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伴随着秋季的深入, 中日篮球友谊赛的日期也越发临近,校领导为了彰显两国之间的友好建交关系,校园内的每一根路灯杆子上都挂着一中一日两面国旗, 二中学生们的心情就像是这随处可见的旗帜一样,迎风招展,激动荡漾。

比赛开始的前一周, 青云帮帮主陆云檀就没什么心思学习了——虽然她本来就没有——再次重操旧业,继续她的微商生意。

十九号晚上九点, 檀帮主结束了她的最后一次开幕式的彩排, 从体育馆回到教室后, 第一件事就是安排发货, 活生生地班长还在讲台上坐着,她就开始搞小动作了, 转身把两包手摇小国旗交给了下西洋, 小声叮嘱:“高一516寝室的。”然后又给了李航两包五星红旗贴纸:“高二408寝室的。”

其实这些玩意儿学校书店和超市都有卖的, 但是他们卖得贵,一包手摇小国旗卖十五,一包红旗贴纸卖十块。陆云檀则是直接去批发市场进的货,一包手摇小国旗进价七块,她卖十块;红旗贴纸进价五块, 她卖七块,中间的差价就是利润, 刨除给下西洋、李航和李月瑶的人工送货费, 她依旧能大赚一笔。

下西洋收好了货, 很严谨地用黑色油漆笔在透明塑料包装袋上记下了寝室号,然后倍感欢喜地感慨了一句:“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意是真不错啊!”

李航也用油漆笔做了记号:“这已经是我今天接收到的第15单货了。”

他们的跑腿费也涨了,从一单两毛涨到了三毛, 今日净赚四块五,明天的早饭有了!

下西洋把新一单货放进了几乎已经被国旗和红旗贴塞满了的书包里:“说来也惊险,我今天中午送货的时候差点被梁护法发现。”

陆云檀一惊,后背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怎么回事?”

下西洋刚要回答帮主的询问,谁知才刚张开嘴巴,就被班长徐沛然点了名:“郑和。”

吓得陆云檀赶紧把身子转了过去,李航也迅速低下了脑袋,做认真学习状,唯独下西洋同志,被铁面无私的班长在黑板上记下了名字。

那一刻,下西洋同志心里委屈极了:明明是三个人的锅,为什么只让他一个人背?因为他善良敦厚么?这不是欺负老实人么!

班长杀鸡儆猴,陆帮主再也不敢随意造次。

几分钟后,下课铃打响了,陆云檀终于敢放心地朝后转身了,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呢,下西洋同志就愤愤不平地吐槽了起来:“班长这人,实在是欺人太甚,浑身上下毫无优点,也不知道咱们李军师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伴随着他的吐槽之言,陆云檀和李航同时看向了教室第三排和第二排中间的位置。

此时徐沛然已经从讲台上回了位,正探着上半身和坐在他前面的李月瑶说些什么,然后李月瑶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起了卷子,转身放到了徐沛然的桌子上,再然后,两人认认真真地讨论起了学术问题。

李航不禁感慨:“原来这就是好学生之间的思维碰撞与交流模式么?”

陆云檀点头附和:“学霸之间的爱情,就是这样充满了学术氛围。”

下西洋还在记仇:“李军师虽然胖了点,但颜值还是在线的,要是放在唐朝,怎么着也得是个杨贵妃的水准,姓徐的他凭什么!”

陆云檀无奈地看了自己的左副帮主一眼:“多大点事,不就记个名字么?”然后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来了一包红旗和一包红旗贴,扔到了下西洋的桌子上,“去,贿赂一下,名字马上就没了。”

下西洋:“这、可行么?”

陆云檀信誓旦旦:“准行。”

李航:“班长他们寝室没下单,肯定需要这个。”

下西洋立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迅速拿着礼物去见了领导,一脸谄媚地把礼物放到了领导的桌子上,点头哈腰地请求领导收下这份薄礼。

徐领导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非常诚实,毫不迟疑地把两样礼物塞进了自己的桌洞里,然后起身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上讲台,用黑板擦把下西洋同志的名字给擦了。

一场纪律危机就这样被解除了,下西洋开开心心地回了位,对徐领导赞不绝口:“班长还是有些优点在身上的,懂人情,知世故,是个好人,小李眼光不错。”

陆云檀:“……”

李航:“……”

川剧变脸大师见了你都直乎内行。

陆云檀白了他一眼,没再废话,言归正传:“今天中午发生什么了?你怎么撞见梁云笺了?”

下西洋:“我去317送货,路过大水房,结果你猜怎么着?刚巧遇到了从水房里面出来的梁护法,那一刻我真是、是、是嫉妒梁护法呀!”

陆云檀一头雾水:“你嫉妒他什么呀?”

下西洋的眼睛直往窗户外瞟:“那时梁护法刚洗完头,穿着一件黑色卫衣,头发湿淋淋的,乌黑黑的,发梢还往下滴着水,真帅啊。”

李航的眼睛好像也进沙子了,不停地挤呀挤:“帅出天际!”

陆云檀感觉他俩奇奇怪怪的:“然后呢?然后他问你什么了么?”

