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满级大佬为国争光[无限] > 第294章 夜钓(十)【三合一,34w营养液加更】

第294章 夜钓(十)【三合一,34w营养液加更】


四个小队共赢不是利益最大化的最优解, 但河湖村这个副本因环境空旷,主线任务一致,且活动任务过度集中等等因素……直接导致双方要么撕破脸, 不然想不着痕迹地把人坑杀实在没操作空间。

尤其是眼下渔民又出幺蛾子。

作为最后回来的小队, 看着由调查员与另外一些玩家照顾的渔民, 灵猫稍作观察,又看向建筑门外。

此刻离傍晚还有大约一二十分钟。

目前已经有一批渔民扛不住饿,入食被污染的黑鱼。幸亏玩家有治疗手段,这才避免了渔民被污染引发的副作用导致重创或是致死的情况。

“水蜘蛛没有清理干净, 今晚除了抓鱼, 还要应对这些东西, 今晚的守势跟昨晚一样?”灵猫与队友查看完渔民状态,走出建筑, 目光落在东夏国精锐小队身上。

他们两两一组, 正站在竹筏上。

“看情况, 如果它们没什么异变, 自然可以。要是支援不足, 我们也会考虑撤退到建筑上, 从而缩小受击面,尽可能地保障渔民安全。”姜白随意说。

在附近划动竹筏的玩家:“……”

这要是真走到缩小受击面这一步,那确确实实是只能尽可能保障渔民安全了。

不过这话放在还没迎战水蜘蛛的时候说, 明摆着就是在警告敲打其他人:你们可以暗地里搞事, 只要能扛得住我掀桌就好。

四个小队的主线都是这个, 这已经不是撕不撕破脸的问题。在这种事情上含糊或是算计, 最终所招致的结果往往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全部沉底, 谁也别想活。

别说散装小队的玩家不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在三个小队没有把握兜住剩下十几天的重重危机前, 灵猫小队更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小白鱼必须抓活的,要是在河湖里被戳死,它的鱼肉会被水质影响导致变质无法食用。你们最好带上钓具与饵料,河湖村会免费供应普通饵料。”调查员特意叮嘱众人。

在巨鱼苏醒前,为了钓取小白鱼,玩家可谓做足了准备。

钓具、饵料、鱼篓、小白鱼出没位置皆已被掌握,北面以东夏国精锐小队为主,额外添了两条竹筏。而南面则是岸山组跟另一个散装小队,他们分散开来,就竹筏停在河湖水面上。

随着时间推移,天色渐渐被灰黑所取代。当视野里的芦苇荡只剩一片模糊不清轮廓,河湖村主建筑的厨房与走廊上皆亮起鱼灯,稍显漆黑的水底忽然散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

原本沉浮水底的巨鱼就像破开了躯壳的灵魂,它忽而仰头向上冲刺,紧接着跃出水面,划出一道明亮而柔和的白虹,又‘噗通——’一声鱼躯穿透玩家与竹筏坠入河湖里,带起一阵极为动荡的水浪。

巨鱼苏醒时,赵如眉站在建筑走廊上看得更加真切。

它的状态明显比昨晚活跃不少,要知道昨天一整晚它都未曾跃水。赵如眉想到白天释放的污染,但暂时不太确定是否真是因为这个原因。

钻进水底的巨鱼快速游弋着,短短半分钟,便有一簇簇小白鱼好似海浪花一般,从水底涌出来。乍看之下,数量不下数千只。

[!!!噢噢噢噢!好多!好多小白鱼!]

[这次居然这么多!不是说小白鱼在不断减少吗?!]

[会不会是巨鱼的污染被拔除一部分,所以它有力气召唤出更多的小白鱼了?今晚的巨鱼真的好活跃,简直肉眼可见的活泼跟高兴啊。]

[可能性很大啊,可惜夜晚的巨鱼没办法触碰,不然还能商量着让它自己配合一下咬钩,让主播钓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咬钩可还行。]

大弹幕:[感觉明天可以加大净化力道,虽然钓起巨鱼还没什么太大头绪,但有进展就好啊!冲冲冲!x5]

大弹幕:[现在看来巨鱼应该不是坏的,只是被污染了。]

大弹幕:[的确,不过到底是仅被污染还是藏有污染源头,还不好说啊。就目前看,污染源头要么在水蜘蛛那里,要么就在巨鱼身体里。但如果是水蜘蛛那边,河湖水质又是怎么被污染的啊……]

大弹幕:[成年体的畸变水蜘蛛应该是存在污染性的,只是非常非常微弱,连黑鱼都比不上。它们的尸体沉入河湖里,导致河湖被污染,有没有感觉很说得通?!]

