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上杉的野望 > 第六十章 道灌旧事

第六十章 道灌旧事


  正木利长一时无言,不知该做什么样的回答,成田家上下对于上杉宪政是很失望的,他们不想跟着这样无能的主君。

  大谷朝宏一看正木利长不说话,便冷哼道:“成田家想要成为独立国人,是不是要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正木利长脸色一红,梗着脖子道:“若只是上杉大人一人领兵四千来打我忍城,本家不才,也可保忍城不破。”

  上杉宪义摩挲着扇子,微微敲打眼前的桌案道:“看来你还不知道,长尾但马守宪长大人是在下的岳父。

  以你方策略来看是要固守忍城了,那我就在你部秋收之际出兵,逼你们入城,然后割取忍城领内所有的粮食,我倒要看看,你们的领民还会不会忠心的跟随你们成田家!”

  正木利长脸色大变,这可是釜底抽薪之计,他还是不死心道:“难道上杉大人不顾自己领内的秋收了?”

  上杉宪义微微一笑:“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领内有数百战犯奴隶,他们可以弥补空缺的壮丁。”

  正木利长低头行礼道:“上杉大人,成田家并不想与大人为敌,也不想与关东大殿为敌,毕竟成田家可是世代为关东大殿的被官。

  只是关东大殿实在是让成田家失望,想必在座的各位也看得出,关东大殿能力不足,面对穷凶极恶的北条氏康,成田家也只想明哲保身罢了,还请上杉大人明鉴!”

  上杉宪义挥手道:“这不是你们坐视殿下被北条侵攻的道理,成田家必须在明面上臣服于关东殿下,不仅如此还得按时缴纳年贡,此事没得商量!

  不过,关于对北条氏康的军事行动,我会请求岳父大人在关东殿下面前争取我为武州方面的总大将。”

  正木利长疑惑道:“那我等便直接归属于上杉大人与力不就好了吗,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上杉宪义看向本庄胜繁和大井贞定,说道:“武藏名门扇谷上杉如今算是绝嗣了,就在八十年前,扇谷上杉重臣持资公被主家杀害。

  持资公死前曾说:当方灭亡。持资公之死,大家还不清楚吗?虽然持资公没有谋反之心,但是因为谗言而死。

  我如今若是接受你们为我与力,届时北条氏康派人在主公耳边说上几句谗言,我性命危矣!”

  大井贞定点头道:“上杉大人说的有道理,不如这样,我等对外以关东大殿为主,内地里,当以上杉大人为主。”

  本庄胜繁连连点头道:“可以,大井大人说的不错。”

  上杉宪义摇头道:“诸位大可不必,该交给关东大殿的年贡不可少,只要是诸位出兵的行动,我会让岳父大人将诸位临时编为我的与力便可,如何?”

  大井贞定低头行礼道:“未曾想上杉大人对关东大殿赤胆忠心,在下佩服,那便如上杉大人所说,不过,三田家以后以上杉大人马首是瞻!”

  本庄胜繁跟着行礼道:“藤田家也是如此。”

  只有正木利长踌躇了一会道:“请上杉大人谅解,在下得回去和主公商议。”

  上杉宪义微笑道:“好,此事,你可以回去商量,但是时间不要太长,我还需要整顿好武州其余国人,如此明年可以配合里见家一起夹攻河越城。”

  “哈!”三人应了一声,随后就离开了。

  正木利长心情沉重,拒绝了本庄和大井两人的邀约,当天就回去忍城了,而本庄和大井则跑去不正经酒屋喝酒聊天去了。

  ……

  平井城本丸御馆大殿广间内,山内家一众家臣排列坐下,走廊外面和庭院里坐着马迴众。

  上杉宪政一脸正色道:“诸位,宪义在前几日夺取了武州琦玉郡的岩付领,这也让正在北总的伊势氏康撤兵回转防御,此举大快人心!”

  广间内,一众大臣仰头大笑,河越一战的郁结之气似乎淡了不少。

  “不愧是主公的看中的少年英杰,果然厉害!”

  “是啊是啊,侍从大人拿下岩付,那武州的国人谁还敢投靠伊势凶徒?”

  “不错,等侍从大人稳定武州局势,我军重整旗鼓,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伊势!”

  上杉宪政也是极其高兴,心中感慨自己慧眼识人,他便问道:“既然宪义立下大功,就应该赏赐,诸位以为该如何褒奖?”

  长尾宪长率先说道:“主公,奖赏就按照以往的规格来就行。”

  有了家宰宪长发话,其他人自然不会多言。

  上杉宪政一看没人提出异议,就说道:“那就让宪义做松山城的城主吧,并赏赏赐封地五百贯文,在上州的封地转封到松山,难波田氏剩下的族人就去宪义麾下当差。”

  堂下众人也都是会心一笑,大家都清楚,上杉宪政这是要残食扇谷上杉的领地,等吃的差不多了,再找个人继承扇谷上杉家名,留下一点点领地给这个人,扇谷上杉也就成了山内上杉之臣了。

  他们也是摩拳擦掌,准备从中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

  白井的长尾宪景说道:“主公,侍从殿拿下了岩付城,怎么还交给太田资正当城主,此事就该主公来决断。”

  总社的长尾景总也插话道:“是啊,这样可不好啊,以后怕是难以管制了。”

  长野彦九郎一看白井·总社两长尾要和足利长尾打擂台,他立马就动心思了,毕竟他这里还收了北条的钱。

  长野彦九郎出言道:“主公,侍从殿此举确实有僭越之举啊,而且臣还在城下町听到了一些言论…”

  长尾宪长拍腿大怒道:“一些市井之言,难以登大堂,厩桥殿要分清场合!”

  长尾宪景笑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这些言论可不仅仅只有市井之中流传。”

  上杉宪政也来了兴趣,便问道:“什么言论,左卫门尉说来听听。”

  长尾宪长攥紧拳头,嘴巴绷紧,牙齿紧咬,怒视长尾宪景。

  长尾宪景对着宪政行礼道:“主公,如今有很多人说侍从殿是主公的婿养子,以后会继承主公的事业成为关东管领。”

  此言一出,上杉宪政满脸的笑容瞬间凝固,一时间面无表情,这让长尾宪长大感不妙,家中怕是要动荡不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