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世界从做厨师开始 > 第十七章 何雨水:我当姑奶奶了?

第十七章 何雨水:我当姑奶奶了?


  何雨柱和张二喜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坐了下来。
  “凤霞,孩子得了什么病,查出来了吗?”
  “还没确定,孩子太小了,”凤霞把床头医生写的诊断报告,递给了何雨柱。
  “医生说,要继续观察一下。”
  “这样不行啊,孩子的病情不能耽搁。”
  何雨柱看了看病历,上面写的,孩子名字叫张苦根,年龄才六个月。
  昨天晚上何雨柱睡觉前,回忆了一遍《活着》电视剧的剧情。
  和小说《活着》不同。
  小说里,凤霞难产大出血死了,留下来孩子苦根。
  电视剧里做了修改,张二喜死了。
  凤霞进城,顶了张二喜在基建队的工作。
  而现在情况与电视剧和小说,都不一样。
  凤霞没事,张二喜也没事。
  反倒是孩子苦根从出生后,就大病,小病不断。
  这孩子就像是替父母受罪似的。
  “凤霞,二喜,我在军区总医院有人,把孩子转到那里去看看吧。”
  凤霞听了内心浮出一道光,因为经常带孩子看病,也知道军区总医院,是个啥地方。
  张二喜听了,喜不自胜,开口道:“小爸,你在军区总医院还认识人啊?”
  “是你们小姑在那里上班,”何雨柱被张二喜叫了一声‘小爸’,老脸一红,不过为了孩子,有些事就顾不得了。
  “我小姑?”
  张二喜反应过来,“小姑”是何雨柱的妹妹。
  “我先去联系一下,你们不要急,如果没问题的话,明天就能带着孩子去总医院看了。”
  何雨柱知道病情不能耽误,但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也不知道,何雨水有没有下班。
  所以,何雨柱没有打包票。
  离开第三医院,何雨柱骑着车子就直奔军区总医院。
  这里因为名气大,来看病的人也多。
  何雨柱好不容易来到何雨水实习的门诊,这个傻妹妹竟然给一个病人哄孩子呢。
  “哥,你怎么来了?”
  何雨水看到何雨柱,还是挺意外的,除了第一天来上班时,何雨柱来送一下,后来何雨柱就没再来过。
  “有个事找你帮忙,找个地方说吧。”
  何雨柱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事情都到头上了,也顾不得许多。
  何雨水把孩子还给病人,带着何雨柱到了外面一处僻静的草地。
  平时,这里是医生休息吸烟的地方。
  现在临近下班,但没什么人来。
  “小妹,哥说得这个事,你听了一定要保守秘密啊。”
  “啥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何雨柱思考了一下,还是把事情用春秋笔法,讲了出来。
  何雨水一听,就急了眼:“哥,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
  何雨柱连忙辩解道:“我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再说,我是真心喜欢家珍的。”
  何雨水却没那么容易被糊弄:
  “你对得起我嫂子吗?”
  何雨柱驳斥道:“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嫂子,我是和家珍分开以后,才认识的你嫂子。”
  “那你现在找我什么事?”
  何雨水心里快烦死这个臭大哥了,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这个做妹妹的,也不得不跟着想办法解决。
  “是家珍的外孙苦根得了病,凤霞和她男人带孩子来四九城看病,第三医院根本查不出来是什么病,我就想总医院这边医生好一些,把孩子送过来给看一下。”
  “好吧,好吧。”
  何雨水没想到,自己这个当妹妹的,有一天还要给大哥擦屁股,真够烦人的。
  “不过,仅此一次啊,以后你可不能做对不起我嫂子的事。”
  平日里,娄晓娥对何雨水特别关心,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给何雨水留一份。
  姑嫂关系好了,何雨柱这个大哥倒是显得成了外人。
  “那不能够,我和家珍分开后就没再见过。再说了,我和家珍的事情,是认识你嫂子之前,不算对不起你嫂子。”
  何雨柱得了何雨水的应允,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跟着办理住院手续,挂号等等。
  等到一切办妥,何雨柱这才又骑着车子赶回了第三医院。
  孩子的病情不能耽搁。
  何雨柱让张二喜留下办理出院手续,留下军区总医院的病房地址,就让凤霞抱着孩子,坐在自行车后面,赶往总医院。
  到了总医院,何雨水就站在门口迎着呢。
  “凤霞,这是你小姑,小水,这就是凤霞。”
  “小姑,你好。”
  凤霞上过初中,又有陈家珍养大,家教也是极好的。
  何雨水见了,也是喜欢,不过一想到自己还没结婚,就要被人叫“姑奶奶”,心里多少有些别扭。
  “凤霞,你先跟我来吧。”
  何雨水学习的是中医,带着凤霞和孩子,就先来中医部,找到了自己的导师。
  何雨柱见过何雨水的导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教授,祖上曾是宫廷御医,世代行医,医道经验在总医院里,也算是首屈一指。
  老教授不愧是经验老道,一番诊治,直接安慰凤霞,都是小毛病。
  是不是小毛病,何雨柱不知道,但是花钱如流水是真的。
