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听闻远方有你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梁云笺穿着白色羽绒服, 蓝色牛仔裤;羽绒服内搭着一件黑色头帽卫衣卫衣。

无论春夏秋冬,无论衣物薄后,他永远是那样的俊逸清隽。

他的左手手腕上戴着那块黑蓝色的swatch腕表, 右手拎着一个浅粉色的礼物袋。

陆云檀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就像是看空气似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又面无表情地把脑袋低了下去,继续写卷子。

梁云笺轻叹口气, 朝着书桌走了过去, 轻轻拉开了她对面的那张椅子, 取下书包, 坐了下来。

他将书包放在了地毯上,将礼物袋放到了桌子上, 动作轻柔地推向了她:“新年快乐。”

陆云檀没抬头, 却突然伸出了手, 用力地将礼物袋推下了桌子:“谁稀罕美国人送的礼物!”

也不知道袋子里装得什么,落在地毯上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咚”声。

但她一点也不在乎,最起码表现的一点也不在乎,闷头写卷子, 下笔力大如牛,几乎要把尖细的笔尖给折断了。

少顷后, 她听到了椅子摩擦地毯的声音, 听到了梁云笺弯腰捡东西的声音, 听到他起身,重新把东西放回了桌子上,自始至终动作轻柔, 耐心平静。

等他重新坐好后,空气再次安静了下来。

整间阁楼内仅剩下了他们两个的呼吸声。

陆云檀一直没有抬头看他,梁云笺也没有再开口。

许久后,她终于听到他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手中的笔终于停了。

梁云笺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不是故意不回你消息,也不是故意隐瞒你,我只是、只是……”时隔近两月,他自以为已经做好了与她告别的准备,但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离别都可以轻而易举,有些勇气,一辈子也攒不齐。

有口难言,大抵如此。

陆云檀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只是什么?”

梁云笺下意识地攥紧了搭在腿上的双手:“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这件事。”

陆云檀并不接受这种解释,怒气冲冲:“我还能拦着你去当美国人?我真是好大的本事呀!”

梁云笺沉默许久,终于鼓足勇气对她说出了这句话:“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有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陆云檀一下子握紧了手中的笔杆,力气大的几乎要将笔杆折弯:“为什么呀?为什么不回来了?”

因为走了之后,将来的结局不过两种,痊愈而归或客死他乡。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幸运儿,所以,客死他乡的几率会更大一些,是真的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梁云笺再也没有了多余的勇气,甚至不敢直视她的双眸,垂眸看着桌面,竭力使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家中的安排。父母工作原因,不得不移民,需要长时间定居在美国,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孩子,将来,也只有我能够照顾他们,所以……”

所以他很有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往后余生再也见不到了。

陆云檀的鼻根一下子就酸了,眼睛也开始跟着发涩。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以为“永别”是一件离她很远的事情,因为她还很年轻,还不到18岁,怎么可能经历“永别”这种极具沧桑的事情呢?这是成年人的事情,而且还是大部分中年人或者老年人才会经历的事情,她还小呢,生离死别什么的只可能在书上见到,不可能亲身经历的。

但是现在,有一只不讨喜的手,点了一下书页,将书中的内容点成了真的,将“永别”这种离她很远的东西活生生地摆在了她的眼前,逼着她去面对去经历,实在是令她猝不及防、无法接受。

她忽然就开始愤世嫉俗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要寻存在移民这种东西?为什么要存在美国这个国家?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不能只有中国这一个国家呢?狗屁的世界多元化!狗屁的世界这么大!她讨厌这个浩瀚如烟的世界!讨厌美国!讨厌移民!

她很生气,很愤怒,又很委屈,很难过,心口闷胀,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他会在美国读书,会在美国工作,会在美国结婚、生子,会幸福美满地走完这一生。

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形同陌路的两个人。

陆云檀感觉到了眼泪好像正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却又不想让梁云笺看到自己哭,于是她立即把脑袋低了下去,谁知垂眸的那一刻,两滴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里跳了出来,掉在了卷子上。

灰绿色的卷子被滴成了墨绿色。

希望他没有看到她哭。

希望自己能够早点遏制住眼泪。

希望自己能够迅速调整好情绪。

希望他能够有个美好的未来,前途四海。

希望他们两个能在不远的将来,好好地和对方说一声“再见”。

哪怕真的是永别了,也要体面呀,她可是女侠,不能和臭书生一般见识,哪怕是说再见也要说得潇潇洒洒。

陆云檀咬紧了牙关,含着泪做了几组深呼吸,拼命地把眼泪憋了回去。再次抬起头时,她一脸傲娇地朝他挑了下眉毛,又朝着礼物袋扬了扬下巴:“送得什么呀?”

