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叶医生他偏爱成瘾 > 008你有病吧

008你有病吧


  两人站在明仁医院巍峨的门诊楼前,以燃红半边天的落日余晖为背景画,真是唯美又文艺,散发出的甜腻气息就像释迦果那样温柔又强悍。
  不知羡煞多少路人。
  叶谨年又换上冷冷清清的神色。
  “嗯。宋医生也要回去了吗?”
  宋颜初有些心不在焉,她多半的注意力都在钟佳宁的身上。
  她潦草的应了声,本来想问:“叶医生,这是你女朋友吗?”
  钟文茜突然冒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问话。
  “姐,原来你在这里跟叶医生说话,我说去停车场怎么没有看到你。”
  钟佳宁嗔怪:“谁让你慢腾腾的,我在停车场等了你半个小时。远远看到谨年下班,就过来了。”
  原来是钟文茜的姐姐,这样看着,钟文茜五官虽不如姐姐精致,但姐妹两人还是微许神似。
  宋颜初同时不由得感叹,一个人长得好看就算了,声音还这么动听。让她想到那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而她的声音就是柳絮,柔而飘忽。
  动听的嗓音又来了:“谨年,我要和文茜去吃大东家的私房菜,你也一起去吧。”
  不等叶谨年回答,宋颜初马上插话进来。“叶医生,你今晚应该没时间的吧?我中午排队预约的时候,你就说晚上有事情。不仅如此,明天,后天……你都没有时间。”
  钟文茜一听到宋颜初“从中作梗”的声音,就忍不住皱起眉头。宋颜初从不掩饰自己的“一己私欲”,不管多么不合适宜,她都无所顾及。
  钟佳宁也好奇的看向宋颜初。只见她睁着大大的眸子盯紧叶谨年,一脸的人畜无害。
  直到叶谨年说:“今晚的确没时间。”
  她才撕开粘紧的目光,同时绽放出绚烂的笑容。
  钟佳宁做心理咨询师这么多年,阅人无数,几乎没见过宋颜初这样的姑娘。她应该是很任性,很刁蛮的,但是,言谈举止又那么坦荡。
  只有完全正义,且阳光的人,才能有这样无所畏惧的自信。
  对,就是这样,钟佳宁一下想明白了,这个女孩儿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她全身散发着正能量,所以,哪怕横冲直撞,都让人感觉是充满正气。
  在她的身上你几乎感觉不到阴影区,人性中大大小小都会有的,在她身上却感觉不到。她是完全阳光健康的,光茫很盛,轻而易举就感染到身边的每一个人。
  谁会责怪日光浓烈?反过来,她身上的肆意,张扬也就显得那么理所应当。
  钟佳宁收回打量的目光,笑着对叶谨年说:“没时间就改天吧,电话联系。”
  说完,她拉着钟文茜离开。
  宋颜初一直目送两人去停车场。
  叶谨年的声音在耳畔淡淡响起:“还不走?”
  宋颜初收回视线:“这就走。只是今天我没开车,叶医生,你捎我一程吧。”
  叶谨年提醒她:“我们好像不顺路。”
  宋颜初最适合夹缝里求生存了。
  “顺不顺路不重要,你只要把我放在乘车方便的站牌就行了。”
  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宋颜初已经朝他的车上走去。
  叶谨年无可奈何,跟着迈动步伐。
  车厢内除了淡淡的皮革味,还有一股宜人的清香弥漫。
  宋颜初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他:“你用的什么香水?”
  “我不用香水。”
  宋颜初嗅了嗅空气,又来嗅他的衣袖。
  “分明很香啊。”
  叶谨年只手将她凑近的大脸移开。
  “皂粉味吧。”
  宋颜初忽然抱住他的胳膊,在他裸露的小手臂上咬了口。
  叶谨年惊觉,触电般抽回手臂。
  “你有病啊?”
  宋颜初看他气得耳朵都红了。
  她讪讪的靠回椅背,“谁让你假公济私。我说么,你为什么对钟文茜那么好,时不时就表扬她。原来她姐姐是你女朋友。”
  叶谨年握着方向盘冷笑:“谁告诉你,钟文茜的姐姐是我女朋友了?我表扬她,是因为她是几个规培医生里最认真负责的。不像你,一会儿看不到就捅娄子。”
  宋颜初蓦然侧首:“真的吗?那个人真不是你女朋友?”
  说话时身体前倾,甜腻的气息又扑上来了。
  “坐好!再乱动就下去。”叶谨年呵斥她一句,立刻发动引擎。他接着降下车窗,让傍晚的风吹进来。
  宋颜初愉悦的声音夹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
  “不是男女朋友就好。那我就还有机会。”
  叶谨年斜眸睨她,从这个女人口中说出的话,听不出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出了医院两公里就有便利的站牌。
  叶谨年把车打到路边停下。
  “下去。”
  宋颜初拿上包:“谢谢你,叶医生,慢点儿开车。”
  她推开车门下去,不等关上车门,又转回身来。
  伸手讨要:“叶医生,你给我几个硬币吧,我坐公交一分现金都没有。”
  叶谨年好整以暇的看了她两秒钟。
  忽然叹了口气:“上来吧。”
  宋颜初高高兴兴的跳上车,大方的报上自家地址。
  宋家居住的生活区是锦江城昂贵的地段,从小区门口望进去,绿树葱茏的掩映下是一栋栋独立的小别墅。
  叶谨年在小区门口将人放下。
  宋颜初探进头:“叶医生,我爸出差,家里就我一人,你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叶谨年升上车窗。:“你休想。”
  要不是宋颜初闪得快,就夹到脑袋了。
  叶谨年很快调转车头离开。后视镜内宋颜初一脸得逞的坏笑。
  他收回目光,不由自主看向自己的手臂。宋颜初的牙印还清析的印在那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谨年的心头没由来的痒了下。
  宋颜初咬上来的时候他几乎恼羞成怒,那一瞬的感觉太奇特了,宋颜初细碎如贝的牙齿陷进他皮肉的感觉真切,尖锐的痛触。而整条胳膊被她抱在怀里,又有了另一种温暖柔软的慰籍。冰火两重天,如同犯罪。
  可是,偏偏有的时候犯罪也有快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