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梁云笺手臂上的那道伤口又长又深,但好在没有伤及主要血管,诊所还处理的了。

还不等刘叔为他缝合好伤口,陆云檀她妈就闻讯赶来了,先看了一眼梁云笺的伤势,转头就骂骂咧咧了起来,气势汹汹地要去打人贩子

那位持刀伤人的人贩子最惨,先被陆云枫打断了腿,又被陆云檀抽了一巴掌,最后还被纪雪杉在其脸上挠出来了三道血印子。

那位人贩子老太太也好不到哪去,一直在被老街人民唾骂,一人一口吐沫星子就足够把她给淹死。

好在警察叔叔来得及时,不然那两位人贩子能被老街人民就地正法。

小男孩的父母还没找到,警察把他带去了公安局。

等刘叔为梁云笺缝合好伤口之后,陆云檀他们一行人也被警察带去了公安局,做询问笔录。

由于梁云笺和陆云檀都是差一岁才满十八,还是未成年人,所以需要通知家长。

纪雪杉一直全程陪同,倒是不用特意通知,梁云笺的父母则需要另行通知,更何况他还受了伤。

在等待梁云笺他爸妈来公安局的过程中,陆云檀她全家人都紧张兮兮的,在梁云笺被喊去做笔录的时候,她们母子三人围成了一个封闭圈,开启了紧急家庭会议——

纪雪杉:“人家爸妈放心地把孩子送到咱们家了,结果挂了彩,这该怎么交代?”

陆云枫:“怕什么?又不是咱们让他挂彩的?”

陆云檀瞪着她哥:“你这话说的就无情,人家梁云笺还不是为了救你可爱的妹妹才受的伤?”

纪雪杉:“就是,你怎么这么冷漠?”

陆云枫还是那个态度:“百无一用是书生。”

陆云檀眉毛一拧:“不是说了不许你喊他书生么?”

陆云枫:“我又没加臭字。”

陆云檀:“那也不行!”

纪雪杉叹了口气:“你俩先别吵了,吵的我头大。”她惆怅不已:“伤的还是右手,不会影响人家学习吧?人家可是年级第一呢。”

陆云檀忽然好担心:“不会影响他拿笔吧?我们开学就要月考,要是影响他发挥了怎么办呀?”

陆云枫:“没有伤到筋骨,应该拿的了笔。”

陆云檀舒了口气:“那就好。”

陆云枫冷笑:“怎么着?人家要是拿不了年级第一了,你就不和他当朋友了?”

“才不是呢。”陆云檀没好气,“你又不懂,我们学校有重点大学保送名额的,他每次都拿年级第一,肯定会被保送的,要是因为这次给我补课导致他拿不了保送名额,我会很愧疚的。”

陆云枫:“不就是一次小月考么?不会影响。”

陆云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的影响了呢?”

陆云枫长叹一口气,用扇柄点着她的额头:“人家考149的人,轮得着你这种考39分的人去担心么?”

“……”

39分怎么了?

39分的人就没有尊严了么?

陆云檀怒:“妈,你管管我哥呀,他又开始欺负我了!”

纪雪杉沉默片刻:“你哥说得有道理。”

陆云枫:“听见了么?群众眼睛是雪亮的!”

陆云檀:“哼!不理你们了!”

此番家庭会议,在陆云檀的气急败坏中,宣告结束。

这时,一对中年男女忽然出现在了笔录室门前的走廊上,女人容貌姣好,身段窈窕,穿着一条棕色的连衣裙,手拎gui的皮包;男人穿着灰蓝色的衬衫和卡其色的西服裤,身姿笔挺,气质不凡。

领路的女警察将他们俩带到了梁云笺所在的那间笔录室的门前:“就这里面了,等一会儿就好。”

陆云檀忽然就知道了这两位是谁——梁云笺他爸妈——不由屏住了呼吸。

梁云笺他爸的神色中带着几分焦急,却也不忘了对领路的女警察说声谢谢:“麻烦您了。”

“没事。”女警察转身走了。

梁云笺他妈满面担忧的盯着笔录室的大门,长叹一口气。

纪雪杉主动走上前去:“你们是梁云笺的爸妈吧?”

宋瓷一怔:“您是?”

陆云檀也走了过去:“她是我妈,梁云笺今天就是去我们家学习了。”

纪雪杉面露愧色:“真是不好意思啊,没照顾好你们家孩子。”

宋瓷和梁顾异口同声:“没事没事。”

宋瓷的语气温和:“具体情况我们也听警察说了,事发突然,谁都没想到。”她这话是对纪雪杉说的,眼神却一直往陆云檀身上瞟。

梁顾也说道:“男孩子皮糙肉厚,没那么娇气,您不用担心。”

纪雪杉不由舒了口气,心想:这两口子还怪明事理的,怪不得能教出来年级第一。

陆云檀目不转睛地盯着梁云笺他爸看了一会儿,忽然说了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纪雪杉无奈,用力地在自己闺女的腿上打了一下:“你怎么没大没小的?懂不懂礼貌?”