大弹幕:[也有可能污染源头并不在巨鱼跟水蜘蛛上,而是藏在河湖底下?不知道是不是解决了巨鱼就能解决全部,感觉这次另外三个小队的主线好轻松啊,反倒是猎人主播压力不小。x5]

大弹幕:[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拿了‘特殊npc标识’,任务难度高一点能理解,而且结算15倍诶!这可是15倍!以老公的弹幕热度跟净化强度倍率收割,这个结算倍率简直香死了!x10]

赵如眉拿着特殊npc身份,虽然不需要加入至清理水蜘蛛的战斗中,但小队主线跟个人主线,两个任务并行也不轻松。不过正如观众说的,这一次只要能顺利通关,她的综合收益即便比不上修道院,也不会低。

其他玩家这面对井喷式的小白鱼,那叫一个兴奋。

不顾被水浪动荡的竹筏,纷纷把挂上饵料的钓具甩入河湖里。有之前黑鱼咬钩的经验,原以为这些小白鱼也会买单,谁料它们被抛钩吓散后,直接就散开了。

竟没有小白鱼靠近!

这个小变故是玩家没料到的,有些小白鱼甚至宁愿在竹筏下面游弋嬉戏,也不愿意去咬钩。有个别玩家忍不住伸手去抓,结果发现它们位置比自己预料的要深,手伸进去根本碰不着。

“……上钩啊!”

等了大约五六秒,还没有小白鱼上钩,有些玩家顿时坐不住了,左右张望,越看越焦急。

当下可不比白天啊!

白天没有水蜘蛛,他们有的是时间跟这些鱼慢慢熬。但夜晚是水蜘蛛的主场,虽然他们清理了一批畸变水蜘蛛母体,但谁也不敢说全部清理干净了。

水蜘蛛是必然会出现的,区别只是早一点或晚一点。

一旦它们靠近,那范围性的毒液喷射攻击是真的烦人,边杀水蜘蛛边钓鱼光是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实现。但不钓鱼也不行,今晚再不饱餐一顿,渔民真的要饿死了!

到时候四个小队集体翻车。

[我特喵的!忽然理解副本名称的背后含义了!原来基础情报里早有提醒!]

[你这么一说,还挺合理。]

[我觉得这个副本名称是浓缩的,原称可能是‘入夜要钓小白鱼’,但这太直白也太长了,所以就浓缩成‘夜钓’。]

[???笑死,还挺有逻辑。]

[哎,好急啊,怎么还不上鱼啊!主播们有没有渔网,要不然网一次吧!感觉这一个渔网撒进去,别说今晚,就连明天的口粮也能备好。]

[说起来渔网这种道具……有才比较奇怪吧……我就没见过几个涉及大片水域的副本,更别说渔网了。]

[其实戳死带上来才是主播们最效率的方案啊,可惜这水域里全是污染,这么抓跟黑鱼没什么两样。]

位于垂钓玩家视角的观众探讨期间,眼见小白鱼不要钩,灵猫果断把鱼线抽回,把鱼钩上的普通饵料换成了上午还剩的一点点高级饵料。同时她把还把一部分普通饵料捏碎,撒入河湖里。

高级饵料一入水,附近的小白鱼不说全部被吸引,但好歹不像普通饵料那般无动于衷,有几条巴掌大小的小白鱼甚至靠近了鱼钩。

由于水底太黑,除了抛竿的玩家本人,其他玩家只能看见发光的小白鱼。直到灵猫第一个中鱼,把这条小白鱼钩出水面,其他玩家才反应过来。

“用高级饵料。”

灵猫把这条小白鱼拆下来的时候,提醒其他玩家。

得了提醒的玩家精神一振正想更换,结果很快便发现自己没有高级饵料,想要拿到这种高品质的饵料需要找调查员购买!

