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中日篮球友谊赛计划上午十点开始, 但这并不耽误二中的莘莘学子们上早自习和第一节课,哪怕是陆云檀这个要去参加开幕式的c位女演员,也得乖乖上完课才能走人。

但是大家早就没有学习的心思了, 心早就飞到体育馆去了。

为了确保班级纪律,老金今天早上都没去吃早饭,从六点二十起就守在了班里, 如同定海神针似的,威武不屈、神情严肃地站在讲台上, 严格镇压着班内的一帮孙猴子, 直到早自习下课的铃声打响, 他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教室。

班内众生, 长舒一口气。

陆云檀的桌面上只摆着一本做样子用的英语作文书,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比脸还要干净, 但她的心, 已经野了,如同脱缰野马似的,扑腾扑腾地跳,一心只想着奔向灯光璀璨的舞台,去当她的c位女演员——

两个多月的排练, 可不是白排的,今天的她, 一定是舞台上最靓的那个女仔!

“帮主, 你听说了么?”下西洋忽然拍了拍陆云檀的肩膀, “东辅电视台今天会来咱们学校。”

陆云檀转身,一脸激动地看着左副帮主:“来干嘛?”

下西洋:“采访啊,做新闻啊, 这可是国际赛事!”

李航补充:“听说还有现场直播呢,在微博,说不定还要上把热搜。”

陆云檀:“我的妈呀,这么大阵仗么?”

下西洋:“那你看!咱们学校那八百年不开一次的喷泉都开了,连水池里面的水都换了,多隆重啊,足以见得本次赛事的重要性。”

陆云檀想了想,感觉左副帮主的话非常有道理。

李航再次补充:“不光喷泉开了,超市的物价都降了,竟然比外面卖的还便宜,多给老板娘五毛钱她还跟你急,说你不遵守市场秩序。”

陆云檀被震惊的倒吸一口气:“看来校长他小姨子也不是一点事都不懂啊。”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学校超市的老板娘到底是不是校长小姨子,但大家都这么传,一届又一届地往下传,所以他们就默认了她是,再加上这个老板娘平时的态度实在是蛮横,卖东西的价格还比学校外面高出不少,所以他们就更加确定了:她是!她就是!不然她凭什么敢开黑店?!

李航:“人家那叫不懂事么?人家那叫太懂事了!”

下西洋:“该涨的时候涨,该降的时候降,赚钱名声两不误。”

陆云檀沉思着点头:“有道理,这才是社会人。”

李航:“我准备趁此机会去超市囤点货。”

下西洋:“我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陆云檀:“加我一个。”

“薅超市羊毛”的小计划就此确立。

几分钟后,第一节的上课铃打响了,说来也是英语老师倒霉,今天轮到她上第一节课了,除了全班前十愿意给她个薄面,时不时地抬起头听一听课,其余四十七人,不是交头接耳就是神游天外,后排以八大金刚为首的落后分子们更是猖狂,恨不得把教室后方当篮球场,气得英语老师直拍讲桌。

八点四十的下课铃一打响,如同打开了关山猴的笼子,猴子猴孙们一个比一个欢呼雀跃,开始往脸上身上贴五星红旗的贴纸,又从桌洞里面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小红旗,左右手各执一面,激动不已地冲出了班级。

陆云檀是直接从窗户上跳出去的,因为她要迅速前往体育馆,去化舞台妆。

跑到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一辆蓝色的大巴车,身穿日式中学生校服的男生们正鳞次有序地从大巴车的前门下车,然后按照他们教练的指示,排成了一列六人的两列队伍。

三位教练说是日语,这些高中生们说得也是日语。

也不知道是血统的原因还是国家之间的差异明显,这些人的长相和气质也确实很日系,一看就是日本人,反正和中国人不一样。

这一刻,陆云檀忽然感觉好神奇,她竟然见到活生生的日本人了,还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

一种微妙的感情忽然涌进了心头:看起来都是好好的人,有血有肉的人,都会说会笑,有喜怒哀乐,是个健全的民族,怎么就能干出来南京大屠杀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呢?

