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世界从做厨师开始 > 第三十三章 关于何雨柱的故事

第三十三章 关于何雨柱的故事


  “饮料不就是喝的吗?”
  何雨柱随口回答了儿子的问题,继续低头看文件。
  何晓也不问了,这时候他好像变成了小孩子,把冰箱所有的拉门都打开了。
  上面保鲜区是饮料,下面冷冻区是冰淇淋和冰糕等。
  何晓好奇的翻来覆去查着,最后拿出一个自己没见过的冰糕拆开了包装纸。
  “嗯,味道不错。”
  “这是凉的,可不能多吃,而且吃的慢一点,小心别闹肚子。”
  何雨柱抬头看了一眼,嘱咐了一句。
  “爸,我的身体素质好得很,吃一块雪糕怎么可能会闹肚子?”
  何晓有些不以为意,随手把冰箱门都关上,又继续在房间里转悠。
  何雨柱见儿子没有在意,不由得又开口多说了两句:
  “北方人刚到南方,水土不服的人很多,小心一点总没错。如果你生病了,我都没法和你妈交代。”
  何晓听到何雨柱说起妈妈,忽然想起了爸爸身上的香味,眼神犹豫了一下,慢慢走到了何雨柱的办公桌前。
  “怎么了?这么快就闹肚子了?”
  何雨柱见儿子神情不对,还以为真被自己说准了,顿时有些着急,就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却见儿子神色有些扭捏,怪异的看着自己问道:
  “爸,你是不是在香江有女人啊?”
  “嗯?”
  何雨柱愣住了,下意识还以为大舅子娄明禾说漏了嘴,心里顿时有些暗恼。
  何晓看着父亲眼神变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心里顿时开始为待在四九城的亲妈抱怨叫屈。
  何雨柱看着儿子,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作为一个家长,面对孩子的质问,下意识就想避开这个话题:
  “儿子,你年龄还小,大人的事情,你不懂。”
  “爸,我都十五了,你们大人的事情我都懂。”
  何晓眼神充满了倔强,他想让自己父亲“浪子回头”。
  何雨柱苦笑一声:“那好,既然你说你都懂,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在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女孩,有没有谈过恋爱?”
  何晓被弄了一个脸红,他才十五岁,每天就是上学学习,放学后不是写作业,就是带弟弟,要不就是练武强身,在学校里都没和女孩多说过几句话。
  不过这个时候,何晓也知道气势不能弱,强硬着脖子,开口说道:“爸,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知道,爱情是忠贞不二的……”
  “是啊,爱情是忠贞不二的,”何雨柱笑呵呵的让儿子坐下,沉默了几秒钟,他还是决定,把自己和陈家珍的复杂感情讲一下。
  当然,肯定还是要用春秋笔法的。
  “你说,我和你家珍阿姨认识在你妈之前,虽然后来无奈分开,但是爸爸一直不能忘怀,是不是符合你说的,对爱情忠贞不二?”
  何雨柱把话讲完,看着有些傻眼的儿子,心里莫名有些舒爽。
  这小子毛还没长齐,就要管老子的闲事,真是吃饱了撑的。
  “可是,可是,你都和妈妈结婚这么多年了……”
  何晓想要为自己亲妈做一下努力,在何雨柱刚才的故事里,他的亲妈明显属于第三者。
  “是啊,我和你妈都结婚了,”何雨柱感慨了一声:“你妈和你家珍阿姨,属于两种不同的性格,一个外柔内刚,一个外刚内柔,但是都是大家闺秀出身,教养极高,让我对她们两个都割舍不下……”
  听着自己老爸的渣男宣言,何晓有些苦闷的想道:“所以,这就是你要做渣男的理由?”
