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叶医生他偏爱成瘾 > 067他心里有我

067他心里有我


  她本来最会强词夺理了,到什么时候都不肯轻易认输。
  这会儿却有片刻的迷茫,她知道来访者对咨询师的依赖性很强,一个随时可以碰触自己内心的柔软,抚慰自己伤痛的人,到底是有些不同的吧?
  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才能敞开心扉,他们共同拥抱一个灵魂黑暗角落中的秘密,那是非常私密的,比躯体上的坦诚相见还要更近一层,是种灵魂上的依恋。看不到,也扯不清,牵牵连连的,比什么都麻烦。
  叶谨年也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才会把真实的自己坦露出来,亦或者说人性中邪恶的一面,他不畏惧在她面前呈现,那将是多么的自在?
  咖啡端上来了,宋颜初顺势端起喝了一口,还是滚烫的,舌尖针扎似的痛触。
  “小心烫。”钟佳宁出声提醒,已经晚了。她流露大姐姐的关心:“没事吧?”
  她脸上的笑意还是那样温和,人越得意也就越从容。同时气场也在不断的增强。
  宋颜初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败北,她摇了摇头:“没事。”
  她想说她皮厚,开水都烫不透。
  钟佳宁看到她眼神中的顽强,她不自知的微微挺直一点儿脊背,有点儿一鼓作气,再接再厉的味道。
  她接着又说:“那些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像蛛丝一样的情感牵连你可能会不屑一顾。但是,有很现实的一点却是肉眼可见的。就是他跟你在一起不快乐。你知道他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但你不知道的是,你的闯入让他原本平稳的病症又加剧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受病痛的困扰。严重失眠,入睡会时常做噩梦。一个很轻微的因素就能刺激得他重现创伤性体验,这样的叶谨年是非常痛苦的。而据我观察,这些都是在你闯入他的生活之后导致的。好的爱情不该是这样,它应该会给人安稳的感觉。”
  宋颜初难耐得握紧了杯壁,她稚嫩的掌心快被灼伤了,可是,不及心里的难过。
  眼泪在眼眶微微打转,她狼狈的低下头,轻轻调节呼吸。
  钟佳宁安静的坐在一边,等着她慢慢消化情绪。
  直到她的手机响起,她当着宋颜初的面接起:“怎么醒了?”
  钟佳宁的电话有一点儿漏音,所以,叶谨年慵懒的声音听得很清楚,有些孩子气。
  “你去哪儿了?煮的汤你忘了吗,厨房要被你烧着了。”
  钟佳宁大惊失色:“呀,我真的忘记了。没伤到你吧?”
  “没事,我已经把火关掉了。”
  钟佳宁还是忧心的:“其他的你不要碰,我马上回去处理。千万别碰,不要伤到自己。”
  叶谨年嗯了声,懒洋洋的:“我接着睡去了。”
  宋颜初愣愣的听着。
  其实她跑过来的时候,心存希冀。妄想今早的事能改变两人的关系,当她出现在叶谨年面前时,他们会热烈相拥。然后叶谨年愿意为了她化干戈为玉帛,不再自行惩处她父亲了……
  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钟佳宁慌慌张张的站起身:“宋医生,我先回去了,煮的汤忘记了。咖啡钱我来付吧。”
  扫码支付后,钟佳宁向外走。
  “钟小姐……”宋颜初忽然叫住她。
  钟佳宁转身问她:“宋医生,还有事吗?”
  宋颜初拉开椅子,站起身,“你不了解我,我这个人的脾气有些古怪,不是那种会知难而退的人,相信我的厚脸皮,你一定听你妹妹说起过,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委曲求全,装聋作哑,这些事情我都不愿意做,我活得非常自我。重要的是,我不是那么好骗。就算最后我退出了,也绝不是因为你三言两语的哄骗。这种离间的戏码我见多了,不管移情,还是共情,那些都是你个人的想法,不见得叶谨年就真的那么想。不属于你的阵地,你才会百般的想要守护,你心里很清楚,他不属于你。所以,你才会这么急切与不安。据上次在酒吧喝酒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想着要怎么驳倒我。
  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我爱谁,我不爱谁,从小到大没有片刻迷茫。我也能感觉到叶谨年是真的,喝醉的时候他会逼着我喊他老公,我不开心的时候,他是真的愁上眉梢,这些都是出于本能,不是装出来的。现在他不想跟我在一起了,也是因为一些无法避免的现实原因,无可奈何。却绝不像你说的那样,他是心有游离,自动向你倾斜。我和叶谨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之前我一直怀疑他是否喜欢过我,但现在我不怀疑了,他心里有我。”
  不然,也不足以干扰他的情绪,让他病症复发。这也是她心疼叶谨年的原因,同样将成为她彻底放手的理由。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谢谢你请的咖啡。快回去照顾他吧。”
  钟佳宁笑容不变的脸上有些发怔,她无声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垮,垮到最后就完全塌陷了,只剩下一脸哀愁。
  而她脚上的步伐也越来越快,提着口气,不忍松,也不能松。人到了一定年纪就是这样不好,凡事得端着,不能像小姑娘一样横冲直撞,单刀直入。太干脆了,就容易莽撞,便担心闹到最后无法收场怎么办?多跌份儿。
  于是,钟佳宁就紧紧提着那口气,直到叶谨年的家门口,眼眶都憋红了,她暗暗调适了几下,鼓动鼓动胸膛,调整微笑走进去。
  家里根本没什么饭香,她也不可能在叶谨年家煮汤,她来了最高规格的款待就是喝喝茶,像卧室厨房那些私人领地,出于礼貌,做为一个客人她都是不能随便进入的。
  虽然她很想为叶谨年做那些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