己的女人,不让他尝遍人间酷刑再死去,岂不是便宜他了。

那朱少本来已经疼死过去,现在又被家丁粗暴的从墙里拽出来,又被疼醒了,这一醒倒好,顿感全身无一不疼,后背上扎满了木屑,血液缓慢溪出,骨头不知断了多少,后脑勺也在淌血,不知道有没有撞成脑震荡,口中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吵死了!”凌逸皱眉,漫不经心的道。

另一个家丁指着那个浑身是血的朱少,“你可知打的是谁,他是我们朱家大少朱衡,也不打听打听在荒迁镇谁说了算,赶紧磕头认错,然后奉上那四个女人”

“老杜,先将这个满口喷粪的东西剁了!”凌逸直接打断了那家丁的话,扭头看向老杜。

那家丁如同被扼住脖子的鸭子一般,立刻噤声后退,老杜身体一闪,直接将他摁住,缓缓抽出大刀,然后将目光投向凌逸。

凌逸明白他的意思,温和的对晨儿清词嘉梦说道:“接下来的场面有些血腥,你们转过身去。”

出乎意料,三女同时摇头。

晨儿/顾清词:“少爷/大哥哥,我们既然选择练武,就不应该逃避这些。”

嘉梦:“你认为我作为世家之女,会怕这些吗?”

凌逸含笑点头,还没回应,旁边拢月如同旋风般冲出,将意欲带着朱少跑路另一名家丁截下,一脚将主仆二人踹了回来,那朱少再次晕死过去。

至于那家丁有些惨,从头部撞到柜台处,脑袋直接开了瓢,一股股殷红的血液不要钱似的往外淌,很快将客找的地面染红一大片。

凌逸对拢月的彪悍早有领教,对此没有一点惊讶,倒是晨儿清词第一次见拢月出手揍人,看她如此强大,顿时将崇拜的目光送给拢月。

拢月很是受用,骄傲的一抬下巴,樱唇微勾。

凌逸淡淡一笑,将目光转向老杜,“开始吧!”

老杜等的就的这是这句话,当即手起刀落,血光一闪,让那个满口喷粪的家伙变成了独臂侠。

凌逸摇了摇头,“对于这种出言不逊的东西怎么做,我给你们示范过吧?”

老杜恍然大悟,四女则一脸好奇,双眼一眨不眨的看向凌逸,凌逸无奈道:“看老杜的动作。”

话说对于三女的反应,凌逸还是很满意的,晨儿虽然见那恶奴被斩断手臂时脸色白了一下,但仍坚持看完。

顾清词就不用说了,她在江湖流浪时这种场面见多了,而且凌逸还知道她曾亲手杀死两名杨家的追兵,足以说明这丫头心性之强。

洪嘉梦一脸平静,似乎是早已司空见惯。

此时客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老杜和那名惨叫的恶奴身上。

老杜嘿嘿一笑,将那恶奴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刀背狠狠煽在他的脸上。

骨头崩碎声、牙齿飞出的破空声以及惨叫声合为一股,手段之残酷令客栈中的所有食客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而拢月等四女则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凌逸,他之前可是自己说给老杜示范过。

凌逸轻笑一声,“之前路遇有仇家要截杀我,擒下他们后,其中有个人嚷嚷的我心烦,就给他来了这么一下。”

拢月奇异的看了他一眼,口中啧啧出声,“没想到啊,看你温文尔雅,气质飘逸,竟也会如此暴力。”

凌逸对此不以为忤,优雅的笑道:“对待不同的人,当然要以不同的态度,对敌狠辣无情,对亲人温柔亲和,不好吗?”

拢月没想到他这样回答自己,神情微怔,然后轻点螓首,确实,就拿她自己来说,她在自家小姐面前永远不知什么是生气,而对敌人,她同样从不知道什么是手下留情。

“店家,我要说一些事情,将你们店中的人驱散,没意见吧。”

那掌柜的见凌逸一行人如此凶狠,吓的躺在柜台下面,忽然听到凌逸问自己话,哪敢有什么意见,声音发颤道:“公子随意。”

凌逸用淡漠的眼神扫了一下周围的吃瓜群众,众人看了看老杜手中滴血的大刀,听着耳边传来的惨叫,瞬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见客栈一瞬间清静下来,除了惨叫,凌逸瞥了一跟老杜,老杜用大刀终止了惨嚎声,另一个晕死中去见如来了,倒也算幸福。

“凌家所属,都有!”

“属下在!”

见所有侍卫起立,凌逸嘴角勾勒出一个残酷的弧度:“接下来的话,我希望你们给我记好了,一字不漏。”

“明白!”

声浪滚滚,欲掀房盖。

“嗯?”凌逸忽然发现自己漏了店家和小二。

“邓腾!将店家和小二弄晕,他们要是听到不该听的话,那就只能灭口了。”凌逸看着柜台旁的二人,平静的说道。

“不劳费心,我自己来!”

邓腾将店家用掌砍晕,正要走向店小二时,店小二硬气的喊了一声,直接拿头往柜台上撞,然后二话不说晕了。

邓腾特意察看了一下,确认是真晕过去后,向凌逸点了点头。

洪嘉梦缓缓起身,“洪家所属,跟我出去。”

两人早有约定,关于对方家族的事双方都回避,因此洪嘉梦直接带人出去。

凌逸对她投去歉意的目光,嘉梦微笑摆手,让老杜等人感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