理论上玩家此刻钓小白鱼也是为了维系渔民的生命,调查员作为河湖村副本的特殊npc,在这种情况下按理说应该免费提供高级饵料才对。

但调查员并不是渔民,且玩家的小队主线就是确保渔民数量不低于五位。

调查员也许不在意渔民死不死,但玩家不能不在乎,且一开始河湖的黑鱼就过分懂事,知道自己上钩。玩家本以为普通饵料也行,谁料遭遇了滑铁卢。

“我们没高级饵料。”面对灵猫的提醒,有玩家遗憾说。

“高级饵料由调查员把持,需要积分购置,我估计不太可能免费供应。”

灵猫其实提醒后,就意识到了这点,她头脑灵活道:“小白鱼是需要长期供应的资源,所以各个小队有一个明确的职责范围比较好。四个小队,每队每晚钓取50条小白鱼,钓不够的负责第二个晚的高级饵料购置……”

“那我们小队今晚承包高级饵料,是不是就不用钓了?”不待灵猫把话说完,立刻就有散装队玩家开口。

调查员如果愿意免费供应高级饵料,估计早就把普通的替换成高级的了。而灵猫这话虽然说得有些亲兄弟明算账,但其实非常贴合各队玩家心思。

就不说占便宜了,谁也不乐意多干。

每个小队50条分下来,其实每个玩家钓8-9条就够了,除了缺个队友的散装小队稍显劣势了些,这是最公平的安排。钓不够50条的小队供应高级饵料,这看似是个惩罚却因这位玩家的询问,反而变成了一种氪金小优势。

灵猫小队换成高级饵料后,短短半分钟,已经上钩3条。

有望在水蜘蛛袭来之前顺利钓满50条,但她留的高级饵料不多,估计再钓个十几条就会耗空。听狂这玩家的反问,灵猫顿了下说:“只要你提供的饵料足够让另外三个小队钓满50条,我认为没问题。”

“你们呢?没问题我去找调查员了。”最先提议的玩家问另一个散装队。

“可以。”“没问题。”

剩下3个小队钓满150条,估计足以让37位渔民npc吃饱,有免费的高级饵料,又不用增加垂钓数量。该散装小队的玩家一想,好像也没理由拒绝啊!

虽然高级饵料不算昂贵,但10斤也要9000积分,都够拉满1个白色品质技能了。

省点也不错。

由于情况比较紧急,水蜘蛛随时会冒出来,从灵猫提醒其他玩家,再到包揽高级饵料的过程,不到一分钟。而为了节省时间,该玩家边划竹筏,边看向主建筑大声招呼走廊上的年轻调查员。

“蓝哥!准备10斤高级饵料,我要买!能送过来最好!”

跟渔民们待在一块,本来正观察玩家鱼获的赵如眉听到这话,神色顿了下。

送上门的生意?!

暂且不管他们要这高级饵料具体是做什么,赵如眉立刻起身,折返厨房里从用来装水的大桶里,掂量着挖了10斤高级饵料。除了这一个木桶,她还拿了个备用的小桶,又装了5斤左右。

提着两个桶来到门口,她轻松跃到竹筏上,此时说话的玩家还在五十米开外。

“10斤高级饵料,能不能远程交易,顺便帮忙送一点给北面的小队?这个饵料钓小白鱼效率更高!”该玩家见调查员如此效率,颇为舒坦地招呼。

这是要给的众人买单?

赵如眉拿出博弈天平,资源置换已经冷却好,她看着黑白色调的天平两臂,望向那位玩家道:“你确定要扣除一笔与高级饵料价值相等的资金,认购10斤高级饵料?”

她话音一落,天平右臂已经垂下,将左臂高高翘起。

“对!”该玩家爽快说。

调查员的交易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等价,这应该是针对特殊npc的限制,这就让玩家完全不必担心被当猪宰。

随着这位玩家同意,天平左臂也适时垂下与右臂平齐。

“那就交易吧。”赵如眉平静道,“根据你的要求,10斤高级饵料,我会留下7斤交由你自取,剩下3斤则交付给北面的每一位客人。”

“好!你放在走廊上,我自取!”这位玩家果断说,“你过去的时候记得与那边的小队说至少要钓50条,不然明天晚上高级饵料由他们买单。”

