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下午两点二十上课,因为打扫卫生耽误了些时间,陆云檀和杨筱念两点十分才到班,那个时候班里其他同学几乎已经全都到齐了。

第一节英语课,但是教英语的那位女老师一般不到上课时间不会进班,老金又不在,所以二班的一群猴子们称起了大王,班里乱糟糟一片:少部分积极分子在默默学习,值日生在在打扫卫生,落后分子们则在玩耍嬉闹说话聊天。

陆云檀正准备去接杯水,然而她才刚起身从凳子上站起来,陈思雨施施然走上了讲台,手中还拿着一个粉色封皮的笔记本,嗓音清亮地咳了两声:“大家先安静一下,听我念一段东西。”

她是英语课代表,所以大家都以为她要宣布英语老师布置下来的学习任务,乱哄哄的班级瞬间安静了下来。

陆云檀也坐回了板凳上。

陈思雨红唇一勾,漂亮的眼梢微微挑起,表情看起来有些得意,然后开始绘声绘色地宣读笔记本上面的内容:“7月20日晴,终于开学了,我又见到了徐沛然,真是太开心了,我已经有整整一周没有见到他了,真的很想他。7月21日,徐沛然今天给我接了杯水,水温暖洋洋的,一直从手心暖到了心底。7月22日,今天我和徐沛然一起值日,但是我来晚了,徐沛然帮我把地拖了,我心里有些开心,他是不是也有些喜欢我呢?”

徐沛然,二班班长,皮肤白皙,五官端正,长相有点小帅,性格比较外向,在班里的人缘还算是不错。

陈思雨连读了三篇日记后,班级里边先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三秒钟后,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呐喊起哄声,喊得最起劲的,当属最后一排的八大金刚。

下西洋和李航也在乐呵呵地起哄。陆云檀和孙茜却没有,而是沉默着对视了一眼,一点都不觉得好笑:显然,陈思雨正在宣读某个女孩子的私密日记本。

这时,陈思雨抬起了双手,将手掌向下压,示意大家安静,笑靥如花:“还有呢,没读完呢。”然后将日记本往前翻了几页,继续大声地朗读:“7月13日,晴,我的心情却是阴天,”读到这里,她自己都没忍住笑了出来,“噗嗤,哈哈哈……因为马上就要放假了,我就见不到徐沛然了,所以我一点也不想放假,我想天天见到他。”读完,陈思雨又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班级里面的起哄声更热烈了,后排还有男生大喊:“班长,你可以呀,魅力无限!”引得班级里面不少人都在哈哈大笑。

陆云檀却尴尬得不行,尴尬到脚趾头抠鞋底,虽然日记本的主人并不是她,但她还是很羞耻,同时又很愤怒,仿若正在被陈思雨当众扯下遮羞布的人是自己一样。

随后,她看向了坐在第三排正中间的徐沛然,看到他双拳紧攥,脑袋埋得低低的,耳根都红透了,像是要滴血。

这时,孙茜忽然戳了她一下,陆云檀看着她问:“怎么了?”

孙茜凑到她耳边说:“你看李月瑶。”

陆云檀立即看向了坐在徐沛然前边的李月瑶。

此时此刻,李月瑶正趴伏在桌面上,紧紧地将脸埋在胳膊里,胖胖的身体一颤一颤,显然,她正在哭。

班里大部分人似乎都发现了这一点,伸长了脖子往李月瑶的位置上看,互相窃窃私语着。

下西洋和李航也不再笑了,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其实,李月瑶对他们这帮差生,还挺好的。

陈思雨依旧得意洋洋地站在讲台上,志得意满地扫了一眼讲台下的李月瑶,唇角又是一勾,然后朝着大家晃了晃手中的粉皮日记本:“大家猜一猜,日记本的主人是谁呀?”

孙茜气得要死,小声骂了句:“陈思雨真他妈不是个东西!贱人!死贱人!”

陆云檀深吸一口气,用力地锤了一下桌子,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死死地瞪着陈思雨,大声说道:“我的日记本,怎么了?”她又转身看向了教室后方,怒不可遏,“谁再敢笑一下,我就把谁的头拧掉!”

全班瞬间安静了下来,五十几道视线齐刷刷地集中到了陆云檀的身上。

下西洋赶忙扯了扯陆云檀的衣角:“檀姐,冷静点!冷静啊!”

陆云檀置若罔闻,面色铁青地瞪着陈思雨:“要脸么你?竟然当众宣读人家的日记,披着张人皮不干人事!路边的野狗都比你人品好!”

孙茜声音小小地支援自己同桌:“骂的好!”

陈思雨向来是天之骄女,走到哪都有人捧着,从没被人当众辱骂过,哪里咽得下这口气:“陆云檀,你想死是吧?”

陆云檀冷笑一声,对自己的同桌说:“让开。”

孙茜立即起身给她让位:“檀姐,加油!”

陆云檀径直走上了讲台,身姿笔挺,气势汹汹,陈思雨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陆云檀面无表情的朝她伸出了手,不容置疑:“日记本给我。”

陈思雨扫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李月瑶,冷幽幽地问:“是你的日记本么?”

