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满级大佬为国争光[无限] > 第292章 夜钓(八)【三合一,33w营养液加更】

第292章 夜钓(八)【三合一,33w营养液加更】


对于另外三个小队与特殊npc的想法, 岸山组这边无暇顾及。

在发现粉色水蜘蛛卵1颗等于1点净化点数,他们瞬间把垂钓抛之脑后。这个副本绝对不会再有像水蜘蛛卵这样清理既能提供净化点数,还能减轻威胁的存在了。

虽然特殊npc说了最好在1个小时内出去, 但他那话里意思明显是担心玩家撑不住太久。对于各种寻路手段齐全的五人来说,1个小时实在太短,就这个收益, 怎么也猛赚一波再出去吧!

[另外三个小队的贡献没有动弹了诶!他们应该是都出去了!]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个副本一共只有12w净化点数上限,哼哼,等快到上限的时候,他们就会后悔之前没有努力。]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玩家一旦死亡, 他积攒的上限是会空出来的。]

[所以说更加应该多刷点净化点数啊, 趁着现在他们还不敢下黑手, 提前刷一波,到时候再保存实力, 把东夏国的精锐小队干掉。其他那些主播看情况吧,能干掉自然最好,谁不喜欢独占这笔资源呢!]

[妙啊!12w净化点数,听说这玩意比积分的购买力还要强悍,1点净化点数能换购200点积分。]

[???!好家伙,那12w净化点数岂不是2400w积分?这是一波赚到足以活到退休的积分吗?这不得想个办法全部给它占了啊!!]

位于岸山组玩家视角的除了关注他们的观众外, 还有一部分是见人迟迟没出来, 特意切过来看他们是死是活的吃瓜观众, 结果五个人没遭遇危险,就是纯粹的贪净化点数,不乐意在1个小时内出去。

看着这些主播的常驻观众指点江山叫嚣着干掉谁干掉谁的弹幕发言,这批吃瓜观众脸上表情格外精彩。如果他们知道东夏国猎人就在这个副本里, 先不说猎人身份,估计这弹幕画风都会换一个风格。

眼下他们的叫嚣落在知晓猎人身份的观众眼里,就是不知者无畏。

由于好奇岸山组打算什么时候出去,这批观众默默潜水围观,看着他们在芦苇荡里踩来踩去,及时跟换位置,防止自己陷入水里。

灵猫回头看了眼通道,发现通道入口已经被堵上,看不见河湖水面。

她一点也不慌,从道具栏里拿出道具。上面所指方向就是河湖建筑的方位,指针非常坚定地指着一个方向,那里正是河湖所在。

这个道具虽然提供指向效果,但它主要还是提供精神庇护。

灵猫把它佩戴在自己脖颈,只要遭受到精神攻击,就会先被该道具防住。

一开始那只有粉色珍珠大小的水蜘蛛卵还让五人格外兴奋,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水蜘蛛卵由于个头小,清理起来有点麻烦,于是五人开始深入芦苇荡。

粘附在芦苇细叶上的水蜘蛛卵也随着五人深入,逐渐变得大。

“一直往里走,有没有可能找到水蜘蛛巢穴?”鲑鱼手里拿着武器一边刺戳这些水蜘蛛卵,一边问队友。

“可能性不小。”灵猫说。

由于水蜘蛛卵并不是挤在一块,而是单颗单颗地粘附,五人再怎么赶路,也会被沿途的水蜘蛛卵耽搁一会。埋头清理许久后,鲑鱼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忽然发现眼前的芦苇似乎猛然拔高了一大截。

他连忙看向周围,见队友都在,且芦苇整体也就是比人高点不至于把人彻底荫蔽,他悄然松了口气。

当附近的水蜘蛛卵足有成年□□头大小,色泽由粉变白,已经能看见里面的幼年水蜘蛛轮廓。在五人清理时,‘砰——砰——’的心脏跳动声忽然在五人耳畔响起。

五人瞬间变得戒备,手持武器冷静地观察周围。

‘砰——’‘砰——’

一下又一下的心跳,由远至近,由轻微变得浑厚有力,五人循着这个声音共同望向一个方向,只见一个通体白色,头发、眉毛、眼睫、瞳孔、唇色……浑身上下尽是一种透明质感白的人类小女孩,赤着脚踩在水面上。

