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极品世子 > 第八十六章:擦唇而过

第八十六章:擦唇而过


凌大少爷携云大美女不紧不慢的顺着官道前行,凌逸并不担心会跟丢那个少年,事实上,对于他们这些内力高手而言,只要不是遇到雷雨天,那短时间内追踪一个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那少年身上散发的气机波动,就是黑夜里几百瓦的大灯泡!

关于卓姓少年的事,凌逸并没有询问血剑堂的那个乌健仁,甚至他都不知道少年的名字。对于自己未来的手下,凌逸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使两人之间产生隔阂。

一路上,云拢月不停询问凌逸,问他为什么如此看重少年,凌逸却总迎笑而不答,气得云拢月想一拳打在他那张笑脸上。

“嘭!”

云拢月一脚踢飞路边的一颗石子,樱唇微微撅起,气鼓鼓的抽回自己的柔荑,站在原地不走了。

凌逸笑了笑,不搭理她,兀自一个人继续前行。

“喂!你是不是人啊?人家辛辛苦苦的来陪你,你倒好,不领情也就算了,还不理我,你信不信我揍你?”

云拢月见凌逸越走越远,丝毫没有等自己的意思,憋不住了,美眸中火焰跳动,拳头紧捏,大有一言不合冲上去的态势。

凌逸依旧没有停下步子。

“啪嗒!”

闪过身后袭来的一拳,手掌闪电般上抓,凌逸牢牢控制住云拢月的皓臂,十分无奈的道:“我说,你的脾气该改改了,不然以后谁还敢娶…”

“咚!”

再次接过云拢月的一记横踢,凌逸脸色有些古怪。

“松手啊!混蛋!”

云拢月羞愤欲绝,她…现在的姿势着实不雅,右臂和左腿被凌逸一手一个捞住,挣都挣不开,心中追悔莫及,和这个禽兽比什么力气啊,这下好了,偷袭没成,人还被制住了。虽然知道凌逸不会拿她怎样,可…丢人啊!还好这里距离燕王府旧址很近了,没有人烟,不然云拢月会跟凌逸拼命!

“不玩了吧!”凌逸转头,对云拢月笑吟吟的说道。

“唔唔唔!”云拢月美眸睁大,俏脸红霞遍布,另一只手用力的拍打凌逸的肩膀——由于两人贴的很近,凌逸转头时几乎是擦着云拢月的红唇。

“呃,意外,纯属是意外。”凌逸慌忙将头偏转回去。

嗯,又是擦唇而过。

云拢月快哭了,不,已经哭了,泪珠划过脸颊,无声而泣。太过分了,你绝对是故意的,就算,就算是我也喜欢你,可你,你,想亲就光明正大的,用得着这样吗?人家又不会不同意。

凌逸见不得女人落泪,尤其是自己的红颜,当即放下云拢月的纤腿,同时为了防止她摔倒,身形一转,将云拢月的身体往自己怀中一带,如瀑秀发拂过,云拢月仰躺在凌逸的右臂,泪珠点点撒落空中,惊喜的光芒出现在云拢月的眸中,长长的睫毛颤动,云拢月闭上了眸子,双手紧搂凌逸的腰部,享受着心中的温暖。

凌逸自然不是不解风情之人,见到云拢月如今的神态,哪里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心中的某根弦被拨动,凌逸下意识的紧了紧手臂上的力度。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不想破坏这份气氛。

凌逸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举动,两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态,一动不动。

时间如指缝间的流沙,不知不觉中流淌,搂抱的两人已经分开,云拢月抓着自己顺到胸前的秀发,无意识的缠绕着纤指。

“喂!”云拢月忽然开口,美眸直勾勾的盯着凌逸,俏脸似笑非笑:“刚才抱的舒服吧,那又是谁说的,以我的脾气,以后谁敢娶我的?”

凌逸知道云拢月的性格就是如此,羞涩只是昙花一现,豪迈娇蛮才是主流,但他心里也是充满异样和自豪,因为她的羞涩一面,只对他绽放!

想到这里,凌逸不禁微笑道:“是我说的没错,以后的确没人敢没娶你,因为”

凌逸眸含侵略的光芒,将云拢月看的心中一慌,螓首垂下,然后就听到了凌逸霸道的宣言:“你是我的人!”

“噗!”

让凌逸郁闷的是,这霸气的言语,没有让云拢月感动,反而引来她的笑容。只见云拢月上前一步,一手勾住凌逸的脖子,逼他与她对视,一手挑起凌逸的下巴,微张红唇,吐气如兰的道:“凌逸弟弟,不要忘了,姐姐可是比你大的哦,明明是个小屁孩,还说这种话来,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凌逸:“……”

凌逸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云拢月娇蛮的一面,羞涩的一面,以及现在作妖的一面,统统被自己见到了,这位姐姐不会是有人格分裂症吧?还有,竟然叫我小屁孩,虽然你确实比我大,但前世加今生,我妥妥的大你一辈好不?

凌大少爷心塞了,面无表情。

“哎呀,凌弟弟别哭啊……瞪人家干什么,我知道你在心里哭呢!别气了,姐姐亲你一下!”

话音刚落,一抹柔软温润的触感在脸上浮现,一触即分,根本不给凌逸躲闪和回味的机会。

云拢月很满意!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唇彩留在凌逸脸上后,唇瓣勾起的弧度更弯了。

“我们是不是忘了还有正事要办?”凌逸知道云拢月画了绛彩,抬手擦去痕迹。

“唔,好像是的!你会不会认为是我无理取闹,耽误你办事?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你一直在卖关子,不理我,露出那么欠揍的笑容,甚至想要丢下我自己走……”

“拢月,你是不是感觉我露出平静,淡然等神情时,是在装x,很欠?”凌逸沉吟了片刻,没有回答云拢月的问题,反而问了她一个问题。

“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你深沉,那样让我感到不真实!”云拢月不假思索的回答,这是她一直在心中积攒的问题。

“拢月,有些话不合还在这里说,我们去那里吧!”凌逸一指不远处的一座破旧建筑,那就是燕王府旧址。丽城周围方圆三十里,除了零星的几个村庄,就剩它了!

“啊?不找那个少年了吗?”云拢月虽然想快点听凌逸的回答,但是也知道此行的正事。

凌逸微微一笑,“你细细感应一下他在哪里,这少年啊,智慧不低!”

云拢月眨了眨眼睛,她之前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凌逸身上,也就没有在意那个少年去哪儿了。之前一直询问凌逸那少年的事,也只不过是想多和凌逸说说话,以及掀开他的神秘面纱罢了。内力催动,心神沿着少年的气息一路延伸,最终停在凌逸所说的燕王府废墟。

“那还真是巧了!正好两件事一起办!不过你说他聪明,我倒是真看不出来。”

的确,凌逸和云拢月两人前方有两个分叉口,正前方仍是笔直的官道,左方是一片小树林,里面遍布枯黄的杂草,右边,则是一条小路,路的尽头就是燕王府废墟。

凌逸单手负立,衣衫飘飘,面色平静,嘴角含笑,目光穿过距离,最终落在废墟下方。

云拢月“切”了一声,心里虽然承认这样很飘逸,很潇洒,很吸睛,但是潜意识里认为凌逸还是在装,不由开口道:“又开始装x了,这里又没别人,你装给谁看啊?”

凌逸:“……”

凌逸打了个摆子,笑容僵在脸上,心中浮现一个个问号,我有吗?明明是想增加说服力的,睿智一点不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