随着交易对象同意这个方案,物主二次同意完毕,9000点积分毫无悬念地注入赵如眉的积分余额当中。

交易玩家也收到系统通知。

赵如眉收起博弈天平,把木桶里的高级饵料二次分配,留下7斤高级饵料,自己拿着竹篙从建筑一侧的通道,划向位于后方的玩家。

而达成交易的玩家也在2分钟内靠近主建筑,拿到摆在走廊上的高级饵料,快速折返并开始给其他人分发。

7斤饵料,实际上只有12个人分,每条竹筏给1斤左右,剩下一点点,该玩家倒也没有真那么干脆,而是自己也意思意思留了大约拳头大小。

这次从灵猫提及,到交易,再到高级饵料到手,全程不超过5分钟。

此时此刻,天色已经彻底漆黑。

换上高级饵料的玩家为了吸引小白鱼,除了下钩子外,不忘把高级饵料弄碎撒在抛钩附近,好让它们聚集过来,方便接下来垂钓。

而赵如眉这边,效率更是没得说,3斤高级饵料分给了4条竹筏,顺便提了下50条小白鱼的小队任务。

姜白觉得这个分工挺好的,他们小队已经钓了7条,有高级饵料,钓满50条简直轻轻松松。为了让渔民缓过劲,姜白还让调查员把小白鱼先带回去,煮给他们吃。

至于小队数量,有调查员与另外两位玩家作见证,倒不至于被黑掉。

赵如眉把一共8条小白鱼拨到鱼篓里,划回主建筑交给少年们,厨房里早已生起火,煮沸了水。这8条小白鱼一到位,丢进锅里不到一分钟,就被煮得半熟了。

小白鱼应当如何分配不需要玩家插手,作为特殊npc,赵如眉给完鱼,又划着竹筏靠近了河湖中心,对正在垂钓的玩家说:“我先带一批小白鱼回去,我可以帮你们记一下数,你们也可以自己记一记。”

“好,麻烦了。”

对于调查员这高度配合,就连默契度不高的散装小队也觉得非常舒坦。

虽然他是npc,但完全能当作编外队友看待啊!

在调查员把小白鱼拨到一块,往回带的时候,有玩家向同伴感叹。

知情观众:……

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他真的是玩家呢?!

而且还是能带飞全场的那种级别。

总之有调查员充当小白鱼运输人员,随着源源不断的小白鱼被送到厨房,魏光本来还打算把食物优先提供给最饥饿的同胞,其他人再努力忍一忍,结果他话音刚落,调查员就又带着二十几条小白鱼赶了回来。

这下子别说4个人分1条,1个人吃1条都有希望啊!!!

“小白鱼切记不要囤积,填饱肚子最重要。”调查员把竹篓摆在走廊上时,提醒所有渔民道。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算想要养,也养不住呀!”食物紧缺的压力一轻,魏光脸上浮现轻松笑意说。

“存不住就好。”

调查员从容说:“我去一趟北面,这些鱼你们抓紧处理。”

随着调查员再度划着竹筏离开,魏光提着足有十几斤的竹篓踏入厨房里,看着众人说:“这些客人肯定不是坏人,巨鱼跟怪物只是巧合,这次要不是他们钓小白鱼,我们就该饿死了。”

突然出现的巨鱼、前来观光武德充沛的客人、在客人到来后便涌现的水蜘蛛怪物、越吃越饥饿的食物,玩家觉得渔民奇怪,事实上在一部分渔民眼里,这些客人更加可疑!

这些怪物会不会是被客人吸引来的?

那些只有客人才能吃的食物,是不是变相验证了客人的怪异性?他们来到河湖村,是否抱有不可言说有可能危害大家的秘密?如果不是他们在奋力击杀水蜘蛛,且今天晚上还帮忙钓小白鱼,渔民或许真要考虑请离他们了。

“就算他们不是坏人,怪物确实是在他们到来的那天晚上出现的。我希望他们能早点离开,也许到那时候,怪物也会消失。”一位青年渔民直白说。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魏光摇头说:“之前他们申请来河湖村体验的时候,我们毕竟答应了。只要他们拦下水蜘蛛,且解决食物问题,我们没有理由把人提前赶走。”

“我觉得魏叔说的很有道理。”

“没错,他们已经来了,也答应体验结束会给我们报酬,还是别赶吧。”魏光的话得到了大部分渔民的认同,剩下小部分渔民分到小白鱼后,情绪没之前那么偏激,也没再提及这个事。

第三批小白鱼一共24条,第四批小白鱼52条,高级饵料效果好,且垂钓的人数又多。即便每个人半分钟钓1条,10分钟砸下去,完全足以钓满3个小队150条小白鱼的份额。

不过众人没有拖满10分钟,在第四批小白鱼往主建筑运输时,芦苇荡里的水蜘蛛乌泱泱冲了出来,直扑河湖中心在夜色下泛着光的小白鱼。

“来了!”