梁云笺的喉头不断发哽,开口前,他极为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似乎是想把堵在喉中的那份心疼与不舍生吞下去,然后才笑着对她说:“打开看看。”

陆云檀哼了一声,一边伸手拿礼物袋一边没好气地说:“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没人家下西洋和李航升职快么?”

梁云笺很配合地回答:“属下愚钝,还请帮主提点。”

陆云檀:“因为人家俩会来事呀,送礼这种小事你都干不好,让本帮主怎么提拔你?”她把粉色的纸袋子拉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将手伸了进去,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透明玻璃瓶。

瓶子里,装满了纸叠的小星星,黑色的泛着哑光的小星星,但有几颗明亮的金色小星星散布其中,乍看上去像是把银河裁下来了一块装进了瓶子中。

陆云檀的眼睛亮了,像是星星落进了她的眼里:“是你自己叠得星星么?”

梁云笺:“嗯。”

陆云檀晃了晃瓶子,想看看里面还有没有别的东西,但是星星实在是太多了,瓶子内部被塞了个密不透风,无论怎么晃都无济于事,她只好放弃,直接问了句:“里面还有别的东西么?”

梁云笺摇头:“没了,只有星星。”

也足够了。

这么多颗星星呢,他一定叠了好久,也足够她怀念许多个日日夜夜。

不过话又说回来——

“你的手还挺巧呀。”陆云檀属实有些惊讶,真没想到臭书生这种无趣的人竟然还会叠星星,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又追问了句,“你还会叠别的东西么?”

梁云笺的呼吸一滞:“不会了,只会叠星星。”

陆云檀莫名有些点失落:“好吧。不过折纸艺术确实很难,会的都是人才,民间艺术家呢。”

民间艺术家?梁云笺不禁勾起了唇角:“有那么厉害么?”

陆云檀点头:“当然啦,超级厉害的,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呢!”

梁云笺:“你很喜欢他是么?”

陆云檀:“谁呀?周洛尘?”

梁云笺不置可否:“那个会折纸的民间艺术家。”

陆云檀心想:那不就是周洛尘么?除了他,她也不认识其他会折纸的艺术家了。

不过梁云笺的这个问题倒是令她忽然恍惚了一下:自己到底是喜欢那个站在单面镜后、与她折纸传书的少年?还是喜欢周洛尘呀?

答案似乎很明显:那个与她折纸传书的少年。

无论那个少年是谁,她都会无法自拔地喜欢上,只不过那个人刚巧是周洛尘,所以她喜欢上了周洛尘。

但是周洛尘似乎和她想象中的折纸艺人不太一样,至今为止,他都没有与她的第六感契合,可他就是折纸艺人,是那个她无法割舍的弹钢琴的少年,所以,她才会坚持不懈地去喜欢他,就像是喜欢阳光和雨露,只要一想到就能令人倍感欢喜,舒适惬意。

于是,她点了点头:“是的,很喜欢。”

嗯。

这就够了。

死而无憾。

梁云笺眼梢微卷,笑意温柔:“他也很喜欢你。”

陆云檀眼皮一跳:“是么?”

周洛尘这么不见外么?什么都跟臭书生说?不光说折纸传书的事,还说自己喜欢她?

果然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怪不得人家周洛尘能提前知道他移民的事呢。

高举社会主义兄弟情的大旗永不倒。

这时,楼梯上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又戛然而止,几秒钟后,下西洋先冒了一颗脑袋上来,谨慎地打探了一下情况,确认梁护法没有被暴打也没有被赶走后,舒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询问:“帮主,我们可以上来么?”

陆云檀:“这是你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下西洋:“好的。”

他迅速从楼梯上上来了,身后跟着李航和李月瑶,三人的手里都拎着五颜六色的外卖袋子。

陆云檀把装星星的玻璃瓶重新放回了礼物袋子中,下西洋的眼神十分尖锐,清楚地捕捉到了这一细节:“帮主,您拿的那是什么?”

陆云檀没有隐瞒:“梁护法送我的礼物。”

下西洋长舒一口气,确认青云帮散伙危机已经解除,还非常欣慰地想:小梁可以呀,还能想到送礼这一招。

李航和李月瑶也跟着舒了一口气:帮主与梁护法重修旧好,皆大欢喜啊,皆大欢喜!