  苦根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医药费花了三百多块。
  这些钱都是何雨柱掏的。
  随后,每个月还要回医院复诊一次。
  何雨柱本来想让凤霞带着孩子住在小院,留在四九城,方便给孩子看病。
  结果,这两个人死活不愿意麻烦何雨柱了。
  医药费,加上何雨柱私下里给凤霞的钱,差不多有五百多块了。
  就张二喜一个月三十来块的工资,要不吃不喝一年半,才能还得起。
  虽然,何雨柱不让凤霞还钱,但是这两口子心里过意不去。
  “你们要回去也行,但是来复诊的日子可不能忘了,如果你们不来,我就去徐家川看孩子去。”
  凤霞心里感激,因为抱着孩子,动作不方面,就让张二喜鞠了好几个躬。
  “好了好了,怎么说,我也算是孩子的姥爷,我对孩子的关心,一点都不少。”
  何雨柱送走了两个人,临走前,塞在孩子襁褓里两百块钱。
  “凤霞,这小爸对孩子也太好了。”
  张二喜感觉在四九城两个多月,就像做梦一样。
  “好了,回去以后,可别提小爸的事情。”
  凤霞这次碰到何雨柱,纯粹是意外。
  那一天,凤霞去小院,是去拿小时候,自己藏在墙缝里的压岁钱。
  结果就是这么巧,何雨柱早来一会,凤霞还没来。
  何雨柱晚来一会,凤霞就走了。
  老天爷让两人相逢,借了何雨柱的手,救了苦根一命。
  一家三口回到徐家川。
  陈家珍和徐福贵都来看外孙。
  两个多月没见面,苦根又长大了不少。
  “家珍,你看苦根,这小子生个病,还养胖了。”
  徐福贵说者无心,陈家珍听者有意。
  陈家珍悄悄看了闺女一眼,结果凤霞有心思,就不敢和亲妈对视。
  “凤霞,你跟我出来。”
  “妈,你叫我出来,什么事?”
  凤霞还以为,被陈家珍看出了破绽,抿着嘴唇,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陈家珍越看闺女这副神态,就知道有问题,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说实话,你和二喜去四九城看病,钱是哪来的?”
  “是小爸给的。”
  凤霞见状,知道隐瞒不下去,就一五一十,把事情说了。
  等凤霞把事情讲完,连带最后何雨柱塞到襁褓里两百块钱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不知何时,陈家珍脸上已经挂满了两行泪。
  擦掉了脸上的泪花,陈家珍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闺女没有和自己犯一样的错,心里其实该高兴的。
  但是,这份恩情也太大了。
  过了良久,陈家珍才开口问道:“他……他过得还好吗?”
  “嗯,小爸结婚五年了,还有两个孩子……”
  凤霞把自己知道的讲了一遍。
  陈家珍这才稍稍心情好过一点。
  当年,如果徐福贵没有找到陈家珍,说不定,何雨柱就和陈家珍凑合过一辈子了。
  事情没有如果。
  陈家珍想起四九城那些年,心情无比复杂,久久无法忘怀。
  何雨柱不知道,陈家珍其实对自己也牵肠挂肚。
  如果当初知道陈家珍的想法,何雨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举动。
  好在时过境迁。
  有些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何雨柱送走了凤霞一家三口,回到家后,对娄晓娥又有了激情。
  “柱子,小雨伞。”
  “娥子,我想再要个闺女。”
  “好吧。”
  娄晓娥不知道男人发什么疯,不过她性格柔顺,只要男人的要求不是很特别,她都会尽量满足。
  就是不知道,老天爷,愿不愿意,赏赐何雨柱一个亲闺女了。
  七一的时候,何雨水和张海洋结婚了。
  为了照顾何雨水工作地点,张海洋这小子,竟然调动工作,成了总医院的一名后勤干事。
  这小子对何雨水也是够痴心的。
  何雨柱一高兴,就把自己当做粮食基地的院子,送给两人做了新婚贺礼。
  说起何雨柱这个粮食基地院子,也是独门独户,三间上房,两间东屋,一间西屋,一间门楼,还有一个牲口棚,一块两分大小的院子。
  整个小院占地面积大概八分,靠近总医院附近。
  何雨水和张海洋住在这里,上班走路也就是五六分钟。
  对于亲哥送的结婚礼物,何雨水除了感谢一下,也没发表意见。
  毕竟是亲哥,亲哥给什么做嫁妆,何雨水这个做妹妹的,接受就是了。
  张海洋这小子就更没意见了。
  娶个漂亮医生当媳妇,还白捞一套房子。
  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让他张海洋碰上了,够他吹嘘一辈子的啊。
  何雨柱找人,办了过户手续,藏在地窖里的东西,就转移到并排小院那边了。
  何雨水出嫁后,回四合院的次数,肉眼可见的减少。
  出嫁前,何雨水住在宿舍,但是每周回家一次,连吃带拿,就跟土匪似的。
  出嫁后,何雨水回来次数,就成一个月一次,每次回来,竟然还知道给两个孩子买礼物。
  只不过,时间到了十月底,张海洋的父母忽然被下放地方。
  张海洋和何雨水也就不敢再过来了。
  张海洋这是怕自己父母的事情,牵连到大舅哥。
  何雨水不过来看大哥,何雨柱就只好过去看亲妹了。
  每次过去,何雨柱免不了,要给妹妹带着好吃的。
  同样是大包小包的拿。
  张海洋见到了,心里感动,只能陪何雨柱多喝几杯。
  自从他父亲被下放,张海洋以前结交的朋友,都不怎么搭理他了。
  也就何雨柱每次来看妹妹时,能陪他喝几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