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八十四章:幸亏这个世界还没有高根鞋

第八十四章:幸亏这个世界还没有高根鞋


“公子缘何杀人?”见三个出去试探的下属已经“阵亡”,夏本叹了一口气,向前走出一步,心中哀嚎,咱就是这样的命。

凌逸略带惊讶的看了夏本一眼,觉得这人还有些胆量担当,刚才他还在后悔是不是玩过了,万一吓得城卫军不敢开口,他的计划还怎么实施下去,幸亏这里还有个敢出声的人。

夏本一脸忐忑,因为凌逸只是望着他一言不发,脸上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愈加增大他的压力。

他强行控制着身体肌肉,不让他们抖动,自已下属已经够丢人了,他自己好歹给城卫军挣个脸面。毕竟每个大城的城卫军都是隶属于皇城总司,代表的是大夏皇城直属亲卫军队的颜面,不能太怂的,起码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能弱了底气,至于他自己心中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你,还不错,有点勇气,能上战场。”凌逸说着夸赞的话,其他跟随夏本一起来的城卫军们,像曲五等人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凌逸的话就像是尖刀一般狠狠刺入他们的心窝,这不明摆着说他们贪生怕死,是不堪大用,连战场都去不得的酒囊饭袋吗?

偏偏他们还反驳不得,因为他们都仅仅只是刚接触武功的皮毛而已,修炼的武功秘籍还是最低级的那种,实力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点,估计连刚修行不到一个月的晨儿和顾清词都打不过。

平日里,依靠人多势众和朝廷直属这个名头威震一下江湖人,要是真到了战场,在双方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估计就是炮灰。

夏本尴尬的笑笑,摸了摸鼻子,目光瞥向远处的树林。

“至于为什么杀他们,杀人,需要理由吗?”凌逸捏着云拢月的纤荑,时而挠挠手心,时而十指相扣,玩的不亦乐乎,漫不经心的说道。

云拢月要气死了,大庭广众之下手拉手就算了,还花样众多暧昧不断,瞅准凌逸脚的位置,狠狠踩了上去,同时用鞋尖转了几下。

凌逸嘴角微抽,眉头冷汗欲沁,是疼的。心中想到,女人果然都是记仇的,云拢月的性格更是如此,想让她忍气吞声被自己戏弄那是不可能,踩踏自己那几下更是用上了内力,不过,幸亏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高根鞋,否则的话,自己就有罪受了。

凌逸这边被踩的差点逼格尽失,而夏本也是一脸无可奈何,这位公子绝对有背景,不然也不会如此平静的说出“杀人还要理由吗”这样的话。

“那还请公子告知你的身份名字,也好让小的回去复命。”夏本是不打算掺和这事了,该怎么处理,还是让上级头疼去吧。

“知道你也是为了混口饭吃,我就不为难你了。”凌逸善解人意的说道,随手从腰间摸出一块令牌,丢给夏本。

夏本有些受宠若惊,手忙脚乱的迅速接过,将令牌拿在手中细细端详。

令牌为玉制,整体呈现为六棱形,顶端有一孔,内穿华美流苏,一面绿水荡漾,白云流飘,龙飞凤舞的镌刻着“幽情逸韵”,一面风沙漫天,孤城伫立,无字,正中心一枚玺印图案盘踞。

看到这枚图案后,夏本脑中“轰”的一声,如同被天雷击中,哆嗦着手臂,双手捧着令牌,腰部不自觉的弯起。这枚玺印图案就算放在大夏都没有几人不认得,在雍州境内更是家喻户晓,大夏开国皇帝亲赐给老离王的玉玺上印的就是这枚图案。

如今离王王位仅传下一代,可皇位在短短两百多年已经更替十数次,所以先皇赐下的东西,就算是当今皇帝也得躬身迎请。

玉玺是离王身份的象征,掌握在离王手中的三十万大军,要想调动不仅需要皇帝的调令,更要有离王玉玺,这一传统已经延续数十年。

所以玉玺上的图案基本上是个雍州人就能认得,当然,没人胆敢去仿制,找死也不是这种找法,凡是试过的,直接等同盗窃皇玺,诛九族夷十族的。

凌逸手中的令牌是走之前凌风给他的,说这是凌逸身份的象征,凌逸当时还好奇的问了一下为什么刻上“幽情逸韵”,凌风解释了半天才让凌逸听明白,大概就是希望凌逸深沉一点,做事不要太过冲动,盼望凌逸超凡脱俗,饱读诗书,培养雅韵等等。

凌逸听后一脸语重心长的劝诫老爹,让他多读读书,识识字,解释个成语就得半天,有点不像话。

凌风黑着脸给了凌逸一脚,恼羞成怒了,瞪着眼,踩着桌子,指着凌逸,大声控诉着,自己被秦先生逼着读书也就算了,人家是自己以前的老师,惹不起,可如今你作为儿子也来凑热闹是什么意思,让不让我活了?

说话间吐沫星子纷飞,言语中饱含血与泪,最后可能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威严,装一下,来了句如果不是看在秦先生年龄大了,他早就如何如何云云。

结果该凌风倒运,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之时,眉飞色舞扬眉吐气之时,秦先生面无表情的出现在凌风身后,静静的听着凌风的口嗨。

凌逸很同情父亲,怕他死的太惨,拼命向凌风使眼色,可凌风已经进入状态,沉浸在自我的世界,对凌逸的暗示视而不见。

凌逸为父亲默哀一秒钟,然后和秦先生一起,笑吟吟的望着凌风的作死表演,甚是期待凌风扭头发现秦先生站在他背后时,脸上的表情变化。

结局嘛,自然没让凌逸失望,当凌风终于说完,心中舒畅无比之时,秦先生拍了拍凌风的肩膀,凌风僵硬转头看到秦先生时,天知道当时凌风是多么想死,惊讶,惶恐,惊悚,干笑,嘴巴张的能塞鸭蛋,口中发出一声似女子的吼叫,好像被数名大汉包围的可怜女孩。

之后的事,凌逸就不知道了,他总得给老爹留点面子,想来老爹也不太好过。

有了这令牌,不说在大夏全境,起码在雍州和皇城这两个地方,他自己或者凌家的敌对势力就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他,只能用暗杀下毒之类的下三滥手段,只要小心一些,他中招的可能性很小。

他将身份令牌交予夏本手中察看,目的有二,一来就表明他到丽城了,让敌人好来报仇嘛,二来假借丽城城卫军之口,宣传离王世子无故杀人的霸道纨绔行为,至于会不会暴露他的实力,他没有担心,就算他武功废了,收拾几个地痞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不怕被人怀疑。

对于离王玉玺的调兵作用,凌逸对此倒是不太在意,他从未将父亲凌风手中的兵士全部算作自己的力量,或者等时机成熟,他有逐鹿天下的资格了,找机会暗杀了大夏皇帝之后,可以借机掌握,现在嘛,暂不考虑。

在凌逸的想法中,在日后争霸天下进程中,他要走精兵路线,宁缺毋滥,亲卫一万人左右即可。麾下的杀手负责去刺杀敌方重要将领,剩下的也至少是以一抵十或以一抵百的好手,再加上合击之术,足以让他们在战场上掀起血雨腥风,纵横驰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