紧接着,她又想到了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

主角一家所住院落的隔壁,好像是小羊圈胡同里的一号院?原本住着一位很有风骨的老先生,姓钱,后来钱老先生因为家破人亡而选择投身爱国事业,再后来,他的院子被两名日本军官占领了。主角之一祁瑞宣目睹了这间院子的变迁,开始时,日军趾高气昂,仿若北平领土上的至高无上者,中国人全是他们统治性下的二等公民,只有日本人最高贵,后来日军战败,住在钱老先生家中的两位军官好像是战死沙场了,仅剩下了一帮老弱妇孺。

陆云檀记得,在书中,日本战败之前,一位住在一号院中的日本老妇人曾对祁瑞宣说过:

“日本必败,我不能因为我的国籍,而忘了人类与世界。”

“你的敌人早晚必败,不要说别的,我的家人已经死了两个,现在又添上两个,他们出征,他们毁灭!”

最后,她还向祁瑞宣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祁瑞宣不信她的话,可又不得不信。

他痛恨占领北平的日本敌人,更痛恨战争。

其实他也认可老妇人说得这句话:“不要用杀戮去停止杀戮。”

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因为贪婪,因为战争。

战争把人变得不像人了。

陆云檀的心情忽然又有点沉重了,像是高一暑假,她妈带着她去s市旅游,参观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当时她满怀好奇地进了馆,最后却泪眼汪汪地出来了。

其实,在参观期间,在那位白发苍苍的东北老人对着镌刻在墙壁上的歌词,唱出《松花江上》这首歌那一刻起,她就泪眼汪汪了。

勿忘国耻。

谨记和平。

跑到体育馆后,陆云檀先去找她爸,最终在乱哄哄的后台找到了,嗖嗖地跑到了她爸面前,先喊了声:“陆总指导。”然后才叽叽喳喳地说,“我刚才看到日本人了,看到了好多好多。”

陆林:“看到就看到呗,他们还能把你吃了?”

陆云檀一边挠头发一边说:“感觉还挺奇怪的。”

陆林:“哪奇怪了?”

陆云檀:“他们看起来和我们好像,都是亚洲面孔,都是黄种人,却是我们的老敌人。”

陆林:“所以呢?”

陆云檀:“所以我马上就要用我们的中华武术震慑他们!”

陆林没好气:“那你还不赶紧去化妆?再磨叽一会儿我就让你哥顶替你!”

陆云檀震惊:“我哥也来了?!”

八月份那次来例假,她肚子疼的厉害,实在是没法参加排练,于是她爸就让她哥代替她参加了几次,结果到好,负责舞美设计的音乐女老师竟然起了歪心思,贪图她哥的美色就算了,还妄想让她哥代替她成为c位主角!

哼!

想的美!

我才是c位女主角!

当时,音乐老师给出的换角理由是:“他身量高,打拳打得也更有力度,舞台效果看起来会更好一些。”

面临换角危机的陆云檀急中生智,理直气壮地反驳:“可我才是二中的学生呀,我可是这场表演中唯一的一位二中学生呢!”最后又非常狡诈地补充了一句,“我哥是东辅大附属中学毕业的。”

东辅大附属中学,二中的头号劲敌。

此言一出,彻底把音乐老师的换角想法给掐死在摇篮里了,稳固地确保了她c位女主角的地位。

不过她哥给她带来的这份危机感并没有就此解除。

陆云檀如临大敌地问她爸:“谁让他来的?”

陆林叹了口气:“你妈听说你们音乐老师对你哥有意思,非逼着他来。”

陆云檀都替她哥感到了无奈:“你没跟她说我哥对我们音乐老师没意思呀?”

陆林也很无奈:“我说了,你妈不听,说你哥猪鼻子里插葱装大象,太把自己当回事。”

陆云檀:“……”

陆林:“其实你妈说的也没错,杨老师长得多漂亮,还是老师,铁饭碗呢,这么优秀的姑娘眼瞎了才能看上你哥,也不知道你哥是怎么想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还看不上人家呢。”

陆云檀:“……”

感受到了陆师父和纪女士对自己亲儿子的赤//裸裸的嫌弃与歧视。

陆云檀觉得有必要为自己哥哥说句话:“我哥也很优秀呀,又高又美的,还有自己的事业,追他的女孩能从咱们街东头排到街西头。”

陆林冷哼一声:“有个屁用,怎么不领回家一个让我和你妈见见呢?”

