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能掠夺时间 > 第三百六十八章:临近突破

第三百六十八章:临近突破


  晨曦从东边的地平线缓缓的升起,照耀在寻仙镇的上方。
  虽然过去了一晚,但却没有多少人离去,而是在认真的关注着登仙路上那三道人影。
  继刘茜之后,越凌霜也登上了六千多阶的台阶。
  她的实力和刘茜几乎没有多少的差距。
  刘茜可以办到的事情她自然也是可以办到的。
  只不过她落后了刘茜一段时间再去爬的原因,所以才会显得有些慢。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她们的功法也不一样。
  如果光论功法的话,还是越凌霜更加的契合这登仙路。
  只不过因为她发现了那个域外邪魔, 因此她走的比隐藏实力的刘茜还要慢。
  虽然随着越凌霜上的台阶的变多,很多的人的目光也注视到了两人的身上。
  而相比于越凌霜和刘茜的速度,裴泽年就要显得慢了很多。
  在越凌霜还在四千阶的时候他已经一千阶的阶数了。
  但越凌霜爬上了那六千阶的阶数之后,裴泽年还只是出于三千多阶的阶数,这实在是太慢了。
  不少知道裴泽年之前记录的人都皱起了眉头,在想为什么他会停下了脚步。
  会不会实力不够了什么原因。
  至于别人是怎么想的裴泽年不知道, 他也不想去知道。
  现在的他完全沉沦在了这舒适的感觉里面。
  有了金色残页之后他这辈子的修为可以说是开了挂一样,如同喝水一般容易。
  进步也是相当的惊人的,但是有一点事无法被改变的,那就是他的悟性。
  这一点是无法被替代的。
  前世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修炼到元婴期的巅峰。
  而现在他修炼到化神巅峰只用了四年多的时间而已。
  中间这么多的时间都是被金色残页给磨平了,而现在距离炼虚期只差了一步之遥了。
  但这时候他的悟性就开始出现了些许的障碍啊。
  他并非是那种天才,根本没有什么境界上的阻力。
  他有,并没有像之前一样一气呵成的就突破到了炼虚期。
  而是被拦住了一段时间,他知道是自己对炼虚期的功法认识不够。
  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没有对相应境界的感悟是不可能突破到这个境界的。
  因此他现在还是化神巅峰。
  但这登仙路给了他一个契机,去更加快速突破到炼虚期的方法。
  这就好比你本来什么知识储备都没有,但是你却要去学习一样新东西。
  而你所有的就只有一本厚厚的书,要靠你自己去想明白。
  实在是太难了一点。
  而这登仙路就好像是一个良师益友,他已经帮你把书中的要点全都标出来了,而且还会亲自指引你走一遍。
  那之前还有很多晦暗不明的地方也就恍然大悟过来了。
  现在这个登仙路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简直就是妙不可言啊。
  他很肯定以及确定,只要自己把这六千阶的阶数全都走一遍,那就是自己完全突破到炼虚期的时候。
  至于自己能不能突破到炼虚期的圆满那就需要靠图灵儿了。
  啧啧啧,还真的是秒啊。
  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吧。
  突破遇到了一点点的麻烦,然后发现这登仙路上的道韵居然是和他的功法是相合的。
  而他有了这道韵之后那突破到炼虚期那是肯定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但要突破到炼虚期的巅峰则是需要大量的资源了。
  虽然之前宫锌唐给他的资源很多很多,但全部投到这炼虚期, 他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修炼到炼虚期的巅峰。
  虽然他这种炼虚期的巅峰更是一种实力的填鸭。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修炼增长的实力不慢,至于对于境界的领悟可以等之后再慢慢的领悟。
  思绪也愈发的清晰起来,感觉自己最快三天之后就可以到六千阶了。