  知道儿子已经长大了,何雨柱也不想和儿子父子离心,干脆放下手里的文件,让儿子跟着自己到沙发上坐下,准备好好的谈一下。
  “儿子,你马上要上高中,上了高中,就要住校,也算是马上就要接触社会了。”
  何雨柱进行了一番开场白后,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你爷爷何大清是个厨子,你奶奶是个大户人家的闺女,两人本来是走不到一起的,不过那一年,脚盆鸡占领了四九城,你奶奶全家都被被脚盆鸡烧杀抢夺干净,算是家破人亡了,只有你奶奶被你爷爷救了下来,躲在咱们四合院里。”
  “爸,这事你讲过了,”何晓也是从小就听何雨柱讲故事讲大的。
  “嗯,你奶奶被你爷爷救下后,没多久,就在你老奶奶的主持下,嫁给了你爷爷。你奶奶身体弱,生我之前,流产过一次,等我出生后,你奶奶经常生病,家里的事情都是你爷爷奔走。”
  “在我三岁的时候,你爷爷就开始传授我厨艺,找来了胶泥,给我一把小刀,让我练习切墩,也就是切菜。”
  “三年练习切墩,三年练习翻勺,八岁的时候,你奶奶生下你姑姑,病情恶化,我那时候不仅包揽了所有家务活,还凑空出去做点小生意赚钱,等我三年练习颠锅结束,也就是十二岁时,你爷爷就把我带进轧钢厂。”
  “当时我年纪小,厂里不收童工,我就免费干活。就这么着,给工厂食堂免费干了一年,后来厂里领导见我干活麻利,比一般成年人干活都利索,这才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收了我做学徒工。”
  “我是做学徒工的时候,碰上了你家珍阿姨,那时候她逃难来到京城,没有依靠,又带着两个孩子。我就想起了,咱们家的情况,挺相似的,就心生好感,帮着租房子,平日里还去照顾一下他们一家三口生活。也是日久生情,我对你家珍阿姨越来越喜欢,后来……就在一起了。”
  嗯,关键地方,肯定不能和孩子讲。
  并且自己遇见陈家珍的年龄,我稍微延后了一点。
  “当时我还小,还只是一个学徒工,害怕你爷爷不同意我娶一个带孩子的寡妇,就没敢和你爷爷讲。不过为了照顾你家珍阿姨一家,我是拼了命的挣钱。”
  “后来,你爷爷跟着一个白寡妇跑去保定,你小姑那个伤心哟,每天都把眼睛哭得红肿。”
  “我当时就在想,你爷爷都走了,何家我自己做主,完全可以和你家珍阿姨在一起了。结果,还没等到我可以结婚的年龄,你家珍阿姨的原配老公找上门来了……”
  说到这里,何雨柱毫不客气,给徐福贵身上泼脏水:
  “那个男人年轻的时候吃喝嫖赌,算是无恶不作,把好好的一个家弄得支离破碎,消失了十年,又找回来了。”
  “你家珍阿姨这时候还没和我领证,就认为自己失守妇道,做错了事,没敢反抗,就跟着他走了。”
  “去年,你家珍阿姨病重,我也是意外得到了消息,给她找了国内的医生,都说很难治愈。为了给你家珍阿姨看病,这才辗转到香江来。”
  “经过生死离别,你家珍阿姨知道,她还是爱我的,而我也爱着你家珍阿姨。儿子,你说,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何雨柱一番深情独白,自我有些感动。
  何晓还是个孩子,心里自然也有感触。
  何雨柱再接再厉,继续说道:“我和你妈的故事,是在你家珍阿姨离开以后。”
  “你家珍阿姨离开后,我当时心情不好,就努力工作赚钱,后来过了两年,才遇到你妈,当时被你妈吸引,我还有过反思自己,到底算不算对你家珍阿姨的背叛。”
  “后来我想通了,这人总要向前看。我当时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家珍阿姨了,碰到了新的让我心动的女孩,自然是要继续追求生活的。”
  “再后来,我就找人去你外公家里说媒求亲……”
  “有些人知道我和你妈结婚,造谣说,我是贪图你外公家里的财产。”
  何雨柱说到这里,轻蔑的笑了笑:
  “其实你爸我,在认识你妈的时候,已经积攒了价值几十万的财富,有金条,有银元,有古董,有字画,我的家产估值,就算比不上你外公家,却也差不多哪里去。”
  “在当时,我和你妈走到一起,是门当户对,而不是我贪图你外公家财富,你外公家贪图我的雇农,厨子身份。”
  “后来,国内局势变化,你外公家离开,又回来,我到香江开公司,也都是凭借自己的本事……”
  “儿子,所以说,我又和你家珍阿姨现在又走在一起,只能算是命运造化,并不是我想要抛妻弃子,而且我也没想过抛妻弃子。当然,我的要求可能有些贪心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理解爸爸。”
  何晓听了何雨柱的讲述,有些不知所措,他本以为,何雨柱是在香江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三”。
  结果,何雨柱是和旧情人感情死灰复燃。
  要说错误,大概就只能说,真的是造化弄人。
  最终,何晓只能无奈问道:“爸,那你除了……家珍阿姨,没有再找别的女人了吧?”
  何雨柱这一次语气坚定,回答道:“没有,你爸我都快四十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其他女人啊。”
  说完,何雨柱在内心里,又给自己补充了一句:夜总会的女人只能算工具人。
  父子两个算是暂时和解了。
  “儿子,过几天,爸带你见见你家珍阿姨吧,”何雨柱忽然又开口,他也是想着让儿子多体谅一下自己。
  陈家珍经过半年修养,身体已经康复,精神状态在何雨柱带动下,就和二十岁小姑娘似的。
  当然,陈家珍年龄已经很大了,接近五十的女人,就算是心态年轻,经过一番化妆打扮,也就只能把容貌停留在三十来岁模样。
  这还是陈家珍天生丽质的情况下,才能拥有的化妆效果。
  “还是算了,感觉挺别扭的。”
  何晓毕竟是个孩子,脸皮薄,今天能为亲妈向亲爸抗议一下,已经是为数不多的胆量了。
  “那就走之前见一下,你是我儿子,她也算你的长辈。”
  何雨柱挥了挥手,霸气的做出了决定。
  何晓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开口拒绝,他也确实想看看,自己亲爸放在心里二十多年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