她伸出双手轻轻拨开芦苇,迎着这五位人类的目光直白开口,她软糯嗓音听起来可爱,但话中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你们很困扰吧,除了需要应对夜晚的危险,还要防备敌人袭击。”

“我可以帮助你们,提前击杀几个棘手的竞争对手,拔掉这一层威胁。”

眼前这个陌生小女孩岸山组五人压根没见过,更别提交谈与交心,但她却如此准确地刺中了五人心底最迫切与最渴望,却无法与其他小队言说的秘密。

他们想废了东夏国精锐小队。

这个想法并不是现在因资源竞争产生的,而是在知晓与他们处于同一个副本,就已经难以遏制。就算他们不会影响到岸山组独占副本资源,就算他们实力很弱,但只要是东夏国的队伍。

岸山组就控制不住地想要将其扼杀,最好是痛苦地死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们内心的苦闷。

但他们很清楚,像这种为杀而杀的冲动,正常玩家根本不会支持。所以在联合其他队伍围攻之前,岸山组必须要找个借口,譬如东夏国的玩家队伍活着会挤占他们的资源。

可这个前提是东夏国队伍真的挤占资源了,就目前看来,岸山组反而成了挤占资源的队伍。这种情况下想要联合另外两个散队,难度很大,除非东夏国重新抢占第一名,并且净化点数资源甩出了三个队伍一条街。

不然三个小队的合作机会渺茫。

甚至于岸山组领先的话,有可能让东夏国与另外两个小队合作,对他们进行围剿。这越发激起了六人的危机感,想要斩断东夏国精锐小队手足的迫切渴望。

但这些话自然不能与其他小队提及,这本该是个秘密,却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女孩戳破。

在灵猫心脏猛然一跳,正不知该如何应对时,忽而一位队友冲上前,一刀将这‘小女孩’当着其他队友的面,毫不犹豫击杀。

‘小女孩’一死,身体瞬间恢复原样,正是白色的畸变水蜘蛛母体。

这竟是怪物伪装的!

灵猫瞬间回过神来,看向双腿微微岔开踩在芦苇上,武器还流淌着鲜红血迹的同伴。

“畸变水蜘蛛母体,1000点净化点数。”这位岸山组精锐成员瞥了尸体,迎着四位队友的注视,把系统给的情报告知队友,冷静说,“它不够诚意,也不诚心。”

“它,能窥探内心……”附近都是自己人,鲑鱼也没隐瞒什么,皱着眉说。

比起这个‘小女孩’是畸变水蜘蛛母体所变幻,鲑鱼更意外的是它居然能知晓五人隐秘的心思,甚至就此提出合作,这可不是一个让人高兴的本领。

没有人喜欢被其他生物窥视内心所想,即便这水蜘蛛母体的提议确实有点诱人,但对于它的死亡,鲑鱼几人完全不觉得遗憾。

“附近的水蜘蛛卵脱落了。”

灵猫听懂了队友的意思,她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环顾四周。发现原来粘附在芦苇细叶上的水蜘蛛卵,纷纷破裂,里面的幼年体水蜘蛛掉在水里,直接被淹没。

“清理了母体,这些个体的净化点数居然不算在我们头上。”同伴下意识盯着小队贡献,发现至少几百颗水蜘蛛卵破裂甚至脱落,小队贡献竟一动不动。

他顿时觉得有点小亏。

不杀母体,可以赚水蜘蛛卵+母体的净化点数,杀了母体就只能赚那1000点净化点数了。

“再找找吧。”

击杀了水蜘蛛母体的这位队友说:“芦苇荡这么大,肯定不止这一个水蜘蛛母体。”

在五人分头行动继续寻找时,与此同时位于河湖水面上,正好结束1小时的首次探索,正在休息的3个小队玩家都在盯小队贡献排行榜。

在岸山组击杀畸变水蜘蛛母体的那一刻,在场所有玩家都发现该小队的不可名状贡献猛然往上跳了083。这个幅度相较于每次001、001缓慢爬升来说,双方都不用碰头,光看这个,就能推断出他们肯定有大货!

