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六章 音道打开,他才能听到

第六章 音道打开,他才能听到


  躺在地上的徐星,听此咒语,头欲裂开,翻倒在地上打滚着,双手紧紧的捂住头,他感到双耳失聪,双目失明,五感正渐渐衰退。

  他惊讶着,内心居然有些畏惧....

  金字袭来。

  夯日以筑基期的绝对实力碾压着二人。

  徐海知道,虽夯日的十字真经只是处于第一层,只有一字。

  虽其威能却不容小视,但出手就会消耗许多灵气。

  金字形成一个符号:‘卍’朝着二人飞来,顿时引得空气炽热,房间内就如火炉一样。

  “哥。你快走,别管我了,他不敢杀我,你快走!”混乱中,徐星嘶吼着。

  此刻,眼见‘卍’字就要冲到徐星身上,徐海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一个横跳,挡在他身前。

  噗通一声,徐海倒地,嘴里吐出几大口淤血,他被金字击中倒在地上。

  “哥!”

  夯日冷哼一声。

  看着火力全开的夯日,徐星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但也同样感受到了哥哥徐海对自己的偏爱。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徐星愤怒的嘶吼着。

  夯日走上前,掐起徐星,像发癫一样,肆意大笑着。

  被掐住脖子的徐星,感到四肢无力,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徐海,徐星奋尽全力,使出最后一丝力量,无力的敲打在夯日胸上。

  “哟,我又不杀你,这杀人可要偿命,但我就想看着你被折磨成死去活来的样子,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说罢,夯日将徐星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脚踝处。

  一股撕裂的痛,蔓延着徐星全身上下,但他咬牙着,没有吭声。

  小风将指甲扣入大腿里,漫出猩红血液,他硬生生逼着自己记下自己的无能!

  “为什么?”徐星发出孱弱的话语。

  “因为,你徐家侵占到了我夯家的生意,还有墨曦的耻辱!这次只是个教训,真正的清算还在后面呢。我一句话就能让知县送你们进大牢,怎么样?绝望吧!”

  夯日狂妄的笑声充斥着小酒馆,徐星抬头看着他,他注意到了夯日穴位上有一个若隐若现被啃食的痕迹。

  在蹂躏完徐星后,夯日踏门而出,轻狂着笑着。

  这时,门外,一道熟悉的声音降临在这里,是苏媚的。

  “敢动苏海柔弟弟?你怕是活久了?给我滚进去!认错!”

  砰,一声,踏门而出的夯日被一脚踢了进来。

  以一种单膝下跪的姿势,跪在二人身前,他双眼无神,这一脚,几近让他眩晕了过去,他紊乱的气息,喋语着:

  “苏媚,你少管闲事.......我可是持有神话武器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给他们下跪……”

  之后,便倒在了地上。

  苏媚迅速跑进房间,看着倒在徐星怀里的徐海,叹气着。

  似乎不痛快,苏媚又是一脚,如剑破长空,发出刺耳的声音,踢在夯日身上,他被踢瘫在墙上,全身阵阵抽搐着。

  墙上的古灯掉落了下来,使其古灯发光的鲸油洒在了地板上。

  腿踢出,带起一阵风,风中充满了花香。

  “苏媚姐,快救我哥哥,他替我挡下了夯日的十字真经!”徐星嘶吼着,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此时苏雅说着什么。

  但徐星的耳边嗡嗡作响,他单手拍了拍耳朵,却发苏媚说的话,一点都听不清楚。

  徐星感到耳边有什么东西在撕咬耳垂,他伸手轻触,一根长约五六公分的海蛏正撕咬着耳垂,徐星咬咬牙,一把将他扯了下来。

  是变异了的海蛏,它的獠牙十分锋利且丑陋!

