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世界从做厨师开始 > 第七十九章 赵国庆和气功大师(5/5)

第七十九章 赵国庆和气功大师(5/5)


  “阿姨,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家去了。”
  苏明哲随便找个借口,就想开溜。
  面对陈晓芳严肃的表情眼神,苏明哲心里有些发慌。
  刚才他和人家闺女,一起躺在沙发上那一幕,实在是有些太‘猖狂’。
  陈晓芳看了两人一眼, 轻嗯一声,算是同意了。
  她准备等苏明哲走后,好好和闺女聊一下,关于“女孩子要懂得自珍自爱”这个话题。
  不是说,陈晓芳要反对闺女和苏明哲交往,而是害怕两人年纪还小,就做错事。
  ‘知女莫若母’, 话反过来, 就是‘知母莫若女’。
  李安生一见自己亲妈表情, 就知道今晚免不了要被一顿唠叨,于是就伸手紧紧的抱着苏明哲的胳膊,眼睛眨巴眨巴,可怜兮兮的看着男友,道:
  “都这么晚了,你回家还要打扰叔叔阿姨休息,留下来好了,反正我家有空余卧房。”
  苏明哲一脸窘迫,小心翼翼看了未来岳母一眼。
  陈晓芳被自己闺女一番话气得心肝疼,自己可从来没有享受过闺女如此依赖,更没有被闺女心疼有没有休息好。
  不过心里难受归难受,陈晓芳心胸还是非常开朗的, 所以, 就随着闺女的意思,点了点头:
  “明哲, 今晚就不要走了, 阿姨正好也想和你说说话。”
  苏明哲见状,不管未来岳母是不是真心实意挽留自己, 都只有应了下来:“好的,阿姨。”
  客厅里一时间有些沉默,只有李安生最喜欢的电视剧还在播放着。
  九十年代的电视台,播放的还是电视剧。
  一般一集电视剧播放时,中间只会插播五分钟左右的广告。
  这个时候的广告时间,就被称为电视台的“黄金时间”。
  再过十来年,电视台播放的就是广告,插播的是电视剧了。
  “这是什么?”
  陈晓芳没心情看什么肥皂剧,无意间就发现了桌子上摆放的一沓白纸,眼前一亮,公正的楷书,整整齐齐,写满了十几张白纸,最上面一张,只有六个大字:
  “小作坊企划书?”
  “阿姨,这是我制作的一份创业计划书,还没完全做好。”
  苏明哲连忙解释了一下, 这个时候想要收拾已经来不及了。
  陈晓芳把“企划书”拿在手里, 随意的翻看着, 越看越是惊讶。
  字体就不说了, 反正就是令人眼前一亮,赏心悦目。
  重点是内容。
  作为外企高管的她,见过的商业计划书,不知凡几。
  但是像苏明哲手写出来如此详尽有物的,却少之又少。
  这一份“企划书”,几乎可以说是一份完整的创业计划书了。
  陈晓芳来回翻看了两遍,确定这是一份完整的计划书后,忍不住问道:
  “明哲,你这是准备要创业吗?”
  “是的,阿姨。”
  苏明哲早就有创业计划了,只是因为年龄小,不够创办公司的法定年龄。
  今年他十五岁了,就算是不能做公司法人,但是注册公司,当后台老板什么的,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
  陈晓芳本想问一下苏明哲怎么想的,才十五岁就想创业。
  但是话到嘴边,无意识的看着企划书中的事情内容,“为什么”这三个字就问不出口了。
  有些人天生就出类拔萃。
  问,就是天生的。
  对于这样的天才,陈晓芳见识过很多。
  当天夜里,苏明哲一个人在客房休息,半夜没有小猫钻进来。
  第二天,苏明哲吃过早饭,就告辞离去了。
  苏明哲回到家,家里只有苏大强和苏明玉两人在家。
  “哥,你回来了。”
  苏明玉今年八岁,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
  “嗯,在家乖不乖?”
  苏明哲随手递给了小妹一袋零食,这是从李安生家里顺出来的。
  苏明玉看到零食,原本在沙发上‘葛优躺’着呢,瞬间就恢复了精气神,顺手又拍掉了大哥摸自己头顶的右手:
  “哥,我都八岁了,不是五六岁的小屁孩了。”
  “是,我家小美女不是幼儿园的小屁孩了。”
  苏明哲逗着小妹,卧室里本来看书的苏大强走了出来。
  “老大,回来了。”
  “爸,我妈没在家?”
  苏明哲看到苏大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就头疼。
  一般这个时候,苏大强就是心里有事了。
  “这不是要收庄稼了吗,你妈带着你弟弟回你姥姥家了。”
  “我差点忘记,秋忙假了。”
  这个时候的国庆假期,有点长。
  国庆假的说法,其实是后世的说法。
  这个时候,叫做“秋忙假”。
  秋忙假,麦忙假,都是农忙假的一种。
  是农村收割庄稼时,部分学校、工厂、机关会放的一种长假。
  一般秋忙假,都是国庆节和中秋节左右。
  第一中学的高中部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是来自农村,所以按照规定,也是有秋忙假的。
  秋忙假时间,是从国庆假开始,中秋节第二天结束。
  苏家住在城市里,没有耕地,不需要苏明哲下地干活。
  但是,苏明哲的外婆家里是农村的,有两亩地,平时会种些玉米、花生什么的农作物。
  每年秋忙假的时候,赵美兰总会调休两天,回农村,帮着娘家干两天农活。
  小的时候,苏明哲和苏明成一般也会跟着回去,就算帮着干不了大活,但是帮着捡一下玉米棒子,摔摔花生,还是可以的。
  但是只从三年前,苏明哲打过舅舅赵国庆后,就一次都没有再回去过。
  今年也不例外。
  赵美兰就带着苏明成回去了。
  苏明哲看着自己亲爹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就有些疑惑问道:
  “爸,你这是身体不舒服吗?”