“这是找到水蜘蛛巢穴了吧?!”散装小队里的玩家看向在场其他玩家说,“083,我算了下,大概是1000点净化点数。肯定是解决了水蜘蛛巢穴专门产卵的存在,不然不可能增长这么多。”

“大概率是。”

姜白算了下时间说:“他们进去已经一个半小时左右,芦苇荡里没有路线,但只要一直往里走,就是在往深处前进。他们中途清理不少水蜘蛛卵,要是不处理那些东西,估计能更快找到水蜘蛛巢穴。”

“从这个奖励幅度看,类似的水蜘蛛巢穴应该不在少数。”清理一处巢穴给1000点净化点数,这个增幅确实让众人都松了口气。

这个炼狱难度副本的净化点数上限是12w,一处巢穴1000点,也要清120个。

从岸山组这个效率来看,这些巢穴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但这总归是大额奖励,既然已经蹲守到情报,已经休息将近半个小时的三个小队也不打算继续停留,而是划着竹筏准备再度进入芦苇荡。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水蜘蛛巢穴!

虽然大家目标一致,但在选择入口时,还是特意隔了几十米。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回根本不需要调查员叮嘱,一个个动作特别熟练,为了不绑芦苇细叶,在踩芦苇主茎时特别用力。

就是为了让它们恢复得慢一点。

目送三个小队进入芦苇荡,此时此刻,整个河湖水面上除了收割芦苇的渔民们,便只剩下赵如眉。作为一个拿着‘特殊npc’身份,可以合理摸鱼的玩家。

赵如眉还是选择再进一趟芦苇荡。

把竹筏划到国级玩家小队旁边约二十米位置的芦苇荡旁,她这一次也没有给自己贴轻体符迹,而是用这具身体原有的重量踩在芦苇主茎上,近75kg的力量,在芦苇主茎将要陷入水里时,她一步相当于其他玩家的五步。

短短三分钟,她已经见到芦苇荡里的粉色水蜘蛛卵,一颗颗粘附在细叶上,好似粉色珍珠。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水蜘蛛卵好像比之前大了点啊?之前的‘珍珠’小而精巧,现在的更饱满了。]

[有有有——我也有这种感觉!]

[水蜘蛛卵也在生长吧,晚上想要爆出那么多成年体水蜘蛛,说实话这生长速度肯定非常吓人。它们在1天之内从卵长大到成年蜘蛛,我都不奇怪。]

[说实话有点好奇整个芦苇荡里,究竟藏了多少只水蜘蛛,我觉得肯定不止120只。]

[其实……这么大的面积,1200只感觉也不过分。]

[好家伙,没这么多吧,真要是这样,净化点数不得大肆溢出?!]

大弹幕:[溢出很正常,除了像‘宝藏森林’那样的大手笔,基本上每个副本的净化点数资源都是溢出的,你想想修道院后期,真是太可惜了!]

大弹幕:[……修道院当时是任猎人收割,但这个副本可不同,一旦溢出,难保其他主播不会搞事情。毕竟23个人瓜分,总归没有13个人瓜分来得好。x5]

大弹幕:[我希望他们不会主动干这种傻事,毕竟让猎人主播操作的话,还是存在回旋余地的。x10]

大弹幕:[主播要是不钓鱼执法,不说大冲突,一些小冲突应该能避免。]

凡是涉及资源,就连本国玩家都在勾心斗角,更别提不同国籍存在着过节的其他玩家。像这种前期为了大局合作,后期为了利益翻脸的戏码,这些观众见得多了。

不过虽然都是为利益翻脸,不同的直播间翻脸方式与最终结果也完全不同。所以究竟是岸山组先翻脸还是东夏国先下手,这些观众对此格外好奇。

赵如眉一个人行动,轻与重拿捏得非常好,速度也快,在她的搜寻下,不到20分钟,便已经发现畸变水蜘蛛母体,它通体呈白色,匍匐于芦苇之中。

或许是知道遇上眼前这个人类,自己绝无活路,该畸变水蜘蛛母体选择了自爆。在它身躯膨胀时,赵如眉已经反应迅速地拿出希冀弓一箭刺穿了它的身躯。

把这1000点净化点数收割到手。

附近的水蜘蛛卵全部破裂,赵如眉回头看了眼自己来时的芦苇通道,尚还存在着,能看见河湖水面。她果断选择左边方向继续推进,水蜘蛛卵的空白呈现了大约30-60米的样子,再碰上,全是粉色珍珠大小的卵。

