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六十五章:二女交谈,世子探李

第六十五章:二女交谈,世子探李


“但是无论是凌逸还是你我,我们都不能退,必须去争,对于我们这些大家族中的人来说,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而是万劫不复!我们的出身就决定了我们必须去争,去斗。”

“可能你会对江湖上传闻凌逸武功尽废感到不解,但是我能肯定这就是他间接放出用来迷惑世人的,如果不这样做,他很可能就会死。”

云拢月秀眉紧蹙,偏过螓首:“为什么?”

她一直不明白,凌逸明明拥有那么高的武功内力,却几乎没有在她面前动用过,如果不是那个雨夜自己负气奔走,他追赶自己时暴露了修为,恐怕自己就和世人一样,轻信了那些传闻吧,毕竟这是由凌逸父亲凌风亲口说的,光凭离王的身份就能让质疑的人闭嘴。

洪嘉梦从床上起身走至窗前,身体前倾,透过薄帘看着外面漆黑的雨幕:“如果他不隐藏武功,这大夏的皇帝就该坐卧难安了。”

云拢月闻言愣了一下,想了想,稍微迟疑了一下:“小姐你是说如果他不隐藏武功,大夏皇帝就会派人杀……”

洪嘉梦将窗户微微打开一条缝,伸出如玉素手,任由窗外飘来的雨水打湿:“这就是皇家!皇帝不可能任由凌家壮大的,手握重兵本就惹人猜忌,再加上藩王身份,凌逸若再表现的足够优秀,呵呵……”

云拢月在房中走来走去,脑中不断回放着凌逸或淡然或微笑的面容,手指不自觉的握紧:“我们都是一样的……”

洪嘉梦将手从窗缝中抽出,轻抚着窗沿,慢慢将身体转靠其上:“那可不一定,我这个准夫君所图的可不仅仅是自保,而是……”

云拢月目光一闪,却没有接话,只是脚步顿了一下,看着烛火发出的昏黄光芒,紧抿着红唇。

洪嘉梦看着沉默的云拢月,知道她在思索,该说的已经说完,具体怎么做还得看她自己。

洪嘉梦自知时日无多,有心替这个好姐妹找个好归宿,跟在凌逸身边总比一辈子困在自己家族当个侍卫强,但是现在看来她还在犹豫,自己也不好强人所难,让拢月自己去选择吧。

外面的寒风顺着窗缝吹了进来,洪嘉梦感到有些冷,紧了紧身上的白裙,将窗户关严,又走到仍在思索的云拢月面前,用温暖的右手抚平她微蹙的眉毛,拉着她重新坐到床边,柔声道:“不必多想了,反正时间还长……你再多考虑考虑也不迟……外面比较冷,先睡一会儿吧。”

云拢月轻轻点头,额头舒展,微微弯腰将绣鞋脱下,拉过送来的新棉被,将娇躯盖过。

洪嘉梦见到这一幕温婉一笑,犹豫再三,将身上白裙轻柔褪下一层,赤着玉足也钻进被窝,里面隐约传来云拢月的惊呼声,洪嘉梦阖上有些迷离的眼眸,安然入睡,外面有侍卫站岗,屋内又有拢月这个高手在陪,很安全呢。

---------

凌逸房间。

凌逸继续消化完许飞宇所带来的信息后继续打坐修炼,无论这世道如何,增强自身实力总归没错。

但修炼了不到一刻钟他便停下睁开双眸,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不静何以练功,慢慢的从床上起身,仔细聆听窗外的雨声风声雷声。

良久,凌逸拿起放在桌上的长剑,长剑清亮如水,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烁着银光。凌逸换了身黑衣,以黑巾蒙面,提起长剑便打开房门,一眼便看见正在站岗的老杜。

双目对视,老杜一脸懵逼。

片刻后,老杜眼中的迷茫化为锋利:“你是谁,怎么会在世子的房间?”

凌逸淡漠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老杜很快醒悟过来,这眼神太熟悉了,连忙道:“世子恕罪,属下一时眼花,不过世子怎么这么打扮,黑衣蒙面的,是要出去?”

凌逸踏地无声,出了房门,两手抱剑将身体倚在门上:“是要出去做一些事……你们就不用跟来了,以免误事……给我找一份丽城的详细地图过,一盏茶内搞定送过来,能做到吗?”

老杜二话没说直接去办,既然世子不想说,那就只管去做,反正丽城内应该也没人能伤到世子。

接过气喘吁吁跑来的老杜手中的地图,凌逸大致扫了几眼,将地图塞入怀中,身体化为一道流光飞身离开了许府。

听到不远处许府侍卫传来的叱问声,老杜无奈的摇摇头,准备去和许家家主说一下,以免因为误会发生冲突。

凌逸一身黑衣,按照地图上的线路,在交叉的巷道里闪掠而过,雨水很快打湿了他的衣服,但他毫不在意,他要借助这场雨去探清丽城内的势力布局,比如这次查探的重点就是与杨家有密探关系的李家,以及比较神秘的张家。

对于张家,凌逸一直怀疑是皇帝赵承基的人,这次正好一齐解决。

约莫疾行十分钟,凌逸的身形自一节幽仄巷道口浮现,目光往右方瞥去,一座豪华府邸坐落在宽大街道处,府邸大门上方印着一块匾额,李府二字更是用鎏金浇注,端是财力雄厚无力。

由于雨下得很大,门口的侍卫全部蜷缩在大门角落,口中时不时咒骂着天气,凌逸一手扒着巷道拐角的青砖,眼神淡漠的看了那二名门卫一眼,紧了紧手中的长剑,本欲一剑抹杀,但又想了想,右手一翻,两根银针出现在手中。

两道悄无声息的寒光闪过,那两人头一歪,不出意外的气绝身亡。由于两人身体靠坐在门上,他们的死亡并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凌逸飞身移至大门处,看也没看那两个死人,轻轻推了一下大门,惊讶的发现大门里面竟然没有被锁上,真是对自家实力够自信。嘴上鄙视,凌逸心中却是一凛,这证明李家里面的确有高手坐镇,就是不知道和老杜的实力相比怎么样。

轻轻将大门推开一道缝隙,凌逸大致看了一下府内的布局,并将里面的站岗侍卫的位置气息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又将大门合好。

扫了一眼地上死去的两名侍卫,凌逸想了一下,俯身将两根银针收回,将其尸体拖入巷道。

淬毒银针是他的专属暗器之一,不能留给敌人,万一对方根据这条线索锁定到他的身上,那事情可就好玩了,所以他绝对不会给对方一丝一亳的机会。

四周寂静无声,唯有雨滴砸落在地面墙上发出的啪嗒声,这种天气,能够洗去人身上带的气息,最适合暗杀了……

将手中长剑收回剑鞘负于背上,凌逸右脚重重踏在地面上,在雨声的掩饰下飞身上了李府高墙,落墙无声,如同鹰隼一般的眼眸扫视了下方院落,发觉一队侍卫巡逻而来,离他所待的院墙仅余十米,借着雨幕的遮挡,凌逸的身体当即化为一道黑影,迅速在墙沿上掠过,直至见到一株葡萄攀墙成架,心中一动,将身形藏至其阴影处,凝气屏声,纹丝不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