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九章 激战

第九章 激战


  这浓厚声音是夯日发出的。

  “徐星!此次前来,报救命之恩,且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喂,有人吗?快点出来本少爷等这么久了,别不识好歹。”

  夯日还是那么趾高气扬,徐星轻笑着。

  如果换做常人,他救了夯日的命,夯日肯定会轻言细语感谢,岂预料他语气会这样浮夸。

  “走吧,看看吧。有苏媚在,我们突破了,也不必怕他,去看看你的死对头。”徐海拍了拍徐星肩,说道。

  徐星点了点头,几人朝着大门走去。

  阳光透过蒸腾的薄雾在云间逗留,却也从云层逃逸出一些光彩,射入柳树下,照在几人脸上。

  打开门,是夯日,他身材魁梧,手持白扇,身后跟着几名仆人,仆人的实力不是很高约莫着练气巅峰。

  见徐星,夯日脸上的严肃消失不见,微笑着,对身后仆人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谢了,徐星,如果不是你,可能我真的要殒命在小酒馆。”

  “不必,如若不是你,换做任何一位平民百姓,我也义不言辞,会去救!”

  “你应该明白,即使我们生如蝼蚁,也应当有鸿鹄之志,我的志向亦是如此,想当一个英雄,既然没什么事,那有缘再见,以后,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把。”

  徐星淡淡的回道,心中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对于这样的事,如果再来一次,他也会去做。

  因为这就是徐星!

  红阳初升,院墙上的鸽子似被徐星言辞感动,叽咋表示赞同。

  秋风变得很温柔,像恋人一样,吹过,几人身体每个地方,院墙上的夹缝也余存在秋风,来回抽插。

  徐星的话让苏薇与徐海佩服,他们朝着徐星发出赞赏的目光。

  曾经那个整日只会饮酒消遣的人已经埋葬在过去。

  如今,徐星犹如重生,苏薇看着徐星的背影,内心甚有些骄傲,虽隔了一家关系,但听完他说的话,也发自内心的高兴。

  徐海听完,笑嘻嘻的站在徐星身前,拍了拍胸脯,引以为傲着,说道:

  “看我弟弟的气魄那可不是你能比得?你有那英雄气概吗?只会处心积虑的暗算我们。”

  夯日点了点头,未反驳,以表接受,但当他看到徐星的时候,却很惊讶:

  “你突破了?”徐星没有回话,微微一笑作为回应。

  接着,夯日回首,仆人拿出几个墨绿色宝箱,奉上在三人面前,笑道:

  “其实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这次前往,就是准备解释清楚,这次上前是希望能和你做个朋友”

  “我们当冤家这么多年了,说起来,比一些故友的情谊还深,这是一点礼送给你。”

  跟在徐星身后的徐海微笑着,没想到夯日还有情有义的,还知道来谢礼?

  面无声色的徐星不知该如何回应,突如其来的和解,着实让他意想不到,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夯日开口哼声道:

  “徐星,你就别计较了,我这次是专门来感谢你,谢你救命之恩,这是三株筑基境界的神纹,我求了父亲好久才得到,我没舍得用,就拿来感谢你们。”

  听到筑基境的神纹,徐海耐不住性子了,朝着前方阔步。

  徐海将三个宝箱拿起,掂量了下。

  看着发着莹绿色光线的神纹,如丝绸段子一样,又长又直,晶莹剔透,他拿起一株神纹,很轻,将手轻轻放在神纹之上,神纹融入到体内。

  徐海的面部表情显得十分松弛,很舒爽。

  “我哥这是怎么了?”徐星看着盘坐在地的徐海疑惑着。

  “你哥呀,他是吸收了神纹之力,看他的这个架势,应该是顿悟了,有可能一举突破到筑基境初期,他才突破到筑基境门槛期吧,没想到又能突破。”夯日解释着说道。

  风微微吹过,苏媚向徐海走近,她察觉出了徐海面部表情不对劲,伸出手掌,拍打在徐海背部。

  一掌拍下竟引得徐海口吐两口黑血,喷洒在地上,顿时土地被腐蚀。

  苏媚不说话,将灵力引入到徐海体内,她显得十分吃力,面部表情僵持不动着。

  萤绿色的光将徐海与苏媚包裹住,形成了一个保护罩,与外界隔绝开,苏媚一动不动的输送着灵气,哥哥正大口吐血着。

  看着喷出黑血的哥哥,徐星不解着,这是什么情况?正当他疑惑不已时,夯日惊讶的开口着:

  “糟了,你哥哥的这个样子,是中了鲸毒,他被什么侵蚀过......”

  看着中毒的徐海,徐星心急如焚,他没有多想,抡起拳头,一拳打在了夯日身上,夯日被轰飞数米,趴在地上,抬起头来,艰难说道:

  “怎么会,仅仅几日,你就变得这么强大,可是真不是我下的毒.....”

  夯日所带的几位仆人看他受伤,撩起衣袖,准备动手,夯日却否定着,说道:“不准动他,他现在是我的朋友。”

  “真不是我做的,你要相信我!”夯日站了起来,脸上是憋屈。

  徐星嘶吼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夯日会在此陷害他们。

  当初冒着生死危险救下他,现在还反咬一口,他大口喘气着,气势暴涨,双手紧握拳,愤怒已经将他理智冲淡。

  哥哥三番两次替他躲过了危险,看着哥哥的样子,徐星内心很不好受,上次十字真经的迫害,是他挡下了,这次融入神纹,中毒,也是他。

  如若连自己的挚亲都守护不了,那算什么英雄?

  这么多年的感情,堆积到一起,如苦海奔泻,他再也忍不住了,这一刻,他犹如入魔!

  “夯日,我念你为人,那日救下你,你数次下毒手,你审视你自己,与那妖有何异?”

  徐星体外被一丝丝黑气笼罩着,他撕心裂肺着。

  看着魔怔的徐星,夯日微微向后退了几步,怯懦着说道:“你听我解释,真不是我。”

  话入徐星耳中,他不想再听夯日狡辩,一个瞬身,如风一样轻灵,化为残影,与夯日的几位仆人扭打在了一起。

  躲在他们后面的夯日,看着与仆人撕打的徐星,他怕了,颤抖着,惊恐的说道:“他....怎么变得这么强大。”

  肘击,下勾拳,扫掌,几个动作就轻而易举的将夯日的几位仆人解决。

  徐星眼里,不知流出的是眼泪还是鲜血,打湿了他的衣襟。

  停靠在院墙上的鸽子被吓得飞走,海边吹来一阵风,一股乌云正将初升之阳掩盖住,天色渐渐暗沉下来。

  “徐星,真不是我,你听我解释,我不想伤害你,中间有人挑拨离间,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夯日大吼着,可无论他怎么说,都无法触及徐星内心。

  一个闪身,徐星如风,来到夯日身前,看着他,徐星怒不可遏着:

  “我要让你血债血还,以前的罪,就这次一起清算!”

  未等夯日反驳,徐星一拳击出,夯日见状,也只好反抗着,可他发现,徐星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练气境的人,他的力量无比纯厚,但又不愚重,刚柔并济着。

  两人扭打在一起,有一位仆人醒来,看着二人缠斗,震惊着。

  为什么一个练气境的人可以和自家少爷筑基境界的人打的有来有回,平分秋色?

  醒来的仆人上前帮忙,却被徐星乱拳轰飞十米远,躺在地上大口吐血,随后眩晕过去,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装死!不多插手。

  战斗的波及范围越来越大,徐星以练气境的实力激战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