“哦。”陆云檀立即改口,先礼貌的喊了声:“叔叔。”然后才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可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了。”

为表礼貌,她还特意用了个成语:绞尽脑汁。

梁顾被这小丫头逗笑了。

这时,笔录室的门被打开了,梁云笺一走出去,宋瓷和梁顾就围了过去,陆云檀也想过去,却被她哥揪住了后衣领,硬生生地把她薅了回来。

笔录做完,他们几个就能离开了,但是在他们临走前,办案警察特意叮嘱了他们几人:“不确定那两个人还有没有同伙,最近一段日子要小心点,以防被同伙打击报复。”

随后是双方家长的一番寒暄道别,然后各回各家。

公安局距离老街很近,陆云檀跟着她妈还有她哥一起步行回家。

梁云笺上了父母的车。

梁顾开车,宋瓷坐在副驾驶,梁云笺独自坐在后排。

车身和陆云檀他们擦肩而过时,宋瓷特意朝着窗外看了一眼:“那个女孩还挺漂亮的,是你们学校校花么?”

梁云笺答非所问:“晚上吃什么?”

宋瓷笑了:“哟,害羞了?”

梁云笺:“……”

梁顾也笑了:“这算是英雄救美了。”

梁云笺:“……”

宋瓷回头看着自己儿子,笑着问:“她叫什么名字?”

梁云笺犹豫了一下:“陆云檀,檀香的檀。”

陆云檀到家之后,没有心情吃饭,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才发现,梁云笺的书包还在她这里放着呢,莫名其妙的就伤感了起来。

陆云枫吃完饭,一走进二进院,就看到西厢房前的走廊上倒挂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都快垂到地上去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朝着西厢房走了过去:“你又怎么了?”

“心里烦。”陆云檀有一个习惯:只要一心烦,就喜欢在门前走廊的梁木上倒挂金钩,从小挂到大。

陆云枫靠在了廊柱上,双臂抱怀:“烦什么呢?”

陆云檀也把双手抱在了怀中:“我给梁云笺发了微信,让他明天不要来。”

陆云枫:“然后呢?”

陆云檀气呼呼的:“然后他让我把去年高考卷子的英语作文背了!”

陆云枫没忍住笑了:“就因为这?人家不是为你好么?”

陆云檀:“不是因为这个。”

陆云枫:“那是因为什么?”

陆云檀沉默片刻:“万一那两个人贩子真的有同伙,他来了会很危险,所以我不想让他来,但如果他真的不来,我又觉得我会不高兴。”

陆云枫明白了:“他如果来了,你不放心,担心他被报复。他如果不来,你又会觉得他不讲义气,胆小如鼠,没有担当?”

陆云檀默认了:“我这种思想是不是很奇怪?”

陆云枫:“不奇怪,很正常。”

陆云檀叹了口气:“可能因为我是你妹妹,所以你才觉得正常。”

陆云枫:“说白了你还是想让他来。”

陆云檀:“有那么一点点,不然好无聊啊,都没人陪我玩了。”

陆云枫:“那你就等着吧,他肯定会来。”

陆云檀:“你怎么知道?”

陆云枫:“因为他是个傻子。”

陆云檀没好气:“人家招你惹你了?对人家这么不友好。”

陆云枫懒得跟她计较,转身走人,顺带着甩了一句:“背你的英语去吧,小心臭书生明天检查。”

陆云檀:“……”

就你最讨厌了!

第二天,陆云檀起了个大早,然后搬了一个小马扎,坐在了自家门口,还不忘了拿一本英语作文书,然后一边用作文书扇风,一边欣赏着老街的人文风情,有相熟的街坊邻居路过她家门前,问她坐在这儿干什么的时候,她就会晃一晃手中的作文书,大言不惭地回答:“我背英语作文呢!”

当太阳高高升起之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老街街口,身穿白衬衫的清隽少年下了车。

看到梁云笺的那一刻,陆云檀立即停下了扇风的动作,把作文书端端正正地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埋头苦读了起来,来起来跟真的一样。

梁云笺走到了她的面前,她都没有抬头,直到梁云笺开了口:“背会了么?”她才故作惊讶地抬起了脑袋:“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梁云笺并没拆穿她,忍着笑说:“看来背的很认真,都到忘我境界了。”

陆云檀仰头看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那当然啦,我都背一早上了,好多人都看到了。”

梁云笺单膝蹲在了她的面前,抽走了她的作文书:“既然这样,现在就开始检查。”

陆云檀眨了眨眼睛,理直气壮:“你只让我背,又没有说必须背会。”

梁云笺:“……”

努力保持心情愉悦。

陆云檀叹了口气:“真不能怪我,是你没说,你要是说了,我就背会了。”说完这句话,她忽然瞟到了梁云笺的左手,眼睛一亮,“你手里拿的什么?是不是奖状?”

梁云笺的手中握着一个纸筒:“是奖状,但是现在不能给你。”

陆云檀不满:“为什么?昨天不是说好了么?”

梁云笺:“因为你没有完成背诵任务。”

陆云檀:“……”

梁云笺:“昨天的暑假作业写完了么?”

