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中日篮球友谊赛圆满落幕后, 二中学生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本年度所有的娱乐活动全部取消,仅剩下了唯一一个目标, 那就是:学习。

各位莘莘学子们即便是不想学习、无心学习,也会有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们帮助他们收心的。老师们采取的行动和手段也很简单粗暴:月考。

篮球赛结束后的第三天,全校同学就迎来了一场大型月考活动。

在本次月考中, 青云帮帮主陆云檀的成绩略有退步——十月初的那次月考她考了全年级391名,到了月末, 又退回到400名开外了, 409名。

不过她倒是没灰心, 因为她心里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退步:十月份她压根没好好学习, 也没那个心思学习,天天翘首以盼着篮球赛的开始, 忙微商忙得不亦乐乎。

再说了, 退步又不可怕, 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退步,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自己退步的原因,所以没必要妄自菲薄,继续努力就好啦!

但在这次月考中,还是有令她感到不甘心的地方:年级第一不再是梁云笺了, 而是周洛尘。

梁云笺没来参加考试。

从篮球赛结束后,她就没再见过梁云笺。听他们班的同学说, 他是请长假了, 但是有关他请假的原因却众说纷纭:

有传闻说他得到了学校的保送名额, 不用参加高考就能上一流大学,所以才不来学校了,现在每天都在世界各地旅游;有传闻说他爸妈给他请了全省顶级教师当家教, 每天都在家里上一对一的高级课程;还有传闻说得更离谱,说他没来学校是因为得了重病,正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呢,还有人声称自己在篮球比赛结束后去卫生间的途中亲眼看到梁云笺发病了,然后被一个身高马大的美女发现了,最后是美女把他送去了医院。

以上所有传闻,都传得惟妙惟肖有鼻子有眼,尤其是最后一条,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齐全,搞得还挺吓人。

但更令陆云檀焦急的是,她还联系不上梁云笺。

这个臭书生的微信号像是被注销了一样,无论她给他发什么,他都不回复,打电话也不接,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无人接听,到后来直接变成了关机,她甚至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被绑架了。

更奇怪的是,她给周洛尘发微信询问梁云笺的情况,周洛尘也不回复消息。他们俩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一起不回复她的消息,弄得陆云檀心里又着急又无奈。

其他传闻是不是真的她都无所谓,但是最后一条有关他生病的传闻,她必须弄清楚真相,不然她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她猜测,传说中的那位“人高马大的美女”,应该就是她哥陆云枫,所以她特意去找她哥当面求证过,她哥的回答是:“我不可能背他,我只可能过肩摔他。”

陆云檀:“……”

听起来有道理,却又有些没道理。

可她还是不放心:“可是我有同学说看到你背着梁云笺跑出体育馆了。”

陆云枫抱着胳膊,倚靠在门框上:“你同学原话是什么?”

陆云檀原原本本地描述:“一个人高马大的美女背着一个身穿红色篮球服的人跑出了校门。”

陆云枫无奈:“就这?”

陆云檀:“这还不够?除了你还有谁符合‘人高马大的美女’这个描述?”

陆云枫:“……”

陆云檀又问了句:“比赛结束后你去哪了?我都没看到你。”

陆云枫长叹一口气:“我被你们杨老师发现了。”

陆云檀:“然后呢?”

陆云枫:“然后我就走了。”

陆云檀不理解:“你走什么呀?我们杨老师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

陆云枫:“你管得着么?”

陆云檀:“……”

不知好歹!

我就多余问你这一句!

哼!

活该你单身!

她在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会关心她哥的终身大事,然后言归正传,偏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既然你都走了,为什么还有目击者声称看到你背着梁云笺离开了学校!”

陆云枫深吸一口气,沉着脸说:“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可能背他,我只是在学校门口遇到他了。”

陆云檀眼睛一亮,迫切追问:“他干哪去了?”

陆云枫:“不知道,反正看起来挺着急的,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

陆云檀:“那是他们家的车!”

