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世界从做厨师开始 > 第五十章 门不当户不对啊

第五十章 门不当户不对啊


  这一天,槐花大中午跑回四合院,异常兴奋,向家人炫耀道:“妈,我帮大哥找到工作了。”
  “嗯?”
  正在吃饭的一家人都愣住了。
  秦淮茹看了闺女一眼,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到了桌面上。
  这动作就和当年贾东旭一模一样。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你帮你哥找什么工作?”
  不仅仅秦淮茹不信,其他人也不信。
  槐花没想到自己努力为家人分忧,竟然没有人相信自己,有些委屈,连忙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妈,你上次不是说,邻居何叔认识很多大人物,去在轧钢厂里,你们厂长都陪着下车间视察吗?我找的就是何叔帮忙。”
  何叔?何雨柱?
  这个靠谱。
  不仅秦淮茹眼前一亮,就是棒梗也立刻精神奕奕:“槐花,何叔怎么说的?给我安排什么工作?”
  槐花扭捏了一下,说道:
  “我没找何叔,我找的何晓,何晓说没问题,还说他爸认识很多大领导,给我哥介绍一下工作,还不容易吗?”
  “你找的何晓?”
  棒梗一听,就像是跳出水面的鲤鱼迎来当头一棒,顿时没好气道:
  “你这丫头,找何晓那小子有什么用,我还以为真找到工作了呢。”
  贾张氏也是趁机说道:“你这丫头就是没事找事,何晓就是个小屁孩,他答应有什么用,他爹何雨柱就是个混蛋,才不会给咱家帮忙呢。”
  秦淮茹听到这里,就更难受了,直接说道:
  “妈,何雨柱为什么不帮咱们家?本来两家关系好好的,你没事去骂小水和娄晓娥干什么啊?趁着人家家里没男人,就上门骂街,何雨柱不记仇才怪呢。”
  棒梗也记得这件事,当时他已经十岁,记事了,只不过小时候还觉得自己奶奶骂人很威风。
  现在才发现,自家本来有个粗腿抱,就因为自己的胖奶奶骂人,导致自己现在找不到工作,立刻也给了贾张氏一个阴狠的眼神。
  贾张氏没想到,自己就是说了一句话,就被全家嫌弃,有心反驳,还找不到理由。
  这时看到三个孩子嫌弃的目光,心里竟然吓得一哆嗦。
  “这事能怪我吗?我也是想给家里琢磨一点东西。再说了,槐花说能帮棒梗找工作,你们就该找她去,别来找我老太婆的麻烦。”
  贾张氏骂骂咧咧,说了两句,感觉心口疼,就顾不得吃饭,回到卧室,摸出止疼片,给自己吃了一颗。
  餐桌上没了贾张氏,秦淮茹沉默了一会,面无表情,朝着槐花问道:“槐花,你和何晓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帮你哥找工作啊?”
  棒梗也反应过来,急切问道:“对啊,槐花,何晓凭什么帮我找工作啊,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想堵你的嘴,才用帮我找工作,要挟你?”
  槐花被自己亲妈亲哥的问话,直接气得目瞪结舌:“妈,哥,你们在说什么啊。我和何晓是好朋友,他听说我哥没工作,主动帮我说,找他爸的。”
  棒梗一听,眼神里竟然有些失望,好像丢了十万块钱似的。
  沉默了一会,棒梗还是没能忍住,又问了一句:“何晓真没对你做什么?”
  槐花还是个黄花闺女,被棒梗问得脸颊通红,心憔悴,委屈的看向了秦淮茹:
  “妈,你看我哥。”
  “棒梗,你别乱说话了。”
  秦淮茹说了儿子一句,其实她心里也是有些可惜。
  如果槐花和何晓发生了什么事,那么贾家就算是鲤鱼跃龙门了。
  真是可惜了。
  秦淮茹沉默了一会,再看自己闺女,突然发现,原来以前的小不点,现在也长成大美女了。
  这时候,秦淮茹脑海里忽然涌起一个念头,如果槐花和何晓走到一起,会怎么样?