这些是玩家使用侦查道具或从高处、甚至割开芦苇绝对碰不到的东西。

整个河湖地界,且不提渔民、巨鱼、水蜘蛛的可疑之处,它这个地盘本身就存在着暂不可知的玄妙规则。

眼下玩家掌握的情报,只是其中很少的一点皮毛。

赵如眉速度快,效率高,凡是见到水蜘蛛卵的芦苇区域,她只要再周围稍加勘察,必定能够找到无法快速躲藏与移动的畸变水蜘蛛母体。由于体型缘故,只要观察仔细,纵使隔着几米距离,也能找到。

而一旦碰上,赵如眉根本不给其交流机会,直接清理。

她这边清理完2只畸变水蜘蛛母体,此刻再看向周围,虽然后方通道还没恢复,但前往河湖水面的那一条通道,估计早已经恢复原状。

在水蜘蛛卵与找寻畸变水蜘蛛母体的影响与干扰下,附近又没有指路标,玩家想要记起自己来时路线,基本需要耗费一番功夫。且四周芦苇长得又都差不多,在这种环境,特别容易被误导。

不过这种精神干扰,对意志、记忆、精神力都非常强悍的赵如眉来说,有一点影响,但不大。

她步伐不停地沿着前进方向,继续寻找水蜘蛛卵。

截止到当前,她这边花费了大约30分钟,不可名状贡献排行榜,也开始陆续上分。其中没有标注队伍名称,但一看就知道是岸山组的队伍在此期间,又清理了一只水蜘蛛母体。

赵如眉的小队排名第三,但因为她的贡献是单独计算,因而导致小队成绩一般。不过姜白他们运气不错,在这短时间里找到了一只水蜘蛛母体,贡献度往上跳了083,一举从第三名跃居小队第二。

虽然四个小队不碰头,但在这实时的贡献排名变化下,哪个小队有进展,还是一目了然。

赵如眉在一个多小时里,追踪这些水蜘蛛卵,共计清理了4个水蜘蛛母体,她原本少得可怜的不可名状贡献[个人]也从‘0’跳到了‘843,5060点净化点数。’。

她的不可名状贡献[个人]上限是6w净化点数,这还没有算上额外渠道,全部加起来其实不算低。但跟修罗难度的修道院还是没法比,当时她凭一己之力,拿了1/2个完整科技资源,那是真的赚翻了!

赵如眉没有在芦苇荡里停留太久,在解决第四个水蜘蛛母体后,她踩在芦苇主茎上,闭上眸子复盘了一下自己的路线,紧接着身体一转,再度睁眼,毫不犹豫朝着选定的这个方向奔跑。

[好远……不会是跑错了吧?我记得主播除了第一次是走的支线,之后拐了个弯,就一直走的直线,如果这个方向正确,应该也就只有百来米吧?需要花这么长时间吗?]

[我印象里,这个位置与河湖村的距离确实只有一两百米,但主播目前跑了都不止1公里了吧?]

[芦苇荡不就是这样吗,这里面的方向跟距离特别混乱。不过不能深想,感觉越想越会出问题,相信主播吧。]

大弹幕:[每次出来的难度好高啊,感觉像是从迷失迷宫里逃离。]

大弹幕:[+1,真的担心主播被永远困在里面。尤其是外面的呼喊这里面大概率听不到,那场面想想就绝望。]

大弹幕:[已经10分钟了,还没有找到河面,前面越来越密集高大的芦苇总让我感觉像是一直在往深处跑,我好慌啊——x5]

大弹幕:[别慌!稳住!我们能赢!]

精神干扰不比物理伤害,前者因其隐蔽的攻击方式,往往大部分玩家中招了都很难察觉。不像后者,看见敌人拿出武器,就知道进行防御。

在赵如眉的印象里,一阶的副本基本没有这种精神攻击甚至伤害。

二阶个别难度不高的副本也都不涉及这些元素,但像修道院、眼下的河湖村,星级与难度一上来。它表面可以很平静无害,可一旦深入,就会发现其中凶险重重。

赵如眉浑然不为这些干扰所动摇,她坚定自己的方向没有错,在耗时将近13分钟后,忽而拨开前方密集的芦苇,映入眼帘的是平静而空旷的河湖水面。

所有观众都没有想到下一刻就是河湖水面,因为在他们视野里,所见的明明就是密集、密集、密集无比密集的,让人根本看不见希望的芦苇荡。

这蓦然间冲出来,附近既没有竹筏,又没有芦苇可以垫脚,让人毫无心理准备。

眼看就要踩进清澈极深的水里,赵如眉当即抽取灵能置于脚下,同时抬头环顾周围。

发现这个位置别说竹筏,连河湖村建筑都隔着将近2-3公里。

就这个水质,玩家如果没有道具,游个两三公里不说死亡,重伤肯定是逃不了的。

借助灵能垫脚,顺便给自己贴一个轻体符迹,赵如眉身形跃动间,轻巧灵动且迅速。

杀了1只水蜘蛛母体,见好就收的四人小队刚沿着原路返回,正待在竹筏上休息。他们视线也就是随意一扫,结果发现有个人就在河湖水面上飘跃。

“卧槽?!”