之后大家皆大欢喜地将奶茶给分了。下西洋早在点外卖的时候就顺带着给梁云笺点了一杯,所以,此时此刻,人手一杯奶茶,气氛越发的皆大欢喜。

等所有人全部落座后,檀帮主忽然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开口:“新的一年到来了,我准备搞一下人事变动。”

皆大欢喜的气氛戛然而止,新一轮勾心斗角即将开始。

梁云笺有些心累,预感自己很可能又要被降职。

李月瑶依旧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坚决不参与帮内斗争

左副帮主和右副帮主对视一眼,神色中再次闪过了乱臣贼子的奸佞之色。

陆云檀给了大家三秒钟消化信息的时间,然后才宣布人事变动通告:“左右副帮主和军师在过去的一年中无功无过,职位暂且不变;梁护法呢,也算是差强人意,但是呢,他给我送礼了,我拿人手短呀,所以我要提拔他当一天的代理帮主,今天他是老大,我们都要听他的。”

梁云笺:“……”

受宠若惊。

李月瑶:“……”

不关我事。

下西洋:“……”

李航:“……”

这个小梁!不安好心!行贿帮主!投机倒把!不正当上位!道貌岸然大奸臣!

檀帮主宣布完毕后,吸了一口乌龙奶盖,奶香与茶香味一齐在味蕾上旋转跳跃,她满意地眯起了眼睛:“好啦,现在大家可以开始补作业了。”

帮主一声令下,青云帮众人立即进入了工作状态中,除了代理帮主。

梁云笺先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檀帮主,然后,蹙起了眉头,抿紧了薄唇。

檀帮主正在写语文卷子,写到了文言文阅读题部分,懒得看古文了,直接拿起了手机,打开了百度浏览器。

梁云笺又看向了其他三位。

这三人也是一样,为了提高补作业的效率,能百度绝不自己动脑子。

梁云笺无声地观察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你们几个到底是在抄作业还是补作业?”

陆云檀抬头看着他:“这不一样么?”

梁云笺:“……”

努力保持心情愉悦。

下西洋解释了一句:“我们来不及写了,只能分工,各司其职,齐头并进。”

李航:“这是我们底层学渣的智慧,您这种高端学霸不懂是很正常的,不必自卑。”

梁云笺:“……”

梁云笺深吸一口气:“所以你们是一人写一科作业,然后借给其他人抄?”

陆云檀:“是的!”

李月瑶:“这样会快一些,我们是真的写不完了。”

梁云笺面色严肃:“既然只写一科作业,为什么还要上网搜答案?”他又不容置疑地命令,“把手机全都交到我这里,从现在开始不许再抄答案,全部自己写。”

陆云檀:“……”

李月瑶:“……”

下西洋:“……”

李航:“……”

我们不明白您为什么会提出这种无理要求,但我们大受震撼。

无人上交手机,梁云笺只好逐个击破,按照从易到难的原则,他先看向了李月瑶:“听说你下个学期就要选拔到重点班里面了,是我们班么?”

李月瑶不安地点了点头。

梁云笺:“我以为你和他们几个不一样,是个自觉的好学生,没想到竟然也会抄作业?九班的人,从不抄作业。”

被爱豆批评了,还是被批评了事业,李月瑶惭愧不已,无地自容地低下了羞愧的头颅,迅速把手机交了出去。

陆云檀大为不解:就这么屈服了?军师你也太好说话了!

梁云笺又看向了李航:“听说你期末考试的成绩已经过了二本线,恭喜,东航指日可待,但是,一次过并不代表次次过,高考结束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抄作业能给你带来什么?保证你过二本线么?能让你稳上东航么?”

李航无言以对,低下了羞耻地头颅,心一横,把手机交了出去。

陆云檀:“……”

右副帮主,你的骨气呢!

梁云笺看向了下西洋:“听说你艺考成绩不错,过了东辅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录取线,但这并不代表你会被东辅大录取,要是最后被文化课拖了后腿,你不遗憾么?你父母心里会好受么?即便是对不起自己,也不能对不起父母的一片苦心。”

下西洋:“……”

怎么到我这里打起感情牌了?

左副帮主虽然略有触动,但他毕竟是一个资深型的顽固学渣,不像李月瑶和李航那样容易被说服,也不会那么轻易的交出手机:“我和他们不一样啊,我基本功不好,很多题都不会,只能让手机帮我答疑解惑。”

梁云笺不为所动:“我也可以帮你答疑解惑。”

啊、这……

左副帮主依旧贼心不死:“我不是怕打扰您写作业么。”

梁云笺:“我的作业已经写完了。”

左副帮主:“……”

梁云笺面无表情地朝他伸出了右手,言简意赅:“交出来。”

下西洋走投无路,只好缴械。

下一个,轮到了檀帮主。

梁云笺没收了下西洋手机,看向了陆云檀。

身为这其中最顽固、最资深、最冥顽不灵的落后分子,不等梁老师开口,陆云檀就摆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还一脸挑衅地看着他:“我不交!你没资格没收我们的手机!”