  这个念头攀升起来后,就像是春雨后的竹笋,再也无法压制住了。
  毫无疑问,在秦淮茹所有认识的人家里,现在已经能买起轿车的何雨柱,就是最有排面,最威风凛凛,身价最高的人。
  贾家能和何家结亲……吗?
  饭后,槐花回学校去了,小当去刷碗。
  棒梗一脸神神秘秘的坐到了秦淮茹身边,低声道:“妈,你说何晓那小子,是不是在打我妹妹注意?”
  “你想说什么?”
  秦淮茹看着儿子那副贼嗖嗖的样子,就知道,这小子没想好事。
  棒梗嘿嘿笑道:“妈,我是说,何叔家这么有钱,又住小洋楼,又开轿车的,如果何晓真喜欢槐花,这彩礼钱肯定不能少了吧?而且到时候,我就是何晓的大舅子,让他爸给我安排一个工作,也是应该的吧?毕竟是实在亲戚。”
  “你就少做梦了。”
  秦淮茹直接给儿子泼了一盆凉水,冷言冷语道:“你也说了,你何叔家里,又住洋楼,又开轿车,那他会让何晓找你妹妹吗?”
  棒梗一愣,有些不解道:“为什么不能找我妹妹!不是,我妹妹怎么了?”
  “不是你妹妹怎么了,而是咱们两家差距太大,门不当,户不对。”
  秦淮茹说起这个,眼神里都是疲惫:“你还记得你京茹小姨吧?长得比你妹妹还好看,一心想着嫁给城里人,你知道她现在什么情况吗?”
  棒梗想起那个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的表姨,心里一咯噔,忍不住问道:“啥情况?”
  秦淮茹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小姨没名没分的跟了一个当官的,现在就是一个外室,小妾,姨太太,懂吗?”
  “小妾?姨太太?”
  棒梗也傻眼了,他要让他妹妹去给人做小妾吗?
  贾家的讨论,到此,戛然而止。
  另一边,槐花回到学校后,虽然被母亲打击了一下,却还是抱着希望,来找何晓,希望能够听到好消息。
  何晓见到槐花,一脸忐忑的告诉槐花,何雨柱不同意给人帮忙,理由也说了一遍。
  槐花知道后,一脸失望,但是看着何晓一副犯了错的模样,也没说什么。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槐花并不是傻白甜,她知道自家的情况,何雨柱不肯帮忙,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只是这一天以后,槐花和何晓在学校里碰面,就是再也不打招呼了。
  何雨柱不知道,何晓和槐花的后续。
  自己儿子才十六岁,才上高一,日子还长得很。
  过了元宵,何雨柱就准备回香江。
  订好机票后,离开的时候,出现一个小插曲。
  本来娄晓娥想让娄振东的司机送何雨柱去机场。
  但是何雨柱还要带着陈家珍,这样就有些不方便了。
  还好,儿子何晓竟然在过年前,竟然自学了开车。
  何雨柱让何晓试了一下,确定儿子车技不错,就让他开车送自己和陈家珍到了机场。
  送走了何雨柱和陈家珍后,何晓心里有些很别扭。
  经过一年时间休养,陈家珍的气质容貌都恢复到了巅峰水平,宛若三十美妇人,气质典雅,雍容华贵。
  再想想自己亲妈,何晓现在就害怕,自己亲爸学习自己舅舅,留在香江不回来了怎么办?
