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下午第二节是班主任老金的生物课, 陆云檀早早地就把生物书从桌兜里拿出来了,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耐心地等待着上课铃打响。

她这人对待学习的态度和别人不一样, 人家是为了提高成绩而学习,她则是无利不起早,就比如背英语作文是为了逃操, 好好上生物课则是因为上回月考她的年级排名进步了三十名,班主任表扬了她, 还许诺她如果下回还有明显进步, 可以考虑把上学期没收的手机还给她。

悠扬的上课铃声打响, 徐沛然喊了“起立”, 全班起身,按照流程对着老金喊了声“老师好”, 老金按照惯性回了句“同学们好”, 全班落座, 生物课正式开始。

天热,教室的门窗全部洞开着,老金刚开口讲了不到两句话,教室前门外忽然冒出了一人:“报告。”

老金的话音一顿,全班人的目光在瞬间全部集中到了教室前门。

陆云檀的座位靠窗, 看不到前门外站着的是谁,于是戳了戳她同桌:“谁呀?”

孙茜也是勾着脖子才看到:“杨筱念。”

陆云檀赶忙看了眼杨筱念的座位, 这才发现她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不由诧异了起来:刚才接完水, 她们俩不是一起回班了么?

老金有些不悦:“进来吧。”

杨筱念脚步匆匆地进了班,将脑袋压得低低的,鼻尖和脸颊微微泛红, 似乎是很不好意思。

等她坐好后,老金继续上课。

孙茜奇怪地盯着杨筱念看了一会儿,然后戳了戳正在认真听课的陆云檀,小声说:“杨筱念好像哭了。

“嗯?”陆云檀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立即看向了坐在第二排的杨筱念。

她看过去的时候,杨筱念依旧低埋着脑袋,正伸手抽放在桌面上的维达纸巾,然后抬手,用纸巾擦了擦眼睛和鼻子。

孙茜:“她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陆云檀也是一脸懵:“我也不知道呀。”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该不会是被王泽或者陈思雨威胁了吧?

她不安地抿了抿唇:“我下课问问吧。”

下午只有两节课,然后是三十分钟的大课间,是下午的跑操时间。

陆云檀准备在去操场的路上问问杨筱念怎么了,然而下课后,杨筱念根本没有等她,迅速离开了教室,孤身一人去了操场。

陆云檀比杨筱念的个子高,所以跑操的时候她们也没站在一起,所以她只能等跑操结束后再去找她。

体育老师宣布“解散”的那一刻,一个个整齐的班级方阵瞬间土崩瓦解,陆云檀身形迅速地穿越人群,跑到了杨筱念身边,关切询问:“你没事吧?”

杨筱念并没有看陆云檀,面无表情,语调冷冷:“没事。”

陆云檀有些不放心:“真的没事?我看到你哭了,不是因为陈思雨和王泽吧?”

杨筱念:“和他们没关系。”

陆云檀舒了口气:“那是因为什么呀?”

杨筱念的眼眶再次开始发热,咬了咬牙,回答:“不用你关心,以后离我远点。”

陆云檀不明就里:“什么意思呀?”

杨筱念深吸一口气,一脸怨毒地看着陆云檀:“意思就是我讨厌你,都是因为你!我恨死你了!”

陆云檀:“……”

神经病吧。

她冷哼一声:“巧了,我也不怎么喜欢你。”说完,转身就走,双手负后,一身傲娇,内心还有些轻松:道不同不相为谋,早就该绝交了,以后终于不用再别别扭扭地相处下去了。

走到操场门口时,她忽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陆云檀。”

转身一看,是李月瑶。

李月瑶小跑了几步,来到了她身边,神色有几分赧然,但还是很认真地对她说了声:“谢谢你呀,真的很谢谢。”

陆云檀:“不用谢,举手之劳。”

李月瑶欲言又止了好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了:“真的真的很谢谢你,要不、要不然我以后每天都请你吃饭吧。”

“不用,我自己去买就行。”陆云檀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从明天开始不许再给陈思雨买早饭,也不许再替她打扫卫生,不然她只会得寸进尺!”

李月瑶抿了抿唇,神色中带着为难。

陆云檀明白了什么,信誓旦旦地对她说:“她要是敢找你的麻烦,你就来找我,我去找她的麻烦!”

李月瑶很感激,但也不好意再继续麻烦她:“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要不、要不就这样算了吧,陈思雨不好惹,认识很多人,会连累你的。”

陆云檀心想:都已经惹上一道麻烦了,还怕惹上第二道?

她斩钉截铁地对李月瑶说:“你不用怕她,对付这种人,委屈求全是没用的,你越是委曲求全,他们就越是得寸进尺,最好的方式就是勇敢起来和他们对着干!让他们知道我们没那么好惹!”