陆云檀:“强扭的瓜不甜嘛,我哥对她就是没有那种感觉,不能强迫呀。”

陆林:“你懂的还不少!”

陆云檀吐了吐舌头:“我去化妆了。”

跑到化妆室后,她先换上了武术服,然后坐在了化妆镜前,让专业的化妆老师给她化舞台妆。

刚化到一半,那位姓杨的音乐老师走进了化妆室,先用目光在室内扫描了一圈,然后将视线定格在了陆云檀身上,再然后,径直朝她走了过来,毫不避讳、开门见山地询问:“云檀,你哥呢?”

陆云檀也不知道她哥藏哪去了,只能回答:“我没有看见他。”

“好吧。”杨老师略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但也没忘了鼓励她一句,“等会儿演出加油。”

陆云檀点头:“嗯!”

杨老师走后,陆云檀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就是妾有意,郎无情。

摸着良心说,杨老师真的挺好的,又漂亮又温柔又大方——虽然她给她带来了一场换角危机——但凭借着她对她哥的了解,他是不会喜欢杨老师这种姑娘的。

杨老师柔情似水,但陆云枫喜欢的是大海,不是说浪的那种,而是野的那种。

化好妆后,陆云檀就去武术演员的队列中集合了。三十二名青年学生演员,只有她一位女生,其他三十一名男生全是东辅体校的大学生,他们穿得是黑色的束腰武术服,只有陆云檀一人是白色衣服——c位女主角的特殊地位体现在了方方面面。

陆林先整了一下队伍,然后盘点人数,确认无误后,带着他们去了演员通道,等会儿他们就从这儿进场。

陆云檀站在队伍最前面,能将体育馆里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围绕一圈的观众看台上已经坐满了身穿校服的二中学生,但是由于人员太多,座位不太够,看台中间的过道也被临时改成了观众席位。

几乎每个学生的手里都拿着两面手摇小红旗,脸上贴着五星红旗的贴纸,有的同学还将红旗贴纸帖在了校服外套的左胸口处,更有人用贴纸在后背上贴出了“中国”俩字。

总而言之,放眼望去一片中国红,看起来还怪令人激动和骄傲的。

陆云檀用目光在观众席巡视了一圈,然后将视线落在了场地对面的安全通道处,那里是两国篮球队员的入场通道。

队员们也都已经换好了衣服,在入场通道处呈两队站列。

从陆云檀的视角看去,中国少年队站在通道内侧的左边,日本少年队站在右边。

中国队的篮球服是红色的,正面印着金色的“a”和球服号码;背面看不见,但陆云檀见过梁云笺的篮球服,所以知道背面印着“东辅市第二高级中学”这几个金色的字,还有一个二中校徽。

日本队的球服是白色,正面印着红色的英文字母“japan”和球服号码,背面也看不到,但陆云檀也不怎么在乎。

梁云笺站在我方队伍的第一个,球服上的号码是“17”。

陆云檀记得,他之前打晋级赛的时候穿得那件白色球服上面印着的号码也是“17”。

到底是多喜欢“17”这个数啊?

是他的幸运数字么?还是说这个数对他来说有着什么不用意义?