  回到香江后,何雨柱的日子过得安稳,每到周末,就会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家里情况。
  三月初,香江天气气温攀升。
  四月中旬,希德那边来了一批机器。
  何雨柱跟着船回了一趟内地。
  四九城也没什么事。
  四合院里风平浪静。
  娄家也没什么事。
  何家更没什么事。
  四个儿子都挺乖巧的。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变化异常。
  那就是,何雨柱给自己家里安装的各种家用电器,又给妹妹何雨水家里送去不少。
  马上就是炎热夏季。
  有了冰箱,空调,彩电,电饭锅等家用电器,张萌萌和张羽两个孩子就能少受不少罪。
  五月底,何雨柱又回了香江。
  这一次回来,何雨柱就显得越发懒散。
  上班后,就直接躺在老板椅上,好像是个大爷似的。
  邵安娜紧随其后进门,乖巧得过来捏肩按摩,捶腿唱歌。
  何雨柱回手摸了一把,就发现自己这个精明能干的女秘书,已经换了一身夏装,丝质的短裙薄细,触手软腻,手感极佳。
  邵安娜有男人给她报销各种花费,平日子买衣服都是去品牌店,要么直接买贵的,要么就去私人订制。
  此刻见男人兴致来了,邵安娜也有些意动。
  这办公室里也不会有人随便进来,两个人直接就没羞没臊起来。
  好不容易,做完了坏事。
  邵安娜把两人清理干净,这才看着何雨柱,小心翼翼说道:“老板,邱主任那里有一份请柬,说是电视台邀请您去参加港姐评选,那时候您没回来,我就自作主张推掉了。”
  何雨柱见邵安娜少有一副怯生生的模样,不由失声笑道:“你这个小丫头,你是害怕我找了其他女人没时间疼你了,还是害怕我喜新厌旧,不要你了?”
  邵安娜被何雨柱一语道破心思,撅着红润的朱唇,干脆说道:“我,我就是害怕老板不要我了。”
  “放心吧,只要你不胡闹,我就不会不要你。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念旧情的。”
  何雨柱说这话,不是凭空说的。
  有几次何雨柱没有来上班,公司里有文件需要何雨柱签字,都是邵安娜送到他和陈家珍居住的地方。
  当邵安娜知道,何雨柱和陈家珍做过八年露水夫妻,时隔十八年重逢,还能重新开始。
  说心里话,邵安娜也是十分向往和感动的。
  话说多了。
  邵安娜去把请柬给何雨柱拿了过来。
  港姐评选活动,以前是一家夜总会操持,一共举办过十次。
  六年前由无线电视台重新举办。
  而无线电视台的后台老板,有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就是后人称呼“六叔”的影视圈幕后大佬。
  何雨柱有这位六叔电话,以前在宴会上联系过,自己还给他的基金捐过两笔款,所以算是有一点交情。
  拨通了电话,何雨柱笑道:
  “六叔,我天柱实业,小何。”
  “何生,你这是刚从内地回来?”
  电话另一头的邵老六也挺惊讶的,没想到会接到何雨柱的电话。
  “当不起六叔这么称呼,您老是前辈,叫我小何就行。”
  何雨柱虽然因为执掌了鼎城,在香江华人圈里,也算是大亨级别大佬。
  但是和邵老六这样的前辈相比,何雨柱的影响力还是远远不如,所以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该谦虚的时候,还是要谦虚。
  “那我就拿大了,”邵老六平时对员工很苛刻,但是对有能力的人,说话还是比较和蔼的。
  “小何,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刚回来,听下面人说,有个请柬,让我去做港姐评选的评委。下面人不懂事,竟然直接给拒了,我这不是来给您道个歉吗?”
  邵老六一听乐了:“哈哈哈,那小何,你的意思是想做今年的评委喽?”
  何雨柱呵呵一笑道:“那倒不是,既然都已经拒了,相信六叔您已经安排好了,今年我就不麻烦您了,下一次如果我没事的话,还是想麻烦您给留个位置。”
  何雨柱其实对港姐评选没啥兴趣的。
  这港姐评选说是雅俗共赏的节目,其实就是一群老SP互相交流经验。
  何雨柱实在是不想出这个风头。
  两个人闲扯了一会,约好了有空喝下午茶,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何雨柱见邵安娜还不离开办公室,干脆招了招手,让她再坐一会摇摇椅。
  一个小时后,何雨柱神清气爽离开办公室,留下邵安娜躺在休息室熟睡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