目睹这一幕的玩家忍不住发出震惊声音,身旁队友被他惊动,顺着他视线望去,就看见年轻的调查员身轻如燕地踩在水面上疾驰。

“??!”

三人瞬间睁大眸子,集体懵逼。

在四人注视下,调查员之所以御水而行,只是为了回到竹筏上。

“这……这是轻功吗?我听说东夏国有轻功!这个副本也许就是采用的东夏国背景,所以调查员也会轻功。”经过片刻呆滞,一位西欧集团背景的玩家推测道。

“可网上不是说这是洗脑包,骗人的吗?东夏国根本不是人人都会功夫。”有一位队友说。

“据说东夏国在网络上有一个特殊部门,叫做战忽局,专门否认一些听起来非常怪诞荒谬的东西,譬如东风快递,譬如轻功还有功夫,好让我们放松警惕。我认为轻功或许不是人人都会,但应该是存在的。”

来自西国的玩家看着队友正色说。

“如果调查员可以这么赶路,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还要用竹筏,那鬼东西真的很难用!”

“轻功也是需要燃料的,一直这样对燃料消耗很大吧,所以才采用竹筏赶路。就像游艇,我们都知道它很好用,可如果燃料不足,那就只能靠人工去划动。如果是那样,我宁愿用竹筏。”西国玩家说。

“你说的很有道理。”由于四人里没有东夏国玩家,得不到专业解答,因此只能凭借他们积累的认知去分析调查员为什么能御水而行,又为什么选择使用竹筏。

不过这只算一个小插曲,毕竟特殊npc实力再强,只要玩家不主动干扰他勘察水质与调查鱼群,等这个副本结束,任他实力强悍与否,都不会对玩家造成任何影响。

“他们怎么碰上的那么多畸变水蜘蛛母体?太奇怪了,目前排名第二的是东夏国精锐队伍,还是另一支散装队啊?感觉杀了不止2只水蜘蛛母体。”四人聊着聊着,话题又绕到了小队贡献排行榜上。

“这是后来居上吧,再杀3只就能追上岸山组了。”

“那这个小队的效率有点吓人,还是说他们运气特别好?”

就在四人边休息边闲聊期间,又有一个队伍沿着快要恢复的原路回到竹筏上。

东夏国的精锐小队在这之后的半个小时,也平安从原路回归。期间因为坐标不太准,拨开芦苇荡直接踩进了水里,还好竹筏就在附近,五人开防御技能游了过去。

并不打算歇一会再进芦苇荡,国级玩家划着三条竹筏直奔河湖水面上的建筑群。另外带个小队见状,想了想,也划着竹筏紧随其后,打算先交换一下情报。

原本他们是这么想的,但一碰头,姜白主动询问:“岸山组还没出来?”

“没啊,他们的贡献已经快半个小时没有动弹了,估计正在往回赶吧。不过也没死人就是了,贡献还稳着。”跟岸山组不对头的玩家说起这个,虽然神色并未浮现期待,但语气里是有那么一点遗憾的。