随着玩家说罢,每条竹筏上都有一个玩家起身,拿出远程武器直接攻击。有小白鱼作为诱饵,这个时候水蜘蛛无暇顾及人类,这是最好的清理时间。

即便水蜘蛛在不断捕捉小白鱼,只要他们的攻击能带来短暂凝滞,并让几条小白鱼钻入水底,都不算亏。

在腹部臃肿的水蜘蛛忙着抓鱼的时候,一部分玩家还在抓紧时间垂钓。

渔民被饿了一晚,对于眼下小白鱼的数量,众人都是秉承着最好多得吃不完,也不能再让他们挨饿吃黑鱼。他们吃起黑鱼来,变相消耗的是玩家的治疗资源啊!

本来水蜘蛛出现所有npc最好是待在厨房里,顺便让一位玩家保护。

但北面跟南面的玩家都抽不出身,调查员又表示自己实力还行,自保足矣。考虑到他提供的协助价值,其他玩家即便有些担忧,也只能让他独自穿梭试一试。

在第四批小白鱼交付时,赵如眉特意问了下渔民们饱食度。

“大家都吃到小白鱼了,吃了2条呢!都不饿了,加上这里的,应该够让大家吃个七分饱。”魏光掂量着这个竹篓里的新鲜小白鱼说。

“了解了。”

赵如眉应了声,攀上走廊,拿出空白魔法书撕下五张魔法纸。在厨房门口贴了个敛息符迹的同时,顺便布置了个能维系10分钟的小型防御符阵,防止水蜘蛛偷家。

这个时间,足以让她再往返两趟。

作为白天才清理了不少畸变水蜘蛛母体的人类,姜白看到这群水蜘蛛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担心它们也不吃小白鱼了,直接扑上来跟他们厮杀。

好在小白鱼对它们的吸引力无与伦比,比起击杀人类,它们更热衷先吃些好的。

不过在小白鱼没有被吃空之前,玩家还是吸引到了水蜘蛛的仇恨。不是因为杀它们母体,而是鱼钩钓起了一只小白鱼。为了守护食物,一小部分水蜘蛛迎着玩家的强光照明工具,踩着水面扑了过来。

一直在观察周围的秦竹叶果断拿出远程武器,瞄准射击,轻易崩了这些水蜘蛛。

碍于竹筏本就停在小白鱼出没区域,虽然大部分水蜘蛛仇恨没有集中,但仍旧时不时有干扰。尤其是这群水蜘蛛控制着距离进行毒液喷射,对彼此离得较近的玩家来说,简直就跟嗡嗡叫苍蝇似的。

能轻易弄死,但很烦。

“渔民们已经吃得七成饱。”赵如眉这个位置离芦苇荡有些远,又不是小白鱼出没区域,基本没有水蜘蛛往她这边钻,她划着竹筏靠近这些玩家道,“你们尽量保全自己,不必再冒险垂钓小白鱼。”

“小心毒液。”

看到独自前来的特殊npc,不知他身份的玩家是真的担心。

“没事,这点攻击对我造不成威胁。”年轻的调查员把小白鱼全部拨到自己的竹篓里,也有客人直接把竹篓抛过来,他都能轻易接住。

期间不是没有毒液散落在他身上,但正如他说的没事,玩家被这毒液溅到,不说皮肤糜烂,红与刺痛是绝对避免不了的。可调查员硬是一声不吭,动作丝毫不受影响。

收完这十来条小白鱼,调查员撑篙离去时,原本往小白鱼活动区域赶的水蜘蛛被现成的小白鱼吸引,试图靠近收割。结果才刚拐个弯,就被国级玩家用远程武器崩掉了。

赵如眉把这十来条小白鱼递给厨房,特意观察了下今晚局势。

白天起码清理了将近20+畸变水蜘蛛母体,脱落的水蜘蛛卵少数也有数万颗,但这并没有影响水蜘蛛的数量。它们依旧与昨晚相当,只不过因玩家熟练了,一靠近就被压制,没有等到它们聚到庞大数目的那一刻。

“蓝哥!过来收一下!钓不住了!”