就差把“有本事打一架啊!”这几个字写脸上了。

梁云笺轻叹口气,不再看她,从地毯上拿起了自己的书包,一边低头拿资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没打算收你的手机,你爱学就学,不爱学就不学,我管不了你也不想管你。”

陆云檀:“……”

为什么不想管我?

有种被差别待遇的感觉!

哼!

梁云笺看了她一眼:“跟我赌气不学习,退步的又不是我。”

檀帮主想到了自己期末考试退步了一百名的事儿,忽然好没面子:“谁跟你这个臭书生赌气了!”

梁云笺:“怎么证明?”

檀帮主:“……”

在面子和手机之前纠结许久,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面子,七个不平八个不满地把自己的手机推了过去。

梁云笺这才注意到她的手机屏幕碎了,“λ”形状的裂纹贯穿整面屏幕。

“怎么碎成这样了?”他奇怪地问了句。

陆云檀咬牙切齿:“被狗气的。”

梁云笺:“……”

是在骂我么?

陆云檀不搭理他了,低头写卷子,小嘴巴还噘着,不服气到了极点。

梁云笺又是无奈又是想笑。

之后,在代理帮主的镇压之下,以檀帮主为首的四人也都老实了,乖乖写作业,全都各写各的,也不敢交头接耳;遇到不会的题,就去向梁老师请教。梁老师会尽心尽责地给他们答疑解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云檀即将写完一套语文卷子的时候,某个人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梁云笺的手机。

梁云笺看了一眼屏幕上弹出的消息,神色一僵,立即从桌子上拿起了手机,同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我去打个电话。”步伐迅速地朝着楼梯走了几步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陆云檀,“不许偷手机!”

陆云檀:“……”

明明四个人呢,为什么只警告我?

哼!

针对我!

梁云笺拿着手机下了楼,陆云檀气得直捶桌子。

李航、李月瑶和下西洋只敢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手机,却不敢去拿。

排名第二的顽固型资深学渣下西洋愤愤不平地说了句:“这个梁护法,不许我们碰手机,自己却去打电话,实在是欺人太甚!”

排名第一的顽固性资深学渣陆云檀怒不可遏地瞪着下西洋:“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能喊姓梁的过来,你非要喊他!现在好了吧?补作业变成了上自习,还有老师盯自习!你开心了吗?!”

下西洋长长叹了口气,满目忏悔:“臣知错了,臣今后一定谨记您的教诲,绝不再擅作主张!”

梁云笺从阁楼下到了一楼客厅,又走出了屋子,然后才给他妈回电话。

宋瓷接得很快,不等她开口,梁云笺就急切不已地开了口:“到底怎么回事?”

宋瓷叹了口气:“我和你爸也觉得突然啊,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你爸收到消息的时候都懵了。”

梁云笺蹙眉:“什么原因?”

宋瓷:“喝酒呗,肝中毒。”她又叹了口气,“周业这人也是,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天天陪客户喝酒还能理解,现在都这么成功了,还喝,大过年的也不回家,在外面跟人喝酒,把自己喝死了。”

梁云笺又问了句:“什么时候的事?”

宋瓷:“昨天晚上,没过十二点人就没了,明天火化,追悼会也是明天开。”她叹气叹得没完没了,“你爸也是刚收到的消息,现在把自己关进书房里了,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朋友呢。”

梁云笺:“他明天去参加追悼会么?”

宋瓷:“肯定要去呀。”

梁云笺:“你呢?”

宋瓷:“我不去,和我又没关系,去了还要和章桐见面,还要安慰她,我才不给她这个脸呢。”

梁云笺:“……”

了不起的宋瓷女士。

他轻叹口气,又问了句:“需要我去么?”

宋瓷:“你去干什么呀?眼气周洛尘呢?显摆你有爸他没爸?”

梁云笺无奈:“不至于。”

宋瓷:“太至于了!周洛尘那孩子,心眼儿和他爸的心眼儿一样小,性格和他妈一样矫情,你要是去了,他能恨你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周五,早上六点加一更。周六周日早上六点也有加更,本周能把高中部分写完,到了下周末你们应该就可以看到轻松甜蜜的都市部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