下西洋:“问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帮同学送东西而已。”

陆云檀点了点头:“不错,回答的很好。”她又哼了一声,“就算是被他发现了也没什么好怕的,我是帮主,你俩是副帮主,他一个小小护法,还管的了我们了?反了天了他!”

下西洋:“……”

李航:“……”

下西洋用力地眨眼睛:“这个吧,我还是觉得,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不能违法乱纪。”

李航重重点头:“对,还是得听梁护法的教诲。”

陆云檀没好气,还翻了个白眼:“听他的教诲?听他一席话,浪费十分钟,我那过世多年的爷爷都没他啰嗦。”她忽然板起了脸,坐直了身体,开始模仿梁云笺批评她时候的样子,“陆云檀,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要是被班主任和年级长发现了,会处分你!被公开处分很开心么?”她又哼了一声,恢复了本来面目,“是呀,我就是很开心,管得着么他!”

下西洋:“……”

李航:“……”

“学得不错。”

陆云檀:“……………………”

左副帮主和右副帮主同时抬头,事不关己地望向了天花板。

檀帮主深吸一口气,梗着脖子转了个身,然后,终于看到了不知在窗外站了多久的梁大护法。

梁护法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神色清清冷冷。

气氛,多少有点尴尬了。

檀帮主扯动唇角,露出来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您怎么来了?我尊敬的护法大人。”

下西洋:“……”

李航:“……”

帮主!您刚才的硬气呢?!

梁云笺无动于衷,神色依旧冷淡:“来看看帮主是怎么模仿我的。”

陆云檀无计可施,只能傻笑:“我那不是逗大家玩呢么。”

梁云笺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红旗多少钱一包?”

陆云檀:“??”

为了不被梁云笺发现,她甚至没做重点班的生意,没想到还是被他知道了,更神奇的是,他竟然没批评她,反而找她买红旗。

简直是,不可思议。

下西洋和李航也是两脸懵逼。

梁云笺:“我们班57人,一人两面红旗,需要几包?”

陆云檀虽然震惊于梁云笺的态度,但还是迅速地转动了小脑筋,从书包里面拿出来了四包小红旗:“一包里面30面小红旗,四包就够了,我不收你钱!”然后又从桌兜里面拿出来了两包红旗贴纸,一脸谄媚,“再送你两包贴纸!”

言外之意:刚才的事就那么过去了啊!

下西洋和李航不禁在内心深处感慨:行贿,才是人情世故的巅峰体现。

梁云笺忍俊不禁:“不用,微信转账给你。”

陆云檀:“那怎么能行?你是我尊敬的大护法呀,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钱呢?”

梁云笺不置可否,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还有一分钟上课,最多只能再给你十秒钟考虑时间到底收不收钱。”

陆云檀:“……”

这是让我考虑?

这是给我的考验!对金钱的考验!

梁云笺:“还有五秒钟。”

陆云檀脱口而出:“一包红旗进价七块,贴纸进价五块!”

显而易见,檀帮主没能通过金钱的考验。

梁云笺笑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拿着东西走了。

檀帮主一边恼怒于自己的面子没了,一边又暗自庆幸着回了本。

晚自习下课后,陆云檀背着书包回到了女生寝室,先和李月瑶一起跑上跑下地送货,在熄灯前一分钟才回到寝室,熄灯后打着小台灯去阳台洗漱,然后钻进了被窝里,开始给帮内众人结算今天的工资。

李航,15单,微信转账45元。

下西洋,17单,微信转账51元。

李月瑶,20单,微信转账6元。

梁云笺,没有被提供工作机会,今日工资,0元。

清完工资后,檀帮主长叹一口气,然后按照日常习惯给周洛尘发了一条微信:【晚安,好梦。】

她给周洛尘的微信备注是:折纸艺人。

她计划着,等折纸艺人回复“晚安”之后,就关机睡觉。

折纸艺人的消息回得很快,但却没有回复“晚安”,而是一条40块钱的转账,然后跟着一条文字消息:【红旗和贴纸的钱。】

陆云檀在被窝里蹙起了眉头,诧异地想:你什么时候找我买红旗和贴纸了?

然而还不等她回复消息,折纸艺人却又瞬间把消息给撤回了,但却只撤回了文字消息。

陆云檀奇怪极了:这是什么意思?找别人买了红旗和贴纸,但是转账转错人了?

紧接着她又有点不高兴了:她明明都跟他说了她在卖红旗,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买?!

哼!

她猜测,要不是因为微信没有转账撤回的功能,他一定也会瞬间把转账给撤回了,这样就可以掩盖他去找别人买红旗的罪证了!

在陆云檀生闷气的时候,对话框上方忽然显示起了“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很快,折纸艺人又发来了一条消息:【替梁云笺转账。】

陆云檀怀疑他在狡辩:

四包红旗加上两包贴纸,应该是38。

再说了,就算是替梁云笺转账,至于撤回消息么?

想了想,她回了句:【怎么是40?】

折纸艺人:【他说多出来的两块钱是戏票钱。】

陆云檀:【……】

折纸艺人:【你给他表演什么节目了?】

陆云檀气急败坏,还有点恼羞成怒:【模仿狗熊!】

折纸艺人:【……】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发红包了,今天评论区前88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