有玩家迟迟没有等到调查员过来,一回头见他正在建筑附近待命,当即大声招呼。

赵如眉听罢,也配合地划动竹筏靠近。她甚至不需要召唤出雪灵女充当护卫,这些玩家自发地用远程武器为她开路。哪怕被水蜘蛛影响,两个小队在这几分钟里,也钓了二十几条。

把这些小白鱼、钓具、竹篓等工具全部带回去,魏光看到这小半框小白鱼,脸上笑容特别灿烂,由衷感叹说:“这些客人的钓鱼技术可真好,这么快就又攒了这么多。”

“你们平常一个晚上能钓多少?”调查员把工具搬上走廊问。

“一百来条吧,这些小白鱼挑嘴又顽皮,经常绕着鱼钩转,又迟迟不咬钩。”魏光想了下说,“幸好晚上除了一些虫子叫,没有蚊子,不然真是够呛。”

“嗯……”

魏光手里端着竹篓,聊到以往的垂钓,思绪忽然一滞,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被巨鱼照亮的河湖中心。那柔和的白光,忽然让他想到了一些久远记忆。

“河湖以前没有巨鱼,也没有这些怪物,那时也不需要在竹筏前头挂着鱼灯。”

魏光把竹篓搬到正在烹煮的铁锅附近,交由她们打理,看向调查员说:“以前的河湖,有会发光的虫群。但后来不知是什么缘故,那些虫群慢慢地就没了,一到晚上河湖就格外漆黑。”

“你说的那都是多久前的事儿了?”有妇人闲聊问,“你不说,我都快忘了。”

“那时候有小白鱼吗?”调查员问。

“没有,就普通的鱼。那时候有虫群还好,晚上闲得没事,也能钓一钓,那会儿我们还晒鱼干呢。”

魏光一回想,过往记忆一点点涌入脑海,他回忆说:“虫群消失后,我们当时改用鱼灯。结果发现鱼油消耗太快,鱼又钓不上几条,索性就该成白天钓了。”

“虫群我知道,但我怎么记得晚上从来没停过垂钓?”对于魏光说辞,年轻些的渔民面露疑惑。

“那是因为说改白天,实际上一到夜晚还是有一两条竹筏飘在河湖上,只是不如之前数量多。不过随着白天的鱼群味道越来越奇怪,慢慢被水质影响得不能吃。晚上反而冒出小白鱼,所以我们就改成晚上钓了。”魏光说。

之前有关于巨鱼的情报,渔民说是突然出现。而水质与鱼群被污染,渔民也不知道源头是什么。

“小白鱼在巨鱼之前就出现了?”赵如眉知道鱼群是在巨鱼出现之前被污染不能吃,但小白鱼这个,渔民之前的说法,分明是说小白鱼随巨鱼而涌现。

“是啊,自从巨鱼突然出现在河湖水底,它苏醒,小白鱼才出来……呃,也有可能巨鱼是正好卡着小白鱼出现的这个时间苏醒么?但巨鱼之前,小白鱼出现的零零散散,不像现在这样,乌泱泱地冒出来。”

魏光回忆这些细节说。

“你还记得那些发光虫群的虫长什么样吗?”赵如眉又问。

“这我真没注意过。”魏光摇头说,“它们一等到天黑,就那么安静地漂浮在水面上,既不吵也不咬人,还不爱到处飞。见习惯了,根本没观察过它们长啥样。”

“你确定那真的是由一只只小虫子组成的光芒吗?”虽然魏光很笃定,但赵如眉还是问了一遍。

这个问题顿时让魏光懵了下。

在他印象里,那东西就是由萤虫组成。可具体是什么样子的萤虫,他也说不上,甚至连轮廓都想不起来。

“我不确定,但我肯定听谁说过那些是虫子,所以才记住了。”魏光苦思冥想也没记起细节,但记忆又告诉他那真是虫子。那些萤虫已经消失,他又记不起细节,因此也不好说得太死。