  海蛏丑陋的环形獠牙还残留着些肉块。

  此刻,阁楼传来巨大的震动,似乎有什么封印的东西自己觉醒。

  苏媚嘶吼着,从她的掌心有一颗雏形小树正显现而出,小树散发着荧绿色之光,将几人包裹住。

  这是筑基期所拥有的能力。

  苏媚张开嘴,大声的呼喊着,徐星不知道说着什么,他顺着苏媚恐慌的眼神看向阁楼通向二楼的转角处望去。

  大量的海蛏正从楼梯拐角处涌动而下,它们暗红色的身躯,似乎是用人体身躯喂养的,狂暴且凶残,竟还互相吞噬着。

  徐星抱着哥哥站起身来,脚踝出一阵疼,刺入神经,这股疼如撕裂一般,朝着徐星嘶吼着,苏媚头冒大汗。

  明察事理的徐星知道这阁楼上除了海蛏肯定存在什么妖物,他使用着最后一丝力量抱着昏迷得的徐海冲出阁楼大门。

  将昏迷的徐海抱出阁楼后,瘫倒在地,苏媚正一点点退了出来,徐星大吼着:

  “夯日呢,你怎么不救他出来?他也是一条生命呀,虽对我们不义,但不能置之死地。”

  站在大门外的苏媚听着徐星的话,她摇了摇头,似乎知道徐星耳朵短暂失聪。

  看着苏媚不为所动,徐星一瘸一拐着朝着阁楼内走去,当他来到大门口时,震惊着,房内被数量庞大的海蛏占据着。

  而夯日的身上被大量的海蛏覆盖,它们正在一点点啃食着夯日的身体,徐星一点点朝着里面走去,这时苏媚拉住徐星的手,摇头着。

  即使苏媚不让他进去,但徐星的步伐没有停下过。

  终于,徐星一把将苏媚甩开。

  虽然他暂时双耳失聪,听不到苏媚所说之话,但他知道,苏媚不让他进去是因为里面很危险。

  可徐星绝不能让一条生命白白牺牲,即使是夯日,他于心不忍。

  在小酒馆门口时,徐星回头,大吼一声:

  “苏媚姐,我听不见,但我能撇下他不管!我的良心不允许我不救他!”

  他一点点走进酒馆,很快,密集的海蛏附着在徐星身体上,嘶咬着,徐星感到全身上下都在痛楚着,但他还是咬紧牙关,拖起被海蛏覆盖的夯日,将他一点点拖到门外。

  这仅仅数米的距离,是如此的沉重,他拖着夯日,酒馆内被开辟出一条血路,越来越多的海蛏从阁楼拐角处的楼梯涌现。

  它们尝试着从阁楼里任何一个角落逃出,但却无果而终,索性便贪婪的啃食着徐星。

  此刻,阁楼外的苏媚嘶吼着,她的那颗树苗散发的荧光慢慢顺着大门进来,将徐星与夯日包裹住,荧光附体的徐星,身上的海蛏渐渐掉落。

  而这时,阁楼外一片绿叶,从纱窗插进去,片叶穿过之地,海蛏当即毙命,可徐星却未发现,只是觉得身上的痛苦少了些许。

  终于徐星将夯日从酒馆内拖了出来,他们遍体鳞伤,全身上下的肉没有一块完整,他看着苏媚,她也倒在地上,应该是耗费完了灵气,心里默默的感谢着。

  随后看着躺在地上的哥哥与夯日满足的笑了。

  过度的失血,让他感到眼前一黑。

  周围平民聚集的数量越来越多,徐星微弱的声音响起:“快走,快走,这里海蛏发生灾变了。”

  说完最后一个字,徐星头朝地,砰的一声,砸在了石路上。

  .....

  迷迷糊糊中,徐星被徐海与苏媚的谈话吵醒。

  “我弟弟他怎样了?苏媚,哎,我弟弟还是和当年一样,他始终狠不下心来,要是他出了个三长两短,我就算豁出我这条老命也要把夯家搞垮。”

  “你弟弟,他很特殊,还未刻画神纹在体内,但却能抵御这些吸穴虫海蛏的啃食,他的体质很特殊,与我们不同!”

  这时,徐海的声音变得紧促了起来

  “这吸穴虫,到底是何人培养?为何以前没有爆发过,刚好我们入此地就会爆发?”

  “这吸穴虫,此次大有来头!虽不知其来头,但此物灾变一出,必有大凶之兆。”

  “那我弟弟双耳湿冲,是不是需要很久才能缓过来?”

  “不清楚,只要我们说话的时候,把音道,打开一点就行,这样他可以通过我们的口型来判别。”

  “哎,只有将音道打开一点,徐星才能听见。”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