陆云檀不假思索:“是我的。”她再次重申,“给我!”

陈思雨再次勾起了唇角:“也就是说,你承认你喜欢徐沛然?”

陆云檀面不改色:“承认。”

陈思雨不屑一笑:“既然如此,日记本还给你好了,反正丢的也不是我的人。”说着话,她将日记本扔了出去,故意扔偏,让陆云檀接了个空,然后转身走人。

陆云檀忍无可忍,一把抓住了她的马尾辫,同时抬脚,狠狠地揣向了她的左腿后弯处。

陈思雨大惊失色,直接面向着全班跪在了讲台上。

陆云檀一把扼住了她的后颈:“道歉!”

陈思雨挣扎着想起身,奈何陆云檀的手仿若铁打的,死死地压制着她,令她无法撼动分毫。

陆云檀再次警告她:“道歉!不然你就一直给我跪着!”

全班噤若寒蝉,目不转睛地看向讲台。

陈思雨羞愤难当,白净的脸皮已经红透了,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陆云檀,我一定要找人弄死你!”

陆云檀咬牙切齿:“你要是再不道歉,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她突然加大了手中的力度,陈思雨感觉到了一阵剧痛,后颈几乎要被掐断,终于害怕了起来,双唇颤动着,嗫嚅着,正准备道歉的时候,教师的前门忽然被推开了。

英语老师瞬间蹙起了眉头,盯着讲台上的两人问:“你俩干嘛呢?”

陆云檀不得不松开陈思雨,面不改色地回答:“她摔倒了,我正准备扶她起来呢。”

英语老师并不相信陆云檀的话,一脸怀疑地看向了自己的课代表:“是么?”

陈思雨知道英语老师一定会向着她,因为她比陆云檀成绩好得多,但她自知理亏,所以没有向英语老师告状,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低着头说:“是的。”

英语老师不好再多说什么:“赶紧回位,上课了。”

陈思雨立即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陆云檀先将日记本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才回了位。

她没有翻开那本日记,而是把它放进了自己书包最里层的夹层中。

英语老师走上了讲台,把教案放在了讲桌上,一般这个时候,班长就会喊一声“standup”,然后全班起立,异口同声地喊“goodmorning/afternoonmsyang”。

但是今天杨老师站在讲台上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来自班长的“standup”,索性自己喊了一声:“goodafternoongirlsandboys”

徐沛然这才回神,赶忙喊了声:“standup”

全班起立,向老师回礼。

杨老师:“sitdown,please”

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是在全班人落座的那一刻翻了篇,但事实情况并非如此,平静的表面之下,暗藏玄机——

上课还不到十分钟,陆云檀已经收到了来自多方的小纸条:

孙茜:【檀姐,你刚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样子帅呆了。】

下西洋:【檀姐,我好崇拜你。】

李航:【檀姐,收小弟不收?不比下西洋差。】

李月瑶:【真的很谢谢你,很谢谢你!我一定会报答你!一定!】

徐沛然:【多谢了啊。】

杨筱念:【你干嘛要多管闲事啊?陈思雨现在真的很生气,正准备找人打你呢。】

呵,还想打我呢?

我堂堂全国武术冠军,能怕一帮小喽啰?

陆云檀嗤之以鼻,直接把杨筱念的纸条撺成了一团,扔到了一边去。

刚才没听到陈思雨的道歉,她心有不甘,总觉得事情没办完,准备到下课后彻底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不然陈思雨以后还会欺负李月瑶。

然而英语课一下课,陈思雨就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教室,看样子是真的要去摇人。

这下陆云檀倒也不着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来一个她打一个,来两个就打一双!于是她就拿着杯子去接水了,谁知杨筱念竟然跟了过来,急慌慌地对她说:“陈思雨去找王泽了。”

王泽,文科十七班的男生,高三年级风云人物之一,学习不怎样,校内名声倒是响当当的,主要是因为混得好,不仅在校园内有势力,还结交了许多社会上的混混,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所以学校里面几乎没人敢惹他。

陆云檀却一点都没当回事:“王泽怎么了?还能把我吃了?”

杨筱念无奈:“王泽可不好惹!上回十八班有个男生跟他对着干,他找人在放学路上把那个男生堵了,胳膊都打断了一只。”

陆云檀依旧嗤之以鼻:“别说王泽了,就是李泽、张泽、杨泽一起来了都没用,陈思雨必须给李月瑶道歉,不然这事儿没完!”

杨筱念又急又气:“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呀?你非得管她干嘛?还惹得一身麻烦!”

陆云檀看着杨筱念,问:“如果今天被当众宣读的是你的日记本,你还会是这种事不关系高高挂起的态度么?”

杨筱念:“……”

陆云檀:“陈思雨这种行为就是在践踏别人的自尊,所以她必须道歉!”

