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后, 不用去跑操,据说是因为体育老师请假了,所以今天下午的跑操活动被取消了。

难得在下午四点的大课间休息一次, 高三年级的同学们当然是选择享受生活,三三两两的聚集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一边沐浴着灿烂清澈的阳光, 一边“把酒话桑麻”。

诺大的四方形教学区,热闹非凡, 处处洋溢着青春活力的气息。

正在这时, 一位身材魁梧、身穿紫檀色丝绸唐装的中年男人阔步走进了高三热热闹闹的教学区, 只见他肤色黝黑, 鼻若悬胆,厚重的双唇藏在了一把漆黑的络腮胡子中, 宽刀般浓密的双眉下是一双如同老鹰版漆黑矍铄的双目, 看起来像极了张飞和关公的结合体, 威风凌凌、气场汹涌,甚是摄人。

这位关张结合体走进教学区后,左转,朝着教室那一侧走了过去,昂首阔步, 衣袖无风自动。

在他转上一班教室前方的走廊的那一刻,站在走廊上的一班同学们齐刷刷地屏住了呼吸, 呆若木鸡地盯着来人——

按照三国时期的标准衡量, 这人身高能有八尺, 虎背熊腰,压迫感极强,走路时, 左手负后,右手横于身前,手腕上戴着一串紫檀佛珠,手心中盘着两颗紫红色的核桃,核桃表皮上的包浆已有些年头了,色泽醇厚浓郁,在他遍布老茧的手心中泛着深沉的微光,仿若两颗淬了剧毒的暗器,随时可能会从他手中飞出去杀人。

一班同学们的一颗颗小脑袋里同时冒出了三个字:有、杀、气。

感觉他盘核桃的那双大铁手,能一下子拧掉一个人的头,像是从树枝上摘掉一颗苹果那样干脆简单。

他过来时,一班同学们连口大气都不敢喘,僵硬着年少薄弱的身体,无声地往走廊两侧退了一步又一步,安静如鸡地给来者让路。

等隔壁二班的同学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位杀气十足的关张结合体已经走到了二班的后门,然后,定下了宽阔的脚步。

至此,一班二班门外站着的学生都如同入了定似的,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震动到了空气,惊扰到这位好汉。

好巧不巧的是,正当这位好汉伸着头朝二班班内探望的时候,下西洋同学拎着一兜垃圾走向了后门,与好汉对视的那一刻,下西洋望而生畏,双手颤抖,转身想跑,但是未遂,被好汉叫住了:“小胖,陆云檀是你们班的吧?”

小胖?

喊谁呢?

士可杀,不可辱!

下西洋稳了稳心神,硬着头皮与魁梧大汉对视,然而对视了还不到半秒钟,就败下阵来,转身逃跑:“我不知道!”

魁梧大汉:“……”

这还能有不知道的?

下西洋从教室后门跑到了教室前门,又从教室前门夺路而逃,一路朝着东北角楼梯间跑了过去,狂奔上三楼,又从三楼教室前的走廊迂回至西北角楼梯间旁边的九班,看到梁云笺后,大喊一声:“副帮主!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梁云笺蹙眉询问:“怎么了?”

下西洋气喘吁吁:“有个彪形大汉,来找帮主,满脸杀气,像是来寻仇的!”

与此同时,一楼,陆云檀从卫生间出来后,一身轻松地朝着教室走,但奇怪的是,走廊上站着的所有人都在用一种同情中夹杂着惊恐的眼神看她,看的她浑身发毛。

走到四班后门的时候,军师李月瑶和右护法李航忽然冲到了她面前,一左一右挡住了她的去路——

李月瑶满面焦急:“你现在千万别回班!”

李航语气急切:“有人来找你麻烦,快逃!”

陆云檀一脸懵逼:“谁啊?”

李航:“不认识啊!那男的看着特别凶,一手拍死两个下西洋都没问题!”

陆云檀:“……”

有这么夸张么?

李月瑶:“会不会是王泽安排的人啊?”

陆云檀听得云里雾里,好奇地仰起脖子,朝着走廊尽头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那位彪形大汉,再然后,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大汉狂奔了过去,同时张开了双臂,开心大喊:“爸!”

