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六十一章:这女儿要不得了!

第六十一章:这女儿要不得了!


许家,客厅。

许飞宇和夫人司景坐在客桌旁,听着下人汇报。

“……大概就是这样了,现在二位少爷和小姐正带着世子往我们这里赶,老爷您看,我们是不是准备”

“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待下人出了客厅,许飞宇“咚”的一声一头砸在客桌上,双手捶着桌面,“坑爹啊!这闺女要不得了!”

一旁的司景也是脸色怪异,想了想,道:“老爷,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东城门出咱们家也就几盏茶的功夫,按时门来算也快了,我们还是赶紧想一下对策吧,免得到时候大家都尴尬。”

许飞宇将头从石桌上抬起,皱眉想了三秒,然后面如苦瓜:“夫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脑子根本就不够用,不如你帮我想想。”

司景:“我也没办法,变都变不出来好不好,唯一的办法就是坦白呗,女儿丢脸总比我们丢脸好,她自己惹的祸自己去担。”

许飞宇:“你这母亲当的…”

司景翻了个白眼:“那你去当个好父亲吧,到时候被坑死,在世子面前抬不起头时别向我哭诉求助……再说了,那个丫头要是真为了我们着想,她就不会夸下海口了,让她也尝尝胡乱说话的后果。”

许飞宇赔着笑:“夫人说笑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让她丢一丢脸,只要她自己不尴尬,我就不尴尬。”

司景对许飞宇这种套路早已习惯,每当他有话说不出口时,就变着法子让自己来说,然后他再义正辞严的拒绝,最后“勉为其难”的答应,真真是够了!

五分钟后。

看着面前豪华的宅院,凌逸一众人反应的平静无比,见识过凌府的堂皇大气,再看许家,也就那回事。

许氏兄弟倒也没有失望,毕竟世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对于区区一座府邸,如果失态了才不正常。

“哈哈哈,世子光临敝舍,让老许我受宠若惊啊!”许飞宇自门口大踏步走出,口中说着文刍刍的见面语。

看见许氏兄弟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许飞宇心中洋洋得意,为了能在世子面前留下个好印象,这句话老许我练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惊呆了吧。

老许满脸期待往凌逸看去,看见的却是一张风轻云淡的面孔,似乎没有感到一丝惊讶。老许看向二个儿子的眼神瞬间不爽了起来,哼,装的真像,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许叔叔,你是我的长辈,不必如此客气的,我更喜欢你像我父亲一样爽快。”凌逸嘴角含笑,他岂看不出来许飞宇的有意练习,倒也挺有趣的。

“呃…哈,世子说的是,是老许我矫情了。”老许挠了挠头,神情尴尬。

“轰!”

雷声再响,雨点变大,也绝了老许继续客套的打算,“世子,雨下大了,由于之前我也不知道你来了,所以没有提前设宴,刚才我已经让厨房做饭了,还请世子降罪。”

老许一边咬牙说出,一边偷偷打量凌逸的脸色,对许瑶菏这个坑爹的女儿怨念更深了,默默无语无行泪。

凌逸轻笑一声,道:“许叔叔说笑了,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凭借父亲余荫苟活的纨绔少爷罢了,说不定哪天皇帝不高兴将父亲爵位一收,我就得流落街头了,一个世子称呼而已,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再说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客套,我们一行人近一个月都是风餐露宿,能得到许叔叔的款待,我都感激不尽了。”

司景自见到凌逸时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心中不禁赞叹其气质之好,又听闻他的这一番话,别人只当是自嘲和谦虚听了,她却听出了另外一层含义,那是一种不甘为人之下的骄傲,称霸天下的野心!

这个世子不简单啊!也不知道女儿跟着他是不是好事。司景心中暗暗想道。

心中正矛盾的司景却听到自己那个说话不带脑子的夫君的声音,“世子说笑了,你放心,皇上拿谁的爵位也不会动王爷的,你担心的情况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哎哟,夫人你踢我做么什,我正在和世子说话呢,嗷,好好好,说正事,外面雨下大了,世子失进来,我们吃饭时再慢慢谈。”

司景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夫君拍死,连配合暗示都不知道,还说出来,这是智商得有多低啊,也不知道他以前打仗怎么赢的,怎么没蠢死……

见凌逸目光怪异的看着自己,司景欲哭无泪,朝凌逸尴尬一笑,然后拖着老许迅速进了府里。

将目光转向身体僵着的许氏兄弟,凌逸打了个圆场:“你们父母亲真是恩爱!”

许文彦/许云智:“嗬嗬,是啊!”

凌逸撑着油伞,转身往马车方向走,行至车旁,先看了一眼头顶上的伞,然后向老杜抬头示意了下,老杜立即会意,从马车上取下几柄浦伞递给凌逸。

凌逸取出其中一把,轻叩秦先生车厢,“老师,我们到许府了,下车吧!”

将油伞自帘子递入,随即将其扶下马车。

对于凌逸的老师,许瑶菏表现的尊重很到位,一番介绍自己,以此拉近关系。

凌逸这边却遇到一些小麻烦,云拢月死活不肯到许家做客,她心中所想凌通自然是知道的,就是不想让许瑶菏占据主场优势罢了。

凌逸费了一番口舌,再加上晨儿嘉梦好言相劝,云拢月才魅力强下了马车,看向许瑶菏的目光依旧不善。

许瑶菏回瞪过去,不过她的关注点却已不在云拢月身上,而是紧紧凝视着一身白衣的嘉梦。

嘉梦依然面戴轻纱,气质高贵大气,看向凌逸的脉脉目光让许瑶菏感到了极大的威胁。

这就算了,可之前那个让她咬牙切齿嫉火中烧的绿衣女子在嘉梦面前竟然扮演的是侍女角色,见她笑意盈盈的为嘉梦撑着油伞,许瑶菏内心升起了一股极大的挫败感,自己竟然输给了竞争对手的侍女,太失败了!

至于晨儿这个站在凌逸身后的温柔女子,许瑶菏没有太过关注,殊不知,在以后的岁月,被她忽视的晨儿却成了她最大的情敌,没有之一。

老杜留下几名侍卫看守马车,然后带众人随世子一起进入许家。

众侍卫立于客厅门外小声的说着话,凌逸携四女和许家人坐于客桌旁边。

许飞宇指着许夫人,道:“犬子和小女想必世子已经了解,这位是我夫人,司景。”

凌逸微笑起身,拱手道:“晚辈凌逸,见过许夫人!”

司景自不会将凌逸当作普通少年,连忙躬身回礼。

凌逸看了一眼身旁坐姿优雅端正的四女,微笑道:“既然许叔叔先行介绍,晚辈岂会失礼。”

分别拉过晨儿和清词,开口道:“这两位是晨儿和顾清词,都是我的未来的妻子!”

妻子?

许飞宇和夫人司景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底的惊讶。

要知道,妻子这个称呼可不是乱喊的,在大家族中更是正妻的代称,放在凌逸这里,妻子就是王妃了。

夫妻二人看向晨儿清词的眼神顿时就不同了,这是身份的转变,原以为只是侍女或侍妾,谁知是正宫,简真是鱼跃龙门,女儿的地位岌岌可危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