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羽化! > 第十三章 武道十重

第十三章 武道十重


  偃师大口呼吸,胸膛猛烈起伏,坚毅的脸上升起红晕,显然刚才几招都是全力施展,却一个人也没有杀死,也没能突围出去。

  这些凶鲨死士果然厉害,阵型变换快而不乱,配合起来简直称得上无懈可击。他们的打法也很怪异,并不激进,一直围而不攻,似乎要等偃师力量耗尽再一举拿下,把群狼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嗖……

  就在这里,仁乐郡主的马车帘门掀起一角,一道寒光闪烁的铁剑爆射而出,洞穿一个凶鲨死士的胸口。

  “你为什么就是不开口呢?”侍女鸣香从马车上跳下来,莲步轻移,走向战圈,停在五步远的地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被偷袭。

  又是这招不是飞剑的飞剑,一出手就斩杀一个凶鲨死士,直接打乱了对方的阵型。

  “呵呵……”偃师干笑一声,没有说话,双眼圆睁,提起朴刀又和剩下的凶鲨死士斗在一起。

  这一次,凶鲨死士的气势弱了许多。鸣香站在旁边不怕他们偷袭,他们却很怕被鸣香偷袭,顾首难顾尾,逐渐落入下风。

  一个……两个……三个……

  偃师越打越顺手,境界压制的优势逐渐显现,凶鲨死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想逃的都被他逼回来,最后剩下一个想逃,又是鸣香出手一飞剑刺死。

  “郡主说了,留活口会惹麻烦,杀干净死无对证。”鸣香从那个死士身上拔出自己的佩剑,头也不回的说道。

  偃师只是干笑,跳上马车,众人再次启程。

  黄泉在后面的马车里盘膝而坐,不视不听,不食不闻。他这段时间,除了正常的修行,用其余时间在记忆里摸索到一门拳法,叫做“崩碎古拳。”

  刚才那番激烈的打斗,他只是睁了下眼,随后又闭上。倒是黄午一直透过门缝偷看,不停地给黄泉解说。

  天色渐暗,两辆马车在一处避风的山坳里停下扎营,偃师烧起篝火,黄午和鸣香都围拢过来烤火,吃着食物。

  山坳上,冷风习习,黄泉正在迎风练武,拳脚伸展的时候隐隐有血气浮现出来,显然他的武道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

  月光倾洒下来,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清冷的白色。

  练着练着,他全身聚力,一股精血从丹田中升起。黄泉力量猛提,将血气慢慢引导至心脉,这是突破武道第二重的征兆。

  “糟糕,这股精血太过猛烈。”黄泉试图把这股精血通过心脉,再引导至全身进行炼化,但筋脉太弱,无法承受。

  玉兔吐息法是一门极其玄妙的打座法门,通过呼吸调养全身,可以凝练肉身的每一个部位。打座打座,练的就是坐功,坐练全身。长久的打座,让他的基础极为扎实,那股从丹田中升起的猛烈精血,就是苦练玉兔吐息法带来的后果。

  黄泉立马提腹吸气,那股精血随之崩碎,一分为二,分别引导至双臂,只见衣服里像有两条大肉老鼠,顺着袖子飞速往前爬。他肉身旋转,双臂狂舞,打出崩碎古拳,让精血透过掌心宣泄而出。

  啪……

  五步开外一棵枯树应声而断,巨大的响声,让正在烤火的偃师和鸣香都为之侧目。

  “第三重,运血境。”

  偃师和鸣香对望一眼,沉默不语。

  “这套拳法还不错,叫什么名字?”仁乐郡主一袭白衣,站在不远处,刚才黄泉身上发生的事情,她看得清清楚楚。

  黄泉最后打出来的那套拳法,以她的阅历竟然没有见过。

  “一套古拳法,是我在一本古书里面看到的,非常适合现在的我。”黄泉没有过多解释,本来是从记忆里摸索到的,却推说是从一本古书里看到的。

  仁乐郡主也没有追问,毕竟天下门派众多,拳法不知道几千几万种,她没见过也不稀奇。即便黄泉打出来的拳法再精妙,也就像黄泉所说的,适合现在的他,意思就是低级。

  “你的进展极快,但你要记住,武道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切记不可贪功冒进,在武道上吃亏的事情我见得太多了。”

  不过她到现在还没弄明白,黄泉的武道修为是一开始就有所隐藏,还是第一次见面之后,回去临时抱的佛脚。如果是前者那就不奇怪。如果是后者,那就有点不太可能了,除非是有绝顶高手在背后指点,否则就刚才搬运血气那一下,就能直接让他爆体而死。