居然不死人,这也太可惜了。

“你们要是累了可以休息会,我去那附近看看。”调查员还是比较关心客人的,招呼完三队客人,划着竹筏靠近岸山组之前进去的位置。

这附近早已经恢复如初,也就是竹筏还摆在外边,当个标识。一旦竹筏被挪开,即便之前有印象,也无法找到准确位置。不过他们从进入芦苇荡到现在,已经将近3个小时。

真要出来,肯定也不是这个位置。

赵如眉也就是意思意思在附近稍作观察,随后又回到主建筑。

三个小队互相交换在芦苇荡里搜集的情报,肯定了芦苇荡存在很明显的精神干扰,如果因贪心而强行停留,很有可能迷失其中。

而姜白所在的国级玩家小队,却向众人透露了一个算得上独家的情报。

那就是畸变水蜘蛛母体虽然大部分时候是1只,但也有2只聚集在一块的情况,且它们察觉到危险还会自爆。所以一旦发现它们身躯膨大,最好先下手为强。

此刻国级玩家小队的不可名状贡献已经跃居第一名,697。

而被挤下来的岸山组只有531。

两者差了大约1800点净化点数,对于东夏国这弯道超车的操作,两个小队都得到了灵感。比起在芦苇荡里长期停留,果然还是见好就收,换个地方继续清理畸变水蜘蛛母体比较划算啊!

进入芦苇荡也挺消耗精神与气力,在三个小队就坐在无护栏的走廊上休整期间,岸山组在芦苇荡里耗了将近4个小时,终于在道具指引下,拨开芦苇,一脚踩空掉进河湖里。

这一刻,哪怕河湖水扎皮肤扎得生疼,五人也甘之如饴。借助这疼痛把有些涣散的意识刺激清醒,方才动用防御手段,朝着几公里外的建筑游去。

由于距离实在太远,游了大约两百来米,五人就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

这么游过去,即便不死也要脱层皮。

最终经过商量,有距离传送的用距离传送。没有的就看看身上有没有浮空道具,或者能在水里加速的技能。五人各施手段,花了十来分钟才全员抵达建筑附近,看着已经休息不知多久的三个小队。

再对比自己的狼狈,五人要说没点尴尬,那自然是假的。

“快来啊,上来歇会,我们也是刚休息,才睡了1个小时。唉,还是你们勤奋啊,在芦苇荡里这么拼命,不像我们,跑了两趟还比不上你们一趟赚得多。”

跟岸山组本就不对付的这个棕熊国玩家嘴上说着岸山组多厉害,实际上都快把他们脸皮给撕下来了。

勤奋?努力?

如果没有贡献排行也就罢了,岸山组辛辛苦苦在里面闯荡将近4个小时,出来还差点脱一层皮。结果一看排行榜,居然不是榜一,这谁受得了啊!

尤其是他们全程没休息,另外三个小队两趟下来,不光有中场休息,在等他们期间,还休息了1个小时。四舍五入,他们进入芦苇荡最多忙活了两个半小时,轻轻松松就拿到了稳压岸山组的收益。

别说灵猫五人心情不好受,他们视角的观众更是被嘲讽得蹭蹭冒火。

恨不得当场宰了这嘲讽的主播。

观众还能通过弹幕宣泄憋闷情绪,灵猫五人就只能憋着,假若他们也按调查员说的,1个小时内往返,之后再度进入并专注清理畸变水蜘蛛母体,不浪费那么多时间在水蜘蛛卵上面,或许收益不会比第一名差。

但人生没有假若。

灵猫压下心底翻涌的情绪,神色冷静地攀上走廊,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

愤怒、反驳、怨恨都没有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复盘时间浪费在哪里,顺便跟三个小队交换下情报。

面对灵猫直白的情报置换态度,两个散装小队正犹豫,姜白这边倒没什么隔阂地把小队讨论出来的情报大致说了下,无外乎芦苇荡地形、畸变水蜘蛛母体必在水蜘蛛卵的区域出现、同一片区域畸变水蜘蛛母体可能存在两个。

没有听到畸变水蜘蛛母体具备灵智的情报,灵猫心情忽然平复了下来,把除了这个情报的其它已知情报,大致说了遍。最终四个小队得出的结论就是最多杀2只,之后就要尽快退出来。

这样能有效避免在回程上浪费时间。

由于大部分食物资源都用来换饵料了,考虑到要避免渔民饿死,这些玩家也没有找调查员讨要食物,而是靠喝能量饮品与治疗技能应付。

因这条走廊的视野很好,早上出门的四位玩家划着竹筏一出现,就被众人发现了。

“他们回来了!”

姜白远远看着好端端的四人,唯一牵挂得到安抚,脸上不由得浮现喜色。

“好像就他们四个,那些孩子还没回来。”观望了一会,秦竹叶发现两条竹筏已经从通道出来,但后方却不见那些少年们的身影。

“跟丢npc了?”

有玩家猜测:“所以提前回来?”