李月瑶形容不安:“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们?”

陆云檀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呢么?我会帮你的!”

李月瑶的眼眶都有点酸了,很真诚又很认真地说:“云檀,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

陆云檀笑着回:“我也只是一般好而已啦~”

随后,两人一起回了高三教学区,才转上教室前方的走廊,陆云檀就看到了站在二班后门外的梁云笺,立即朝他跑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梁云笺垂眸看着她:“听闻了檀女侠的英勇事迹,特来询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陆云檀有些意外:“传得这么快?”

梁云笺笑着回:“是啊,名扬天下。”

陆云檀:“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梁云笺满含赞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厉害极了。”

陆云檀开心地勾起了唇角。

梁云笺切入了正题:“想好怎么对付王泽了吗?”

陆云檀想了想:“约架?”

梁云笺无奈一笑:“没想过谈判么?”

陆云檀:“不可能的,我把他小弟的胳膊给卸了。”

梁云笺轻叹口气:“略有耳闻。”

陆云檀:“我还让陈思雨当众跪在了讲台上,摁头让她道歉,但是她没有道歉。”

梁云笺:“所以你的诉求是让她当众道歉?”

“她当众宣读了别人的日记本,就必须当众道歉。”陆云檀不容置疑地说,“并且我要的不止是道歉,我还要她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班里面的任何一个同学!”

梁云笺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

陆云檀一愣:“什么意思?”

梁云笺:“我先去和王泽谈。”

陆云檀:“要是谈不妥呢?”

梁云笺:“那就只能打了。”

陆云檀:“我打还是你打?不过我觉得吧,你打不过王泽的,他是土匪,你是书生,你不行的。”

梁云笺:“……”

陆云檀拍了拍梁云笺的胳膊:“放心,你负责文,我负责武,你负责谈,我负责打!”她又宽慰了他一句,“从古至今,两国外交从不杀来使,他要是不守规矩,敢动你一根头发,我就把他打到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梁云笺忍俊不禁:“多谢檀女侠的庇佑。”

陆云檀:“放心大胆地去谈,千万不要向恶势力低头!”

梁云笺一本正经地回:“鄙人一定谨记在心,绝不辜负您的厚望。”

陆云檀就喜欢别人捧她,尤其是梁云笺捧她,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然后挺直了腰板,一手负后,一手在半空中挥了挥:“没别的事了,你可以退下了。”

梁云笺:“那我走了。”

陆云檀点头:“嗯,走吧!”

但是等梁云笺走了之后,她却一直没有进班,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背影,在梁云笺走进西侧楼梯间的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朝他跑了过去:“臭书生!”

梁云笺在台阶前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她。

陆云檀跑到了他的面前,这时,刚巧遇到了出来扔垃圾的徐沛然,陆云檀立即眉飞色舞地跟梁云笺介绍:“他就是我们班班长,我现在的绯闻男友!”

梁云笺:“……”

徐沛然:“……”

徐沛然脸皮薄,一个玩笑就红了脸:“别别别、别开玩笑,我我我、我不敢当。”

陆云檀不乐意了:“哇,你竟然还看不上我呢?”

梁云笺神色一沉,面无表情地盯着徐沛然。

徐沛然:“不不不,我是配不上你。”

陆云檀:“你还行吧,挺帅的!”

徐沛然的脑袋都快摇掉了:“不不不我不行!”说完,他转身就走,但奇怪的是,总觉得背后发凉,像是有人在用能杀人的眼神盯着自己……那个词是什么说的来的?如芒在背?如芒刺背?芒刺在背?

反正就是这么个感觉,被人追杀也不过如此,从而导致他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最后是一路小跑进的班。

陆云檀终于言归正传,看着梁云笺问:“你们班开空调了么?”

梁云笺这才收回了目光,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了句:“你觉得他很帅么?”

陆云檀:“还行吧,不过不是我的菜。”

梁云笺的神色这才稍有缓和:“你刚才问我什么?”

陆云檀无奈:“你们班开空调了么?”

梁云笺如实作答:“没有。”

陆云檀不满地拧起了眉毛:“学校也太过分了吧,重点班都不给开空调?”她抬头望着梁云笺,发现他的鬓角处有汗水,立即做出了一个决定:现在就起义!