场馆内的灯光忽然更亮了一个度,音响“蓬蓬”响了两声,有老师的声音从洪亮清晰的音响中传出“喂、喂”。

没过多久,一男一女两位身穿正装的学生主持人拿着话筒走到了场地中央,面向着电视台的摄影机而站,各班班主任开始组织本班纪律。

原本喧哗热闹的气氛瞬间降了八个度。

等到现场彻底安静下来,电视台的编导老师对着两位主持人比了个ok,录制正式开始。

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主持人率先举起了话筒,面带微笑地看向镜头,说了一段字正腔圆的开场白。

接下来是身穿浅蓝色礼服的女主持人,妆容清丽大气,播音腔珠圆玉润,都快赶上电视台的专业主持人了。

两位主持人的开场白结束后,是校长李海军的发言,发言内容不外乎是一番光鲜亮丽的场面话。

领导发言结束,接下来就是开幕式表演。

馆内的白色灯光逐渐暗淡了下来,黑暗中,一柱柱红色和黄色的灯柱逐一亮起,音乐缓缓响起,以陆云檀为首的32名武术演员鱼贯入场,如同一颗颗早就定位好的卫星似的,迅速分散、站位。

舞台灯光渐亮,浮现出了演员们的庐山真面目。

初时,舞台乐缓若长江,宏伟大气,32名学生先打了一段柔中带刚的太极拳,动作整齐划一,气势恢宏。

陆云檀站在面对摄影机的第一排正中间位置,一身白衣在一众黑色的武术服众尤为出众,一拳一脚行云流水,刚柔并济。

舞台乐徒然激荡,仿若河流撞见瀑布,万马奔腾,银河落九天,32名演员的拳法也由轻灵缓慢的太极变成了爆发力极强的形意拳六合拳,一拳一脚如斧劈刀砍龙腾虎啸,飒飒生风。

陆云檀的白稠武术服在璀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灼灼流光,一套拳法即将接近尾声之时,突然从半空中落下了一杆红缨枪,陆云檀腾空而起,稳稳地接住了这杆长//枪。

与此同时,余下的三十一名男演员迅速后退,将舞台全部留给了她。

舞台乐再次变换,由万马奔腾变成了烈烈秋风,一身白衣的窈窕少女英姿飒飒挥舞长//枪,威风凛凛,翩若惊鸿。

长//枪乃百兵之首,素有“游龙一掷乾坤破”的威名。

伴随着曲调的升腾,陆云檀再一次腾空而起,挥手出抢,如掷银龙刺破长空。

体育馆内再次惊起了一片震耳欲聋的呐喊与掌声,有文化的喊得是:“威武!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没文化的喊得全是国粹:“我艹!我艹!牛逼!牛逼!!”

在整个体育馆中,当属高三二班的人喊得声音最大。

在高三二班中,当属青云帮众人喊得声音最大——

左副帮主下西洋:“帮主!!这是我们帮主!!”

右副帮主李航:“帮主牛逼!牛逼啊!!!”

军师李月瑶:“啊啊啊啊啊帮主好厉害!!!”

高三十七班的同学们则纷纷看向了他们班的王泽,虽一言不发,但眼神足以说明一切:你现在还能活生生地坐在这里,是战神饶了你一命。

王泽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入场通道处的两国少年篮球队的队伍也由整齐的两列变成了乌泱泱的一团,所有人都挤向了前排,伸着脖子朝馆内看。

梁云笺站在最前方,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中央的少女;丁一凯整个人都要趴在梁云笺的后背上了,后面还有人不停地朝前挤。

丁一凯眼巴巴地望着舞台,一脸羡慕:“学长,学姐她好厉害哦。”突然又有些好奇,“学长,你平时不听话的时候会挨揍么?这算不算家暴?”

梁云笺:“……”

梁云笺:“好好看表演!”

丁一凯:“哦。”

这时,忽然有人碰了一下梁云笺的胳膊,梁云笺回头一看,诧异地发现是那位刚才和他并肩而站的日本队队员。

这位队员的球衣号码是5,笑意和善地看着梁云笺,用英语问:“do you know that girl?”

梁云笺语调淡淡:“what do you mean?”

日本5号队员笑得灿烂:“i want to meet hershe's so cool!i want her phone number”

现场人多嘈杂,严重影响了丁一凯那本就不怎么高的英语听力水平:“学长,他在说什么?”

梁云笺言简意赅:“他在做梦。”

作者有话要说:  梁后内心os:国内的竞争对手我还对付不过来呢,怎么可能允许你外邦入侵?

小丁内心os:那个日本小子叽里呱啦地说了好长,为什么学长只翻译了四个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