李航:“……”

李月瑶:“……”

走廊上其他同学:“……”

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陆云檀她爸已经去影视剧组当了将近两个月的武术指导了,前天下午她返校的时候,她爸还没回家呢,没想到今天竟然来学校找她了,着实惊喜!

她就像一只小巧的白鸽似的,直接飞扑进了她爸的怀中。

陆林笑呵呵的,用宽大的手掌揉了揉闺女的脑袋,浑厚的嗓音中带着铁汉柔情:“丫头,怎么两个月没见还瘦了?”

陆云檀仰头看着她爸:“我学习学的呀!可努力了!”

陆林:“好好学习还能被请家长?”

陆云檀:“……”

陆云檀松开了她爸:“合着你是被我们班主任请来的?”

陆林:“那不然呢?”

陆云檀不高兴地瘪了瘪嘴:“我还以为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呢!”她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呀,我们班主任不是给我妈打得电话么?怎么让你来了?”

陆林直言不讳:“你妈说她想多活两年。”

陆云檀:“……”

陆林:“听说你跟人打架了?”

陆云檀点头:“嗯!”

围观同学满面敬佩,心想:果然是战神,面对家长质问,一点都不慌张。

陆林:“打赢了么?”

围观同学:“……”

陆云檀傲娇得不行:“那当然啦!”

陆林点了点头:“还行,没丢我的人。”

围观同学:“……”

战神的家长,也不是一般人物。

陆云檀:“你怎不去找我班主任呀?一直在我们后门站着干嘛?”

陆林一脸无奈:“你们班主任不在办公室,我只能先找你,但我问你同学陆云檀是不是这个班的,他们都说不知道。”

陆云檀懵了:“怎么会不知道呢?”但很快,她就从周围同学们心有余悸的目光中明白了什么——大家是在掩护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她爸说:“你来就来呗,手里干嘛盘个核桃啊,看着跟黑/帮老大一样,都把我的同学们吓到了,还以为你是来找麻烦的呢。”

陆林把右手一伸,也很委屈:“你妈非让我盘核桃,说看起来斯文,不吓人,我本来盘的是铁球!”

陆云檀:“……”

围观同学:“……”

还不如核桃呢。

铁球,全名:保定铁球,是保定府三宗宝之一,现代人常用来健身、活动手部筋骨用,但其还有一个隐蔽的用处:作防身器械用。

陆林还在惦记他的铁球:“铁球多好,体积大,分量足,核桃轻飘飘的盘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

陆云檀也知道她爸有手中盘东西的习惯,而且这事儿吧,也不能全怪她爸,也怪她,是她向同学们隐瞒了自己被请家长的事情,不然的话大家就不会误会了。

但是她隐瞒这件事的原因,不是觉得被请家长丢人,而是为了隐瞒小树林里面安装了监控摄像器的事情,这样她就可以垄断资源,画一版新的二中监控图,然后去校外复印店复印一百张,打着“最新版校园监控分布图”的名头,贩卖赝品。

她甚至已经分析过了,这张图在高三群体内肯定不吃香了,因为大家即将毕业,对校园的环境也已了如指掌,所以他们对这张图的需求不高,所以这张图在高三群体中的销量也不会很高;最合适的销售目标人群,是即将要踏入军训生活的高一新生。

再等两周,高一一开学,她就能凭借着赝品图大赚一笔!

“陆云檀!”

突如其来的点名道姓打断了陆云檀的商业大梦,她和她爸同时扭头,在对面二楼的年级长办公室门口,看到了班主任老金。

老金趴在栏杆上,朝他们父女俩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俩来年级长办公室。

陆云檀转头对她爸说:“看来我们年级长也想见见你。”

陆林觉得还是先做个思想准备比较好:“你到底犯了多大的事?”

陆云檀一脸无辜:“我只是在学校里面打了个架而已呀。”

围观同学:“……”

只是,在学校里,打了个架,而已?

这么云淡风轻么?

陆林:“没别的了?”

围观同学:“……”

这还不够?

陆云檀点头:“对啊,只是打架。”

陆林眉头一蹙,深表困惑:“这点小事也至于请家长?”