然后她斩钉截铁地说:“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让你凉快起来!”说完,也不管梁云笺了,转身就跑,然而跑出去还没几步,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又立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梁云笺,“你站在这里不要动哦,我去给你买兜橘子。”

梁云笺:“……”

陆云檀顽皮一笑:“逗你玩的,你站这儿别动,不然监控会拍到你的。”

梁云笺微微蹙眉,有预感她要做的不是什么好事。

陆云檀看了眼腕表,距离四点半的大自习上课还有六七分钟的时间,完全够用。

下午的天气依旧炎热,犹如烤箱,所有人都是刚跑完操,一个比一个心焦气躁、汗流浃背,身上热得像是要从内部自燃。

班里面更是闷热,教室外面的走廊站着不少人。

下西洋面红耳赤气喘吁吁,正拿着把扇子靠在栏杆上扇风,另外一只手里还攥着一根刚从超市里面买回来的冰冰棒。

陆云檀直接来到了他的面前:“传令给八大金刚,现在就起义!”

下西洋懵逼了:“啊?”

陆云檀:“天下苦高温久矣,空调刻不容缓!”

下西洋还是懵逼:“太、太太、太突然了吧?”

陆云檀振振有词:“一点都不突然,今天三十九度,明天四十度,如果再不开空调,我们都会中暑的!还有,你想想,如果咱们班现在已经开了空调,那么你跑完操之后,就不用站在走廊里扇扇子了,而是坐在教室里吹、空、调!十、六、度!”

下西洋瞬间心动——十六度的空调啊!十六度!从烈火地狱到人间天堂!

他一把合上了扇子,如一头小牛犊似的从后门冲进了教室。

半分钟后,八大金刚群体出动,一分为二,其中四个人每人抱着一摞灰绿色的卷子,脚步匆匆地朝着西侧楼梯间跑了过去,擦肩而过时,梁云笺迅速拦住了其中一人:“你们要去干什么?”

被拦住那人叫孙明飞,兴冲冲地说:“造反!”

梁云笺:“……”

另外四位金刚从教室里面出来后,直接来到了陆云檀面前,其中一个叫李东浩的男生迫不及待地问:“檀姐,咱们怎么干?”

陆云檀一脚踩在了栏杆下方的基石上,伸手指着面前的教学区:“我喊一二三,你们就喊开空调,喊得声音越大越好,喊出气震山河的气场!”

李东浩:“行!”

陆云檀将双手搭在了唇边,做喇叭状,气沉丹田:“一、二、三!”

四大金刚:“开空调!”

“一、二、三!”

“开空调!”

“一、二、三!”

“开空调!”

连喊三声之后,楼上的某个班忽然加入了造反的声势中,开始跟着二班的节奏一起喊了起来——

“一、二、三!”

“开空调!”

有了一个班的加入后,陆陆续续地有更多的班级加入了其中,先是距离二班最近的一班和三班,然后是四班,一楼的走廊上很快就挤满了学生。楼上什么情况不清楚,但一阵高过一声的声浪在不断地像他们证明,造反的队伍在不断发展壮大。

少年肆意、轻狂、桀骜,浩浩汤汤的呐喊声在四方形的教学内生生不息、经久回荡。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忽然间,又是楼上某个班的学生,朝着楼下扔了一沓卷子:“不开空调就不学了!”

有人带头扔卷子,就有人跟着扔。

不消片刻,整个教学区就像是下了一场狂暴的卷子雨,从五楼到一楼的半空中飘满了各种各样的卷子和纸,绿的、白色、黄的……落英缤纷,场面看起来壮观极了。

年级长和教导主任抱着胳膊,不知所措地站在教学区大门前,仰头望着一片混乱的教学区,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本场造反活动一直持续了十五分钟,直到各班班主任以强权压制,勒令本班学生回班。

随后,年级长号召各班班主任,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五点半,大自习结束,各班学生去吃晚饭。

六点半,第一节晚自习开始,各班班主任皆是板着脸进的班。

学生惯是会察言观色的,造反的冲动劲儿过去后,内心终于后知后觉地升腾起了几分惶恐与不安。

老金推开了二班的班门,面无表情地走上了讲台,全班寂静无声,一个比个头埋得低。

呼吸声都收敛了的教室里,忽然响起来了“滴、滴”两声响。

全班人先是意外,然后齐刷刷地看向了挂在北面墙上的两台空调,全开了,十六度。

三秒钟后,整个高三教学区内的所有班级齐刷刷地爆发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雀跃声。

二班教室,老金站在讲台上,将空调遥控器放在了讲桌上,叹了口气:“你们赢了,空调开了,好好学习吧。”

紧接着响起的就是学生们自发性关门、关窗的声音。

老金蹙眉,扫视了一眼全班,语气中带着些忐忑:“刚才的事,不是咱们班人带的头吧?”

陆云檀:“……”

八大金刚:“……”

班里其他人:“……”

全班安静如鸡,唯独下西洋斗胆说了句:“怎么可能是我们呢?”