也只有这个解释说得通四人为何会提前回来,在确认小队主线的37位npc数量没有增减后,守在河湖村的玩家心态都不错。跟丢就跟丢,只要人活着就好。

这可是四个助力啊!

怀揣着这个想法玩家等到两条竹筏靠近,不待他们说话,竹筏上的玩家已经率先开口问:“你们有什么大发现啊,看起来收益非常好啊。”

小队成员哪怕相隔甚远毫不知情,也能通过贡献排名推断出留守在河湖村的其他队友有大收获与发现。

对于这个问题,散装小队的玩家跟倒豆子似的,把发现畸变水蜘蛛母体的事说了。随着四人熟稔地归队,灵猫看着眼前的队友,也是心下一松。

六人小队清理畸变水蜘蛛母体,其实可以考虑兵分两路。

“我们跟丢了那些孩子……”周鹿茸看着五位队友,叹了口气说起这一趟出门的收获。中途没什么波折,就是划了很远以后,那些少年忽然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他们在附近等了会,没有等到少年出现。想到调查员的叮嘱,没有再在周围逗留,而是选择直接回来。

这个过程与留守河湖村玩家猜测的没太大出入。

“你们发现那些孩子不见,大概是什么时间点?”调查员忽然开口。

面对这个问题,四人想了想,最终是散装队的玩家回答的,大约是出发后的第4个小时。

“畸变水蜘蛛的母体跟那些卵没什么威胁,我们分两队进入吧。”灵猫看向队友说,她本来是想追求效率,却忽然听到‘砰——’地一声心跳,好似就在耳畔。

她心下一惊,忽然看向身侧,发现并没有其他人。

“我都可以。”刚归队的这位队友脸上浮现笑意说,“分开行动效率更高,而且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天黑了,争取多杀点畸变水蜘蛛母体,对我们的好处很大。”

他这话没有藏着掖着,一时间,满编的队伍也生出了分开行动的念头。

六个人同时进入,只能有1个人获得畸变水蜘蛛母体的1000点净化点数,但要是分两个小队,6个人里面就能有2个人瓜分。要是玩得更大一点,分成3个小队,每次进去都能有3个人获取水蜘蛛母体的出资源。

“其实分3个小队是最效率的。”周鹿茸有些感叹,他看着五位队友说,“不过保守起见,我们还是分2个队伍吧,这样更稳妥。”

“你觉得分两个队伍稳妥?”姜白听到这话,有些莫名地看了眼周鹿茸。

“嗯,我想应该没有比这更兼具效率与稳健的计划。”周鹿茸点头。

“你说的没错。”

姜白心里确实是这么个想法与计划,她豁然起身说:“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秦竹叶与李蚕藤还有王银翘听到这话,视线纷纷落在姜白身上,他们慢了两拍才准备着起身。倒是潜力玩家与周鹿茸先后站了起来,准备跟她出发。

“走啦,上竹筏。”

姜白走在最前面,神色轻松地招呼着队友:“我们六个人分两队,用两条竹筏就行。”

在另外三个小队还在商量分队,人员要怎么分配时,东夏国精锐小队已经极具效率地准备行动,对于这种小队默契度,散装小队的玩家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灵猫也微微侧目打量东夏国六人。

在她无声注视下,六个人,作为辅助的姜白、潜力玩家、周鹿茸上了一条竹筏,落在后面,往攻击方向发展的秦竹叶与李蚕藤、还有王银翘也登上了另一条竹筏。

看着这个颇为‘默契’的分队,姜白笑着让潜力玩家撑篙,在他配合地拿起长篙时,她视线只是扫过秦竹叶三人便收了回来。

“等下,我拿个东西,等会我们就不过来了,钓具跟鱼饵先带上。”秦竹叶忽然开口,“休息的时候还能钓个鱼打发时间。”

“你们要不要也带几幅钓具?”调查员听到这话,看向另外三个小队的客人随意问。

这只是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但调查员既然说了,他们还是特意思索了下。考虑到饵料问题,在得知普通饵料可以晚上用小白鱼抵,现在用了相当于白嫖。

白嫖谁不喜欢啊!

对于1斤普通饵料用5斤小白鱼抵债的说法,三个小队都没拒绝。此时此刻,秦竹叶三人也已经登上走廊。

灵猫的思绪从饵料转到小白鱼,再到目光落在三人身上,蓦然意识到不对劲!

拿个钓具跟鱼饵需要这么多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