陆云枫思索片刻,用一种猜测的口吻说:“可能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吧,所以才不打招呼就走了。”

陆云檀想了想,感觉有道理,但还是奇怪:“既然你们俩都没肢体接触,那个同学为什么说你背着他跑出学校了?”

陆云枫无奈:“你早上站在咱们街东头,跟隔壁王大姐说咱妈和咱爸拌嘴了,晚上再去街西头,听到的就是:陆师父出轨十八岁小娇娘,糟糠之妻愤然离婚。”他又总结道,“这就是三人成虎,人言可畏。”

陆云檀:“……”

好他妈的有道理。

陆云枫:“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陆云檀有:“可是他为什么不来学校了呢?微信和电话都联系不上他。”

陆云枫冷哼一声,没好气:“你操的心倒是不少,人家家里出了事还必须跟你汇报一下?你算老几啊?凭什么给你眼神?”

陆云檀:“……”

话糙,理不糙,但确实是有点伤人心。

她不高兴地撇了撇小嘴巴:“都是同学,还是好朋友,我关心人家一下怎么啦?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冷漠?”

“你把人家当好朋友,人家不一定把你当好朋友,少上杆子倒贴。”陆云枫靠着廊柱,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说不定你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普通同学,毕业之后再也不会联系那种,因为人家看不上你,觉得和你联系没什么必要。”

陆云檀忽然好生气:“才不是呢!”

陆云枫:“那咱们走着瞧。”

陆云檀:“哼!走着瞧就走着瞧!”说完,愤然离去,朝着西厢走了几步之后,又气不过地回了次头,愤愤不平地说,“我最讨厌你啦!”

陆云枫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一副云淡风轻,耸了耸肩,转身回房:“无所谓。”

陆云檀真的好生气好生气,恨不得去跟她哥打一架,但同时,心里还是有些庆幸的:陆云枫都说了比赛那天他在学校门口见到了好端端的梁云笺,就说明他没病,那么”突然发病、被送去医院”等传闻肯定都是假的!

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

再说了,乱传人家生病住院,这不是诅咒人么?

造谣的人真讨厌,比满嘴风凉话的陆云枫还要讨厌!

所以,在这之后,每当在学校里听说“梁云笺生病住院”等类似传闻,她必定会严肃辟谣,绝不允许他们胡说。

但是,臭书生这假请的时间也有点太长了,一直到十一月份,他都没来上学。

在步入十一月份后,青云帮内又发生了几件大事,第一件事:左副帮主下西洋离校集训去了——

下西洋学习不行,单靠文化课的话八成是上不了什么好学校,所以他爸妈就想让他走艺术路线,他之前也一直在校外上着播音主持班的课,只不过只有在周日的时候会去上课,因为他爸妈也不想让他把文化课给落下,但如今临近艺考,各大艺校都在进行高强度的集训,他也不得不请加去参加考前训练。

下西洋一走,青云帮又减少一员大将,檀帮主忽然发觉自己的人生无聊了起来,除了学习,再无其他事情可言。

但也有好事发生,这就是第二件大事了:右副帮主李航竟然通过了东辅航空航天大学飞行专业的提前录取——

每年十一、二月份,东辅航空航天大学都会在全国范围内的高三年级招录符合标飞行员标准的男生,理科优先。

此消息一经下达,东辅二中高三年级的男生几乎全都报了名。

虽然人家的招生标准中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明了身高低于168且高于182的男生以及视力不好的人不要,但还是有无数不符合标准的人前仆后继的报名,不为别的,只为了去凑个体检的热闹。

李航小同志个子虽然不高,但却在人家要求的标准之内:173。

李航小同志学习虽然不好,但却有着惊人的好视力:双眼53。

李航小同志虽然小身板单薄,但却出乎预料地通过了全项体能考核。

不录取他录取谁?!

全年级六百多名男生,仅有二班的李航小同志和重点班10班的一位男生被录取了。

这就意味着,只要他高考成绩能超过二本的分数线,就能被东辅航空航天大学破格录取!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从不学习的右副帮主也加入了起早贪黑、应囊萤雪的高考拼搏队伍中。

在梁护法和左副帮主不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内,檀帮主、李军师以及右副帮主组成了一个互帮互组互相监督的学习小组,每天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学习。

陆帮主的本学期学习目标:考进年级前350——臭书生都赢了比赛了,她也不能食言,必须完成目标!

