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慕白妍寒湛衡 > 第八十二章 是因为戒指吗?

第八十二章 是因为戒指吗?


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慕白妍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本来以为这么多年来,她见过的风风雨雨也不算少,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她眼前就这样消散,竟然是这种难受的感觉。

尤其是她根本不能做些什么,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慕白妍决定有些窒息。

“没事儿吧。”

这时候慕白妍才想起来,她还在寒湛衡的怀里。

可能寒湛衡也被这吓到,语气格外温柔,慕白妍对上寒湛衡漆黑的眸子,眼神里尽是心疼。

“寒湛衡,那里边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啊。”

虽然慕白妍从医许多年,见过伤病人员不算少数,可是每次慕白妍都能拼尽全力去挽救,不说手术成功率成达到百分之百,至少每次的抢救慕白妍都能做到问心无愧。

唯独这次,明明慕白妍可以把那个保姆拉出来的,可是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她却犹豫了几秒。

“不怪你,乖。”

慕白妍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靠在寒湛衡的怀里,有一种莫名的心安。

“回家吧。”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慕白妍每次回家,潜意识里都是寒家。

“嗯。”

点了点头,慕白妍看了眼儿身后熊熊燃烧的大火,手里紧紧的攥着刚刚从那个男人身上拽下来的扣子。

这枚扣子是刚刚那个男人趁着她不注意准备逃走的时候,慕白妍从那个男人胸前扯下来的。

一路上,车内寂静无语。

刚好的身子被这样折腾一番,慕白妍只觉得更加心身疲惫,进门的时候差点摔倒。

“哟,慕医生回来了,还这么不小心,别摔着了。”

可能是看到她这样一副落魄的样子,慕可儿脸上的开心丝毫不加掩盖。

不过慕白妍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和慕可儿说话,头也是晕乎乎的。

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个觉。

“小心。”

上楼梯的时候,慕白妍不小心被楼梯拌了脚,紧跟着慕白妍的寒湛衡眼疾手快的揽住了慕白妍纤细的腰身。

“慕医生,你太累了。”

谁知道下一秒,寒湛衡直接把她拦腰抱起。

顺着寒湛衡的力道,慕白妍的头朝慕可儿站的那边倾斜了点儿,正好看到慕可儿满眼中的嫉妒。

“寒先生,这不太好,我”

虽然看到慕可儿眼神里尽是怨恨和嫉妒,慕白妍心里当然开心,不过

慕白妍并不想让寒湛衡因为戒指,而这样特殊对待她。

一个人如果一直没有依赖,那么一个人可以过的很快乐,一旦那个依赖出现之后,这个人接着就会变得贪婪起来,只希望那个依赖能一直被依赖。

而慕白妍现在正处于这种被动的局面里,每次寒湛衡总是这样温柔的对她,都会让慕白妍出现一种错觉。

出现寒湛衡就是她的依赖这种错觉。

可是慕白妍不敢再赌一次,五年前的教训足以让她记一辈子。

更何况寒湛衡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就算是这样温柔对她,也不过是因为那枚戒指而已。

“闭嘴。”

寒湛衡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慕白妍窝在寒湛衡的怀里,就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狐狸。

“好好休息。”

说完,被放在床上的慕白妍映着外边照进来的月色,看到寒湛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寒湛衡。”

见到寒湛衡准备转身离开,慕白妍下意识的叫住了他。

“嗯?”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嗓音总是有一种吸引人的磁性,虽然说她慕白妍见过的男人也不少,只不过像寒湛衡这么完美的绝对是头一个。

“你你怎么在那里?”

当时慕白妍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保镖去哪里,更何况当时慕白妍跟着保姆走的时候,一路上弯弯曲曲,她都差点跟丢,怎么寒湛衡那么快就能找到那么偏的位置。

“我的每件衣服,都有一个微型定位仪。”

说着,寒湛衡指了指衬衣上的第二个扣子。

原来是这样。

不过这个男人未免也太闲了,居然在衣服上还放这么个玩意儿。

“你一个大男人,还放这个东西,是怕自己丢了吗?”

不过幸亏有这个东西,今天晚上寒湛衡才算及时找到她。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慕白妍也没把握,当时冲动的她会不会真的冲进那大火里。

“是。”

寒湛衡的回答让慕白妍觉得好笑又有些惊讶。

好笑是因为看到寒湛衡这么大的男人,居然害怕跑丢,惊讶是因为这个男人居然还一脸认真的承认。

“当年我父亲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失踪的,被找到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如果当年我也能这么心细的把每件衣服都装上这个定位仪,或许能早点找到我父亲,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

还是头一次听到寒湛衡说这么多字。

慕白妍抿了抿嘴,用胳膊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

“抱歉。”

这样的难过慕白妍当然能够感同身受,毕竟当年她母亲突然消失,慕白妍整夜整夜的失眠。

那种无力感,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体会到。

“所以你最近这么维护我,是因为戒指吗?”

听到寒湛衡说到他父亲,慕白妍又想到了戒指,鼓足了勇气朝寒湛衡问过去。

只不过寒湛衡却没有回答,薄薄的双唇一张一合,欲言又止。

沉默的寒湛衡让慕白妍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知道了,我先休息了,麻烦寒先生先出去吧。”

其实,慕白妍也多多少少能猜到这个答案,毕竟寒湛衡那种叱咤风云的男人,见过的女人无数,又怎么可能偏偏对她一往情深。

顾北如此,寒湛衡亦如此。

一颗滚烫的眼泪从慕白妍脸颊上滑落,寒湛衡护她在怀里的场景一次次出现在慕白妍的脑子里。

可能是太过劳累,没多久慕白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离开房间的寒湛衡一个人回了书房。

那句疑问,让寒湛衡的心绪起了许多波澜。

寒湛衡心里忍不住的咒骂起来,那个女人,是榆木脑袋吗,明明他对她这么主动,居然还问出来这么白痴的问题。

换个别的女人,怕是早就恨不得爬上他的床一味儿的讨好他。

每次话到嘴边,他都会想起五年前那个荒唐的晚上,所有的话又被他生生咽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