魏光转头看向其他正在品尝小白鱼的渔民,跟他们说起这个事,对河湖夜晚萤虫群有印象的渔民大多是中年,但也只是记忆里记得有过这个东西,至于具体长什么样,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河湖村起初一切正常,大家靠鱼获生活,晚上还有漂浮在湖面上的发光体充当照明,便于你们垂钓。但慢慢的,那些发光体不知什么缘故渐渐消失了,河湖水面一片漆黑。”

年轻的调查员环顾在场的渔民,语气不疾不徐地总结这片河湖更为详细的变化:“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河湖里的鱼群也被水质污染,导致食用会带来副作用。这之后,河湖夜晚开始涌现小白鱼,大家改为晚上垂钓。”

“是这样没错。”魏光点头。

“夜晚垂钓也持续了一段日子,有天河湖底下突然出现一头巨大黑鱼,它在白天沉睡,夜晚化为发光体苏醒,却又像在不同世界游弋。而小白鱼也在它的牵引下,不再零散出没,而是大片成群地涌现。”

说到这里,调查员偏头看向浑身散发着柔和光芒,在河湖里游动的巨鱼,夜晚的它白得发光却又不刺眼:“巨鱼没有对渔民造成伤害与威胁,但小白鱼却日益减少,甚至快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对!小白鱼减少,大概率是被突然冒出来的巨鱼给吃掉了!”一位中年渔民赞同说,“那时小白鱼减少,我们根本就没见过这些蜘蛛怪物。巨鱼没出现前,小白鱼数量还是够吃的。它出现后,每个晚上都在变少。”

在渔民的视角里,小白鱼的减少必然与巨鱼脱不了干系。

但这件事在赵如眉看来,一切的变化,可能要从河湖夜晚的发光体消失说起。如果那个时候,河湖便被污染悄然入侵,从而导致发光体忽然消散,水质被污染,鱼群无法食用……

这个过程魏光也说不上具体时长,但可以肯定不是在一两天内发生的。时间拉长,一两个月倒是说得通。就赵如眉目前掌握的情报,渔民的生命,是与河湖挂钩的。

在鱼群无法食用之初,小白鱼涌出,或许就是出于延续渔民生命的目的。

但那时候玩家没有来到这个副本,因而污染依旧在渔民不知道的情况下扩散、蔓延,渐渐的巨鱼就出现了。白天的巨鱼虽然会因受到伤害而从伤口喷射出污染,但夜晚的它,却是完全无害的存在。

白天释放污染与畸变水蜘蛛母体的清理,对夜晚的巨鱼明显有好处,不光是它活泼了,小白鱼喷涌也是一个向好的信号。在不了解巨鱼构造与来历的情况下,想要将它钓起来,根本无从着手。

但经过这一番信息梳理,赵如眉还是找到了个人主线方向的突破口。

譬如更进一步清理巨鱼的污染。

畸变水蜘蛛母体虽然是摆在明面上的收益,但芦苇荡的环境太莫测。白天干掉那么多水蜘蛛母体,晚上的水蜘蛛数量依旧是只增不减,就目前看,还是先朝巨鱼下手比较划算。

在赵如眉捋这些情报时,虽然四个小队的玩家都没有闲着,但依旧有落单水蜘蛛在建筑附近的水面徘徊。她果断收敛思绪,拿出希冀弓一箭解决。

本来还有点担心的玩家看到附近的水蜘蛛被处理,心下一松,越发放心地投入到水蜘蛛的清理中。

厨房里的小白鱼因铁锅实在放不下,还剩几条没煮,魏光特意问要不要给客人们留一些,这毕竟是他们抓的。

“他们吃自己带的食物就行,你们不用留。”赵如眉收回视线道。

“行。”