陆云檀:“……”

梁云笺不容置疑:“今天必须补齐,补不完不许睡觉。”

陆云檀:“……”

我后悔了。

臭书生,你还是走吧,再也别来了!

暑假一共七天,落后分子陆云檀在积极分子梁云笺的镇压之下,学了整整七天的习,不仅仅是学英语,还一项不缺的完成了暑假作业。

这一周,陆云檀过得昏天黑地、生死不如,就连晚上做梦都是被臭书生摁头学英语。

她从来没有这么盼望过开学。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七月二十号,学校终于对她敞开了慈爱的怀抱。

学校要求高三年级新生七月二十号下午五点到班,陆云檀不到两点就骑着车去了学校。

如此积极的原因只有一个:好不容易写完了暑假作业,当然要借给同学抄呀,不然怎么炫耀自己暑假作业写完了?

骑着电动车路过男寝的时候,偶遇梁云笺,陆云檀立即在他面前停了车:“臭书生,去哪里呀?”她的语气中,带着难掩的、被解放后的欢呼雀跃。

梁云笺笑着说:“出去买点东西。”

学校里面也有超市,但是比较小,所以大部分住校生会在返校当天去校门外的大超市买点零食水果或日常必备品。

陆云檀:“我一会儿也要去,你等等我呗,咱俩一起去。”

梁云笺:“我们三点就要进班。”

陆云檀看了一眼腕表:“现在离三点还早呢。”

梁云笺只好说:“我想提前过去。”

陆云檀再迟钝也明白了:梁云笺是不想和她一起去超市。

嘁,我还不想和你一起去了呢!

讨人厌的臭书生!

陆云檀哼了一声:“那我自己去!”不等梁云笺开口,她就拧动了车把手,“嗖”的一下冲了出去,还不高兴地在心里想:以后都不要和你当好朋友了!

梁云笺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校门口停着许多车,其中不乏豪车,奔驰宝马什么的穿梭其中,都有点略显寒酸了。

一辆香槟色的宾利车停在正对着校门的马路边,车门打开,先下来了一位身穿香奈儿高定连衣裙的女人,周洛尘背着书包,紧跟在她身后下了车。

司机已经将周洛尘的行李从后备箱中搬了出来。随后,周洛尘拉着行李箱朝着校门走,那位贵妇紧跟在他身边,一手挎着爱马仕的包,一手拎着他的被褥。

走到校门口时,贵妇先看到了梁云笺,立即喊了声:“云笺。”

梁云笺脚步一顿,这才看到了周洛尘和他妈章桐。

章桐和煦一笑,温声询问:“你自己来的么?”

梁云笺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却不能给出她想要的答案:“我妈送我来的。”

章桐抿了抿唇:“嗯。”又问,“你现在是要去超市买东西么?”

梁云笺:“嗯。”

章桐:“那我们跟你一起去吧,阿姨给你买。”

不等梁云笺拒绝,周洛尘就开了口:“人家是没爸妈么?用得着你买?你算老几啊?”

章桐神色一僵,尴尬不已。

梁云笺立即说道:“不麻烦您了,我妈还在等我。”

章桐赧然一笑:“哦,那你快去吧。”

梁云笺朝着校门西侧走了过去,拉开了奔驰车的副驾驶门,上了车。

他不是要去超市,而是要去医院,不然一定会陪她去超市。

宋瓷坐在方向盘后,将刚才在校门口发生的那一幕看得清清楚楚,无奈又不解地开口:“你说她图什么呀?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爸都放下了。”

梁云笺沉默片刻:“她也挺可怜的。”

宋瓷倒是没反驳这句话,叹息道:“是啊,就没从那首《春日颂》里走出来过。”她又朝着校门的方向看了一眼,“她儿子也够可怜的,从小到大,你在哪上学,她紧跟着就把她儿子送过去,周洛尘还比你小一岁呢,刚满六岁就上了小学,只为了赶着和你当同学,校外的辅导班、兴趣班也一样不落地跟着你上,弄得你爸都不敢去送你上下学。”

梁云笺:“周洛尘好像已经知道了。”

宋瓷:“你都知道了他还能不知道么?就他爸那德性,说不定知道的比你还早。”

梁云笺抿着唇,若有所思。

他是得了病之后,才知道了这些事。

如果早点知道,一定不会选择《春日颂》做为新生欢迎大会的演出曲目。

宋瓷一边开车一边说:“是我喜欢云笺纸,才给你起名梁云笺,章桐还以为是因为她呢,对你比对她儿子还要好,就应该把你生病的事告诉她,信不信她能掘地三尺地给你找医生?要不是因为你跟我长得像,我绝对会怀疑她是不是把我儿子给换走了。”

梁云笺哭笑不得。

宋瓷瞟了自己儿子一眼,忽然发问:“我好看还是章桐好看?”

梁云笺无奈:“你,你最好看。”

宋瓷又问:“我好看还是陆云檀好看?”

梁云笺:“……”

宋瓷:“怎么不选我了?呵,我就知道你靠不住,现在就去医院验dna!”

梁云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