  随着阶数的增长他需要耗费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还没有突破到炼虚期,可每上一千阶的数量,自己的全身就好像是有一道枷锁被打破了。
  对应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断崖式的上升。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太妙了一点。
  放下思绪,裴泽年继续心无旁骛的感悟起来。
  而此时此刻,刘茜也踏上了第七千阶的台阶数量。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这一千阶的台阶数目爬了她快一天了。
  耗费的时间比前面六千阶耗费的时间还要来的多,虽然如此,但得到的东西也很多。
  这一千阶的阶数让她获益匪浅,本来她是想要先来试试水并不想这么快的就引起别人的关注的。
  但是冥冥之中的那股气指引着她,这更上面有她突破的机缘。
  金丹到元婴是一个坎,而炼虚到合体期也是一个坎,前面的突破对于她来说就好像是喝水那么的轻松。
  但是这个却有点难倒她了,已经耗费大半年的时间在这上面了。
  按照她的天分,她不觉得自己会突破不了炼虚期。
  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
  但是她不能等,邪灵派也没有什么时间去等了, 她必须快速的突破, 这样才有可能在这万魔狩猎之前达到合体期的巅峰,甚至渡劫期因为可以试一试。
  合体期到渡劫期的难度会相应的减少。
  还有六年半的时间未必是不可以,但是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她能在炼虚期的时候争取到多少的时间了。
  来这登仙路他只不过是来试一试的,但是没有想到那冥冥之中的那感觉就这么出现的。
  她现在不能停,她不知道她一停下来这种感觉是不是会消失不见了。
  之后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机会还需要多久?
  现在她已经是管不了这么多了,即使是被别人注意了没办法了。
  大不了再逃亡就是了,她的手段也不是没有。
  之前地煞门大费周折她都可以跑,现在她依旧可以。
  唯一麻烦的就是怎么通知越凌霜了,抛下她离开是不可能的。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这样的帮手。
  但是在登仙路上是不允许神念传送,也不可能有人可以在登仙路上动手的。
  在上面她们是绝对安全的,罢了,只有放慢自己的脚步了。
  希望她可以看得懂自己的暗示。
  越凌霜也好像是有所感应,隔着半空与刘茜进行了一个对视。
  “她是要我快点和她汇合的意思嘛?”
  可是之前她不是还说不要一起行动嘛?究竟是出来了什么问题,越凌霜满脑子的疑惑。
  算了算了,反正那个域外邪魔现在还在很远的地方,而且实在是慢死了。
  自己看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东西,现在还是去和刘茜姐姐汇合一下吧,虽然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事情。
  但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什么事情啊。
  因此她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朝着上面走去。
  而这一变化也被下面的人发现了。
  “快快快,看啊,那个女修居然突然就加快了速度,这是怎么回事啊,不知道啊,不应该啊,不是阶数越高她们的速度越来越慢吗?”
  “怎么会变得这么快啊,实在是太离谱了吧。”
  “不可能吧,这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比我们在最炼气期爬的都还要快吗?”
  “好像是的啊,她是在藏拙吧。”
  普通人感到了惊讶,但是更多的人脸色反而更加的难看起来。
  这两个女修的修为虽然还看不出来但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炼虚期了。这么年轻的炼虚期嘛?
  太惊人了?
