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羽化! > 第十二章 凶鲨死士

第十二章 凶鲨死士


  刚才他亲眼看见青年杀手从身上摸出一件东西,抵挡了一下鸣香掷来的利剑,而那东西竟毫发无损,用完又被他收入怀中。

  利剑都斩不破,那肯定就不是普通物品。

  “这是方仙道的推荐符召。”

  看到黄泉从青年杀手的尸体上,搜出一块黑色令牌,仁乐郡主脸上漏出一丝惊疑。

  “噢?是什么东西。”黄泉问道。

  “方仙道招收弟子有一种推荐制度,有些弟子来自十万里之外,推荐人不便一同前来,于是就给一块令牌,弟子拿着令牌就可以直接去方仙道报道。”仁乐郡主解释道。

  如此说来,那个被偃师杀死的青年杀手,居然是一名被推荐进入方仙道的候选人。十八九岁修炼到武道六重境,这个资质不算好,但也不差了。

  “那如果我拿这块令牌去方仙道,是不是也能成为方仙道的弟子?只是这令牌有没有什么玄机,到方仙道之后被人识破?”黄泉心里诞生了一个想法。

  如果自己一举成为方仙道弟子,那岳松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手伸进方仙道去暗杀自己。

  “不错,你确实可以拿这块推荐令加入方仙道,这令牌也没有问题,是合成铁制作的最低级符箓,没有玄机,不像纸符,可以融入各种奇技淫巧,高深莫测。”仁乐郡主解释道。

  “那岳松涛似乎也是方仙道的弟子,如果他要害我岂非更加容易?”黄泉这话说出来,是想让仁乐郡主给个建议。

  仁乐郡主神秘一笑,道:“如果他要害你,你就更应该加入方仙道了。”

  “噢?请郡主指点。”黄泉诚然道。

  “你是有所不知,方仙道门规极严,处事公正,禁止弟子私斗,迫害同门会被直接斩杀。岳松涛如果敢杀你,或者买凶,就算他逃回涪京城也没用,会被执法殿永世追杀。”

  加入大门派果然有好处,迫害同门会被直接斩杀,就算逃走了也要追杀到老家,不死不休。

  方仙道作为仙门正统,势力何其广大,整个大和王朝都是方仙道的附庸,甚至除了大和王朝,还有数十个王朝帝国也同样依附方仙道,如大鼎王朝,大金王朝,大洪王朝等等都依附方仙道,定时供养物资钱粮,就可以得到庇佑。

  “如此看来,我似乎只有加入方仙道一条路可走了。”黄泉心中沉思,他倒也没什么牵挂,两袖清风,去哪里都可以。

  但加入方仙道,岳松涛是不敢随意暗杀自己了,未婚妻沈荷语料定自己必死,所以亲口答应考虑给自己做小妾,如此一来就等于暂时放过了她。

  要是能加入正一道就好了,死死得纠缠沈荷语不放,可方仙道的符箓只能在方仙道用,拿到正一道去肯定要被当场斩杀。

  而且和岳松涛相比,沈荷语要深沉得多,此女颇有心机,所以还是宁肯选择方仙道,黄泉握着手里的符箓,内心暗暗思衬。

  “此去方仙道距离太过遥远,路上你难以逃脱岳松涛的追杀,如果你没有别的法子,不如就跟着我走吧,至少在到达方仙道之前可保无忧。”仁乐郡主提议道。

  眼下还面临一个问题,此去方仙道十几万里,如果单靠步行,至少要连续不断的走上一两年。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岳松涛的暗杀只要再来一波,黄泉还没走出涪京城就已经死了。

  “正有此意,如此一来就又要麻烦郡主了,大恩不言谢。”黄泉诚然说道,如果能跟仁乐郡主同行,那么此行必定无忧。

  “麻烦谈不上,反正我也要回师门。况且我即将成为方仙道的人仙弟子,前路艰险,我希望能扶持一些人起来,将来就是我的势力。”仁乐郡主也有一些算计,把黄泉推进方仙道,将来就是她的势力。

  “我还要带一个人。”黄泉想起了黄午。

  “谁?”仁乐郡主反问。

  “我的家奴。”黄泉直言不讳。

  黄午和他相依为命,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可岳松涛这人心狠手辣,找不到自己必然会杀黄午泄愤。

  “以你现在的修为,都还不够加入方仙道的资格,此去路上几个月,还需抓紧修炼才行。就算你进了方仙道,普通弟子也不能豢养下人,贴身随从也不行。这样吧,我即将突破人仙,成为青袍弟子,你带他一起上路,进方仙道先装作是我的家奴,等你也成了青袍弟子再来把他领走。”仁乐郡主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好,那就有劳郡主了。”