  “我心口疼啊,老大。”
  苏大强说着,坐在了沙发上,有些浮肿的眼睛,瞄了一眼苏明哲,语气有些悲伤,问道:“老大,你现在手里……还有多少钱啊?”
  苏明哲一愣,不知道这个亲爹啥意思,干脆直接问道:
  “爸,你缺钱花了?”
  “不是我,是你舅舅。”
  苏大强一脸没有求生欲的表情,仰头看着天花板,说道:
  “你妈回你姥姥家之前,你姥姥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你舅舅和你舅妈结婚三年了,都没孩子,去医院看了几次,都没查出什么毛病。有人介绍一个气功大师,说是什么严大师的嫡传弟子,功力很高,什么病都能看,就是发一次功,要不少钱。你妈把咱家的存折,都拿走了。”
  “爸,这什么气功大师都是骗钱的。你怎么能同意我妈把钱拿走,去请什么气功大师啊。”
  苏明哲一听什么气功大师,就想翻白眼。
  从八十年代,社会上就有各种气功大师,不断活跃在各个阶层,骗吃骗喝,骗钱骗色。
  如果是前几年,苏明哲还不好劝说。
  但是今年国家都出文件辟谣,开始大力打击各种招摇撞骗的这种“神棍”了。
  自己亲妈赵美兰,还是一个护士,怎么也信这个啊?
  “我不同意有用吗?你姥姥信这个,你舅也信这个,现在你妈也信这个。今天已经把那个气功大师请到家里了。”
  苏大强没说自己信不信,反正看他表情,应该是挺痛恨这个气功大师的。
  因为这气功大师要骗苏家的钱了。
  “都请到家里了?我姥姥家?”
  “嗯。”
  “爸,要不……我们报警吧?”
  苏明哲打过舅舅赵国庆后,就算是和姥姥一家闹翻脸了。
  如果赵国庆整幺蛾子,不闹到苏家,苏明哲是非常乐意看笑话的。
  但是,如今赵国庆要找什么气功大师,却要苏家掏钱买单。
  苏明哲就不肯惯着了。
  自己挣钱容易吗?
  夏天三伏天,冬天三九天,辛辛苦苦摆摊赚钱,不是要热死,就是要冻死。
  赔尽笑脸,费尽口舌,好不容易挣点血汗钱钱,就要让赵国庆送给一个骗子、神棍。
  苏明哲能同意这种破事?
  姥姥!
  苏大强听到苏明哲的话,眼神一亮:“报警?这事PCS管吗?”
  “这就是诈骗!PCS怎么不管?”
  苏明哲语气坚定,为了保护自己的血汗钱,开始和苏大强商量起来,怎么报警的问题。
  很快这爷俩就拿定主意,统一了说辞。
  让苏明玉一个人在家待着。
  苏大强爷俩到了PCS,接警的人还挺和气,一听有人冒充气功大师骗钱,立刻就同意出警了。
  苏家父子两个坐着警车,很快就来到赵家所在的农村。
  赵家请了气功大师,要给家里人看病的事情,已经引起左邻右舍的注意。
  这个时候的农村人,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当警察响着警鸣声来到赵家门口时,村里人都惊呆了,分分过来看热闹。
  有的老人,就吧嗒着嘴,和身边人,一副认真的模样,说道:“这赵家风水真不行了,连公家的人都招来了。”
  旁边的人也是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认同的点点头。
  反正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一群人挤在赵家门口,看着警车里走出了两个民J,还有苏大强和苏明哲父子。
  有人认出了苏大强父子,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这公家的人竟然是赵家女婿带来的。
  这下子,大家又有饭后聊天的话题了。
  出警的张队在苏大强和苏明哲带领下,来到了赵家。
  苏大强这个时候,却又开始怂了,不敢再向里面迈出一步。
  不是苏大强怕赵家,而是他怕自己媳妇。
  赵美兰此时也在赵家呢。
  苏明哲就无所谓了,为了自己的血汗钱不被祸害掉,他直接领头进了赵家,就看到坐在院子里,正在接收气功大师发功治病的赵国庆。
  “张警官,那就是我舅舅。”
  赵家院里也围了不少人,都等着看气功大师发功治病呢。
  这种稀罕事,看一次,能吹一辈子。
  赵美兰见到儿子领着两个JC出现,下意识就知道要出问题了。
  “明哲,你领着JC来家里干什么?”
  “来抓骗子啊。”
  苏明哲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让出来身后JC。
  那张队工作近二十年,身上这次群邪辟易的气势,刚一露面,那犀利的眼神,就让正在装模作样发功的气功大师,吓得手脚冰凉,直接坐不住,摔倒在了地上。
  苏明哲看着,就觉得好笑,就这样的一个“无胆匪类”骗子,竟然也能糊弄住一群人。
  就在苏明哲认为,那气功大师就要露出原形,束手就擒时。
  那气功大师竟然眨着一双三角眼,眼角流出眼泪,尖叫道:“哎呀,不好,我的磁场被打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