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八十五章:夏本

第八十五章:夏本


“小人丽城卫队小队长夏本,见过世子殿下!”

夏本手捧令牌,一面躬身抱拳行礼一面移动脚步,迅速行至凌逸身前,动作熟练无比,一看就是练习过无数次的。

此时夏本反而放宽了心,离王世子身份尊贵,不会和自己这些人过不去,至于血剑堂死的人,那肯定是白死了,在雍州这片地域,给血剑堂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凌逸动手啊,那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嘛!

凌逸接过令牌,随手系于腰间,和夏本摆了摆手,携云拢月飘飘洒洒的离去,徒留一群旁观者风中凌乱,惶惶不可终日。

夏本一直保持着躬身姿势,直到凌逸越走越远脱离在众人的视线,他才抬头挺胸恢复,大踏步走至曲五三人身前,挨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感叹道:“血剑堂栽的不亏!”

曲五有些结巴:“老…老大,那位公子真是世子殿下?”

夏本道:“如假包换!”

“可,可你反凭那块令牌就敲定他的身份,是不是太…太武断了些?”

“屁话!说话带点脑子行不,省的以后丢我们城卫军的人……昨天得到消息,离王世子自东城门入的丽城!许家兄妹亲自迎接的!”

“那万一是有人冒充世子……”

“咣当!”

曲五头上挨上一巴掌。

“猪!猪都比你聪明,你知道吗?先不提那令牌有没有人敢伪造,就看世子那容貌,那气质,那实力,那眼神,是一般人能模仿得来的?嗯?一般人能仅凭气势和眼神控制全场,让你差点吓尿?”

“我没尿……”

“还顶嘴!反了你了!平常也没见你这么多问题!”

“我这不是发表一下意见嘛……呃,老大你别瞪我,我还有个疑问,世子的武功不是废了吗,那怎么还能轻而易举的杀血剑堂的人?”

“哎,你真是一根筋直到底,怪不得你那个妻子总是说你……你难道不知道离王世子内外兼修?虽然内力武功没了,但要收拾几个血剑堂的杂鱼,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人家世子是刀林箭雨中闯过来的,覆灭在他手上的山贼团伙,死在他手中的好汉英雄不计其数,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如果要是摞不过那个叫任泽的才是怪事!”

一旁的众人默契的保持安静,耐心的倾听夏本的讲述,心中波澜顿起,哦,原来那人是离王世子啊,怪不得那么霸气,那么厉害!离王世子还有如此辉煌荣光啊,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哇,世子实力这么强啊,还内外兼修!

众人的好奇心彻底被勾了出来,一时之间,纷纷将鼓励的目光投给夏本队长,夏本原来只是想让那个比猪还蠢的曲五相信自己的话,毕竟好不容易能在下属面前装上一回,机会难得啊,后来逐渐发现四周一片沉静,数十对灼热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夏本很享受这样的一幕,讲的更加起劲了,唾沫星子纷飞,几乎是手舞足蹈,该说的不该说的,知道的不知道的,一股脑的倾倒出来,编故事嘛,谁不会啊!

他夏本何时有过这般高光时刻?接受众人的鼓励,赞叹,钦佩的注目礼,而不是往常的谩骂,讽刺,鄙夷,这种感觉太爽了!

于是乎,什么离王世子六岁打死野猪,八岁铁头碎砖,十岁调戏侍女,十二岁逛青楼楚馆等等这样无厘头的事情也被顺口说了出来,众人听得如痴如醉,惊呼不断,交头接耳的讨论,对世子的强悍早熟敬佩不已。

当然,不是没有人质疑夏本,认为他在哗众取宠,可是大家也没有在意,只都是听个热闹,乐呵乐呵,没必要较真的。

“……我这里还有个关于世子名字的隐秘,知道的人可不多,我这个兄弟一直在询问我是怎么凭借那块令牌就断定那人是世子的,现在我就趁这个机会告诉他,也让大家听听!”夏本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讲述,周围的人也在起哄叫好,让夏本快点分享。

夏本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衣领,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正待开口讲述,忽然人群中有人嗤笑几声,似是在嘲笑他,夏本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拉长了脸,皱眉望去,却找不到人,只好作罢,朝人群拱了拱手,道:“我讲的这些,诸位信则有,不信则无,想听便听,不想听亦可离去,没人强迫你必须去听,如果是有人不满意我将路堵住了,那我更要笑了,我和兄弟们只有十来个人,是大家自发聚拢在我跟前听我讲述的,对不对?”

众人有颔首认同的,有不置可否的,亦有暗自不屑恼好的,但总归是没有人再出声拢乱,在场数十人的势,没有人乐意独自面对。

夏本突然心有感悟,他从众人眼中看到了认可,细想之下,他的那一番话是站在多数人立场之上的,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这是一股大势,刚才嘲笑他的人不敢再出声,是因为他在害怕,害怕与大势对抗,害怕成为众矢之的。

夏本突然明白他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了,他要融入丽城百姓的势,站在他们的立场,从他们的利益角度考虑解决问题,像以往那样处理事情,背负骂名遭遇千夫所指不说,那些大家族中人还把你当作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里外不是人,活的太累了!索性改变一下,或许能活出一条新路。

夏本不知道,就是这一刻心的转变,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平凡的命运得到逆转,日后更是和凌逸有了更多的交集,成为凌逸手下的一个可靠的狗头军师,为凌逸席卷天下出谋划策!

有了新想法,夏本看向周围众人的眼神也变了许多,正色道:“不论大家相不相信,我与你们说的,是真事!世子的令牌一面是碧水流云,上刻‘幽情逸韵’,其中的‘逸’字便是世子名字的出处!‘幽情逸韵’源于离王王妃,她希望世子的性格能够深沉静谧一些,不要太过冲动暴躁,同时饱读诗书,培养雅致情趣!”

众人在听夏本说到离王王妃时脸色皆是一正,身体挺直,闭口不言,现场气氛陡然一凝。

不只是因为离王的威势,更是因为离王王妃的人格魅力,她值得雍州人的尊重,除非是对凌家有深仇大恨的人,否则绝对不会言语侮辱王妃,在雍州,若是有人胆敢言语冒犯,无论有心无心,什么别说了,赶紧抱头蹲防护住要害,否则愤怒的雍州百姓会将你撕成碎片的。王妃就是如此深得民心,就算是大家族中,对这位女子也抱有不小的尊敬。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就不说了吧,大家理解一下!”夏本的神色有些奇怪,眼中有怅然,有向往,也有点点的恨意,他,也有故事!

众人皆善意的摆了摆手,理解万岁嘛,看夏本的神色,就知道这事有可能是人家的伤疤,场中人大多是城中百姓和过往商人,都不是大奸大恶之辈,没有揭人家短处的想法。此事过后,场中人看夏本顺眼了不少,连带着日后他在丽城的骂名都少了许多,也让夏本更加坚定了开启新人生的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