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表演结束后, 陆云檀顺着来时的路退了场,把表演时用的红缨枪放到后台后又跑到回入场通道,因为这里距离篮球场最近、视野最开阔, 所以她准备站在入场通道的出口这里看比赛。

那对身穿正装的主持人再次上了场,又对着摄像机说了一段高三年级语文组组长精心创作的主持词后,比赛正式开始。

每队十二名队员, 首发阵容只有五人,剩余七人要和教练一起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替补队员区。

日本队的替补队员区在体育馆北侧, 也就是靠近陆云檀的这一侧;中国队的替补队员区在体育馆南侧, 与日本队隔着一片标准尺寸的篮球场遥遥相望。

中国队这边的始发阵容一上场, 陆云檀就紧紧地蹙起了眉头:以梁云笺为首的在最后一场晋级比赛中胜利的那五人, 竟然没有一个人被选入首发阵容中。

首发中的五人,竟然全是校队的人, 其中就包括周洛尘。

显而易见, 梁云笺他们五个是被排斥了, 被穿小鞋了!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陆云檀越想越气,在心里把校队的那几位教练骂了个狗血淋头——

黑幕!黑幕!就知道搞黑幕!不搞黑幕活不了了是么?

一帮老王八蛋!

要是输了,看你们几个老王八蛋怎么办!

忽然间,有人从身后拍了一下陆云檀的肩膀。陆云檀来不及调整情绪,骤然回头, 脸上怒意未消,看向来人的眼神中还带着腾腾杀气。

陆云枫的手中拿着一杯未开封的奶茶, 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妹妹:“谁惹你了?”

陆云檀双臂抱怀, 朝着篮球场对面努了努下巴:“坐在对面第一排的那个几个体育老师, 搞黑幕小能手。”

陆云枫抬眸望去,十分诧异地看到了梁云笺:这个病秧子怎么还敢参加篮球赛呢?不要命了?

“那个臭书生怎么参赛了?”

陆云檀:“当然是因为人家打得好呀,人家可是通过选拔赛一场场拼杀上来的。”

陆云枫的语调不冷不热:“打得好怎么不上场?坐在替补区?”

陆云檀哼了一声, 没好气:“那是因为体育组的那几个老王八蛋搞黑幕!不然他肯定能上场!”

陆云枫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生气:“不让臭书生上场就是搞黑幕?”

陆云檀重重点头:“对!彻头彻尾的大黑幕!”

陆云枫叹了口气:“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家教练不比你懂?”

“才不是呢!就是黑幕!哎!算了,你又不懂!”陆云檀懒得跟她哥说那么多了,气呼呼地将奶茶从他手中夺了过来,就这还不满意呢,“吸管呢?”

陆云枫眉头一挑:“谁说是给你买的奶茶?”

陆云檀振振有词:“那你来找我干嘛?不就是给我送奶茶的么?”她伸出了右手,手心朝上,蛮横不讲理,“快点把吸管交出来!不然我就去跟杨老师说这杯奶茶是你给她买的!”

陆云枫:“……”

“你真tm可爱。”

tm俩字,没发音,唇语却极其标准。

然后他无奈地抬起了另外一手,用力地将吸管打在了陆云檀的手掌心中。

陆云檀的手心都被打红了,一边甩手一边瞪着她哥:“你等着吧,我马上就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里发消息说你不想结婚,让七大姑八大姨全都去制裁你。”

陆云枫:“……”

陆云檀趁机敲诈勒索:“除非你给我点封口费。”

陆云枫面无表情:“那你发吧。”

陆云檀:“……”

一声尖锐勺响,扭转走了陆云檀的注意力,她瞬间就把封口费的事抛之脑后了,转头看向了篮球场——

场馆内的气氛徒然安静了下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感觉。

不只是谁先带头大喊了一声“中国加油”,引起了万涛呼应,排山倒海般的加油口号在瞬间响彻整座体育馆,千万盏小红旗齐齐挥舞,放眼望去尽是飘扬着的中国红。

骄傲和自豪的感觉又在陆云檀心中油然而生:这就是我们中国红的力量!