  这绝对会改变这次年轻一代的赌斗结果的,两个炼虚期的战斗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一点,基本上加入任何的一个家族就会大大的提高这实力。
  那这样他们四家的赌斗的结果就晦明不定起来。
  不仅是君澜的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图灵儿的脸色也很沉重起来。
  这究竟是什么日子啊,这么多的牛鬼蛇神跑出来了。
  都知道他们四家要进行赌斗了是吧。
  其实这四家的赌斗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她在图家受到的恩爱可不是其余三个人可以比的。
  年轻一代的争夺最大的好处就是露脸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这一点她是不需要的,但是她是不需要露脸,但是他也不想输啊,这很丢人的好不好。
  现在看来他们图家七个炼虚期还是不怎么稳。
  据小道消息君澜这个家伙好像是来势汹汹的,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之前争慕容道封的时候他没有出马。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第一个是他觉得没有比的必要了,好端端的成为第二就好了。
  但是据她这么多年对于君澜的了解,表面上肯定是这样但是实际上很有可能在耍什么小把戏。
  也就是说在暗地里他集聚了不少的力量了,慕容道封的战斗力反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因素。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图灵儿不由的头疼起来,自己居然因为新出来的两个因素被影响了。
  看样子是要去问问一下六叔了。
  看慕容道封还在三千阶出头的样子,图灵儿也是有些纳闷,但还是不去多想了,现在的要事反而是关于这两个女修了。
  悄然无声的消失在人群之中,然后朝着图家的地方赶去。
  “灵儿,你来了?是想问那两个女修?”图老六半眯着眼睛说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六叔知道,叔你说一下我是不是应该去争取一下这两个家伙。”图灵儿摆出一副求解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你这个丫头是真的傻还是装的。”
  “之前那个小子你都想尽办法去收为手下了,现在遇到了真的璞玉怎么还知道来我问了啊,”图老六调笑道。
  “咳咳咳咳,我这不是尊重叔你吗?碰到大事我什么时候不是来找你的。”图灵儿撒娇的说道。
  图老六好笑的摇了摇头,“你这样子说不定你爹会吃醋的啊。”
  “也不知道他那个宝贝女儿是谁的了,”图老六撇了撇嘴。
  “叔,”图灵儿一步化作两步来到了图老六的身边,撒娇似得挽起了胳膊。
  “你是不是要使什么坏,我根你说哦,要钱跟你爹去要啊。”图老六一脸嫌弃的样子,恨不得推开图灵儿。
  “叔,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都快没钱了,你总不能让我把仙器去当了吧,”图灵儿眼泪汪汪的在眼睛里面打转。
  图老六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了,想他图老六居然有一天被一个小女孩这么敲诈。
  换做之前他是想都不敢想的啊,不过也是有几分意思的啊。
  “好了好了,我真的是受不了你这个样子了,跟你说没有下一次了,下一次你去找你爹要去,”图老六肉疼的丢出了一个储物戒。
  图灵儿清亮的眼眸冒出一丝精光,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顿时要陷在里面似的。
  “谢谢叔,叔你可太好了啊,抱一下,”说着图灵儿感激不尽的抱住了图老六。
  “咳咳咳,你要把我勒断气啊,”图老六好气的说道。
  “嘿嘿,那我走了叔,”
  “走吧走吧,不要再回来了我看的都头疼啊。”图老六挥了挥手。
  拿着图老六给的东西,图灵儿自信满满的回到了登仙路下,静静的看着上面的三个人。
  第一个女修的速度已经慢慢的下来了,而第二个女修的速度好像是没有减缓的一直在冲。
  至于慕容道封还是慢吞吞的在爬,和乌龟似得。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之间就过去了四天的时间。
  又是一次晨曦升起,此刻那两个女修已经在类似的阶数附近。
  她们也来到了八千阶附近了。
  这个阶数不仅是图灵儿那些老家伙也出来了不少,八千阶,这是什么奇葩存在。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好的成绩了,已经快千年了吧。
  而这两个女修的速度虽然已经很慢了,但看她们的趋势估计还可以再走一段路。
  七千九百八十,七千九百八十一......七千九百九十八,七千九百九十九,八千阶。
  在两人一前一后登上了八千阶的时候,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在一个人比你优秀的时候你会嫉妒,但在她过于优秀的时候那只会仰望。
  “姐,我可能快不行了,”越凌霜重重的喘着气。
  她在七千阶的时候走的太快了,越往后面她就有点撑不住了。
  来到八千阶的时候就挺艰难的了。
  再往下她真的快不行了。
  “好,我马上,”刘茜此刻也不好受,她要突破了,但是不能在这里突破。
  在这里突破就是光明正大的告诉地煞门她聂阡回来了。
  “再给我两百阶的距离,”刘茜伸出了一只手握住了越凌霜。
  “呼,好,”越凌霜接过那只手眼神之中充满了信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