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叶医生他偏爱成瘾 > 044不准穿任何男人的衣服

044不准穿任何男人的衣服


  宋颜初大方说:“我本来就不怕他啊。”
  钟佳宁笑了声:“那你比文茜勇敢,她一直很怕你们叶医生,不管我怎么说,她都克服不了心里的恐惧。”
  “她太怕出错的缘故。”宋颜初一针见血,想到什么,问她:“钟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钟佳宁告诉她:“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宋颜初闻言,了然道:“难怪钟小姐不觉得他可怕。你们的咨访关系注定了他会一直对你友善,而且温文尔雅。”
  钟佳宁怔了下,暗中吸了口气。好聪明伶俐的丫头,回击的本事一流。她和叶谨年熟识的关系看来让她心里不舒服了,就一语道破。做为一名精神科医生,宋颜初对心理咨询这个行业显然也很了解,知道咨询师和来访者之前有一条清晰的界线,不能轻易打破。以叶谨年的性格,只会更加严防死守。
  真是说到了她的痛点,钟佳宁倍感优越的,其实也是她最懊恼的。如果跟叶谨年不是这种关系,他们可能会更进一步。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叶谨年来找她做心理咨询,他们可能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而一切礼貌客气都是关系疏离的表现,她若有似无的显摆,反倒说明她没有底气。她能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钟佳宁在一个年轻的小姑娘面前略显狼狈。
  但好在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事实证明,宋颜初和叶谨年的关系果然不一般。
  叶谨年有创伤性应激障碍这件事她都知道,还有叶谨年跟她的咨访关系,宋颜初貌似也猜到了。
  亏她的傻妹妹,这么强大的一个对手摆在面前,她却以为是傻白甜。除了长着一颗恋爱脑,什么都没有。真是大错特错。
  而能把自己的狡诈隐藏得滴水不漏,本身也是一种本事。
  宋颜初喝完水站起身:“钟小姐,你先坐,我去个洗手间。”
  钟佳宁点点头。
  走廊上宋颜初和叶谨年相遇了。宋颜初不想搭理他。可是,她往左,他就往左,她往右,他也往右。每次宋颜初都差点儿撞在他的胸膛上,根本突破不了这道坚实堡垒。
  宋颜初想硬闯,已经被他紧紧抱进怀里。早就发现她不对劲儿了,在餐厅的时候就气势汹汹的。
  “在闹什么脾气?嗯?”
  宋颜初死鸭子嘴硬:“我没闹脾气,我想上厕所。”
  叶谨年挑起她的下巴,看清她口是心非的样子。
  “还敢说你没闹脾气,嘴巴撅得快能拴住驴了。”
  宋颜初拍打他的手。“你松开。”
  站在路中间说话,不时挡到别人的路。
  叶谨年把她拉到一边。宋颜初的背紧紧贴着墙壁,叶谨年双手撑在她两侧的墙面上,修长挺拔的身体不断下压,与她的身体无限逼近。周身全是他的气息了,冷香混着热酒,成了迷魂的香。宋颜初本来就喝了很多酒,又催熟似的加了这一把劲儿,忽然口干舌燥,脸更红了。
  叶谨年桃花眸子盯紧她,眼底若有似无的邪恶笑意。
  “不是冷死了,脸怎么那么红?”他曲指磨蹭她的脸颊,试探滚烫的温度。
  宋颜初恼羞成怒了,猛地推拒他。
  没想到叶谨年的动作比她还重,还急,他猛然抱住她,炙热的吻已如狂风暴雨猛袭过来。
  吻到最后,发现他也有一点儿恼。“以后不准穿其他男人的衣服,外套不行,裤子更不行。”
  宋颜初确定叶谨年喝多了,这样看着,才发现他眼神都变了,相比平时的冷漠深邃,竟有一丝纯稚。
  “叶谨年,你醉了。”宋颜初提醒他。
  叶谨年垂下头,枕到她的肩膀上,还在执着前一个话题:“穿也只能穿我的。”
  宋颜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易催她了。
  “上个厕所这么久,掉进去了?”
  “马上来。”宋颜初挂了电话,叫上叶谨年:“快回去吧。”
  叶谨年拉住她的手:“你还没有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
  “只跟我穿一条裤子。”
  宋颜初想,真是喝醉了。“行行,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
  看到宋颜初过来,周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时间不早了,送你回去。”
  说话时视线越过宋颜初,落在叶谨年的脸上。灯光的作用,衬得那一张脸越发艳。周易忍不住在心中骂了句,娘炮。
  宋颜初说:“你也喝多了,不用送,我自己叫车回去。”
  钟佳宁拿上包走过来。问叶谨年:“搭你的顺风车可以吗?”
  叶谨年没反对。
  几人在酒吧门口分道扬镳。
  出租车上,宋颜初靠在椅背上有点儿心烦意乱。
  人性是贪婪的,开始的时候是她不想大张旗鼓,觉得水到渠成是一段感情的最佳状态。但是,现在她明显不满足这种状态了。看到叶谨年跟钟佳宁一起吃饭,并对她照顾有佳,她竟然呼吸憋闷。
  尤其在叶谨年对她说了那些话后,还答应送钟佳宁回去,甚至让宋颜初心里生了怨恨。
  宋颜初希望自己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清醒,不管得失,都能拿得起放得下。
  常快乐便是真功夫。
  现在看来她还远远达不到那种境界。
  不知不觉出租车已经抵达小区门口。
  宋颜初付了钱下车。
  忽然听到抱怨声:“慢腾腾的,我都等你好一会儿了。”
  宋颜初惊诧的抬头,靠在车上的叶谨年朝她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放下钟佳宁,我就让代驾飞速赶过来了。”叶谨年下巴自然而然的抵着她的发顶,双臂环抱住她的时候,大半的重量砸了下来。
  好在他只是高,并不胖,宋颜初吃力的扶住他。
  “放下人不赶紧回家睡觉,你都喝醉了。”
  “我想你啊。”喝醉的叶谨年真是不一般,他用头蓬松的头发轻蹭着她:“而且你还没告诉我今晚为什么发脾气。”
  宋颜初快被他蹭得没脾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