李航的本学期学习目标:摸到二本线。

李月瑶的学期学习目标:下学期可以被提入重点班——二中的重点班有着极为残酷的晋级和淘汰机制,每学期都会淘汰综合成绩最差的几名同学,然后在普通班中提拔总额成绩最好的几名同学上来。

为了学习,每天早上不到六点,这三人就在食堂门口集合了,买完早餐后也不在食堂里面耽误时间,直接拿着早饭去教室吃,三五分钟就吃完了,然后就进入了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学习状态中;每天中午这三人也几乎是最后三个离开教室的——十二点下课后继续留在班里上一会儿自习,然后再去食堂吃饭就不用排队了;晚上十点下晚自习,十点半寝室熄灯,他们仨会在十点十五的时候离开教室,先去教学区后面的操场上跑几圈,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然后再回寝。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秋去冬来寒霜降,转眼就到了十二月份。

又一天的晚自习结束了,檀帮主带领着青云帮仅剩下的两位帮员去了被冬夜笼罩着的操场,去的途中,三人还有说有笑的。

忽然间,天空中飘起了一粒粒细微的小雪花。

军师李月瑶比较富有浪漫色彩:“入冬的第一场雪呢,许愿很灵的!”

陆云檀:“真的嘛?”

李月瑶:“心诚则灵。”

陆云檀:“……”

好家伙,这似是而非回答都快赶上庙里的资深老和尚了。

但她还是对着雪花纷飞的夜幕许了个小小的心愿。

李航和李月瑶也一样。

檀帮主左右看了看身边的俩人,问了句:“军师你许了什么愿?”

李月瑶:“下学期考进重点班。”

檀帮主伸了个大拇指:“果然是学霸!”又问李航,“右副帮主呢?”

李月瑶接了句:“肯定是考过二本线。”

李航摇头:“no!no!”

檀帮主:“那你许了什么愿?”

李航仰头望天:“希望我国的航空飞行事业继续做大做强,再创新辉煌,在全球范围内闪闪发光!”

陆云檀:“……”

李月瑶:“……”

《格 局》

李航看着陆云檀:“帮主你呢?”

陆云檀的愿望很简单:“我希望我们青云帮能早点重聚。”

高考将至,大家各奔前程,原本是整整齐齐的五个人,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三个人。

离别来的就是这么猝不及防,但这同时也提醒了他们,真正的离别近在眼前了,再等几个月,高考一结束,他们就真的要彻底分开,之后想再聚一次,就难了。

李航叹了口气:“帮主,你这一句话给我搞伤感了。”

李月瑶:“我也是,忽然好难受啊。”

陆云檀嘻嘻笑了一下:“马上就重聚啦,下西洋不是艺考完就回来了么?”

李航:“那梁护法呢?”

陆云檀沉默了。

她也不知道。

梁云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她失去了和他的一切联系,也无从得知他的现状。

她一沉默,气氛也跟着低落了起来,李月瑶见状立即岔开了话题:“今天操场上的人好多呀。”

李航立即附和:“就是,大晚上人还这么多?都这么爱运动?”

陆云檀抬头看去,发现今天晚上来操场活动筋骨的学生还真是格外的多。

半分钟后,他们仨从南门进入了操场,把棉服外套脱掉后直接扔在了红色塑胶跑道内侧的人工草坪上,然后就甩着膀子跑了起来。

冬夜凉凉,微雪飘飘,一呼一吸间白雾茫茫。

跑了一圈后,陆云檀的鞋带忽然开了,就让李航和李月瑶先跑,自己蹲下去系鞋带。

刚把鞋带系好,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呢,她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双白色的男士运动鞋,与此同时,头顶传来了周洛尘的声音:“比赛么?跑四百?”

陆云檀抬头看了他一眼,顺势从地上站了起来,没好气地说了句:“我才不和你比呢。”说完,直接绕开了她,继续顺着跑到跑了起来。

周洛尘不明就里,追了上去,与她并肩而跑:“我怎么惹着你了?”