中日双方的始发阵容同时上场,分别在篮球场两侧摆好了站位,中国少年队在东侧,日本在西侧,以陆云檀的视角望去,中国队的场地在左边,日本队在右边。

涛声般的加油声渐渐退去,体育馆内再次恢复到了落根针都听到回音的安静与紧张气氛中。

中国队的五位球员的球衣上印着的号码分别是:6、7、10、13、15,周洛尘就是6号。

日本队那边分别是:4、5、9、11、23

裁判员是中日双方各一人,主裁是中国人。

裁判拿着球在中轴线处就位,双方的跳球人员也各自就位,都是队内身高最高的一位担任担任跳球选手。

中国队这边的跳球选手是10号,日本那边是11号,双方的身高旗鼓相当,差不多都在188左右。

“日本人看着也不算矮呀。”陆云檀抱着胳膊,斜靠着墙壁,回头看着她哥,小声说道,“我一直以为他们很矮呢。”

陆云枫和他妹保持一样的姿势,抱着胳膊靠着墙:“按照平均身高来算,人家的平均身高还比咱们高点呢。”

陆云檀心里有点不舒服名,酸酸的:“啊?真的假的?你在哪看的数据呀?靠谱么?”

陆云枫:“官方公布数据。不过这是平均身高,取值区间是18-40岁。主要是老一代人的身高拉低了平均值,新生代的营养水平跟上了,身高值相对来说也提高了不少。”

陆云檀内心平衡了不少:“反正我们是未来可期的!”

陆云枫笑着说:“国泰民安,当然未来可期。”

哨声一响,裁判向上空抛球,中方的10号和日方的11号同时抬手起跳,最终是中方的10号手快一招,抢先拍到了球,用力地将球打向了我方阵营中。

至此,厮杀正式开始。

中方7号距离球最近,接到球后迅速朝着敌方阵营运球,遭到日方4号和5号同时夹击,中方7号无法突破对方防守,最终选择传球,抬手将球抛向了站在左边线处的周洛尘。

周洛尘起跳接球,中方13号已经站在敌方的篮板下了,他在传给13号和自己投篮之间犹豫了一瞬,最终选择了后者,抬手将球朝着篮筐抛了出去,结果篮球用力地砸在了篮板上,却没反射进框里,而是擦着篮筐掉下来了,直接掉到了对方23号的手里。

坐在替补席上的赵坤忍不住骂了一句:“我艹,周洛尘他妈的在搞什么?”

薛浩扬坐在他左边:“想装逼投两分,但是未遂。”

陈龙坐在赵坤右边:“我是不理解他好好一个前锋,干嘛非要转行去当控球?他控得也不行啊。”

丁一凯坐在陈龙的右边:“要是梁哥,肯定会把球传给13号,因为13号的站位进球率高,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传给他最稳妥。”说完,他看了一眼坐在他右边的梁云笺,希望得到认可。

然而梁云笺却没有说话,紧紧地抿着薄唇,表情严肃地盯着赛场上的日方23号。

23号是个狠角色,技艺娴熟地带球越人,迅速朝着中方阵营突围,仿若一头闯入无人之境的野狼,中方10和13号同时夹击他都没防住。

丁一凯回头去看他的时候,23号已经闯进了我方的篮下三秒区内,势不可挡地起跳扣球,成功扣杀。

开局不到两分钟,比分就变成了0:1。

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但是坐在观众席上的同学们还是毫不吝啬地向场上的中国少年们送上了热烈的掌声和加油口号,就连站在入场通道处的陆云檀都在扯着嗓子大喊:“中国!加油!中国!加油!”

为了能够喊出效果,她还把奶茶放到了地上,双手做喇叭状架在了唇畔,内心依旧斗志昂扬:开局不利也没什么的,不就是一分么,很快就能追上来!