陆云檀附和:“对啊……”

老金点了点头:“不是你们最好,要真的是你们,趁早自首,年级长要查监控,最迟明天早上,一定能抓到罪魁祸首。”

陆云檀:“……”

查监控很快,估计用不了一个小时她就会被抓捕归案。

虽然早有预料,但心里还是会有点忐忑,毕竟是要被严肃处分的事情。

搞不好,还会被开除学籍吧?

然而年级长的效率比她想象中要慢得多,一直到十点晚自习下课,她都安全无恙。

难不成是要等到明天白天再查?就不怕她畏罪潜逃么?

不过她不会逃的,一人做事一人当。

但是在证据确凿之前,她也不会去主动自首,万一年级长查不出来呢?

对,没错,她就是这么又勇又怂!

十点晚自习下课,她没像是往常一样那么积极地回寝室,而是等着李月瑶一起,然后亲自把李月瑶送回了女寝104——她担心陈思雨会在晚上熄灯后打击报复李月瑶,所以才要来104震慑她一下。

但是陈思雨却不在寝室。

陆云檀只好坐在104里等。

杨筱念也回了寝室,却没有理会她,甚至没有正眼瞧她一眼,像是把她当空气。

陆云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惹着她了,但也懒得搭理她,索性也把她当空气。

等了将近十分钟,陈思雨才回寝,陆云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开门见山地说:“以后你要是再敢欺负李月瑶一下,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教训!”

陈思雨哪里会服气,吊着眼梢,颐指气使地瞪着她:“陆云檀,你以为自己是老几啊?信不信我明天就找人收拾你?”

陆云檀语气淡淡,狠狠的:“你怎么确定自己能活到明天早上呢?”

陈思雨:“……”

陆云檀:“这儿是女寝,你认识的那些好哥哥、好弟弟们的手再长,可伸不到这里来,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就让你继续下跪,跪到你道歉为止,没人会来帮你!”

陈思雨:“……”

104其余人也不敢惹陆云檀,整个寝室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寂静之中。

陆云檀面无表情地盯着陈思雨:“我说得话你听明白了么?”

陈思雨也知道现在不会有人帮自己,但也不甘心就这么向陆云檀妥协——只要等到明天,她就能去找王泽或者其他人收拾陆云檀,现在只需要按兵不动就好。

于是,她就像是没听到陆云檀的话一样,放下了自己的挎包,从架子上端起了自己的洗漱用品,转身朝着阳台走了过去。

陆云檀叹了口气——对付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她也累——抬手从李月瑶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朝着陈思雨的后侧腿弯飞了过去。

陈思雨毫无防备,腿弯吃痛,惊呼一声,再一次地跪在了地上,膝盖重重着地,手里端着的洗漱用品撒了一地。

没人敢去扶她们的寝室长起来。

陆云檀不慌不忙地走到了陈思雨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果你现在道歉,并能够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任何同学,我可以立即放过你。”

开打之前,先谈判——臭书生说的。

陈思雨咬着牙,扶着书桌从地上站了起来,面色阴沉地看着陆云檀,突然冷笑了一下:“王泽觉得你挺漂亮的,他校外认识的那几个哥应该也挺喜欢你,会把你介绍给他们的。”

陆云檀:“……”

这他妈还谈什么啊?

她长叹一口气:“那就让王泽直接来找我吧,至于你,我最后再收拾。”说完,她拉住了李月瑶的手腕,“这几天先去我们寝室住,最晚下周,你就是这个寝室的寝室长。”

李月瑶也害怕陈思雨会趁着陆云檀不在的时候打击报复自己,简单又迅速地收拾了一下东西,毫不犹豫地跟着陆云檀走了。

去107寝室的途中,李月瑶的内心非常不安:“云檀,王泽可能真的会在周六放学的时候找人堵你,他在校外认识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全是社会上的流氓混混。”

陆云檀满不在乎:“来一个我就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她带着李月瑶回到自己寝室的时候,一推开门,就听到孙茜在和大家分享新鲜出炉的八卦:“我一直以为是咱班先带头起义的呢,没想到竟然是九班。”

陆云檀懵了,瞬间把王泽那帮人抛到了脑后:“啊?你听谁说的?”

孙茜:“听我九班的朋友说的,今天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梁云笺就去找年级长自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檀女侠为了让臭书生吹上空调下定决心起义;

臭书生担心檀女侠被处分选择替她背锅去自首;

爱情,就是这么的酸腐【狗头jpg】

“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兜橘子”这个梗来自于朱自清的《背影》

这是第一更,二更在中午十二点。(两章加起来绝对过万!)

下章更新前评论有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