陆云檀斜眼瞟了他一眼:“你真不知道?”香飘飘事件过后,她再和周洛尘面对面相处的时候,也没那么别扭和尴尬了。

周洛尘反问:“知道我还问你?”

陆云檀这才发现他是真的不知道,只好把话说明白一些:“你为什么不回我的微信?”

周洛尘:“……”

忽然一下子岔气了,疼得厉害。

他捂着左肋下侧,停下了脚步:“我手机被没收了。”

“啊?”陆云檀有些意外,跟着他停下了脚步,“什么时候的事?”

周洛尘:“十月份,篮球比赛结束后。”

陆云檀忽然好愤懑:“为什么学校不通报批评你?”

周洛尘:“……”

他沉默片刻:“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我学习好。”

陆云檀:“……”

哼!

她每被没收一个手机,就要被通报批评一次。

真不公平!

陆云檀的眉毛又拧了起来,小嘴巴微微撅着,“不服气”这三个字写了满脸。

看着她的小表情,周洛尘没忍住笑了,忽然明白了梁云笺为什么那么喜欢去找她了。

确实很有意思。

他笑着说了句:“确实挺遗憾,我也想感受一下被通报批评的滋味。”

陆云檀瞟了他一眼,开始阴阳怪气:“那多简单啊,你明天去年级长办公室门口,当着他的面玩手机,愿望立即就能实现。”

周洛尘:“……”

真是惹不起。

他叹了口气:“不是故意不回你消息,是忘记告诉你了,最近太忙了。”

陆云檀还在阴阳怪气:“呦喂,您整天忙什么呢?”

周洛尘无奈一笑:“申请东辅大学的保送生名额。”

陆云檀怔住了,惊讶又茫然地看着他:

保送生名额不应该是梁云笺的么?

他只是缺席了一次月考而已,就被取消保送生资格了么?

抿了抿唇,她没忍住问了句:“那、梁云笺呢?”

周洛尘却反问了一句:“他要移民了你不知道?”

陆云檀忽然瞪大了眼睛:“什么?”

周洛尘:“全家移民到美国去,最近一直在办理签证,所以才没来学校。”

陆云檀彻底僵在了原地,整个人呆若木鸡,像是忽然被人当头打了一棒,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冲击和错愕——

梁云笺他、竟然要移民了?去美国定居?再也不回来了?

这就是他不愿意回复她消息的原因么?因为他要去当美国人啦?

她哥曾经说过的话忽然在脑海中冒出:

“你把人家当好朋友,人家不一定把你当好朋友,少上杆子倒贴。”

“说不定你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普通同学,毕业之后再也不会联系那种,因为人家看不上你,觉得和你联系没什么必要。”

梁云笺是不是真的觉得和她继续保持联系没什么必要,所以压根没想过告诉提前她这件事?临走前随便给她打个招呼就行了是吧?

他是不是也没把她当成朋友,只把她当成了一个好糊弄的小傻蛋,一直在用一副虚伪的面貌来和她相处?

还是说,这件事他谁都没说呢?

可是他告诉了周洛尘这件事,这就说明,这件事并不是谁都不能透露,而是分人。

她在梁云笺的心里是下等人,没必要提前告别的那种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忽然特别委屈,委屈极了,像是被最信任的人以买糖果名义骗出了家门,结果却把她抛弃了。

也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雪花落进了眼中,她的眼眶开始一阵阵地发酸。

周洛尘一直保持着沉默,似乎是在等她自行消化这件事。

咬着牙关沉默许久,陆云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问周洛尘:“他是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早就跟我说了,大概是这学期刚开学吧。”周洛尘垂眸瞧着她,问“你们俩关系不是挺好的么?他竟然没告诉你?”

陆云檀的心头忽然冒出来了一股火气,也不知道是在生周洛尘的气,还是在生梁云笺的气:“人家是高贵的美国人,跟我有什么好说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没有加更了,下次加更在周五,明天下午六点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