  仁乐郡主心里更倾向于前者吧,认为黄泉是早就开始修炼武道了,只是隐藏得比较好而已。至于后者,假如黄泉身后有高手,这些天来朝夕相处,她早就发现对方的行踪了。

  “多谢郡主提点,第三重运血境之后还有哪些境界?”黄泉问道。

  这么低级的问题都能问出来,看来黄泉背后真的没有高手,仁乐郡主心里一个想法一闪而逝,说道:“武道第一重打座境,通过打座调养肉身,建立武道基础;第二重炼体境,练成体外铜皮,坚韧有膜;第三重运血境,也就是你现在的境界,肉身运血;第四重经脉境,刚才你不得已精血外放,就是经脉不够强大,如果筋脉够强大,就能将这股大精血引导至全身,慢慢消化;第五重内壮境,主练五府内脏和骨骼,气息初步内敛,达到这个境界,在世俗朝廷中都算身手不俗的高手;第六重血轮境,凝练出血轮,鬼怪邪祟不能近身,沾之立死;第七重武宗境,气息完全内敛,可以自创武学,开宗立派;第八重通神境,偃师就是第八重,铜须钓叟也是第八重;第九重养神境,鸣香刚刚摸到通神境的门,仁宗皇帝也是养神境,但他似乎养出了问题……第十重炼神,也就是我现在的境界,算是武道的所有领悟做一个总结,统统炼化,突破之后就是人仙。至于再后面的,你慢慢会接触到的。”

  仁乐郡主一口气说了很多,每一重都说得极为清楚,还进行了生动的描述和举例。偃师和铜须钓叟都是第八重,而鸣香居然已经入了第九重的门,果然凶悍。

  还有仁宗皇帝,竟然也是第九重,他似乎是养神出了问题,所以吃仙丹,喝仙酒,醉点金科,把黄泉给点为落榜。

  原因黄泉已经知道了,说是黄权二字的谐音通黄泉,仁宗皇帝眼神迷离,看到“黄泉”二字出现在科考榜单上,非常不吉利。

  原来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武道境界名称,和氏族古纪还真是不一样呢,虽然实际修炼过程是一样的。看来仁乐郡主没有胡乱指点,故意害他,黄泉心中有了对比。

  “黄泉,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不要放在心上,等你境界提升到一定的高度,眼界也会随之变长变远,心有多大,境界就有多高。”仁乐郡主见黄泉沉默不语,以为是她突然提起仁宗皇帝,引起黄泉对科考一事耿耿于怀。

  “郡主误会了,这件事情我早已不放在心上。”黄泉说道。

  仁乐郡主说道:“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封仙楚,齐昊,岳松涛之流齐聚涪京城,尤其那个封仙楚,本就是药宗人仙,修为深不可测,偏偏还要回来参加世俗王朝的科考,争夺三鼎甲,背后关系盘根错节,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弄不清楚。”

  “噢?难道这背后还有大阴谋?”听仁乐郡主这么一说,黄泉大吃一惊。

  “这件事情不要再提,就算我们知道幕后,那也不是我们现在的境界所能插手的。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继续赶路。”仁乐郡主说着,白色身影翩翩而去。

  这一走又是四五个月,路上有荒原、大漠、雪山、草地、高山、大河等等险恶环境,好在一路无事,黄泉一行人早已出了大和王朝的国界,甚至横穿了整个大宇王朝的版图,进入大梵王朝。

  这一路,黄泉每天都吃仁乐郡主提供的岁丹和食物,营养丰富,滋补血气,偶尔还出去猎杀一些珍稀的禽兽。

  这日上午,两辆马车停在上墉城,打算休整半日。

  鸣香和黄午去采购物资,说是还要找附近的道士购买白阳丹,用作仁乐郡主突破之用。

  黄泉找不到事做,发现偃师靠在仁乐郡主的马车上,望着自己微微一笑,随后又闭目养神。他是车夫,同时也要保护仁乐郡主的安全。

  至于仁乐郡主,她已经呆在车厢里两三个月没出来了,想必正在突破人仙之境。

  黄泉找不到事做,这几个月除了打座练拳,还搬运精血,体内的大筋犹如皮绳,韧而不断;脉络宽阔,能够承受精血狂暴的运转。肉身已得到进一步的强化,隐隐有突破运血境,进入第四重筋脉境的迹象。

  去逛逛吧,在街道上走着,时常能看到身穿水火道袍,背着铁剑,手拿拂尘的年轻道士,看来的确离方仙道不远了。

  这些道士身上的袍子,背上都印有巨大的阴阳鱼,像两只黑白大眼睛。胸口上还印有图案,上面是圆形,下面是方形,象征天圆地方,看来这就是方仙道的标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