杨筱念无奈:“随你便吧,我不管你了。”

两人接完水,一起回班,却在班级门口被一个烫着卷发的男生堵了,这男生的语气还挺不客气:“喊你们班陆云檀出来一下。”

陆云檀认出来这个男生是文科班的,大概猜出来了他来找她的目的,也挺不客气地回道:“我就陆云檀,有话就说。”

卷发男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语气趾高气昂的:“王哥说了,看在你是个小女生的份上,就不为难你了,你好好跟陈思雨道个歉,这事就翻篇了。”

陆云檀都被气笑了:“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回去告诉王泽,让陈思雨来给我和我的朋友道歉,不然我连他一起揍!”

卷发男生一脸怒意,神色猖狂,看起来像是要打人:“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啊?”

陆云檀没说话,把水杯挂在了手腕上,突然出手摁住了他的右肩,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右侧大臂,上下翻动,“咔嚓”一声,把他的右胳膊从肩关节处卸掉了,然后又是“咔嚓”一声,重新把他的胳膊按好了,最后冲着他甜甜一笑:“人工脱臼,爽么?”

卷发男生一脸惊恐。

陆云檀脸色一沉:“再不滚蛋,我就把你全身上下的关节全给卸了!”

卷发男生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转身就跑。

陆云檀不屑地冷哼一声,一脸傲娇地进了班,同时心里还有点小得意,感觉自己功夫越来越好了,下手稳准狠,完全可以和陆云枫一决高下,成为陆家武馆的最佳形象代言人。

杨筱念却没有跟着陆云檀进班,犹豫了一下,快速朝着西侧楼梯跑了过去,急匆匆地上了楼。

学校不给开空调,重点班的学生们也抵挡不了酷暑带来的高温,下课后一股脑地涌出了教室,三三两两地站在了门前的走廊上。

梁云笺背靠栏杆而站,手肘搭在红色的栏杆上,修长的身体微微朝后方倾斜,正在和站在他身边的周洛尘说着什么事情。

周洛尘侧靠在栏杆上,头顶上带着一只黑色的鸭舌帽,显然,是头发没剪好,需要戴帽子遮羞。

杨筱念直接跑到了梁云笺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陆、陆云檀她、她又惹事了!”

梁云笺瞬间站直了身体:“她怎么了?”

杨筱念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简述了一遍,最后长叹一口气,无奈道:“她还把人家王泽小弟的胳膊给卸了,现在王泽肯定不会放过她了。”

不等梁云笺开口,周洛尘忽然笑了,语气中带着点欣赏:“我艹,她挺牛啊。”

梁云笺的眉头微蹙,他并不喜欢周洛尘的这种语气,好像自己守护许久的宝藏被他发现了。

杨筱念:“是挺牛的,但是、有点太惹事生非了,这件事明明和她没关系。”说完,她抬起了眼皮,小心地打量着梁云笺的脸色。

梁云笺轻叹口气,重新靠在了栏杆上,附和道:“是啊,确实太能惹事生非了,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周洛尘一愣,不明就里地看着梁云笺。

杨筱念心头一喜,继续说道:“我都已经提醒过她好多次了,可是她不听劝。”

梁云笺再次附和:“确实,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杨筱念打量了一下梁云笺的神色,感觉他确实是在赞同自己的话,于是又试探着说了一句:“住在老街上的人都这样。”

梁云笺眉头一挑,饶有兴致:“都什么样?”

杨筱念在心里舒了口气,索性放开说了:“都没什么素质,我妈说了,住在老街上的人都是东辅当地的老土著,没什么钱,还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天天做白日梦等拆迁,其实政府根本不会拆到那里去,只能守着家里那座破院子过一辈子。”

是么?

梁云笺回想了一下自己记忆中的老街,确实有些破落,大部分人的素质也确实不怎么高,经常能见到光膀子的大汉和骂街的女人,

但是,这家老街上,却聚集着一股令人无法抵抗的人间烟火气。

光膀子的大汉敢当街扭绑人贩子;骂街的女人也可以很温柔地询问他胳膊上的伤口好了没有;卖蜂蜜面包的李叔会送给他面包吃,还跟夸小孩似的夸他是个勇敢的男子汉;诊所的刘叔会每天帮他换药,并且分文不取……

他们是没什么素质,但却勇敢、善良、朴实,拥有着十足十的人情味。

梁云笺轻笑了一下,用一种鼓励的语气对杨筱念说:“还有么?”

杨筱念搜肠刮肚地想了想:“她初中是五中的,但是老街旁边的学校都不怎么样,按照陆云檀的中考成绩,她根本上不了二中,全靠分配生名额,所以她高一的那个班主任可不喜欢她了,觉得她就是来二中拖后腿的。”

梁云笺点了点头:“是,你说得对,以后离陆云檀远点,少跟她接触。”

杨筱念心头又是一喜,嘴上却十分为难:“这样、不太好吧?”

梁云笺:“你配么?”

杨筱念神色一僵,万分错愕。

“你配上她的好么?”梁云笺冷声质问,“你连她万分之一的好都配不上,有什么资格当她的朋友?”

杨筱念仿若被当众扇了一巴掌,脸颊涨红,眼眶发热,羞愤难当。

梁云笺神色阴沉,又带着难掩的厌恶:“以后,也少在我面前出现,免得脏了我的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