陆云檀也是一脸愁容:“就是嘛,真是小题大做。”

围观同学:“……”

牛逼。

虽然陆家父女很无奈,但为了给班主任和年级长面子,还是按照要求去了年级长办公室。

当陆云檀领着她爸朝着西北角楼梯间走的时候,刚巧碰到了顺着楼梯往下冲的梁云笺和下西洋。

下西洋原本冲在最前面,然而在看到彪形大汉的那一刻,猛然顿住了脚步,梁云笺差点撞他身上。

下西洋一边伸手指着彪形大汉,颤颤巍巍:“你、你你不要过来呀!”一边畏畏缩缩地往梁副帮主的身后躲,即便副帮主的挺拔身躯根本挡不住圆滚滚的他,“就是他!”

梁云笺脊背笔挺,一动不动地站在台阶上,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彪形大汉,然后看向了跟在他身边的陆云檀,关切询问:“你认识他么?找你干什么?”

陆云檀:“他是我爸呀,我们去找年级长。”

梁云笺:“……”

下西洋:“……”

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你爸?”

陆云檀点头:“对呀!不像么?”

梁云笺:“……”

下西洋:“……”

一个白白嫩嫩,一个形容粗旷,怎么看,都不像。

陆云檀继续领着她爸上楼,上到二楼时,陆林忍不住说了句:“刚才那两个小孩,看起来好像不太聪明。”

陆云檀:“胖的那个可能有点迟钝,但是又高又帅的那个,可聪明了,他是我们年级第一呢!”

又高又帅?

陆林哼了一声,一边盘核桃,一边不屑点评:“帅什么?长得那么白净,一副书生样,还经不住你哥的一巴掌。”

陆云檀不高兴了,小嘴一撅,好看的眉毛拧了起来:“你不能喊他书生,他是我同学,不许你这么说他!”

与此同时,楼梯间,下西洋一边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一边感慨:“真没想到那位大佬竟然是帮主之父,哎,帮主之母得长得多好看啊,才能把帮主的基因提拔成这样。”

梁云笺想到了那位满头戴着粉红色发卷的女士:“她和她哥的长相都随母亲。”

下西洋一愣:“帮主还有个哥呢?”

梁云笺叹了口气,点头:“嗯。”

下西洋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彪形大汉的肤色、体型与气场,不禁打了个寒战:“那她哥、得长成什么样啊?”

梁云笺沉默片刻,用四个字言简意赅地做出了评价:“人间修罗。”

下西洋:“……”

彪形大汉20版的凶神恶煞形象跃然浮现在脑海中。

救命,好害怕!

他胖脸煞白,颤声开口:“你、你说,帮主、是、是不是饶了王泽一命?”

梁云笺反问:“不然呢?”

下西洋:“……”

下西洋:“我、我以后再也不敢惹帮主生气了。”然后,他又看向了副帮主,语重心长,言辞恳切,“听我一句劝,以后,千万不要对帮主之位有任何非分之想,会死人的!”

我要帮主之位有什么用?

梁云笺抿唇犹豫片刻,试探着问:“要是有人对帮主有非分之想呢?”

下西洋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彪形大汉和人间修罗联手杀人分尸的画面:“等着死无全尸吧!”

梁云笺:“……”

下西洋:“不过话说回来,帮主不会是因为和王泽打架被请家长了吧?”他甚是担忧,“直接去见年级长了,看来情形很严重呀,不会被开除吧?”

梁云笺一怔,转身朝着楼上冲了过去。

老金一直站在年级长办公室门前,等待着陆家父女的到来。

和班主任一起走进年级长办公室后,陆云檀才发现,王泽和他的家长并没有来,办公室内只有年级长一个人。

也就是说,在这场双方参与的打架事件中,只有她单方面被请了家长。

作者有话要说:  彪形大汉和人间修罗估计死都想不到,家里的掌上明珠最终会被一个病秧子书生拐跑【狗头jpg】

我小时候,家里有长辈盘铁球,我曾经一度很疑惑,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不盘核桃?然后上网一查,才知道铁球原名“保定铁球”,是保定三宗宝之首,不只可以健身,还可以当武器,感觉就很牛,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智慧涉真是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二更在下午六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