然而赛事的发展却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乐观。

中国队一直在被日本队压着打,哪怕是陆云檀这个不懂球的外行人,都能看出来对方的选手确实比我方的技高一筹,而且配合还比我方要好。

随着赛事的进行,比分的差距逐渐在拉大。

距离上半场结束还有两分钟的时候,中日两队的比分已经由最初的0:1,变成了现在的10:21。

看似,胜负已定了。

坐在观众席上的二中学生们为中国队呐喊加油的劲头儿都快被打蔫儿了。

最后一分钟时,中方15号从日方的5号手中断来了球,极速朝着对方的篮板进攻,还没闯入两分线,就遭到了日方9号和11号的双向夹击,他只能传球,视野范围内的最佳传球人是周洛尘,于是他不假思索地将球传给了他。

周洛尘接到球后的第一选择是突围,单枪匹马地朝着对方三秒区运球,被对方23号截堵后抬手投篮,成功投了个一分球。

比分变成了11:21

哪怕仅仅是追回一分,观众们也是欢呼雀跃的,低落的士气也被这弥足珍贵的一分给拉回来了不少。

上半场比赛结束,双方队员们满头大汗地聚拢到了各自的教练身边。

场内的观众们再次摇动起了手中的小红旗,为中国队加油助威,陆云檀也不例外,再一次地将双手架在了唇边,大喊了两声“中国加油!”之后,扭脸看着她哥,笑嘻嘻地说:“刚才进球的那个6号是不是特别帅?”

陆云枫冷哼一声,没好气:“帅个屁。”

陆云檀拧起了眉毛:“可是人家进球了呀,好几个球都是他进的。”

陆云枫也会打篮球,所以看比赛的角度和陆云檀这个外行人不同:“要不是因为他,进的球会更多。”

陆云檀懵逼了:“为什么呀?”

陆云枫给自己妹妹解释:“因为他是控球,却一直在按照前锋的套路打,全队的节奏都被他带乱了。”

也就是说,周洛尘拖了全队的后腿?

她刚才还觉得他很帅呢,是队里面最厉害的一个。

没想到他竟然是发挥最差的一个。

这种反差令陆云檀有点无法接受,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紧接着,她忽然想到,梁云笺之前一直打控球,然后又问了她哥一句:“控球这个位置是不是很难打?”

陆云枫:“是。控球不仅需要绝佳的大局观和控场能力,功利心也不能太强,他是赛场上拿球次数最多的人,却不能只想着自己进球,而是要把球传给更容易得分的队友,属于最强辅助。”他朝着对面努了努下巴,“那个六号,功利心太强,只想自己出风头,不给队友冒头的机会,根本不是控球的料。”

陆云檀不说话了,心情还有那么点点的复杂——

虽然她并不想承认,但是在内心深处,她确实是觉得周洛尘不如梁云笺。

李月瑶说过得话又开始在她脑海中盘旋:梁云笺处处压周洛尘一头。

她开始认同李月瑶的话了,无法自控地认同。

可是、周洛尘才是她喜欢的人呀,是那个从相识之初就令她惊艳不已的少年,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应该是最完美无缺的,是独一无二的,怎么会被梁云笺超越呢?

更奇怪的是,她竟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梁云笺更优秀。

就在这时,日本队的5号队员忽然走到了她面前,笑意羞怯地跟她打了个招呼:“hello”

陆云檀懵了——这日本小子来找我干嘛呀?

但更令她懵逼的是:这家伙不会是要跟我用英语交流吧?那他可真是找对人了……先不说口语如何,听力对她来说都是一道坎儿。

本省的高考英语听力部分不计分,所以他们也从没进行过听力训练,不过他们班英语老师给他们做过一次随堂听力测试,满分30,她只考了3分……

不过,“hello”她还是听得懂的,回一句“你好”她也还是会的,于是就出于礼貌地回了句:“hello”

下一句,应该不会是:o meet you吧?

日本五号笑得更灿烂:“o meet you!”

陆云檀的心里忽然乐开了花:哈!用英语进行国际化的交流也不是很难嘛!

于是乎,她又特别自信地会了一句:“o meet you,too!”

日本五号一脸崇拜地看着她,语速不由自主地变快了:“you\'re so cool!i want to make friends with you you give me your phone number”

陆云檀:“……”

这一句,也太长了。

3分的听力水平在此时发挥了巨大“优势”——她一句话都没听懂。

无奈之下,只好回头,求助于她哥:“那个、帮我翻译一下呗?”