  黄泉答应一声,然后离开仁乐郡主的私宅,回家去接黄午。等黄泉和黄午再赶来的时候,大大小小四五十辆马车已经准备完毕。

  仁乐郡主的马车在最前面,马车外饰一般,但内饰豪华,装金裱银,琉璃挂件,香气阵阵,且车厢极为宽大,可以容纳十几个人。后面的马车则是清一色的货运马车,每一辆都配一个马夫,车厢较小,质地轻盈,为的是多拉货。

  而黄泉和黄午,就是坐在其中一辆货运马车里。

  “母妃赏赐的东西太多,我在方仙道也用不上,全部运到仁乐城吧。”仁乐郡主吩咐一声,浩浩荡荡的马车队伍便是往西出发了。

  帝王之家就是好,回家探望一下就赏赐这么多东西,要几十辆马车才拉得完。

  此去方仙道十几万里,按照这样的速度,走上七八个月也是正常,正好可以借机提升武道。

  白天,黄泉就坐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打座,运行玉兔吐息法,贯通经脉,凝练穴窍。晚上,车队在官道上扎营休息,黄泉就出来炼体,打拳,强化肉身。

  第七日上午,车队到达仁乐城,几十辆马车的货物全部运往郡主府,然后鸣香采购了一批吃食和必须物品,众人继续上路。

  现在只剩下两辆马车了,仁乐郡主的大车在前,后面跟了一辆货运小马车,里面坐着的正是黄泉和黄午。

  又走了月余,一路相安无事,两辆马车逐渐驶入荒原,几十里都看不见人烟,抬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尽是石头山,草木寥寥几棵。

  看情景,已然进入浊古州地界。

  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停下,十来个身穿古怪甲胄的武士拦住去路,他们或坐或站,手拿弯刀,像一尊尊石雕动也不动。这些武士全部蒙面,身上的铠甲不是铁制,而是一种皮甲。

  皮甲质地轻盈,不像铁甲那么笨重,而且好的皮甲极为坚韧,防护力也不比铁甲差,就是制作成本高昂,一般人也装备不起。

  “总督府的凶鲨死士。”

  偃师驾驶马车,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些皮甲武士的来历,乃是直隶总督府的凶鲨死士。

  大户人家和势力,都有阴养死士的习惯,平时不为外人所知,花大价钱供养着,为的就是有用得着的那一天。

  而眼前这十几个凶鲨死士,赫然就是直隶总督岳群的死士,清一色的武道七重修为,专门替岳群暗杀政敌,想不到岳松涛把他们也派来了。

  “独孤偃,把人交出来吧,保证你们可以安然离开,不伤一根毫毛。”为首的一个熊鲨死士放言,语气冰冷,没有半分感情。

  偃师嘿嘿一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什么人,但挡我者死。”

  “在仁乐城就注意到你们了,猎鹰指路,一直跟到浊古州才现身。”

  偃师抬头望着天上,果然有几只猎鹰正在盘旋。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动手吧。”

  偃师拿起身旁的朴刀,走下马车,一步步往前走。

  偃师的回答干脆果断,让得为首的凶鲨死士一愣,说道:“请仁乐郡主出来说话,岳大人和仁显太子同朝为官,不想伤了和气。”

  “你也配和郡主说话?”

  偃师反问一句,距离凶鲨死士已不足十步,高大的身躯猛然一跃,举起朴刀劈向十几个凶鲨死士。

  凶鲨死士也不再说话,十几人举到合在一起,一声交鸣火星四溅,硬接住了偃师的朴刀,还把他弹回原位。

  一刀就看出战力水平,这十几人全是武道七重修为,一个八重都没有,但聚在一起却接得住偃师的全力一刀,甚至气势一点也不怂,可见配合之巧妙,难怪他们敢来拦截仁乐郡主的车队。

  刷刷刷刷,十几人移形换位,动作极快,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形成包围圈,横刀立马,把偃师围得死死的。

  下一刻,像商量过一样,十几人同时出刀,有人砍上路,有人砍中间,有人砍下路,形成无坚不摧的刀网。

  偃师运转全身气血,武道八重的修为彻底释放出来,周身隐隐可见一个血红色的光圈。他双臂连挥,手里的朴刀舞成虚影,荡开劈来的弯刀。

  “雁过长空。”偃师发出怒吼,长刀如龙,左劈右砍,席卷而去,朝前方猛烈突围。

  凶鲨死士没有硬接,而是变换阵型,包围圈随之变大,往外扩散,中间补前方,隐隐抵挡住偃师突围的脚步。

  偃师一招飞龙在天威势尽去,见后方力量薄弱,一招“神龙摆尾”又转身杀回来。凶鲨死士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往回走,立刻疏散前方力量,往中间移动,前方变后方,中间补前方,再次把偃师围得死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