魏光看了眼厨房一角的食物资源,痛快点头。

在厨房门口呆了大约1个小时,赵如眉虽然只是清理一些落单水蜘蛛,依旧击杀了几十只。她沿着走廊来到北面,惯例召唤出雪灵女让它去帮忙。

这一次的小白鱼数量多,水蜘蛛心不齐,一部分攻击人类一部分沉迷抓鱼,局势紧促但不危急。

这样的战局一直持续至下半夜,白天没有好好休息还进芦苇荡处理水蜘蛛母体的弊端在这一刻显现了出来。

玩家毕竟不是铁打的,像这种长时间的持续战斗,是真的消磨气力、精力、资源。

直到天色蒙蒙亮,死了起码十几万只的水蜘蛛终于退入芦苇荡,岸山组包括灵猫在内,一行人瘫在好似经受过炮丨火覆盖的坑洼竹筏上,胸膛连起伏都很微弱。

姜白几人算是状态最好的了,但也在厨房里,围着大木桶不顾那轻微污染带来的刺痛,猛灌了好几口水。

他们不是不想用治疗,实在是适合用的都用光了。

等岳嫣嫣这些少年把其他玩家连人带竹筏拖回来,他们一攀上走廊便躺在上面,连找个房间休息都没力气。其中还有两位玩家一身血,脸色发白地招呼:“谁有治疗,快给个。”

“45分钟。”另一个玩家说。

这才第二个晚上,诚然他们这个晚上有休息不足,精力消耗导致的战力衰减缘故,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我艹,两个晚上,打了我远程武器一半耐久。清理水蜘蛛母体看起来完全没用,水蜘蛛该来还是来。还剩13个晚上,我特么的别说13个晚上,3个晚上武器就要爆了,我就没见过这么赤丨裸丨裸拼家底的。”有玩家抱怨。

如果只是短暂的打两个晚上,玩家还不至于发牢骚。但从头到尾都这么搞,就算他们有修理石也顶不住啊。

“你的家底就够3个晚上?那还选什么高难。”另一位玩家说。

“我直说了,算上修理石,我的武器耐久只够10天。但我又不想小队主线失败,所以我看还是提前换一个小些的防御点吧,把水蜘蛛的最大攻击圈缩小,从而减轻消耗。”散装小队里的玩家提议说。

“河湖村体积没有小还适合环守四面的,除非破坏一部分建筑。”鲑鱼说。

“那就破坏,总好目前这个建筑,受击面这么大,根本守不过来。”西国玩家干脆说。

“河湖村除了这一栋主建筑,没有能容纳所有渔民的单间建筑。即便从中破坏一部分,受击面也不会比当前这栋主建筑少多少。你们当前诉求是武器损耗太大,如果武器能够被修理,是不是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在玩家讨论时,调查员忽然插话道。

武器修理?

原本躺在走廊上的玩家瞬间撑起了身体看向年轻的调查员,满脸惊诧。

而在调查员身后,是听到要破坏河湖村建筑面色不虞的渔民们,他们是真的生气了,要不是调查员拦住,眼下都准备把人赶走了。

比起拆房子,渔民们反而觉得把这群客人驱逐,说不准能让这些怪物不再出没。

他们就没见过谁出门玩耍,拆当地人房子的。

“你能帮我们修理武器……?”迎着渔民们不善目光,意识到刚才那番话系统没帮忙糊弄,说话的玩家看向调查员有些尴尬问。

“可以。”

年轻的调查员点头说:“不过这需要消耗一笔雇佣费,负责修理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的朋友。且武器品质也有限制,只能修理高级及以下的武器。”

高级及以下?

这个品质描述,要么是紫色要么是红色品质。本以为这位姓蓝的调查员只是一位普通的特殊npc,可他居然连道具都有办法修理,这与副本是否有些不搭?

灵猫包括在场其他玩家,都是第一次碰上还能修道具的npc。比起水质与鱼群调查员身份,他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位擅长且热衷做生意的交易家。

“只要能把武器修理好,雇佣费很好说。我的占卜告诉我,没有归队的那一位队员还活着,且就在河湖村,调查员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吗?”想到昨天下午的占卜预示,灵猫看着调查员说。

她这话里意思,似乎笃定调查员应该知道才对。

对于该客人忽然的发问,调查员清俊脸庞扬起一个从容淡笑:“是的,我并不知道他如今在哪。对于一些很有主意的客人,我从来不会加以制止。果实往往是诱人的,即便摘取过程很危险,也依旧有人奋不顾身。”

调查员嘴上说着不知道,但在场玩家听在耳里,却已经对那位一进副本就消失的玩家有了个大致了解。

那家伙大概率是有什么特殊道具,或者触发了特殊任务,想吃独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