陆云枫一脸无语:“这你都听不懂?”

陆云檀:“哎呀,他说得太快了,叽里呱啦的跟日语一样。”

陆云枫毫不留情:“39分都是你们老师放水了。”

陆云檀:“……”

陆云檀气呼呼:“你到底能不能听懂?听不懂就直说!”

陆云枫:“你哥再不行,也是过了六级的人。”

陆云檀:“那他到底说了什么嘛?”

他说他很崇拜你想和你交朋友,还想要你的联系方式——但是陆云枫不可能这么原原本本地翻译。

他瞟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五号。

这位日本小伙儿的额头上还挂着赛场上残留的汗水,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的,眉宇间有点像是年轻时候的木村拓哉。

总而言之,算是个帅小伙。

思量片刻,陆云枫开口:“他说他们快赢了,要求你给他鼓鼓掌,向他们大日本帝国表示祝贺。”

陆云檀差点气炸了:“他真这么说?”

陆云枫点头:“是的,我也觉得很过分。”

陆云檀狠狠地瞪了五号队员一眼:“呸!你想得美!在我泱泱大中国的土地上你还敢提这种无理要求?小心我打断你的腿,让你爬着回日本!”

五号:“???”

这位日本仁兄,也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只感受到了滔天怒火。

陆云檀也感觉到了沟通上的差距,于是再次看向了她哥:“给他翻译,一个字都不许少!”

陆云枫叹了口气:“行。”然后对五号说,“she already has a boyfriend, so ’t give you the phone number otherwise,her boyfriend would be as angry as she just showed”

陆云檀也没听懂她哥说的话,但是他说了这么长呢,应该是原原本本地把她刚才说的话全翻译出来了了吧?而且他还说了一个angry呢,生气。

对,没错,她就是很生气!

五号却无法接受:“does she really have a boyfriend?!”

陆云枫沉思片刻,朝着对面努了努下巴:“seventeen”

五号:“……”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刚才他问17号认不认识这位女孩的时候,17号为什么用一种快要杀人的眼神去看他。

长叹一口气,五号队员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这片伤心之地。

陆云檀却有点懵了,问她哥:“他刚才又问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要回答17?跟梁云笺有关系么?他怎么那种反应?”

陆云枫没好气:“你也不是一点都听不懂啊,只挑想听懂的听?”

陆云檀:“什么嘛?就一个词我还能听不懂?”

陆云枫咬了咬牙:“我说中国队的17号马上就要上场了,17号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让他小心点。”

“说得好!”陆云檀立即给她哥竖了个大拇指,“怪不得他刚才走的时候那么低落呢,原来是害怕了。”

陆云枫:“……”

没文化也挺幸福的,活得像单细胞生物一样简单,容易感到快乐。

陆云檀心情大好,开开心心地从地上拿起了奶茶,斜靠在墙上吸了起来,同时看向了场地对面。

中国队的主教练还在给围在他身前的几名队员讲解战术。

梁云笺忽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径直地走到了主教练的面前,开门见山,毫不留情:“你的战术太老套,固步自封,自以为是,对付他们根本没有胜算。”

主教练先是一愣,继而怒不可遏:“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周围的队员们也都在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梁云笺,除了周洛尘。

他知道梁云笺是认真的。

梁云笺无动于衷,神色漠然地看了一眼对面墙壁上的电子记分牌:“这就是你指导出来的成绩?11:21?看看校长的脸色吧。”

主教练呼吸一滞,下意识地看向了校领导所坐的位置。

梁云笺又说了句:“坐在校长旁边的那位是教育局副局长,真要是输了这场比赛,你的前途也就到头了。”

主教练哑口无言。

梁云笺:“我可以替你收拾残局,就看你愿不愿意给了。”

作者有话要说:  论掌握一门外语的重要性,不然翻译人员自由发挥的空间可太大了【狗头jpg】

哥哥内心os:宁可病秧子上位,也不许外邦入侵。

别忘了明早六点还有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